他,決不能坐視不管! 這是一間以粉紅色為格調的房間,在整個蘇維埃陣營裡面都十分的奇特,好在沒有人敢進來查看,能夠有資格進來的人,也不會嘲笑一位將軍。

諾拉從粉紅色的公主床上醒了過來,她拉開窗戶,看了一眼窗外,外面的天色已經變得漆黑,戰鬥結束的時候就已經是下午了,她又好好地睡了一覺,到了晚上也不奇怪。

『羅蘭的晚飯早就準備好了吧?』諾拉記起了她要求羅蘭做的那頓大餐,一般這個時候應該早就做好了,只不過善良的羅蘭並不會叫醒她,而是靜靜地等她醒過來。

諾拉有些不好意思了,臉蛋微紅,羅蘭一直這麼照顧她,一定很辛苦的吧?

諾拉將蓋在身上的被子掀了起來,下床,粉嫩的小腿踩在一雙棉拖鞋上,身上穿著一身羅蘭為她準備好的睡衣,裡面是那個黑色的骷髏頭體恤和小短褲,晚上的天氣稍稍有些冷,只穿著體恤和短褲就有些不合適了。

『我只是有些冷而已,才不是不想辜負羅蘭的好意。』諾拉這樣為自己辯解道,沒有注意到的是,以她五階的體質,就算跑北極溜達都沒事,怎麼會有冷這個說法?

天網終結者在異世界 諾拉輕手輕腳地走下床,打開門,門外竟然靜悄悄的,一樓甚至連燈都沒有打開,黑漆漆的,有些嚇人。

諾拉可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就能嚇哭的小孩子,她眉頭一皺,羅蘭這是在搞什麼鬼?難道她已經睡著了?

『唔,我是不是睡的時間太長了?』她剛才也只是大致地看了一下天色,並沒有仔細看時間,要是真的到了凌晨一兩點,羅蘭提前去睡覺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哼,區區女僕,竟然敢這麼任性,不過看在她照顧我這麼努力的份上,這次就先原諒她吧,先去看看廚房裡面有沒有什麼好吃的。』諾拉打開了一樓的燈,白色的燈光將整個一樓照亮,寂靜無人的夜晚總是讓人那麼的討厭,諾拉即使已經成為了五階強者,對安靜的氛圍還是不喜歡,按照羅蘭的說法,這大概就是小孩子的天性,當然啦,每次羅蘭這麼說的時候,諾拉都不會承認的。

走到廚房,諾拉揉著小肚子,打開了廚房的保溫箱,裡面竟然是空的,這就有些不可思議了,羅蘭那麼勤勞的人,是不可能犯這種錯誤的,更不會讓她的小主人餓到。

諾拉臉蛋苦了起來,額頭上皺巴巴的,有些生氣了。

一把推開羅蘭房間的門,諾拉不爽道:「喂,羅蘭,我都快要餓死了,怎麼還沒……」

諾拉的話還沒說完就停了下來,因為她感受到這個房間裡面都是靜悄悄的,不是人睡著之後的靜悄悄,而是空無一人,呼吸聲都沒有。

諾拉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她趕快摸了一把上面的床單,毫無意外,床單是涼的,至少在幾個小時內這裡都沒有人睡過,也就是說,羅蘭不在這裡!

「怎麼回事??」諾拉心慌了起來,將洗浴室、雜物間,甚至她的那堆寶貝都被她翻騰了一遍,沒有,依舊是沒有,羅蘭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羅蘭,羅蘭你在哪裡?不要嚇唬我好不好?」諾拉將聲音喊到了最大,整棟房子裡面依舊只有她一個人的聲音。

「不會的,羅蘭不會憑空消失的,一定是有什麼事情暫時出去了。」諾拉安慰著自己,想要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可卻發現無論如何都始終冷靜不下來。

