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張醫神,我小心就是了。」

「那好吧,我出去等著。我估計,他半夜會來。」

「沒問題,你就等好消息吧。」老鬼打了一個響指。

張凡罵道:「別得瑟!衛浮子不是好惹的。」

而此時此刻,在樓下花園的樹叢里,衛浮子心情相當激動。

他對於弟弟衛立方已經失去了信心,那小子自己也對馮靜雲心懷不軌,即使他真的把馮青雲弄到手,肯定也會自己先過過水,然後才會把她交給衛浮子。

而對於衛浮子來說,失去了純貞的女子,在效果上差了不止一點點。

衛浮子放了一顆煙霧彈給衛立方之後,自己悄悄的來到周運中家樓下,準備今天晚上半夜強行從窗口進入,把馮靜雲帶走。

他不斷的看手錶,時間好像過得特別慢。

十點以後,樓里的燈漸漸的熄滅了。

8樓那個窗口最後熄滅了。

。 雲霧大山再次恢復平靜,楊嬋自然是知曉,雲霧大山中蘇牧的底細。

要不然也不會,星夜兼程趕赴雲霧。

可劉彥昌依舊是心驚膽顫,楊嬋看不出他的虛實,可雲霧山中的那尊大神通修行者,又其不會看不出他的虛實!

「要不咱們還是別往山中去了,萬一那位仙長,也與天庭有牽扯呢?」

劉彥昌表現得極為無耐,一心想要前往長明觀的楊嬋,倒也沒有發現劉彥昌的異樣。

最多也就是以為,劉彥昌最近時日,受了不小驚嚇才會如此!

楊嬋輕聲說道:「夫君無需擔心,山中的那位仙家,是我的長輩,斷然不會將我等交給天庭!」

劉彥昌見此,也只好硬著頭皮,背著年幼的沉香,往雲霧大山中行去。

長明觀內,蘇牧透過鏡花水月之術,觀察著劉彥昌的一舉一動。

「有趣啊!實在是有趣啊!上古人族是怎麼活到現在的呢?還娶了昊天的外甥女,這到底是人族的算計呢?還是天庭的算計呢?」

一時間就連蘇牧,也猜不透這背後的算計。

上古年間的人族,是由女媧娘娘,篆土造出的半先天生靈,生而為仙。

但據他所知,在上古年間的那場大戰之中,先天人族早就死傷殆盡。

餘下的那寥寥數位,也死於傷痛之中!

「確實是有意思啊!」

……

山道難行,直到傍晚時分,楊嬋才領著劉彥昌沉香,來到了長明觀外。

道觀大門敞開,楊嬋一家子,徑直走入了道觀之中。

繞過前面的幾座大殿,楊嬋三人站在,長明觀主殿之外。

楊嬋作揖行禮道:「女媧宮弟子,楊嬋見過師叔,多謝師叔救命之恩。」

劉彥昌也是行了個儒家禮節,恭敬的說道:「人族劉彥昌,見過仙長!」

唯有那劉沉香,掙脫了劉彥昌的束縛,在道觀中跑了起來。

「唉!」

一陣嘆息過後,蘇牧無奈的說道:「楊嬋你可知罪嗎?」

仙凡相戀本就不合規矩,更何況是與上古人族相戀。

楊嬋跪倒在地,倔強的說道:「師叔,弟子何罪之有!」

「難道愛一個人,也有錯嗎?」

劉彥昌眼神躲閃,似乎已經猜到了,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蘇牧起身走出主殿,看著跪倒在地的楊嬋,惱怒的說道:「劉彥昌你是自己說,還是要我動手啊!」

上古人族本就不該出來,攪弄風雨。

安安心心的隱居才是正理,可劉彥昌偏偏是,明知山有虎,還要偏向虎山行,這天道真的是那麼好算計的嗎?

人定勝天,可不是人族勝天。

人指的是洪荒萬靈,可不是單論人族!

劉彥昌身形如同篩糠一樣顫抖不止,這是他最大的秘密,但在長明真人蘇牧面前,卻被一眼看穿,這讓劉彥昌怎能不畏懼呢?

「真人所言不假,我的確是上古人族,但我與楊嬋本就是真心相愛,難道真人要拆散我等不成?」

劉彥昌理不直,氣倒是挺壯。人族畢竟是天道主角,哪怕是大神通修行者,也不能輕動,這便是劉彥昌的底氣所在!

楊嬋失神落魄的起身,說道:「弟子無罪,還望師叔能夠救下沉香!」

「楊嬋我也無能為力,你等可在雲霧山中隱居,想要救下沉香除非是聖人出手,否則就算是大羅金仙,損耗全部修為,也無能為力。」

上古人族因為有著種種缺陷,繁衍的子嗣,在真靈之上,也會出現種種缺陷,大多都活不過萬年。

而且甚至會因為真靈上的缺陷,導致其被域外天魔盯上,所以大多時候,與上古人族相戀的生靈,大多結局凄涼。

楊嬋追問道:「難道就連師叔,也沒有辦法相救嗎?」

她有些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孩子會死!

是啊!

這世間有誰會相信,道祖的關門弟子,沒有治癒真靈缺陷的方法!

大概不會有人相信吧!

蘇牧淡然一笑,往主殿內走去,「我的因果,你的孩子,真的能夠接下來嗎?若是接不下來,可是要用命來還。」

主殿大門緊閉,劉彥昌面若死灰,楊嬋跪倒在地,泣不成聲。

面對如此局面,蘇牧也有些感到棘手,真靈之缺!

