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安被宋花兒這兒一瞪,居然覺得有些心虛。哼,不對,自己有什麼好心虛的,這不是宋甜兒那臭丫頭自己跳下去的嗎?跟自己可沒有關係。

「看什麼看?當心我把你眼珠子給你挖出來。」胡安恐嚇。

宋花兒小臉板正,「你等著。」說完自己也跳下去準備把宋甜兒拉回來。

好在河水不是很深,剛剛沒過宋甜兒的大腿。但是宋甜兒才多大?在河裡都站不穩,怎麼摸魚?只是宋甜兒很是倔強,自己說了能摸到魚肯定就能摸到。

「甜兒,跟我上去。」宋花兒抓住宋甜兒的手,防止宋甜兒不小心摔倒。

宋甜兒很是倔強,「不,抓不到魚,我肯定不會上去的。」

「胡安,你等著我小姑姑來收拾你吧!」宋敏兒擔心的看著河裡的兩個人,這兩人要是出問題了,自己肯定也是沒有好果子吃的。

「大安,要不算了吧,她們姑姑可是凶得很。」小跟班扯扯胡安的衣角。

胡安原本是已經打算讓她們上來了,可是一想到自己居然被個女人給嚇住了,立馬就覺得有失自己老大的風範。

「怕什麼?難不成咱們四五個大男人,還能打不過她小姑姑一個女的?」胡安今年已經十一歲了,跟著他混的,甚至也有十三四歲的。所以在他看來他們已經是男人了,男人就不應該害怕一個女人。

「可是。」小跟班還是擔心,他爹娘可是跟自己說過了,惹誰都不能惹著宋離了。

胡安看了一眼小跟班,怎麼這麼沒有出息?真是給他丟人。

「啊啊啊,花兒姐姐,我腳好像被什麼咬著了。」宋甜兒哀嚎。

宋花兒一聽就著急了,「怎麼回事?」

宋甜兒面色發白,宋花兒連忙走到宋甜兒身邊。

「怎麼了?什麼咬著你了,趕緊跟我上去。」這要是真的被水裡的東西給咬著了,回去之後怎麼交代? 宋花兒擔心宋甜兒有事,就要扶著宋甜兒上去。哪知道宋甜兒卻借勢靠在宋花兒的身邊。

「沒事,我嚇唬他們的。」

宋花兒鬆了一口氣,這臭丫頭怎麼可以這麼嚇人,剛才她差點就被這臭丫頭給嚇死了。

「真的沒事?」宋花兒還是不放心。

宋甜兒點頭,「真的沒事,我就是騙他們的。」誰讓他們那麼對自己的,不嚇一嚇他們怎麼對的起自己。

知道宋甜兒真的是騙人的,宋花兒也就沒有那麼緊張了。

「花兒姐姐,你配合著我一點。」宋甜兒年紀雖然小,但是鬼主意也是最多的。胡安激她,那她就將計就計,看看倒霉的人是誰。

宋花也是個伶俐人,立馬就知道宋甜兒打的是什麼主意。

「甜兒,你這是怎麼了?你可千萬不能嚇唬我。」宋花兒扶住宋甜兒,嘴裡還不停的喊著宋甜兒。

胡安確實被她們給嚇著了,自己只是說讓宋甜兒下去摸魚,可沒想著讓宋甜兒出事。

「你們少嚇唬人,我告訴你們,我可不怕你們。」胡安道,沒錯,一定是這倆臭丫頭騙自己的。

宋甜兒朝宋花兒眨眨眼,宋花兒會意。

「甜兒,你怎麼了?你千萬不要嚇唬我。」宋花兒扶住宋甜兒,就要把宋甜兒往岸上拽。 總裁別悶騷 這下就算是胡安業不得不相信宋甜兒跟宋花兒說的都是真的。

胡安怕出事,連忙讓自己小跟班下去救人,可是小跟班沒有一個願意下去的。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下去救人,真要是出事了,她們那個惡婆娘的姑姑肯定是不會饒了咱們的。」胡安道。

