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奇怪了?怎麼聽學長的口氣像是在專門等我呢?」葉星辰又停下了步法,好奇的問道。

「你……」柳丁龍正要說話,一旁的馬俊傑臉色忽然大變,口中呼道:「不好,調虎離山……」說完直接就朝關押林芸妃的房間衝去,葉星辰卻是忽然暴起,手中刀光一閃,輕輕一抖,一道亮麗的刀芒破空而出,直朝馬俊傑的後背而去。

柳丁龍沒有動,他旁邊的那名女子卻是身影一閃,手中多出了一把一尺長的超短武士刀,就這麼一劃,已經打掉了葉星辰的飛刀,整個人更是快速的朝葉星辰掠去。

「瘋少,有活幹了……」葉星辰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絕對的冷酷,手腕一番,兩把飛刀出現在手心,同時朝疾奔而去的紅蓮射去。

紅蓮嘴角露出不屑的神情,手中的武士刀輕輕一揮,直接打掉了兩把飛刀,可葉星辰的身影卻瞬間來到了她的身前,毫無憐香惜玉的踹出一腳,狠狠的砸在紅蓮的小腹,後者哪裡想到葉星辰的速度會快到如此境界,整個人直接倒飛出去,口中更是一口鮮血狂噴。

「對不起,你是我打的第一個女人。」葉星辰冷哼一聲,身影快速的朝紅蓮奔去,出於一種本能,他感受到紅蓮這個看似冷艷的女子其實是這群人中實力最強的存在,絕對不能夠給她還手的機會。

而在同一時間,紫楓的身影也快速的掠出,手腕一番,紫月刀出現在手中,紫色刀芒流連反轉,閃電般朝虛空中劈出。

「噹噹當……」連續傳來數聲輕響,更是看到空氣中閃過層層火花,接著就看到一條條人影出現在周圍,凡是想要靠近葉星辰的忍者全部被紫楓擋了回去,在葉星辰徹底廢掉那名能威脅他們的女人之前,絕對不允許任何人靠近葉星辰。

紅蓮體內鮮血一陣翻湧,身子還在半空中,就見到葉星辰再一次朝自己而來,心中大怒,自己的實力就算不能夠輕易的斬殺他,但至少也能和他打個平手,卻因為一個不小心就被他搶佔了先機,虧他還是一個男人,竟然沒有一點紳士風度。

怒火歸怒火,面對急速而來的葉星辰,紅蓮趕緊掏出忍者鏢,人還在空中就朝葉星辰投擲而去。

「操,跟我玩這個,你還太嫩了一點……」葉星辰口中罵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手中的小刀脫手而出,直接擊中了紅蓮射來的忍者鏢,而他也在這個時候追上了紅蓮。

「對不起了,小妞,你是威脅實在太大……」葉星辰口中說著,已經狠狠的一肘頂下,重重的擊在紅蓮的小腹,後者重重的落在地上,頸椎骨發出清脆的聲響,竟然直接斷裂,而她本人更是悶哼了一聲,竟然直接暈了過去,從出道至今,她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虧?

從葉星辰射出飛刀干擾紅蓮到他徹底的擊倒紅蓮,不過花費了一秒多中的時間,這速度快得驚人,簡直難以想象。

柳丁龍神色大變,他不是沒和葉星辰交過手,但絕對沒想到葉星辰真正的爆發力會快到這樣的境界。

不過驚訝之後,柳丁龍卻是冷靜了下來,這次菊花會來了這麼多高手,就算他帶著所有人過來,也只有找死的分,還不要說只有他們兩個,柳丁龍甚至連自己出手的打算都沒有,只是冷冷的望著已經被四名金級忍者包圍的葉星辰。

過了一會兒,馬俊傑又匆匆的趕了回來,臉上的擔憂之色已經消失不見。

「怎麼樣?沒有被救走吧?」柳丁龍冷笑了一聲,自己可是派出了兩名金級忍者看守林芸妃,就算是葉星辰本人,也休想在毫無動靜的情況下救走她,又何況其他人呢?而且一百八十名銅級忍者都守候在周圍,除了發現他和紫楓靠近倉庫外,再也沒有其他的人。