「對了,是艾麗西亞姐姐,她說過在我沒有了價值之後就會奪走我的一切,難道她打算先對羅蘭動手?」

諾拉臉色『刷』的一下變得蒼白無比,艾麗西亞是什麼樣的人,她以前不知道,那時候只有艾麗西亞一個人善待她,諾拉自然是無比恭敬地以艾麗西亞的意志為中心,現在有了羅蘭,羅蘭在短短几天裡面教會了她很多東西,在諾拉心裡,羅蘭的重要性已經追上了艾麗西亞。

以前艾麗西亞殺掉那些士兵時,諾拉可以面無表情地旁觀,因為那些人跟她半點兒關係都沒有,在她的腦海中,這些人跟她殺的妖獸和龍國的士兵沒有什麼區別,但羅蘭不一樣,在諾拉看來,羅蘭是為數不多願意跟她真心相處的人,也是對她最好的人,要是艾麗西亞想要拿羅蘭開刀,這次諾拉絕對不會再容忍。

「不可以,羅蘭絕對不可以有事,對了,我去找艾麗西亞姐姐,她一定會把羅蘭放回來的。」諾拉急呼呼地拽開了門,頭也不回地向著艾麗西亞的冰雪城堡沖了過去。

艾麗西亞的冰雪城堡前,兩名門衛站在冰雪堡壘認真地站在那裡,眼神嚴肅,艾麗西亞的城堡在晚上很少有人敢打擾,從艾麗西亞來到這裡開始,這間城堡也從未有人硬闖過,如果有人不怕被凍成冰雕的話,倒是可以過來試上一試。

儘管這樣,兩名門衛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他們主要防著的對象不是外人,而是艾麗西亞,他們怕一個不慎,犯了錯誤,就被艾麗西亞無情地幹掉。

艾麗西亞的冷血和殘酷在今天終於體現了出來,那些新兵們上過一次戰場之後,還僥倖活下來的,一個個手腳哆嗦,不少人都生出了想要退役的心思,還有一些人精神上出現了問題,貌似是受到的刺激太大,一不小心被嚇傻了。

艾麗西亞當時微笑著看著這些人,她一向是個很溫柔的人,甚至還給了這些士兵兩個選擇,要麼死,要麼就繼續待在戰場上,一些頭鐵的士兵不信邪,當場就被凍成了冰雕,在懲罰了少數人之後,再也沒有人膽敢挑釁艾麗西亞的威嚴,這讓後者十分的滿意。

看門是件很枯燥的事情,尤其是在夜間,連半點兒人氣都沒有,小風一吹,全身上下涼颼颼的,就跟有個女鬼在自己耳邊小聲低吟一般,有些瘮人。

其中一名士兵靠近了另外一人,小聲道:「喂,老兄,今天艾麗西亞將軍讓人運回來的那批東西你看到了沒?我怎麼感覺那些東西看上去跟手術台一樣?艾麗西亞將軍不會想要做什麼實驗吧?」

另外一名士兵四處看了看,確定了沒人,這才回道:「噓,小聲點兒,這件事情只有我們知道就行了,知道的太多,可是會被處理掉的。」

「啥?這麼狠?」那名士兵被嚇了一跳,早知道不管怎麼樣,他都不來艾麗西亞的部隊了,哪怕是讓他到第一和第二戰區也好啊,待在艾麗西亞這裡,不僅要時時刻刻擔心來自敵人的威脅,還有自家將軍的威脅,一個不慎,就會被艾麗西亞處理掉。

跟著這樣的將軍,這些士兵的心情可想而知,要不是打不過,他們早就想把艾麗西亞吊起來打了,當然,這也只能在他們心裡想想就可以了,真說出來,沒準在下一秒身體就會化為一座冰雕,艾麗西亞將軍的感知可是很敏銳的。

兩個人正在百無聊賴地聊著,忽的,一人聽到了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像是踹門聲,在寂靜的夜晚十分的刺耳。

兩人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那是諾拉將軍的住所,諾拉、艾麗西亞、莫麗卡三位將軍的住所相隔並不遠,只有三四百米,以這些士兵的聽力,在夜晚寂靜的時候聽到聲音也不是難事。

