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鼎茫然的搖了搖頭,說道:「我醉心丹道,不問外事。」

林塵無言以對,這真的對丹道很熱愛啊,整個流嵐宗上上下下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誰,而丁鼎竟然全然不知。

「好吧,有緣再見。」林塵笑了笑,身形化作一道輕風,消失不見。

「人才啊…」丁鼎望著林塵離去的背影,不禁呢喃讚歎著。

此時。

林塵先去了夏傾月所住的院子,發現空無一人,不禁無語,還在泡溫泉?

林塵又前往了溫泉之地,在陣法之外待著。

「這裡的靈氣很濃郁啊。」林塵目光閃爍著,趁現在趕緊修鍊,興許能達到五星武師呢?

林塵運轉了風神訣,風神訣乃是帝級功法,用帝級功法修鍊有一個好處,那就是能以極快的速度過濾掉廢氣。

同時吸收靈氣的速度要快很多很多倍,當林塵運轉風神訣后,周邊濃郁的靈氣迅速形成了一道漩渦,向著林塵的周身涌去。

林塵的氣海在磅礴的靈氣充斥下,很快就漲滿了起來,直到一盞茶時間后,砰的一聲,氣海陡然變大!

「五星武師。」林塵睜開了眼睛,笑了一下,隨即又開始修鍊。

而在陣法中的溫泉內。

柳青璇、夏傾月、林溪,光著身子泡在溫泉之中,溫泉覆蓋了她們的全身。

僅僅只露出美麗的脖頸跟精緻到完美的絕美俏臉。

柳青璇作為魔帝,一雙眼睛已經是九幽魔瞳,即便她現在如普通人一般,但這雙漆黑明亮的眼睛依舊能輕易看穿陣法外正在修鍊的林塵。

夏傾月溫坐在溫泉之內,一頭秀髮披在後方,面向柳青璇,輕輕道:「沒想到你跟林塵還有這樣的故事。」

柳青璇美眸看了一眼夏傾月,並沒有說什麼。

夏傾月的美眸深處微不可察的閃過了一抹黯然,剛剛她得知柳青璇重傷時,林塵因為被餵了焚身丹,然後喪失理智的欺凌了柳青璇。

她的心中不知怎的,竟有一種複雜的意味。

不可否認的是,柳青璇很美,若是跟林塵在一起的時間久了,想必…林塵也會愛上柳青璇吧。

「傾月姐…」林溪擔憂的叫了一聲,按理來說,林塵跟夏傾月才是真正的夫妻,雖然只是名義上的夫妻。

但是…柳青璇跟她的哥哥發生了這樣的事,哪怕是名義上的妻子,心中也不好受吧。

「怎麼了?」夏傾月淺淺笑著,神色淡然。

「沒什麼……」林溪見夏傾月神色如常,心中不禁嘀咕,難道傾月姐不喜歡她哥?這反應也太不正常了吧。

夏傾月淺淺一笑。

柳青璇也沒說什麼。

三人又泡了半個時辰,才穿衣。

溫泉外的林塵已經停止了修鍊,他看了一眼繚繞雲霧的陣法,無語道:「泡個溫泉都泡這麼久的嗎…」

這句話剛說完。

雲霧消散,出現了三道最優美的風景線。

「泡好了?」林塵笑望著三人。

「泡好了。」林溪走了過來,對林塵說道:「這溫泉泡了之後,血氣通暢了許多,而且感覺還能溫養身體,經常在這泡著,對修鍊也有不小的好處。」

「那就多泡會兒啊。」林塵。

林溪翻了翻好看的白眼,沒好氣道:「總不能一直泡著吧?對了,哥,你要不要泡一泡,很舒服的。」

「……」林塵沒說話,因為覺得根本不可能,溫泉里的水可是被四個女人泡過。

葉嵐、夏傾月經常泡。

現在又有林溪跟柳青璇也泡過了。

若是他也去泡,豈不是間接佔便宜了?