「沒有,還好好的呆在地面,是我多心了……」馬俊傑搖了搖頭,示意自己多慮了。

「哼……」柳丁龍卻不再多說什麼,冷眼望著場中的戰鬥,對於躺在地上失去戰鬥力的紅蓮,卻是看也不看。

「操,瘋少,我們中了埋伏,快撤……」葉星辰口中大罵,手中的小刀快速揮動,空氣中不斷的傳出噹噹的聲響,一個又一個忍者顯出身形,手中都是一把鋒利的短刃。

「媽的,要能夠撤得出去嘛……」紫楓大罵,手中的紫月刀更是快如閃電,發出呼呼得風聲,可惜這些忍者的速度也夠快,手中的短刃帶起陣陣寒光,將他籠罩在其中。

「操,想把本少攔在這裡,你還沒那個實力……」葉星辰大罵一聲,右手的飛刀脫手而出,直朝前面的一名忍者射去,那名忍者冷哼一聲,手中的短刃朝前一揮,擋下了那把飛刀,而葉星辰想要舊戲重演,身體快速的朝那名金級忍者撲去,早有其他的三名金級忍者手中的短刃攔住了葉星辰前進的路線。

「嘿嘿……」葉星辰詭異一笑,身子忽然朝左邊閃去,左手的飛刀再一次脫手而出,卻是射向了正在攻擊紫楓的一名金級忍者的后心,而他本人更是突然加速,巧妙的躲開了三名忍者的聯手攔截,出現在了其中一名的背後,在那名金級忍者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已經狠狠的一掌拍下,那名忍者的身體倒飛而起,直朝另外三名金級忍者飛去,其他的三名忍者不得不退開,葉星辰趁此機會躍到了紫楓身前,那名剛剛一刀劈開葉星辰飛刀的忍者還來不及反應,已經被葉星辰一掌轟飛。

「走……」葉星辰大喝一聲,又是三把飛刀奪射而出,在虛空中劃出了三道刺眼的刀芒,葉星辰和紫楓的身影也同時加快速度,紫楓手中的紫月刀連連閃動,一道又一道犀利的刀光破空而出。

「噹噹當……」又是傳來幾聲脆響,那幾把短刃再也經不住紫月刀的摧殘,一個個斷成兩節,而兩人則是趁著這等機會衝出了倉庫,快速的朝樹林奔去。

「給我抓住他!」柳丁龍眼見葉星辰竟然就要逃離,直接以日語大聲吼道,本人更是朝外面衝去,他可不想好不容易到來的機會白白錯失掉。

那些隱於空氣中的忍者再也顧不上保持身形,一個個顯出身來,就朝葉星辰等人撲去。原本還空空蕩蕩的四周,瞬間就被上百名黑衣人包圍。

「碰……」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響起了槍聲,身穿黑衣,隱於三百多名黑衣小弟中的何佳傑帶著數十人從樹林中沖了出來,每人的手中都握著一把M9手槍,除了兩三把是骷髏會曾經留下的外,其他的都是葉星辰花費好大的心思換來的。

這些忍者一個個身手敏捷,隱於空氣中的時候根本難以察覺出氣息,可一旦顯出身形,那可就是活靶子啊,畢竟有那麼多人,至少不是傻子,都能夠打中,況且,這些人都是經過何佳傑親自訓練的槍手。

連續數聲槍響,直接就有二十多名忍者倒在了地上,他們雖然厲害,但畢竟只是血肉之軀啊,哪裡能夠和現代化武器對抗。

而其他的忍者也是一個個心中驚訝,趕緊朝四周躲去,哪裡還知道去攔截葉星辰和紫楓,兩人加快了腳步,快速突出了重圍。

「兄弟們,給我屠了這群鬼子……」葉星辰和紫楓毫髮無損的從柳丁龍的陷阱中沖了出來,反而對柳丁龍等人進行了包圍。

忍者最厲害之處就是神出鬼沒,一旦他們顯出了身形,實力必將大減,更何況何佳傑幾人手中有槍,徹底的打亂了他們的布局,就連柳丁龍也不得不退回倉庫,他可沒有自大到能夠抵擋槍支的地步。

「快,媽的,被反包圍了,撤退……」柳丁龍儘管心中不甘,但這等情況下卻不得不撤退,誰知道葉星辰一行人有多少人有槍。

不過躺在地上的紅蓮,帶著幾名金級忍者與馬俊傑就朝關押林芸妃的房間奔去,可當他們打開房門的時候,卻見到兩名金級忍者慘死在地上,而林芸妃卻不知去向……

(這幾天找工作有點忙,所以回來的太晚了!大家見諒下!) 「人呢?他媽的人呢?馬閣下,你剛才不是說還在嗎?現在人呢?」柳丁龍快要崩潰了,原本想到這次葉星辰必死無疑,可現在不但被人輕鬆的救走人,還被伏擊了一次,u損失慘重,這叫他如何和會裡的高層交代?

