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姐,快點兒吃飯吧,你老公還等著回房……睡午覺呢!」

「死丫頭,你肚子還是疼的輕,連姐姐都後悔給你買葯了,哎對了老公光說葯了,你買的葯呢怎麼沒看見。」

「葯……哦對了,我說剛才進屋的時候,怎麼感覺手裡空空的,葯在車上忘拿了,你們先吃我去拿葯。」

「算了,還是我去吧,你趕緊吃飯睡覺去吧……哎呀我怎麼又提這事兒。」

蘇墨雪這突然尷尬著,偷偷看妹妹一眼,給陳浩要過車鑰匙,就逃也似的推開家門跑了出來。

頭頂太陽有點大,曬在身上有點疼。

蘇墨雪拿手遮著太陽,來到車跟前打開車門,一眼就看見副駕駛上有兩盒葯,伸胳膊拿在手上……

「嗯?這是什麼葯,名字怪怪的。」蘇墨雪關上車門,低頭看著手裡的兩盒葯。

這兩盒葯,白色盒子的很常見,就是普通的腸胃藥。

可這青色盒子上,寫的藥名是「他達拉非片」,蘇墨雪從來都沒見過這種葯,更沒聽說過這葯的名字。

她原本也沒多想,只是好奇的翻看著盒子,看見盒子上的主治功能,卻猛把藥盒藏到了身子後面,頓時感覺臉頰滾燙的要命……

老公你個笨蛋,都說你沒事兒了!

竟然還買這種葯,想折騰死你老婆是不是!

蘇墨雪在心裡害羞著,左右看看身邊沒人,打開藥盒看裡面是白色的藥丸,猛一看都跟口香糖似的。

只是眼下,她感覺把這種葯拿回家不合適,忙就把藥盒扔到了旁邊垃圾桶里,生怕給妹妹看見……

「老姐,你在哪兒幹嘛呢,飯菜都涼了!」

「死丫頭,幹嘛一驚一乍的,嚇死姐姐了。」

蘇墨雪嚇得猛抖身子,扭頭看妹妹站在家門口,慌亂間把葯扔到副駕駛上,才故作鎮定的關上車門走了過來。 蘇墨雪推門回到家,偷偷看陳浩一眼,看他還坐在餐桌跟前吃飯。

菲菲這丫頭,卻跪坐在沙發上,又抱著遙控器看起了電視。

她什麼也沒說,更沒提看見那葯的事,只是收攏著裙子坐到妹妹旁邊,伸手把腸胃藥塞到了她懷裡……

「老姐,這什麼啊。」蘇菲菲抱著遙控,光是盯著電視,也沒有扭頭。

「死丫頭,自己不會看啊,腸胃本來就不好,快把葯吃了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老姐你饒了人家吧,這麼熱的天……到時候腸胃好了,弄不好又該中暑啦!」

「那就去健身房。」

「沒錢,人家不讓進。」蘇菲菲一邊拆著藥盒,一邊翻看說明書道。

「一萬夠不夠,我包里有,等會兒自己去拿。」

「哎呦老姐,你幹嘛呀,人家還要畫畫呢,哪有時間健身啊……哎老姐,去幫你可愛的妹妹倒杯水唄,沒水沒辦法喝葯。」

「小雪,我先上樓睡會兒,一會兒把我手機拿上來。」

蘇墨雪坐在沙發上,看看自己老公上樓的背影,再扭頭看看沖自己撒嬌的妹妹,頓時就給弄的有點哭笑不得。

一個讓我倒水,一個讓我拿手機,我怎麼感覺自己,成了他倆的老媽子?

蘇墨雪在心裡嘀咕著,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起身來到廚房,給妹妹倒了杯白開水,又給她這丫頭送到跟前。