一想到宋離這群已經半大的小夥子生生的打了個寒顫,這才開始下河救人。

宋離到了跟幾個小蘿蔔約定的地方,卻沒有看見她們,心想著說不定是她們已經回去了。卻不曾想到居然看見宋敏兒沖著自己招手。

「小姑姑,小姑姑。」宋敏兒怕出事,看見宋花兒下去之後就馬上往山上跑,就為了找宋離。

「怎麼了?」這丫頭跑的這麼著急肯定是有什麼要緊的事兒。

「小姑姑,胡安他。。。甜兒。。摸魚。。花兒姐,咬傷了。小姑姑你快去看看。」宋敏兒只是知道宋甜兒被水裡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給咬了,擔心出事,所以連忙;來找宋離。

宋離聽得糊裡糊塗的,但是也知道肯定是幾個小的出事了。

「行了,你先帶我過去,我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宋離道。

宋敏兒帶著宋離很快就來到出事的河邊,彼時宋花兒已經把宋甜兒弄到河岸邊上了。

宋離快步走過去,讓宋花兒散開,然後自己貼在宋甜兒的胸口。似乎好像沒有什麼問題,可是為什麼會昏迷不醒?

「到底是怎麼回事?」宋離問道。

宋花兒搖頭,「不知道,甜兒居然跟我說她好像被什麼給咬了,小姑姑咱們是不是要請人幫忙看一看?」

宋離鄒眉,自己剛才可是看了,明明什麼事兒都沒有,可是為什麼會昏迷不醒?

「甜兒什麼地方被咬了?」宋離就準備去撩宋甜兒的下裙,看看宋甜兒到底是被什麼給咬了。這要真是被水蛇給咬了,可不得了。

宋花兒怕宋離發現宋甜兒的腿上沒有傷痕,連忙湊在宋離的耳邊道,「姑姑,甜兒是裝的。剛才胡安欺負我們來著。」

宋離鄒眉,不過心裡也放心不少,既然是裝的那就沒有什麼關係,只是這小丫頭也太能胡來了,這樣的事情居然也敢作假,那胡安是什麼人?要是自己沒來,又被拆穿了,倒霉的還不是她們自己。

「胡安,你們在這裡做什麼?」既然甜兒要做戲,那她這個小姑姑也只有捨命陪君子了。

宋甜兒沒有想到小姑姑不僅沒有拆穿自己,還陪著自己一起做戲。

胡安雖然嘴上說著自己不害怕宋離,但是行為上已經出賣自己了。

「我。。我就是路過看看。」胡安道。

「路過看看?」站了起來。

「可不是路過看看。」胡安梗著脖子,他就不相信宋離能把自己怎麼樣。

宋離點頭,「花兒,你跟我說說看,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是不是真的只是路過看看的。」宋離道。

胡安急了,宋花兒肯定會把實話說出來的,這要是真的被宋離知道了,那自己就只有倒霉的份兒了。

「宋離,我告訴你,我可不害怕你。你嚇不到我的。」胡安給自己打氣,你是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能害怕一個小女子?可是宋離看著自己的眼神真的是太讓自己害怕了。

「花兒,你在這裡看著甜兒,我去給甜兒請大夫。甜兒這樣肯定是不行的,對了我看還要把里正找來,這甜兒無緣無故的怎麼會變成這樣的?敏兒,你去把里正請來,我們讓里正為我們做主。」宋離三兩下就把事情說清楚了。

可是宋離這樣的做法卻嚇了胡安一跳,怎麼辦?要是真的被裡正知道了,爹娘就會知道的。爹娘知道了自己肯定會少不了一頓打的。都怪宋甜兒怎麼就真的跳下去了,也不知道裝裝樣子。

「小姑姑,你瞧甜兒剛才好像醒了。」宋花兒道。

宋甜兒也是聽見宋離說要去給自己找大夫,還要把里正給請來所以直接就被宋離給嚇著了。這要是大夫來了知道自己是假裝的,可怎麼辦?

