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這酒店9樓有一家不錯的酒吧,不知道能不能請兩位美女去喝上一杯?」

威廉說着,有意無意的抬起手,撥弄了一下他的頭髮。

故意讓大家注意到他手腕上那塊價值上千萬的百達翡麗手錶!

西方白人,王儲,身材高大,帥氣多金。

威廉覺得宋娉婷跟秦朝歌,肯定無法抗拒他的魅力,肯定會答應跟他去酒吧喝酒。

只要宋娉婷跟秦朝歌答應跟他去酒吧,他就有辦法將她們兩個弄到床上去。

可讓他失望的是,宋娉婷冷冷的說:「沒興趣!」

秦朝歌也冷淡的拒絕:「我也沒興趣,閣下請便吧!」0 聽到海倫的提問,斯賓塞夫人不禁看向了她:「聽說你是一名記者,是嗎?」

「是的公爵夫人,」海倫笑着對斯賓塞夫人說,「很高興能夠在這裏見到您,今天我本來是陪表妹過來看衣服的。

不過剛才聽您提到薇薇安小姐的事,不知道我是否有這個榮幸能夠採訪一下您和薇薇安小姐。」

斯賓塞夫人看了眼面前仍然很不服氣的瑪格麗特,神情嚴肅地對海倫說:

「可以,但是恐怕要另約時間了。今天我也是來看衣服的,事先並沒有做其他安排,因此沒有空餘的時間。」

話雖如此,但海倫對這個結果已經很滿意了:「那真是太好了公爵夫人,我會儘快跟您約時間的。」

「…………」顧微微驚訝無比,她覺得此事過於草率了。

她完全沒有想到祖母竟然也會有這麼衝動的時候。

「祖母,」顧微微壓低了聲音在斯賓塞夫人耳邊說,「這個海倫不是一般的記者,她曾經爆出過皇室的醜聞。

當年因為那個醜聞,整個皇室的聲譽在國際上都一落千丈,您不應該匆忙做出這樣的決定。」

「微微,」斯賓塞夫人看着顧微微,她現在很冷靜,完全不像是一時衝動的樣子,「我知道這位海倫記者的『豐功偉績』,我也聽說過她的名字。

但是我不知道過去你的低調,竟然會給你帶來這樣的羞辱!這不僅僅是對你的羞辱,也是對整個斯賓塞家族的羞辱。

今天這位年輕的瑪格麗特小姐、我相信一定不是第一位這麼對待你的人。如果我再不做點什麼的話,我想她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你從華國那對蛇蠍夫妻手中逃脫、回歸到斯賓塞家族,可不是為了遭受這種待遇的,我必須為你正名。」

「但是祖母…………」其實顧微微有的是辦法收拾瑪格麗特,但絕對不是用這麼高調,並且還有可能損害斯賓塞家族聲譽的方式。

然而她一句話還沒說完,這裏的工作人員就聞訊趕了過來。

他們知道展廳里發生了爭吵,所以就用最快的速度趕了過來。

「公爵夫人,瑪格麗特小姐,請問我們可以為你們做點什麼嗎?」

斯賓塞夫人看了兩個招待一眼,板着臉道:

「這件事情和你們沒有關係,是我們和瑪格麗特小姐之間的私事,所以暫時不需要你們的幫助。」

斯賓塞夫人都這麼說,兩個招待也沒有辦法,總不能上手去攔。

瑪格麗特卻是有些后怕的,她有些不安地看着斯賓塞夫人,問道:

「您還想做什麼?您想說的話不是已經說完了嗎?」

「是,」斯賓塞夫人淡淡道,「我的話是已經說完了,但是你還欠我的薇薇安一句道歉。剛才你羞辱了她,必須得為你的言行負責任,為你所說的話道歉。」

「憑什麼!」瑪格麗特不服氣,「就在剛剛之前,誰也不知道她和斯賓塞家族有真正的血緣關係,我也沒有造謠,說的明明都是事實,是事實難道還不讓人說了嗎?

無論如何,今天我是不會道歉的!因為根本就沒有道歉的必要!我認為我並沒有說出什麼不得體的話來!就算是公爵夫人您的要求也不可以!」

「瑪格麗特小姐!」「祖母…………」

再怎麼樣顧微微也不會讓自己的長輩動怒為自己出頭。

更加不能容忍一個晚輩在她的祖母面前大吼大叫!!