兩人還沒猜測諾拉將軍那裡發生了什麼,下一秒,諾拉的火急火燎地朝著艾麗西亞將軍的住所沖了過來,臉上的怒火,嚇了兩名門衛一跳。

兩名門衛一咬牙,擋在了諾拉面前,他們要是擋住,可能只是被諾拉揍上一頓,要是不擋,要面對的可就是艾麗西亞將軍的寒冰折磨了。

「讓開!」諾拉毫不客氣地道,語氣裡面夾雜著憤怒的火焰,羅蘭的失蹤讓她暫時失去了理智,現在最有可能對羅蘭動手的是艾麗西亞,諾拉怎麼可能冷靜的下來?她必須進去問個清楚!

兩門門衛臉色一苦:「諾拉將軍,艾麗西亞將軍已經睡了,有什麼事情的話,還請明天再來吧。」

「不行,我現在就要見到艾麗西亞姐姐!」諾拉堅定地道,等到明天?到時候八成連羅蘭的屍體都被處理妥當了!

「別激動,諾拉將軍,現在艾麗西亞將軍真的已經睡了,而且還吩咐了不準任何人叨擾,您這樣,我們很難辦啊。」兩名門衛臉色不大好看,想來也是,他們不過是兩個小小的門衛,哪敢把諾拉就這麼放進去?萬一出現了什麼意外,最後算賬還不是得找到他們身上?

拜託,他們只是兩名小小的門衛啊,做不了那麼大的主,至於要不要進去通知艾麗西亞將軍,兩人現在還有些猶豫,對艾麗西亞的畏懼,以及內心的求生欲,讓他們對艾麗西亞敬而遠之,對她的命令更是不敢有半點兒的違抗。

「讓她進來吧。」就在兩個人咬著牙堅持的時候,艾麗西亞從二樓推開了窗戶,冰冷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 得到艾麗西亞的允許,諾拉迫不及待地走進了寒冰堡壘裡面。

在一樓,這裡的所有物品都是用冰塊兒造就的,在房間的一個角落裡,擺放著十幾個栩栩如生的冰雕,那裡是艾麗西亞的寶貝收藏區,按照艾麗西亞的說法,她每戰勝一個強大的敵人,就會將他們凍成一座冰雕,每次看到,都會升起一股極致的滿足感。

諾拉看了一眼那些冰雕,冰雕臉上的驚恐被完美地詮釋出來,諾拉可以想象到,這些人死前不斷掙扎,卻又無可奈何的模樣,最終只能抱著不甘的情緒成為艾麗西亞手上的一座冰雕。

艾麗西亞從二樓走了下來,嘴角掛著笑容,身上穿著那身萬年不變的白色軍裝,胸前掛上屬於蘇維埃帝國的元帥胸章。

「艾麗西亞姐姐。」諾拉急不可耐地沖了過去,但在下一秒,她的身體停了下來,因為在艾麗西亞的背後,竟然出現了一道她意料之外的人影。

「莫麗卡,你怎麼會在這裡?」諾拉看到莫麗卡的時候不由自主地愣了一下,換成以前的她,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吃醋,想要知道莫麗卡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可是,現在的她對這些已經不在意了。

管她為什麼會在這裡,諾拉現在只想知道羅蘭在哪兒,是不是被艾麗西亞關了起來。

她沒有注意到的是,在艾麗西亞背後,莫麗卡用詭異的眼神看著她,裡面還帶上了一絲化不掉的貪婪,像是即將得到獵物的餓狼一樣。

「艾麗西亞姐姐,羅蘭不見了,你看到羅蘭了嗎?」諾拉期待地問道。

「羅蘭?是那個女兵?」艾麗西亞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走到了諾拉面前,抬起了諾拉的下巴。