「你要是想泡,你就去泡,不過不能被我師父知道,我師父有潔癖。」夏傾月開口道。

林塵對夏傾月訕訕一笑,道:「不用,對泡溫泉沒那麼熱衷。」

夏傾月輕點了點頭。

一旁的柳青璇美眸閃爍了一下,夏傾月這麼說,已經說明夏傾月並不介意林塵。

畢竟。

女人的洗澡水,能隨便讓男人碰么?

那可是沾染了全身各處。

除非…夏傾月喜歡林塵,才不會在意洗澡水。

豪門婚寵:嬌妻不好惹 「肚子餓了,回去吃飯吧。」林塵道。

「我去做飯。」林溪。

「我也跟著做。」夏傾月笑了笑。

「……」柳青璇懵比,她不會做飯啊!

難道她堂堂活了十萬年的魔帝,竟然被兩個小姑娘給比下去了。

「我也跟著做。」最終,柳青璇開口。

她雖然沒做過飯,但…看過別人做飯啊,堂堂魔帝,照著學一樣能做好飯。

林塵讚歎的點了點頭:「會做飯的姑娘惹人喜歡。」

林溪白了林塵一眼。

四人回到院子里,柳青璇三女去做飯了,林塵仰躺在椅子上曬著太陽。

這種安逸,沐浴在陽光下享受的感覺,林塵感覺很好。

他只希望在以後的日子裡,能跟喜歡的人在一起過著安逸的生活。

而…對他來說,想要過這樣長久的安逸生活,還很難很難。 ?過了一會兒。

柳青璇三人將飯菜端來。

林塵正了正身子,望著桌上的菜,有雷獅肉、爆炒猴腰、有豆腐…

林溪笑著望著林塵說道:「看看哪道菜做的最好吃。」

林塵哭笑不得,他又不傻,就算難吃,也要說好吃,免得被恨上。

林塵各自嘗了一番,點頭贊道:「都好吃。」

「最好吃的是哪個?」林溪。

「都很好吃。」林塵。

「必須要選一個呢?」林溪。

婚孕似錦:獨愛撞婚小寶貝 「選不了,都很好吃。」林塵。

林溪白了林塵一眼,知道林塵不想得罪人。

「那你說,哪道菜是我做的。」林溪拖腮,很是漂亮。

「這個爆炒猴腰是你做的。」林塵瞪了林溪一眼,猴腰只能男人吃,也只適合男人吃,吃了之後,精力充沛,幹活不累。

林溪哈哈一笑,道:「專門給你準備的。」

「滾蛋!」林塵。

「沒有!」林溪。

我是你的無關痛癢 「你到底跟誰學的!」林塵挑著眉頭望著林溪,林溪才十六歲而已,怎麼懂那麼多!

在他的印象里,林溪只跟他接觸的多,不可能碰到那些烏七八糟的東西。

林溪哼了一聲,沒說什麼。

天下第一是我爹 一旁的夏傾月莞爾一笑,她覺得林塵兄妹鬥嘴的時候很溫馨,有家的感覺。

柳青璇抿了抿紅唇,也同樣感覺到了不一樣的溫馨,這種感覺讓她嚮往。

隨後幾人用餐。

剛吃完飯,夏傾月的黛眉微皺,她感應到宗門的一些長老聚集在宮殿外。

「我出去看看。」夏傾月走了出去。

林塵挑著眉頭,看來…核心弟子對著他下跪,這些宗門長老已經知道了。

柳青璇倒是淡然,她也知道林塵之前跟白雲飛,還有核心弟子之間發生的事情,不過這點事,夏傾月會處理好。

宮殿外。

夏傾月皺著黛眉望著一群宗門核心長老,問道:「諸位長老來此有何事?」

其中一個核心長老闆著臉,注視著夏傾月,沉聲問道:「傾月,聽說林塵來了!」

夏傾月輕點了點頭。

核心長老的臉色難看了幾分,他雙目注視著夏傾月沉聲怒道:「這林塵當眾打傷了宗門的所有核心弟子,就連丹皇弟子白雲飛都被打的雙肩骨斷裂,已經昏迷了過去,你必須將林塵交出來!」

夏傾月心中一跳,林塵打傷了核心弟子,就連白雲飛都被打了?