她冷臉看着瑪格麗特,漆黑的眼睛彷彿天生就具有壓迫性,說出去的話也叫人無法反駁:

「瑪格麗特.格雷森,請你聽好了。首先,你說的根本就不是事實,你就是在造謠。就算你不知道我和斯賓塞家族有血緣關係,但那也不能成為你抹黑斯賓塞家族的理由。

你憑什麼說我身為斯賓塞家族的養女,就是見不得光、上不得枱面的?你認為斯賓塞家族苛待我了嗎,沒有給我公平良好的待遇嗎?

而且你還在大庭廣眾之下反覆嚷嚷這些話,這難道不是造謠誹謗嗎?如果你的自尊心不允許你向我個人道歉,那麼我可以不要,因為我根本就不在乎。

但是,瑪格麗特.格雷森,你需要向整個斯賓賽家族道歉,如果你拒絕的話,那麼我就只能上門去討要說法了。我相信那麼大一個格雷森家族,不會沒有一個能站出來道歉的。」

「什麼!」瑪格麗特不可思議地瞪着顧微微,「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你竟然還想鬧到我家去?你是故意想讓我難堪嗎?想讓我家裏人懲罰我是不是?」

顧微微挑了挑眉,她的話還沒說完:「其次,剛才你對我祖母吼叫了,我認為這也是不得體的,請你道歉!」

瑪格麗特還想再掙扎一下:「我根本就沒有大吼大叫,我平時說話就是這個樣子的,我的嗓門天生大,難道你連這也不能容忍嗎?那你未免也太小心眼了。」

「…………」這個借口實在是太拙劣了,就連瑪格麗特身邊的海倫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身為表姐,海倫覺得自己應該好好勸勸這個年輕氣盛的表妹。

在海倫的一番輕聲勸說下,瑪格麗特總算是找到了一個台階下。

「…………好!」瑪格麗特深吸了一口氣,「不就是說對不起嗎,我說就是了。」

「好!」顧微微稍稍往後退了一步,站到了斯賓塞夫人身後,「那麼現在就請你鄭重誠懇地向我祖母道歉。」

「對不起公爵夫人!」瑪格麗特深深彎腰,「剛才是我說錯話了!語氣也不好,希望您能夠原諒我!

另外,我也要向整個斯賓塞家族道歉,我不應該在沒有調查清楚之前就發出那樣的言論,請您原諒我。」

斯賓塞夫人並不想為難一個小輩,她伸手扶了扶瑪格麗特:「年輕人難免心氣旺盛,我接受你的道歉。」

說完斯賓塞夫人便挽住了顧微微的手:「我們走吧,去三樓。」

三樓是C牌的貴賓接待室,斯賓塞夫人已經迫不及待想去看看那件旗袍了,她相信這件衣服穿在顧微微身上一定會驚為天人!

可她們身後的瑪格麗特卻忽然開口叫住了她們:「等一下,我還有個疑問!」

顧微微皺眉,事實上她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斯賓塞夫人的耐心倒是比顧微微要好上一些,至少她沒有皺眉,臉上始終都是一副心平氣和的樣子。

瑪格麗特是初生牛犢不怕虎,Y國唯一的一位公爵夫人也敢惹。

她身邊的海倫不禁為她捏了一把冷汗,低聲問道:「瑪格麗特,你要做什麼?」

「哼!」瑪格麗特捏緊了拳頭,「有些事情我要當着她們的面問清楚。」

說話間,顧微微和斯賓塞夫人已經回過了頭。

「你還有什麼事嗎?瑪格麗特小姐。」顧微微皺眉問。

「是的,我還有一件事。」瑪格麗特說着,看向了身邊的兩位工作人員,「我想請問一下,按照你們工作室的規矩,是不是一天只接待一名VIP客人。

我記得清清楚楚,並且今天在來之前我還接到了你們的確認電話,跟我確認時間,這一點你們無法否認吧?」

「…………」工作人員已經知道瑪格麗特想幹什麼了,但他們不可能撒謊,「是的,這是事實,我們不會否認。」

「很好!」瑪格麗特得理不饒人,「那麼我想請你們給我解釋一下,在已經確認接待我的情況下,為什麼斯賓塞公爵夫人和她的孫女薇薇安小姐還能在同一個時間段進入你們工作室?!