艾麗西亞冰冷的手掌觸碰到諾拉滑嫩的肌膚,諾拉感到被艾麗西亞捏到的地方像是浸入了一塊兒萬年寒冰之中,但她卻不敢有絲毫的反抗,只是看著艾麗西亞,眼中滿是祈求。

「對不起,艾麗西亞姐姐,都是諾拉的錯,諾拉以後一定會好好戰鬥的,把羅蘭還給我好嗎?」諾拉小聲地道,生怕惹艾麗西亞生氣,縱然她在艾麗西亞面前不敢反抗,但還是堅定地說了出來。

艾麗西亞眼中露出一抹詫異,玩味兒地道:「有意思,那個羅蘭竟然在不知不覺間就把你調教到這種程度,倒是有些手段。」

重生八零翻身記 「不是的,艾麗西亞姐姐,羅蘭她人很好的。」諾拉手忙腳亂,有些語無倫次,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看到這一幕的艾麗西亞臉上的笑意少了幾分,就像白洛說的那樣,艾麗西亞是個控制欲很強的女人,她盯上的獵物,就絕對不允許其他人來碰,這個羅蘭真是好大的膽子。

不過,這點倒是可以利用一下,艾麗西亞眼睛微微亮了起來,一隻手捏住了諾拉的下巴。

「諾拉,羅蘭確實在我這裡。」艾麗西亞這樣道,站在艾麗西亞背後的莫麗卡驚訝地看了艾麗西亞一眼,隨後迅速地低下了頭,她不明白艾麗西亞為什麼要撒謊,但她知道,作為一名下屬,她需要做的只是遵循上司的命令,而不是質疑。

莫麗卡低下了頭,一聲不吭,這也是艾麗西亞欣賞她的原因之一,莫麗卡十分的有分寸,不想諾拉這樣喜歡胡鬧,原本諾拉表現出來的強大戰鬥力可以抵消一點兒她的缺點,讓艾麗西亞忽略這些,跟莫麗卡打個持平。

而現在,當莫麗卡表現出比諾拉還要強悍的實力的時候,艾麗西亞就已經打定了主意,諾拉這樣討人厭又麻煩的小鬼還是趁早丟掉的好,莫麗卡這樣聽話又容易調教的下屬才是她需要的。

「羅蘭真的在你這裡?」諾拉眼中閃過一絲驚喜,可是,下一秒她就沉默了下來,她想到了為什麼羅蘭會在艾麗西亞這裡?是不是艾麗西亞已經打算處理掉羅蘭了?

諾拉簡直不敢想象在過去的幾個小時里,羅蘭遭受了怎麼樣的待遇,落在艾麗西亞手中,一定很痛苦吧?放心,羅蘭,我這就救你出來。

「艾麗西亞姐姐,把羅蘭還給我好不好?我以後一定聽你的話,保證每次戰鬥都沖在最前面。」諾拉忐忑地道,心臟砰砰砰跳個不停。

艾麗西亞嘴角露出一絲玩味兒:「哦?諾拉,你真的什麼都願意做嗎?」

「嗯嗯,艾麗西亞姐姐,只要能把羅蘭還給我,諾拉什麼都願意做。」諾拉無比堅定地道。

「有趣,哈哈,真是太有趣了。」艾麗西亞大笑了起來。

「諾拉,羅蘭確實在我這裡,但想要讓我把她交出來,你要配合我做一個小小的實驗,你確定還要繼續嗎?」

站在艾麗西亞背後的莫麗卡眼睛亮了起來,她已經知道了艾麗西亞口中這個所謂的『實驗』是怎麼回事,今天運來的那批設備就是為抽取諾拉體內的神靈本源做準備,她們連夜都在調整機器的狀態,本以為要過兩天才會對諾拉動手,沒想到今天諾拉竟然自動找上門來了,對她們而言,就跟送進嘴裡的肥肉一樣。