於是眼下,她滿屋子的找著陳浩的手機,突然上揚起了嘴角,莫名就感覺心裡暖暖的,第一次感覺這個家,總算有了點家的感覺……

「老姐,別找了,姐夫手機在這兒呢!」妹妹的聲音。

「啊?在哪兒呢。」蘇墨雪猛回過神兒,轉身朝妹妹這邊走了過來。

「呢,茶几上。」

「死丫頭,看你姐姐閑是吧,茶几上不是你手機嗎。」

「什麼啊,這就是姐夫的手機,本小姐的手機在這兒呢。」蘇菲菲看著電視,從身邊拿起自己手機晃了晃。

這時,蘇墨雪猛的一愣,看看妹妹手裡的電話,再看看茶几上自己老公的,除了顏色不一樣,款式竟然一模一樣……

「嗯那個菲菲,你姐夫換手機我知道,他手機在獅山弄丟了,你怎麼也換手機了?」

「哦,姐夫買手機的時候,我也順便買……」蘇菲菲猛頓了下,突然想起什麼似的,連忙把手機藏到身子後邊,就有些尷尬的抬起了頭。

「老姐,呵呵那個你別誤會,我跟姐夫的不是情侶手機!」

死丫頭,你是生怕姐姐想不起來是吧!

「這有什麼,不就一個手機嗎,你一會兒出去活動活動,別總在家窩著,姐姐上樓給你姐夫送手機去。」

「老姐呵呵,你是給姐夫送手機,還是給姐夫送你自己呀!」

「死丫頭,再敢胡說,姐姐可真生氣了。」蘇墨雪佯裝生氣的,拿手輕戳了下妹妹腦門,快速把身子轉過來,卻是瞬間羞紅了整個臉頰。

眼下,她左手攥著老公手機,右手往耳朵上捋著頭髮,一步步的朝卧室走過來,頓時感覺心裡慌慌的……

老公,你不會真的想,在這大白天做那種事情吧?

其實做……也行,剛好羨慕羨慕菲菲這丫頭,讓她跟我老公用情侶手機!

不行,不能讓他倆用情侶手機!

蘇墨雪快速想到這兒,緊走進步來到卧室門口跟前,就在心裡打定主意,伸手推開房門喊了聲老公。

「老公,快別睡了,送我去公司上班。」蘇墨雪站在門口,也沒進卧室。

「上班?小雪不是吧。」陳浩猛從床上坐起來,就苦瓜著臉蛋子,「你平時,不都兩點上班嗎,現在還不到一點。」

「早點兒去上班,晚上才能早點回來陪你啊,老公快點起床了,我在外面等你。」

陳浩正想再說話時,看門口已經沒了人影,也就只好老大不情願的跟了出來。

等他推開家門,見小雪已經拎著個包,站在車邊等自己了……

「小雪,你肯定在故意整我。」

「笨蛋呵呵,誰故意整你了。」蘇墨雪站在車邊,拿手捂著嘴巴咯笑。

「還說沒整我,我都在卧室等你半天了,你倒好……讓開車送你去上班,小雪我想開你不想開車。」

「老公你……你好污,呵呵行了,都說過晚上早點回來陪你了,還在這兒埋怨。」

「這是埋怨嗎?小雪你說你這都什麼邏輯,早點去上班,跟早點下班有關係嗎?」

笨蛋老公,我也不想掃你的興!

可是,不把你從家裡騙出來,怎麼給你買手機去,才不願意讓你跟菲菲用情侶手機呢!