你也看見了,這位薇薇安小姐並不是簡單的來展廳參觀,而是要去三樓!從什麼時候開始起,你們開始自己打自己的臉了?」

「這…………」其中一個工作人員有些為難,他顯然是答不上來了。

但另外一個工作人員立刻就解釋說:

「是這樣的瑪格麗特小姐,接下來接待您的是您的專屬設計師卡羅琳女士。而公爵夫人,將由V先生親自接待。

所以說,雖然是在同一個時間段,但你們相互之間其實並沒有影響。而且,不得不提一句,斯賓塞爾公爵夫人是我們的VVIP客戶,她確實是享有這樣的待遇。」

「憑什麼!!!」聽到VVIP,和首席設計師V的名號,瑪格麗特一下就炸毛了,「我從來都沒有聽說你們這裏還有VVIP的制度。你們是看不起誰呢,你要是早說有VVIP制度,那我也會想辦法成為你們的VVIP會員。」

「瑪格麗特小姐,」工作人員很有耐心地解釋著,「您不了解並不代表這個制度不存在,而且VVIP制度本來就不是對所有人開放的,這一點希望您能夠諒解。」

「不諒解,我憑什麼要諒解,這不公平,我等了一年才等到一次機會,現在你告訴我有人可以直接插隊,見的還是最好的首席設計師,我不服!」

「…………」工作人員感到有些無語。Y國本來就是資本主義制度,眼前這位年輕的小姐生下來就已經是貴族了。

她在享受這個身份帶來的便利下,有想過這對其他平民來說是否公平嗎?何況擁有VVIP資格的還是斯賓塞公爵夫人,她一個小姑娘拿什麼和人家公爵夫人比?

「我不管!」瑪格麗特氣得快要哭了,「我就要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否則表姐你就把這個曝光出去。」

海倫:「…………」

「瑪格麗特,」海倫小聲勸說着表妹,「這是正常的商業模式,既沒有違背道德準則,也沒有觸犯法律,我爆出去也是沒用的。」

「那我要見見V先生,他是C牌的半個擁有者,我一定要問問他,到底怎樣才能成為VVIP會員。」

「可是瑪格麗特小姐,」工作人員提醒道,「您並沒有預約。」

「那是因為我一早不知道有VVIP這件事情!要是我早知道的話,我一定會提前預約的!」

「可是瑪格麗特小姐,VVIP沒有您想的那樣簡單。」

「那到底是怎麼樣!!」瑪格麗特以前來這裏都是客客氣氣的,但是今天她感覺自己有被羞辱到,她很生氣,不顧顏面和教養地大叫了起來,「你一次給我說清楚!!!」

「…………」工作人員滿臉的無可奈何,「抱歉瑪格麗特小姐,事實上我們也不太清楚。」

瑪格麗特都要被氣笑了:「你們在開什麼驚天大玩笑?竟然跟我說你不知道?」

「夠了!」顧微微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你何必在這裏為難一個工作人員。既然你那麼想知道的話,那就讓我來告訴你好了。」

瑪格麗特看了眼顧微微,又看向工作人員:「連你都不清楚,她怎麼又知道了?」

顧微微沒有理會瑪格麗特,直接說:「C牌的終身VVIP目前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斯賓塞公爵夫人,不會再有增加。」

瑪格麗特大吼出聲:「為什麼?我憑什麼相信你!」

顧微微皺了皺眉,本來她是不想這麼高調的,但是反正祖母已經替她高調一回了,她也就不介意再高調一次了。

「因為我,就是C牌另一半的擁有者。這條規矩就是我定下來的,我目前並沒有修改它的打算。」

「什麼!」瑪格麗特感到無比震驚,「你在說什麼?你怎麼敢開這種玩笑?」

就連斯賓塞夫人也感到不可思議:「微微,你說的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祖母,如果不是真的,我怎麼可能跑到C牌來這麼說,那不是自取其辱嗎?」

「這…………」兩個工作人員顯然也不知情,他們一直都知道老闆有兩個,但從來沒有見過另外一個。

顧微微不想再賣關子,直接讓工作人員去樓上把V給叫了下來。

V是跑着下樓的,他比顧微微大上幾歲,但是看起來非常年輕,是目前Y國最有才華的設計師。

見到顧微微,他高興極了:「老師,好久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