「小姑姑,我沒事。」宋甜兒做戲還挺像樣的,還知道假咳。

宋離雖然不認同宋甜兒的這種做法,但是宋甜兒能想到這樣的法子無疑確實最好的。她們都還是小孩子要是真的跟胡安發生什麼事兒了,倒霉的肯定是他們自己,這次就權當做是給胡安一個教訓了。

「真的沒事?」

「真的,我就是自己不小心,跟胡安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宋甜兒看著宋離的眼神別提有多真誠了。

可是胡安卻在心裡罵娘,這宋甜兒不是故意坑自己嗎?跟宋離說沒事,還跟宋離說不管自己的事,但是眼下她躺在地上渾身都濕透了,跟宋離說這話,宋離能相信嗎?

「我就是跟甜兒妹妹開開玩笑。」胡安討好的看著宋離。

宋離眯著眼睛,看著胡安。

「哦,原來你是跟甜兒開開玩笑的啊。」

胡安點頭。

「那好,那我也跟你開開玩笑。」說完宋離一腳就把胡安給踹下河了。 瞬息之間,江天流身上擴散而開的氣息,便是與那陰巽魔女形成了完全的平衡,兩股威勢在天際之上相互對峙,讓得周圍被那陰巽魔女所壓迫的人都是略微的鬆了幾分壓力。

江天流心中很是清楚,無論葉天此刻還有什麼樣的后招在手,他都不能有絲毫的鬆動,這陰巽魔女,此刻可是有著能夠瞬間讓得絕大多數人傾覆於此的實力,他要是未能將之拖延住,恐怕傷亡會頗為的巨大了!

而在一旁,葉天此刻已然是將全身的能量悉數調動了起來,他要做一個頗有些瘋狂的嘗試,這是他之前只敢想,一直沒敢付諸實踐的手段,但此刻,這也是他唯一剩下的手段了!

天際之上,江天流的身影陡然間便是消失而去,用著一種極其恐怖的速度,飛快的接近了陰巽魔女,此刻他沒有絲毫損傷陰巽魔女的打算,他很清楚一旦讓其受傷,涅槃千隕功便會發動,惹來更大的麻煩,此時此刻,他能做的便是靠著自己極致的速度,來拖延住陰巽魔女進攻的手段!

此刻,那陰巽魔女也並未有絲毫的著急,控制著身邊的化魂真氣,飛快的凝聚起大量的飛劍,追蹤著江天流的身影而去,對於自己曾經的師傅,陰虛那魔女也是十分的清楚,不將江天流給解決了,她想要對誰動手都是枉然。江天流的速度,絕對足夠足夠保住任何一個人。

兩人之間,瞬間陷入了糾纏之中,江天流不出手,陰巽魔女也遲遲無法動手,這兩個人各自心中都清楚,此時此刻,只能拼一拼消耗,若是誰先貿然出手漏了破綻,誰便會瞬間一敗塗地!

七劫涅槃境的高手,靈魂感知的敏銳程度也是異常的可怕,再怎麼細小的破綻,都會被第一時間捕捉,他們二人,都有著足夠強悍的手段,能夠瞬間發出致命的攻勢,此時此刻,出手,便意味著極大的風險!

江天流此刻正全神貫注的觀察著那大量追擊而來的化魂真氣飛劍,一邊閃轉躲避,一邊便是揮手拋出大量的鋒利氣刃,朝著那陰巽魔女籠罩而去,那般氣刃的數量,甚至是要比葉天使用孤星刀發出的開門刀氣還要密集!

他要做的,就是將那陰巽魔女所有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讓她沒有絲毫的空隙能夠去注意葉天!