「笨蛋呵呵,你老婆可是老闆,處理完事情就可以下班,不用等到下班的時間才能回家的。」

「真的?」陳浩來到她跟前,故意皺著眉頭摸蘇墨雪腦袋。

「假的!」蘇墨雪咯笑著,揚胳膊拿開他手,拉開副駕駛車門,看見「葯」還在座位上。

這時,她偷偷看陳浩一眼,佯裝沒事兒人一樣拿上藥,隨手扔到後排座位上,才收攏著裙子坐了上來。

陳浩也不知道這些,哎呦聲坐到車裡,看她沒扣安全帶,就探著身子幫她扣好安全帶,才攥上方向盤開動了車子。

「老公,謝謝。」小雪的聲音。

「謝謝?謝謝啥。」陳浩也沒扭頭,光是盯著擋風玻璃開車。

「安全帶啊,哎對了老公,你發現沒有,反正我是發現了,感覺你對我越來越好了。」

「小雪你……哈,小雪你是我老婆,我不對你好對誰好去。」

「真的?」

「當然是真的了。」

「哦那行吧,老公你前面靠邊停下車……你手機給我弄壞了,我去幫你買個手機。」蘇墨雪偷偷看他一眼,也沒說把他手機藏在包里的事。

「啊?手機壞了哈哈,正好壞了正好,小雪你要不說手機的事,我還差點兒給忘了。」

「老公,你忘什麼了?」蘇墨雪皺著眉頭,聽到一頭霧水。

「哦是這樣的,我前幾天不是在獅山買了個手機嗎,菲菲也買了個同款的,就是顏色不一樣,總感覺跟情侶手機似的。」

「那,然後呢。」蘇墨雪聽他主動說出來,頓時感覺心頭暖暖的。

「然後,然後就想著回來以後,跟你換下手機,你跟菲菲就算用情侶手機,別人也不會說什麼對吧,這不是菲菲一住院就給忘了。」

「哦,是這樣啊,那老公你真的願意……用我的手機?我手機都用挺長時間了。」

「那小雪,照你這說法就是,等再過幾年你老了,不漂亮了,我就得換個新老婆是吧?」

「笨蛋呵呵,哪有你這樣比喻的,要真有那天,我先送你把剪刀!」

「哈行了,現在說啥都沒沒用,反正手機都已經壞了,我先找個地方買手機。」陳浩伸手摸摸她腦袋,就探著身子朝路邊找手機店。

「老公不用了,其實你手機也沒怎麼壞,我回頭自己修修就行了。」

「那怎麼行,我們家小雪是東南市第一美女,怎麼能用修過的手機,我再給你買個新的。」

「哎呀笨蛋,你手機根本都沒壞,就是不想讓你跟菲菲用情侶手機!」

「啊?小雪你……哈傻女人,怎麼不早說。」陳浩扭頭看過來,見她挺尷尬的,這才恍然反應了過來。

「那手機,還換嗎?」蘇墨雪偷偷看他一眼,感覺挺不好意思的。

「當然換了,正好趁這個機會,看看你手機的小秘密!」

「笨蛋呵呵,不用哄你老婆,要不想換也沒事兒,反正我手機里沒啥小秘密。」

「沒秘密那就換,能用東南市第一美女的手機,也是一種榮幸啊。」

「行了你,又沒正經了是吧,現在東南市第一美女可是你老婆,老公那我可換手機卡了?」

陳浩沒再說話,只是見她有些謹慎的看自己,就光是笑了笑點點頭,突然有些莫名的心酸。

「小雪啊小雪,你這為我變乖,變的我都有點不認識你了。」陳浩盯著擋風玻璃,在心裡跟自己說著,就暗暗做了一個決定。 「你們這是想要強搶我兄弟的東西嗎?」不再配合花一步做戲了,趙信直入主題,掃了一圈眾人,最後將目光落在了那個打首強搶花一步的男子。

「這是我們之間的小事情,您就沒有必要管了吧?」雖然知道趙信是中班的,但是為了自己的面子,那打首的人還在強撐著。

「搶我兄弟的東西是小事,那還有大事了嗎?都誰是同謀?」趙信絲毫沒有給對方面子,語氣漸冷,使得在場的人都打了一個寒顫,一時間如驚林之鳥一呼而散,只剩下最開始陪在那人身邊的幾個人沒有離開。

「既然是您的兄弟,那麼此事怪我們有眼不識泰山,一定下不為例了」硬氣話說完了,那打首的男子隨即朝趙信弓下了腰,打算轉身離開。

「我讓你們走了嗎?欺負完人就打算這麼走了嗎?」趙信雙眼一,並不打就這樣放過他,既然自己出手了,那就一定要好好的幫花一步一次,自己要做他的靠山。

「您還有什麼吩咐?」雖然心中十分的憤怒,不過那幾人還是要回頭,輕言輕語的說道。

「我沒有了,不過我兄弟可能會有,畢竟你們剛才欺負的可是他」趙信將目光轉向有些呆住的花一步。

「自然沒有完,既然我大哥出手了,那麼我也沒有必要在隱藏了,你們剛才的話讓我很生氣,現在我要你們給我為剛才的話道歉」花一步也是一個很識相的人,並沒有提太過分的條件,趙信還真怕花一步要對方跪下什麼的,那樣的話就有些難辦了。

「你還真是踩鼻子上臉吶」那打首的人似乎也有些忍不住了,對著花一步冷哼一聲,轉過頭對趙信說道:「學長,我在中班也是有認識的,怒火中班的教主我們是認識的,您做事最好留一線,日後大家還可以做個朋友的」。

沒想到對方居然反威脅起自己了,並且還是以怒火中班為理由,如果真的是別的班自己可能還會考慮一下,但是怒火中班,自己早就已經和他們撕破臉皮了,又怎麼會然後給對方得逞了。任那人如何也沒有想到,原本能夠為了自己爭得面子的一件事,在趙信這裡居然碰到了釘子。