她皺著黛眉,看樣子她們在泡溫泉的時候,林塵就去其它地方逛了一遍,還打了人!

「傾月!你到底將不將林塵交出來!」核心長老又問一聲。

夏傾月的美眸閃過了一道冷芒,對他冷聲道:「在宗門!只能尊稱我為少宗主,否則,即便你是核心長老,也要重罰!」

那核心長老的臉色微微難看,他哪裡不明白,因為他們想要拿下林塵,惹惱了夏傾月。

夏傾月看了眾核心長老一眼,冷淡道:「待我了解情況之後,再議此事!」

夏傾月轉身就要回去。

當看到幾位長老也想走來時,她冷冷的丟下了一句話:「你們在外面待著!」

幾位核心長老頓下腳步,一個個的臉色都很不好看。

他們已經活了幾百歲了,又是宗門的核心長老,如今卻被一個晚輩冷在外面,讓他們的心裡都很不舒服。

但夏傾月是流嵐宗的少宗主,又深得葉嵐的喜愛,讓他們也無可奈何,不敢造次。

夏傾月回到了院子里,她坐了下來,美眸望著林塵,輕聲問道:「你跟核心弟子,還有白雲飛之間是怎麼回事?」

「他們跟我打賭,我與白雲飛一起煉製將品暴氣丹,我若是輸了,就對他們嗑三個響頭,若是我贏了,他們就對我嗑三個響頭,結果我贏了,而他們卻不想磕頭,我就將他們打傷,逼迫他們磕頭。」林塵說道。

嘎嘣!

夏傾月的美眸閃過了一道冷芒,粉拳緊攥!

白雲飛是東荒界公認的丹道天驕,卻要與林塵比試丹道,很明顯是白雲飛等人一手設計針對林塵的圈套。

只不過並沒有套住林塵,相反還栽了個跟頭。

「這事我會處理好。」夏傾月美眸望著林塵,心中驚訝,問道:「你已經是將品丹師了?」

林塵輕點了點頭。

夏傾月不知道說什麼好,總之,就是覺得林塵身上發生的事情,都很出乎意料。

夏傾月沒再說什麼,走出了院子。

宮殿外。

夏傾月美眸微冷的掃視了這些核心長老,一股威嚴無形中散發開來。

「核心弟子跟林塵打賭輸了,理當履行賭約,而他們卻不想履行賭約,他們被打,就是活該!」夏傾月冷淡道。

眾核心長老一個個臉色微沉,都很不滿,其中一個老者皺著白眉對夏傾月沉聲道:「雖然是如此,但!林塵打傷了那麼多核心弟子,還讓核心弟子都向他磕頭,若是這事傳了出去,整個流嵐宗的臉都將會徹底丟盡!」

「然後呢?」夏傾月冷漠的看了他一眼。

「我要求!廢了林塵!以正宗門威嚴!」

老者雙目直視著夏傾月。

夏傾月冷笑:「你可知林塵是我夫君,既然他是我夫君,那麼!他就相當於是流嵐宗的人,流嵐宗的臉並沒丟盡!」

「少宗主,據老夫所知,你是因為你爹的原因,才逼不得已嫁給林塵,真正來說,林塵並不是流嵐宗的人!」老者沉聲道。

「誰說我是逼不得已嫁過去的?」夏傾月負手而立,冷淡道:「此事到此為止,若誰私下裡針對林塵,就廢其修為,從流嵐宗除名!」

幾位核心長老個個都被氣的不輕,你現在還不是流嵐宗的宗主,就已經這麼對他們不客氣了,若是真的當上宗主,又豈有他們的容身之地?

「少宗主!核心弟子的事可以不追究,但是,白雲飛也被打了,他可是丹皇唯一的弟子,這事必須要給一個交代!」幾位長老雙目直視著夏傾月,有灼灼逼人的意思。

「交代?」夏傾月的嘴角微微揚起,美眸望著核心長老,玩味道:「你們想要什麼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