馬俊傑也是獃獃的望著地上的兩具屍體,心中充滿了震驚,怎麼會這樣?剛才明明都還在,怎麼才一會兒的功夫就不見了呢?而且這兩人死得如此凄慘,想必死之前一定受到了虐殺,到底怎麼回事呢?

「閣下,我想我們的確中了調虎離山之計,只不過他們不知道我們將林小姐關押在哪個房間,所以葉星辰和紫楓故意前來搗亂,讓我們心中起疑,定然會來查看,他們又吸引了我們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這才暗中派人救走了林小姐,沒想到這個傢伙好深的心機。」馬俊傑迅速冷靜下來,不愧為雙料博士,眨眼的功夫就把問題分析的極其透徹。

青歌澀舞愛無傷 「葉星辰,我和你沒完,撤……」柳丁龍大吼一聲,憤怒的朝後面閃去,馬俊傑也是看了一眼朝這邊衝來的星曜會成員,不甘的跟在馬俊傑的身後,一向都是他在算計別人,可現在,自己竟然被熱算計,這叫他如何甘心。

倉庫外面五百米處的樹林中,葉星辰叼著一根精品紅河,面帶微笑的看著站在面前卻依舊一臉冷漠的林芸妃。此時她面容冷漠,身上穿著的白色連衣短裙工整異常,沒有絲毫的皺痕,根本不像是被綁架到這兒來,倒像是來野炊的。

「我說學姐,好歹我們也救了你,你就不要這種表情好不好?」葉星辰心裡也有些暗暗讚歎,這娘們即使在被人綁架的時候卻依舊保持這種冷漠,果然和慕容蓉一樣的有個性。

「謝謝,我聽說歐陽俊他受傷了?」林芸妃眉頭一跳,開口說道。

「是啊,他為了來救你,結果中了伏擊,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葉星辰弔兒郎當的說道。

「自不量力!」

「我也覺得!」葉星辰深有同感,「不過你不去看看他嗎?」

「不用了,他的心意我明白,不過還希望你告訴他,我不會接受他的,愛情不是感激……」林芸妃說完,竟然再也不給葉星辰等人說話的機會,直接轉身就朝靜海市的方向走去。

「我操,這娘們也太有個性了吧,不會想走回靜海市吧?」葉星辰看著林芸妃那孤傲的背影,口中嘀咕道。

「哎,歐陽那斯一片痴情,話來的卻是如此冷漠的一面,真替他不值啊。」紫楓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葉星辰身邊,喃喃說道。

「我也覺得,對了,羅隱,你給我過來,媽的,張佳走了,我還不知道他的身份到底是誰,你傢伙到底有多少事情瞞著我?」葉星辰暗罵了一句,卻暫時沒有去理會林芸妃,他現在最想知道的還是羅隱到底以什麼手法神不知鬼不覺的救出林芸妃的,在擬定調虎離山之計后,羅隱就主動要求擔任救人的任務,而且還是獨自一人。

羅隱苦笑了一番,淡淡說道:「你聽過隱門嗎?」

「隱門?」葉星辰和紫楓同時一愣。

「不錯,這是一個很早就存在的門派,是奇門遁甲的一個分支,而我,就是隱門的少門主。」羅隱臉上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原本這些都是不能夠說的,可葉星辰又是他的兄弟,他又怎能不說?

「我操,奇門遁甲,不會修鍊到最後上天入地都能吧?」葉星辰露出誇張的神情。

「沒那麼誇張,只是身法比常人快一點,隱藏氣息也比那些刺客厲害一點而已。」羅隱淡淡說道,接著又為葉星辰等人解釋了隱門的存在。

隱門是奇門遁甲的一個分支不假,而且是極小的一個分支,但卻是目前國內所流傳下來最為完整的門派,並非什麼小說裡面的修真門派,只不過類似武林門派的那種,而且他們的身法以詭異著稱,對於天文地理也是略知一二,而他之所以要主動擔任救援林芸妃的行動,除了自己的身法能夠完全隱逸外,最大的原因是他想見識見識如今金級忍者的實力。

隱門的存在其實也是牽制忍者的一個手段,或者說,隱門之所以存在,就是為了徹底的消滅忍者,忍術不過是一個奇門遁甲的叛徒逃到了日本,所建立的一個旁系,當初奇門遁甲建立隱門的時候就是為了追殺這個叛徒,所以隱門歷來就是為了誅殺忍者。而他們的手段也自然比忍者高明了許多,這也是為何羅隱的實力不如金級忍者,卻能夠輕易將其斬殺的原因。