「我願意!只要能夠把羅蘭還給我,讓我做什麼都可以!」諾拉握緊了拳頭,儘管腦海中被瘋狂預警,讓她升起了濃濃的不安感,但還是被她強行壓下了不安,一口答應了下來。

「好!」艾麗西亞拍了拍手掌,城堡的大門被『啪』的一下關閉,連縫隙都不留一絲,站在門口守門的兩名門衛一臉蒙圈,連門都沒了,他們還守個屁。

從上空看,半透明的城堡正在變成白色,裡面蘊含的寒冰氣息似乎更濃郁了。

幾個奇怪的裝置從寒冰地面上升了起來,最顯眼的是兩個三米多高的休眠倉,裡面充斥著密密麻麻的金屬導線,還有很多奇怪的東西。

「好了,進去吧,等你出來,我就把羅蘭還給你。」艾麗西亞淡淡地道,眼中露出一抹瘋狂。

諾拉心中升起一股驚懼,屬於天生神靈的預感在向她瘋狂預警,如果她進去,真的有可能遇到極大的危險,可是,現在諾拉也管不了這麼多了,為了能讓羅蘭回來,她做什麼都願意,而且,艾麗西亞姐姐應該不會對她做太過分的事情吧?

諾拉不知道她的想法有多麼的天真,如果被艾麗西亞她們知道,非得笑出聲來,本來諾拉在抽取的時候反抗,還會對她們造成一點兒小麻煩,現在諾拉竟然蠢到自己心甘情願地送上門來,連艾麗西亞都快笑了出來。

諾拉躺進了冰冷的金屬倉里,金屬倉裡面冰冷的觸感讓諾拉身上凍出了雞皮疙瘩,五階的強大體質讓她很快就適應了這股寒冷,但還是有些涼涼的,感到渾身都不自在。

莫麗卡躺進了另外一個金屬倉里,艾麗西亞幫助兩人貼上了那些金屬片,然後『啪』的一下關上了金屬倉的倉門,將兩個金屬倉連接起來,按下啟動鍵,再用強大的精神異能支撐抽取的過程。

在金屬倉啟動的一剎那,諾拉一個激靈,身體像是被電了一下,一股流逝感油然而生,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從她體內流失。

諾拉一開始並沒有多大在意,直到這些莫名的東西流失的越來越多,她的身體逐漸起了反應,開始感受到一股不弱的痛楚,很快,這股痛楚演化的越來越劇烈,從最開始的刺痛感,變成了連她都忍受不了的痛楚。

顧先生,請指教 這感覺,就好像有個人拿著一根大針管插進她的體內,直入她的骨髓之中,將她的骨髓都抽了出來一樣,諾拉臉色變得越來越蒼白,緊繃的笑臉逐漸扭曲起來,額頭上冒出大量的汗水。

「艾……艾麗西亞姐姐,諾拉好痛……」諾拉看著倉門外的艾麗西亞,忍受著極大的痛苦道。

然而,艾麗西亞始終微笑地看著這一幕,眼中還帶著歇斯底里的瘋狂,諾拉從未見過這樣的艾麗西亞,也從沒有在那一刻,在艾麗西亞身上感受過這般冰冷的視線。

「放心,諾拉,很快就不會痛了,你不是想要羅蘭回去嗎?那就忍著,不然羅蘭可就連命都沒有了哦。」艾麗西亞臉色不變,語氣中還帶著這鼓勵,如果不看她現在正在做的事情,沒準還會有人將她當成一個知心的大姐姐,可惜,她的原本面貌始終是一個惡毒的蛇蠍。

「羅蘭……羅蘭……」諾拉忍著痛苦,不斷念著羅蘭的名字,只要她能撐過去,艾麗西亞就會把羅蘭還給她了吧?