「叮!」 穿越之相生不悔 「叮!」「叮!」「叮!」「叮!」

接連不斷的攻勢交接之聲接連不斷的發出,化魂真氣不斷的被江天流擊潰,而江天流拋出的氣刃亦是不斷的被那陰巽魔女擊破,兩人的攻擊速度越來越快,攻勢也越來越密集,二人的對攻越是持續,速度便越是讓人眼花繚亂,周圍的一眾強者們,幾乎已經是無法看清那樣的速度了,只能依稀的望見兩個模糊的影子不斷閃爍,不斷飛馳,大量的攻勢,接連不斷的爆碎而開!

江天流不斷的加快自己手上的動作,此刻的他,要比那陰巽魔女壓力大了許多。

攻勢要夠多,不然無法完全的牽動陰巽魔女的注意力。

但這攻勢的強悍程度也要拿捏好,不能讓的那陰巽魔女有借著這些氣刃動用涅槃千隕功的念頭,每一擊都要足夠致命!

他猛力咬牙支撐著,這樣高強度的出手,對於他自身的消耗頗為的恐怖,七劫涅槃境以上的高手交戰,靈魂能量至關重要,每一道攻擊之中,都會有著靈魂能量融入其中,讓得攻擊更加的靈動敏捷,這般將全部的靈魂能量都調動起來,將感知提升到極致,將所有的攻擊全都牢牢控制的交手,對於他們兩個人來說都是一種煎熬。

此時此刻,他們的靈魂正經受著極大程度的考驗,若是誰的靈魂能量先有半分的鬆懈,那麼結局,恐怕就是萬劫不復!

江天流一直在等,等待著葉天能夠拿出他最後的手段來,他必須堅持到那一刻!

反倒是那陰巽魔女,此刻並沒有那麼大的壓力。

鬼宗之人,尤其是七劫涅槃境以上的高手,靈魂能量都是異常的強悍,他們靠著煉化大量的靈魂體,來獲得強於常人數倍乃至十數倍的魂力,同時也讓得他們的靈魂能量異常的充沛,此時此刻,陰巽魔女雖然也是將所有的靈魂能量用在了與江天流的交戰之上,但要論消耗,她卻絲毫不懼江天流!

漸漸的,江天流已經開始顯露出了幾分疲態。

這般他控制著的氣刃數量超過三百道,每一道都會消耗著他的靈魂能量,這樣的強度,即便是對於他這個級別的強者而言都是頗為的有些費力,而那陰巽魔女,操控著幾乎同等數量的化魂真氣飛劍,卻是有著更多的靈魂能量能夠消耗,這讓得江天流逐漸開始落了下風。

終於,江天流的靈魂能量開始出現了些許的鬆動,短暫的停滯,不到半秒鐘,卻是讓得那大量的化魂真氣飛劍逼近了許多,他控制著的氣刃攻勢也是稍微的鬆動了一些,這般情景,頓時讓得那陰巽魔女的臉上露出了幾分冷笑。

就這一瞬間,她已經是立在了優勢的局面之上,繼續這樣下去,早晚她能夠耗盡了江天流的靈魂能量,將其斬殺於此!

而就在這一刻——

「江前輩,準備收手撤招!」

忽然間,葉天的聲音再度在江天流的腦海之中響徹,江天流當即便是一喜,他終於是拖到了葉天準備完畢,在收到葉天傳音的剎那,江天流手中的攻勢陡然便是一收,讓得那陰巽魔女陡然有些發愣,而就在她發愣的這短短一秒,葉天的身影,已經是瞬間出現在了她的身後!

忽然出現的葉天,讓得陰巽魔女猛地反應過來,飛快的回頭,手中的拳刃直接是朝著葉天猛揮而去,然而迎接她的,卻是葉天臉上的幾分怪笑。

「歡迎光臨。」

葉天口中發出喃喃一聲,旋即便是朝著那陰巽魔女張開了手掌,從葉天的手心之中,忽然便是有著一股詭異的牽引力發出,瞬息之間,便是將那陰巽魔女給吸附在了其中,二人的身影瞬間消失在了空間之內,反倒是林軒兒和粱笙,陡然出現在了二人消失的地方!