當然,羅隱來到雲龍高中讀書,也不過是隱門的一種出世的修行方法而已,畢竟不管一個門派如何的隱秘,他都離不開這個社會。

重生在未來 葉星辰和紫楓聽后都是連連讚歎,特別是葉星辰,沒想到一個小小的校園中竟然能夠認識這麼多身懷絕技之人。

「他媽的,有你在,以後我們也不用擔心那些菊花會的雜碎了,咦,那小妞走得挺快的,瘋少,清點下人數,我們也回去了吧?」葉星辰心中暗自讚歎,卻也不在乎羅隱隱瞞了這麼久,畢竟他知道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心裡的秘密,而且他既然已經告訴了自己等人,說明了他真的當自己等人是兄弟。

「恩!」眾人點了點頭,一個個竄到了樹林後面,那裡停放著數十輛麵包車,還有一輛藍色的保時捷,那可是余嬌嬌的愛車,被葉星辰慫恿著紫楓暫時開了出來。

「瘋少,你還是和大家一起擠麵包車吧,我們一大群大男人總不能讓那小妞真的走回去吧,我順便和她交流交流,媽的,歐陽為她付出了這麼多,總不能夠什麼都沒得到吧?」葉星辰說完,不等紫楓反對,已經開著保時捷朝林芸妃駛去,紫楓不得不鬱悶的鑽進了麵包車。

「你不會想就這麼走回去吧?柳丁龍那斯估計還在附近,我送你一程吧?」葉星辰將車停在了林芸妃身邊,淡淡說道。

林芸妃看了一眼葉星辰,微微想了想,打開了車門,鑽進了車內。

葉星辰掃了一眼林芸妃,想要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該如此開口,索性直接開著車朝靜海市狂奔而去。

林芸妃從來不是一個主動說話的女孩,自然也不會主動開口,目光一直盯著前方,甚至連看都沒有看一眼葉星辰。

車速很快,這條路上又沒有多少車輛來往,很快就來到了靜海市。

「你家在哪兒?我送你回去……」葉星辰總算擠出了一句話。

「不用了,你隨便找個地方,我自己會回去的。」林芸妃淡淡說道。

「噢,好的,對了,我很奇怪,為什麼你就不給歐陽俊一點機會呢?那斯很愛你的,甚至為了你連自己的生命都不要……」葉星辰又開口問道,怎麼說歐陽俊也是自己的兄弟,可不能夠放任著他的事情不管。

「我心裡已經有人了。」林芸妃淡淡說道。

葉星辰一愣,林芸妃這麼孤高的女子心裡也會有喜歡的人?是什麼樣的男子能夠讓她動心呢?媽的,為了兄弟,不管你是誰,老子非砍死你不可。

葉星辰很快在心中做出了決定,又繼續說道:「呵呵,林學姐這麼優秀,看上的男人一定很優秀,不知道我認識嗎?」

林芸妃轉頭看了一眼葉星辰,淡淡說道:「你認識,不過他並不優秀,他只是一個流氓。」

「我認識?是誰啊?不會是你們班上的張天霸吧?」葉星辰想到自己認識的,又可以說是流氓的應該只有張天霸了,不過他卻不怎麼相信林芸妃會看上張天霸這種人。

「是你……」林芸妃淡淡說道,眼眸子卻閃過一種叫做無奈的神情。

葉星辰整個人一顫,這……這……這怎麼可能?自己的魅力不會大到這種程度吧?自己和她才說過幾句話?她就喜歡自己?而且這麼直接的告訴自己?

「嘿嘿,林學姐,你真會開玩笑?」葉星辰燦燦一笑,他實在覺得這不太可能。

「你覺得我是一個愛開玩笑的人嗎?」林芸妃卻是轉頭望著葉星辰,眼中充滿了堅定。

葉星辰有些懵了,難道她真的喜歡自己,可也太不可思議了啊?如果是真的,那歐陽俊知道了會怎麼想?操,老子什麼時候魅力變得這麼大?難道老子最近又變帥了?還是真的應對了那句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媽的,兄弟最喜歡的女人喜歡的卻是我,操,這下該怎麼向歐陽俊交代?

對於林芸妃這樣的女人,是個男人都想將其佔為己有,可歐陽俊喜歡她在前面,所以葉星辰當時就斷絕了念頭,他雖然花心,可對於兄弟的女人卻從來不會遐想,可現在,這個兄弟喜歡的女人卻親口對他說喜歡的是自己,這卻又怎麼辦?