諾拉不明白艾麗西亞為什麼要這樣對她,在極端的痛苦下,諾拉甚至連想這些的時間都沒有,她一遍又一遍地念著『羅蘭』這個名字,只有這樣,才能讓她繼續堅持下去。

艾麗西亞嘴角翹起,看到另一邊的莫麗卡身上的氣息正在逐漸變強,境界沒有改變,身上的氣勢卻在暴漲,一股屬於天生神靈的獨有氣息在她身上生成。

「這才應該是屬於天生神靈的力量。」艾麗西亞感嘆道,親手早就一位神靈的滋味,真是爽爆了啊。 「艾麗西亞姐姐…….諾拉好冷……」諾拉微不可聞的聲音在金屬艙中響起,艾麗西亞到底有沒有聽到,諾拉一概不知,她只知道,她不管再怎麼痛苦,也要堅持下去。

「羅蘭,一定要帶羅蘭回去……」

「好驚人的意志力。」金屬艙外的艾麗西亞喃喃了一句,感嘆信念帶給人的強大力量,不過,她顯然是不會就這麼停止的。

抽取還在繼續,等一切結束,艾麗西亞打開金屬倉的艙門,驚訝地發現,諾拉竟然到了最後還在堅持著,整個過程中都沒有暈過去。

這下連艾麗西亞都動容了,強行抽取一個人的本源,就好像在抽命一樣,需要經受的痛苦之大,即使是艾麗西亞都難以忍受,諾拉卻完整地承受了下來,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奇迹。

此時,諾拉躺在金屬倉裡面,渾身冒出了大量的汗水,疼到虛脫,身上的汗液沾滿了全身,在金屬倉裡面的低溫之下汗液又化為細細的冰渣,將諾拉身上的衣服和皮膚都凍在了一起,十分的難受。

諾拉意識已經只剩下一點點,隨時都有可能暈過去的模樣,自然也是顧不得身上是什麼感受,實際上,她現在全身上下都已經失去了知覺,只剩下一點模糊的意識還在支撐著。

艾麗西亞看到這一幕心裡湧出一抹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但很快就被她壓了下來,成大事者不拘小節,為了得到一個完整的五階天生神靈,拋棄一個諾拉又算得了什麼,類似的選擇,她過去做的還少?

諾拉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只能模糊地看清一道人影,似乎是艾麗西亞的樣子。

「艾麗西亞……姐姐…….把羅蘭……還給我……」

艾麗西亞看都沒看諾拉一眼,冷著臉道:「羅蘭?她很快就會下去陪你。」

說完后,艾麗西亞將視線轉移到了另一人身上,那是剛剛從金屬艙中走出來的莫麗卡,此時的莫麗卡模樣大變,一條黑色的紋路從她的額頭上蔓延開,從額骨上分開,形成四道彎曲的黑色符文,在眼睛下面又分開,形成新的紋路,一直蔓延到下巴處。

一臉六七道黑色的詭異紋路,在莫麗卡臉上形成了一顆詭異的黑色符文組成的眼球,狹長的眼睛不似人類,如同高高在上的神明俯視著眾生,陰冷的強大氣場內斂起來,卻給艾麗西亞一種極其危險的直覺。

莫麗卡身上原本的衣服也在這股詭異的力量下被染成了黑色,雙眼睜開,漆黑色不含絲毫感情的眼睛中彷彿有靈魂在尖嘯,即使是艾麗西亞,看到之後都忍不住被吸引進去,如同磕了葯的病人一樣,臉上露出痴迷之色。

「這就是五階的神靈,多麼完美的存在。」艾麗西亞撫摸著莫麗卡的臉頰,莫麗卡眼神從開始就沒有發生過變化,黑色的眼睛讓人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預感。

「有了你,就算那個人不來又能怎樣?來吧,讓我們一起證明,人造神靈是比天生神靈更加完美的存在。」艾麗西亞無比痴迷地道,心中對那個拒絕了她邀請的女人十分的不屑,有了莫麗卡這位五階的人造神靈,即便沒有那個人的幫助,也足以橫掃整個戰場。