「這……葉麟閣下呢?!」

瞧得這一幕,江天流陡然便是大驚,他根本沒有感受到任何挪移之法之類的手段施展的氣息,葉天和那陰巽魔女,居然是就這麼憑空消失了!

「前輩莫急,我家夫君動用了九級法陣,此刻那陰巽魔女被收斂到法陣空間之內了,在那裡,我家夫君興許還能夠有些辦法能夠對付她。」

林軒兒擺了擺手解釋道,此時此刻,她和粱笙看上去都是有些臉色蒼白,頗有幾分消耗過度的模樣,葉天老早便將計劃告知了他們倆,方才,她們倆已經是將自身所有的能量都給灌注到了葉天的靈巢空間之中,此時此刻,她們二人的體內幾乎是意思能量都不曾有!

「法陣空間……葉麟閣下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江天流皺了皺眉毛,他本以為,葉天會用出什麼強悍的殺招來了結了那陰巽魔女的性命,但卻是沒曾想到,葉天居然是將其帶走了,接下來,他們這些人就算是想要幫忙,都絲毫幫不上!

「前輩安心,我家夫君在法陣空間之中不會有什麼危險,你們大可放心,先去那分壇之中為蕭公子找尋血凝膏吧,我們在此等候著便是。」

粱笙亦是擺了擺手道,葉天的手段,她可是清楚得很,此刻這些人留在這裡,也是半分作用都沒有,沒什麼必要了。 「宮佑冥,你沒有資格跟我說教,你天賦好又能怎樣,我照樣可以打敗你!」

話音剛落,就見軒轅洛頓時化作了一道道殘影,朝著宮佑冥包圍了過來。

宮佑冥眼神一冷,再也不顧其他,手中一道由靈火形成的長鞭一揚,一道炸響瞬間響徹雲霄。

只聽宮佑冥身體周圍不斷的響起兵器極速而來的破空聲,宮佑冥身上藍光暴漲,對著一處長鞭一揮,軒轅洛那正極速移動的身體,瞬間被那根長鞭給卷在了其中。

「啊!我不甘心!宮佑冥!我要殺了你!只要我殺了你,靈夕就會回心轉意嫁給我了。啊……放開我!」

宮佑冥狠狠的將軒轅洛摔在了地上,眼神冷冷一瞥,正躺在地上,劇烈掙扎的軒轅洛,宮佑冥不由得出聲說到。

「殺了你,靈夕會不高興的。既然你已墮入邪門,想必你的爺爺自會好好的管束你!」

一邊說著,宮佑冥對著身後招了招手。

一道黑色身影頓時出現在了宮佑冥的面前。

「屬下這就將他送給軒轅殿主。」

宮佑冥手中的靈力一陣涌動,軒轅洛的身體再次不一陣陣靈光牢牢的鎖在了其中。

「軒轅洛!這是魔靈寂滅陣,等你身體中的邪魔被清除完畢時,你就可以出來了!」

然而軒轅洛似是根本就沒有聽到宮佑冥的話一般,手中的雙手刺仍舊不斷的攻擊著面前的牢籠。

「宮佑冥!你放我出來,我不許靈夕嫁給你!宮佑冥,你等著,總有一天,我會打敗你,將靈夕搶回來的。」

宮佑冥眉頭一皺,卻是揮了揮手。

那黑衣人一看,頓時抓起地上掙扎不休的軒轅洛,朝著王府前院的方向飛去。

此時,軒轅殿主,正在前院喝著喜酒,恐怕還不知道自己的孫子,居然跑來大鬧洞房的事情吧!

沐靈夕聽著門外的動靜終於消失,心中說不出的難受。

軒轅洛竟是出賣了自己的靈魂,只是為了提高自己的修為打敗宮佑冥,現在的他,簡直已經痴魔了。

「他沒事吧!」

沐靈夕聽到宮佑冥進來的聲音,頓時出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