「怒火中班?就是那個垃圾的人?抱歉我不認識」花一步本以為對方會因為剛才的話而放棄幫助自己,但是沒有想到居然如此的強硬,心中不禁暗嘆自己是不是走大運了。

「你……」打首的男子怎麼也沒有想到趙信居然說這樣的話,頓時被噎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你什麼你?你不想道歉也可以,把你的名字和班級告訴我,我會去找你的」趙信持續給對方施壓,只不過這一次他是認真的了,一個初班的人敢威脅自己,自己要是在好說好商量的話,那就見了鬼了。

「您息怒,我們道歉,為我們剛才的魯莽道歉,對不住你了,還請你大人大量,不要跟我們一般見識……」趙信的話一出,那人身旁的三個人頓時忍不住了,自己身邊的人有靠山,但是他們可沒有,如果一個中班的人找自己麻煩,那可是有千萬種方法弄死自己的。說著,他們就對著花一步不住的賠禮。眼見大勢已去,那人也不強撐著了,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跟著對花一步道歉。

如此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之後,所有的人都深看一眼花一步,記住此人的樣子,要知道可不是沒有初班的人都有自己的靠山的。就憑著趙信的強勢,眾人也決定要交好花一步這個人了,能來到這裡的人可都是在排位戰中脫穎而出的,他們有時候代表的可不止是自己,而是各自班中的一個小勢力。

「別在這獻媚了,趕緊滾吧」花一步知道趙信的目地已經達到了,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驅趕著那幾個人。

就在那三個人連拉帶扯的想要拽走打首的那個人的時候,那人居然突然掙扎著回身問道,「在下是安陽,斗膽問一下您的大名,來日相見也算是相知了」。原本眾人還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但是沒想到那人居然還不死心,其餘在遠處觀戲的人都在等待著趙信的回答。

「你嗎?還沒有那個資格,不過你的名字我是記住了,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們就會見面的」趙信冷冷一笑,眼中殺光畢現,即使相隔很遠也能感受到趙信這徹骨的殺意。

「一個垃圾也想著問我大哥的名諱,不知所謂」花一步上前瞥了一眼落荒而逃的幾人,十分熱乎的走到了趙信的身邊。趙信並沒有說話,而是直接走開了,花一步沒有說話,默默地跟在趙信的身後。

花一步得到了是一把晶瑩閃爍的長劍,雖然沒有拿在手中,但是趙信也能看出那長劍的不凡,怪不得會引起這麼多人的瘋搶。看著花一步將其報備過後,兩個人朝著門口走去,一路無話,最後還是趙信打破了這個僵局。

「你知道我是誰嗎?」趙信故意將聲音壓低,問道。

「方便的話您可以告知在下,以後花一步一定記住您的大恩情」花一步急忙抱拳說道。

「你就不想知道我是怎麼知道你名字的嗎?」在之前趙信一言就識破了對方的身份,趙信不相信他不懷疑自己。

「請您指點」花一步低頭謙卑道。

「什麼時候學的這麼客氣了?你信哥我都不認識了?還要我說?」實在是騙不下去了,趙信哈哈一笑。

「信哥?」花一步先是一愣,突然瞪圓了眼睛,不過被趙信快速的制止住了,現在自己的身份還不宜暴漏,在繞了幾個彎之後,兩個人出了器坊。這是一個單獨的大樓,大概有五層的高度,出了器坊之後,兩個人又走了很遠,繞開了來往的眾人。

「信哥?真的是你嗎?你不是死了嗎?」這時花一步終於忍不住了,抱著趙信大笑道。

「你就這麼盼著我死啊?」趙信任憑花一步抱著自己,笑道。不過自己明顯的可以感受到花一步的身體在顫抖著,可見他是真的激動。

「不盼著,不盼著,你可想死我了」花一步如同一個小孩子一般,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了,不過歲數上花一步對趙信來說確實是一個小孩子。不過由此也可以看出,這段時間他過的並不好。(未完待續。) 十幾分鐘后,陳浩緩緩踩下剎車,鬆開方向盤停在了公司門口。

「小雪到了,快下班的時候,給我打電話。」陳浩后靠到椅背上,摸上她腦袋笑了笑。

「嗯好,老公那我,可就把你手機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