「將軍,這個人怎麼辦?」莫麗卡冷漠地道,視線投向了倒在地上的諾拉。

艾麗西亞看向諾拉,眼神中露出一抹嫌棄,真是丟人,明明擁有這等完美的力量,卻是那麼的弱小,這樣的廢物,不配待在她的身邊。

「扔進大牢裡面吧,雖然廢了,但說不定還能有點兒用處。」艾麗西亞瞥了一眼道,沒有半點兒的心疼和愧疚。

諾拉原本支撐著的一點點意志,也因為這句話而徹底消散。

「艾麗西亞姐姐……為什麼……這樣對我……」

寒冰城堡的門被打開,艾麗西亞走了出來,手上領著一個嬌小的人兒,被她丟給了守門的兩人。

「把她扔進大牢裡面,注意點兒,別讓她死了。」

兩名門衛連連點頭,一直到艾麗西亞離開,才敢將頭抬起來,看了看被艾麗西亞丟在地上的那道身影。

「嘶——」

「這不是諾拉將軍?怎麼回事,她怎麼會被艾麗西亞將軍丟出來,還要被關進大牢裡面?」守門的門衛一臉的迷茫,諾拉將軍剛才不是剛剛進去了,進去的時候艾麗西亞將軍臉上的表情看起來還挺和善的啊,怎麼才一會兒的功夫,就被扔出來了?

另外一名士兵伸出手指在諾拉鼻子上探了一下,說道:「還沒死,先別管那麼多,這些事情本來就不是我們應該知道的,還是先把她扔進大牢裡面吧,待會兒記得拿個火盆。」

「知道了,知道了。」 田園獸世:媳婦,很甜呦! 那名士兵眼神中露出一絲憐憫,很快就被他收了起來,他試著想要把諾拉抓起來,結果剛碰到諾拉的身體,就有一股難以言表的寒意順著胳膊傳遍了全身。

「嘶,好冷,她的身體都快被凍僵了吧?」

「放心,人家可是五階的將軍,想死都沒那麼容易。」

「嗯,說的也對。」

兩名守門的士兵試著把諾拉抬起來,但諾拉身上的寒氣實在是太重了,沒辦法,他們只能在諾拉身上裹了一層被子,兩隻手抓著被子,才能勉強將她抬起來,等到了大牢,他們發現竟然連被子都被凍硬了,這得是有多大的寒氣才能做到啊,艾麗西亞將軍這次是下了死手吧。

兩人將諾拉交給了大牢的牢頭,看著她被關進了一間地下室裡面,這才放心的離開,牢頭和看大牢的守衛見了也是一陣心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也不敢多問,這些秘密顯然不是他們應該知道的。

蘇維埃的大牢做的很簡單,也相當的實用,整座大牢都籠罩上了一層揮之不去的陰霾,就算到來白天,這裡也是陰沉沉的樣子,用其他蘇維埃士兵的話來講,就是『到處都飄著一股死人味兒』,誰會閑得無聊跑來這裡?

蘇維埃的大牢面積不大,只有一千多平方米,關押的犯人也只有十幾個,艾麗西亞並不喜歡收押俘虜,九成以上被抓到的龍衛直接就地格殺,剩下的極少數都是有著一定價值的,指望能從他們嘴裡面撬出來一些有用的情報,等這些人吐出情報,也就到了他們受死的時候。

牢頭在艾麗西亞門前的兩名門衛到來之前一直在休息,作為這座監牢的牢頭,他的生活出乎意料地枯燥,每天幾乎都是在拷問中度過,那些沒價值的龍衛成員向來都是直接殺了了事,這下他就清閑了許多。

他並沒有換工作的打算,牢頭對自己現在的職務非常的滿意,至少不用每天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出去喊打喊殺,沒見上次蘇維埃軍隊一次死了八萬多人,他還好好地活著嗎?這就是鮮活的例子,打打殺殺什麼的最麻煩了,還是乖乖看大牢比較好。

今天,牢頭休息的時候一名監獄的守衛急急忙忙跑了進來,說什麼有一位將軍被關了進來,他還以為是哪個混蛋下屬在開玩笑,沒想到竟然是真的,牢頭這下也不敢輕視,他連忙將牢獄裡面的所有獄卒都叫了起來。

恭恭敬敬地送走了艾麗西亞身邊的兩名守衛,牢頭臉轉了過來,惡狠狠地看著一堆還在打著哈氣的獄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