要麼有混元五重天的修行者,耗費本源為其補回,要麼就去輪迴之中,輪迴萬世慢慢的將缺失的真靈給補回來。

但是經歷了萬世輪迴的劉沉香,還是最初的劉沉香嗎?

除此之外還有一種方法,也是最簡單,但也是最困難的方法。

大羅金仙超脫時空,若是大羅金仙,順著時空長河往下走去,將劉沉香的真靈給找回來,可大羅金仙的一身修為,也將化作灰灰。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更不會有大羅金仙,會為了一個前路不明的孩童,去放棄了自己千萬年,才換來的一身修為境界。

所以蘇牧並沒有,對楊嬋說出這個方法。

長明觀主殿之外大雨瓢潑,楊嬋劉彥昌以及劉沉香,三人衣裳盡濕!

劉彥昌懊悔地說道:「是我害了沉香,是我害了沉香!」

幾近癲狂地劉彥昌,起身怒罵蒼天,雷霆止不住地落下,劈落在劉彥昌身上。

上古人族雖修為強橫,但元神不通,又有多少修為能夠擋得住,天罰雷劫呢?

最終還是楊嬋,手持寶蓮燈,為其擋住了剩下地雷劫!

天穹之上地雷劫,幻化成一張巨臉,臉中似乎有一顆眼睛,在盯著現如癲狂地劉彥昌。

那是一種憤怒地神情,一個小小地螻蟻,也敢觸怒上蒼,簡直就是不知死活。

但當巨眼看見紫霄宮后,便緩緩退散。

雨停黑雲消,天穹再次恢復了清明,而劉彥昌已經是身受重傷。

氣若遊絲,顯然是命不久矣地徵兆。

楊嬋將所剩不多地修為,緩緩地讀給了深受重傷地劉彥昌!

主殿之中,正在神遊天外地蘇牧,苦笑道:「世間劫難萬千,果真唯有情劫最傷人啊!」

「罷了,罷了既然見了,那就救上一救!」

蘇牧袖口之中,一顆被法則封印地丹藥飛出,落於劉彥昌口中,開始為其療傷。

而劉沉香則依舊是在,長明觀中蹦蹦跳跳的玩耍著!

絲毫沒有被剛才,所發生的一切給嚇到!

……

……

無錯【董昌稱帝】

董昌最會投機取巧,他借鑒了劉漢宏的經驗,積極向朝廷繳納貢賦,而且是翻倍的繳納。

每次貢賦都是黃金一萬兩、白銀五千錠、越州特產綾緞一萬五千匹,或者與之等價的其他貢品,每十天進貢一次;而為了保證貢賦的及時運抵,他特意抽調了一批武裝快遞小哥,五百人為一組,武裝押運,

《五代十國往事》第137章董昌稱帝1 「既然如此,秘書長,你把十萬元轉給他吧,讓他打個收條。」

「好嘞,董事長。」

寬邊眼鏡馬上掏出手機,要了張凡的帳號,轉過來十萬元錢。

張凡看著自己帳號里增加了十萬元,心裡一陣高興一陣彆扭:

怎麼感覺這錢像是卜興田賞的呢!

他真想拒絕,但轉念一想:

我們窮人,千萬別跟錢過不去!

卜家這種大富豪的錢不收白不收。

你不收,人家一點也不感謝你,反而罵你傻。

寬邊眼鏡轉完了帳,把一張紙條遞過來,道:「張大夫,請你打個收條。」

一陣屈辱感襲上心頭!

麻地,這也太小看人了!

我又不是和你做買賣,這十萬是你的感謝費,確切地說,是林處的感謝費,我憑什麼打條!

張凡把紙條接過來,撕巴撕巴,扔進紙簍里,不客氣地道:

「打收條?我從不給患者家屬打收條,也從沒開過收據。」

「這不打收條算怎麼回事?」

卜興田皺眉了,他沒想到眼前這個小人物,在他大董事長面前這麼有性格!

張凡冷笑一聲:「卜董事長,難道你這麼大的董事長,還怕我以後再來賴帳?」

「嗯?」卜興田鼻孔里哼了一下。

「我可只是一個小小的村醫呀!白道黑道,都不是您的對手,我哪敢再來要雙份錢?」

卜興田被張凡明顯的譏諷給弄得啞口無言,氣氛頓時尷尬起來。

站在一邊的周韻竹忙出來打圓場,用肘子碰了卜興田一下,責備道:

「老卜,你今天是怎麼了?平時朋友之間錢帳來往,動不動就是幾百幾千萬,也沒見你要張收條,今天這區區十萬元,難道需要收條?」

卜興田被妻子這一說,也覺得自己過分了,但嘴上仍然傲慢地說:

「平時錢帳來往的那些朋友,都是家大業大,人家當然不會抵賴嘛。而張大夫……畢竟是初次交往嘛。」

「董事長的意思,是說我可能抵賴?」

張凡怒目而視,心裡真的後悔,剛才不該把卜姑娘身體內的積水治好。

周韻竹見張凡怒了,狠狠地白了卜興田一眼,歉意地對張凡說:

「張大夫,你別誤會,老卜沒那個意思,他的意思是說,初次交往,大家還是先小人後君子,以後大家熟了,是朋友了,自然是一視同仁的。」

張凡不想讓周韻竹為難,便哼了一聲,轉身出門。

剛到走廊,發現林處仍然在門口跪著,不由得有些於心不忍,便掏出手機,「啪啪」給林處拍了兩張,然後說:

「林處,你的錯誤已經犯了,該走法律就走法律,不能被人永遠威脅著,起來吧。」

林處見張凡替他說話,嘩地一下淚水流了出來,哽咽地道:「我是罪人,我要向卜董事長謝罪!我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