「呵呵,你不用想那麼多,我知道你有女朋友的,而且還不止一個,我沒有興趣和其他的女人共同分享一個男人,好了,就那邊吧,我下車……」林芸妃淡淡一笑,指著前邊的一個拐角說道。

葉星辰有些麻木的把車停在了路邊,腦海中還在不斷思考歐陽俊知道這件事情後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林芸妃打開車門,又回頭朝葉星辰笑了笑,淡淡說道:「謝謝你,再見……」說完不再理會驚愣的葉星辰,轉身朝另一條街走了出去。

不得不說,她的那個笑容很美,可葉星辰的心裡卻興不起任何的歡喜之情,以前追求慕容蓉的時候,還可以和歐陽俊公平競爭,可這次卻完全不同,這是歐陽俊追求了已久的女孩,從歐陽俊對她的態度來看,已經是深深的愛上了她,況且,自己心中也早將她當成了歐陽俊的女人,根本沒有任何的歧念,他可不想因為一個女人而和自己的兄弟產生間隙,可是歐陽俊會怎麼想呢?

穿越獸世:獸王,別亂來! 葉星辰忽然覺得林芸妃這妞子給了他一個極大的難題,一個讓他煩惱不已的難題。

「操,要不要找人斃了她?讓歐陽死心?也讓自己少點麻煩?」葉星辰心裡惡毒的想著,可很快就把這個念頭給清除,莫說她是歐陽俊深愛的人,就是和歐陽俊沒有關係,他也沒有辣手摧花的習慣。

「罷了,這件事老子不管了,你歐陽愛怎麼折騰就去折騰吧。」 惡魔總裁的復仇工具 葉星辰大罵一聲,快速加大馬力,狂奔而出。

沒有去醫院看歐陽俊,只是讓人告訴了他林芸妃已經救出了消息,徑直來到了青龍閃耀,將車停在了門口,直接來到了地下室。

哪裡,一名身穿紅色皮衣的女子還躺在地上,正是被葉星辰粉碎頸椎的那名刺客,柳丁龍走的匆忙,或者說他根本就沒想過帶走這個女子,紫楓在清理戰場的時候把她帶了回來,等候葉星辰的處罰。

「你想活?還是想死?」葉星辰半蹲下來,冷漠說道。他雖然沒有辣手摧花的習慣啊,但也沒高尚到救一個要殺自己的女人。

「活!」紅蓮輕聲說道,她原本還奢望柳丁龍能夠帶走她,畢竟自己好歹也算是菊花會的客卿,就算沒有完成任務,也最多受點責罰,卻沒想到柳丁龍竟然直接忽略了她,這讓她的自尊心受到了強烈的傷寒,感情自己為菊花會做了那麼多事情,在他們眼裡卻連狗都不如。所以心裡已經不再對菊花會有半點忠心,她只想好好的活下去,用自己的能力讓菊花會後悔。

「我可以救你,不過你以後必須聽我的。」葉星辰淡淡說道,這女人說不出的妖艷,就如一朵帶刺的玫瑰,他雖然沒有養性奴的愛好,但養一個超級保鏢還是不錯的選擇。

「好……」紅蓮一口答應下來。

「很好,韓強,找最好的醫生,一定要救活她,而且是完整的她……」葉星辰微微笑了笑,從紅蓮的眼中,他看到了一種叫做復仇的火焰,對於一個有著獨自思想的女人,他有著上百種方法讓她死心塌地的追隨自己。

就在葉星辰派人救助紅蓮的時候,遠在崑山市的李氏別墅內,滿頭白髮的李正陽帶著自己的妻子和女兒以及豐滿的女管家秦曉嵐和上百僕人站在大門口,等待著新主人的到來,如今李氏集團面臨著破產的危機,李正陽不得不將這座價值幾億的豪宅賣掉。

一輛雪白色的加長賓利自公路的盡頭疾馳而來,最後穩穩的停在了李氏家族的門口,氣派十足,這讓李筱婷很是不滿,可如今她也知道家裡的情況,知道這是唯一能夠出價買下這座豪宅的人,只能夠忍住心中的那口怨氣。

司機從駕駛座走下,來到了後門,恭敬的打開車門,一名身穿雪白色西服的男子從車內走了出來,原本還抱有一絲怨氣的李筱婷臉色一變,口中更是忍不住驚呼出來:「是你?」 筱婷的香舌一吸一吐,一吐一吸,兩人舌頭交纏進出於雙方嘴裡。

李筱婷體溫漸漸燥熱,口裡分泌出大量玉液,香舌情不自禁的深入葉星辰的嘴中,任他吸吮,自己的玉液也渡了過去,又迫不及待的迎接探入自己口中的濕潤舌頭。兩人頸項交纏的熱烈濕吻起來。

葉星辰右手往下探去,捲起了的外套手滑進裙子里,隔著小內褲撫起那圓翹的PP。筱婷正專心吸吮著的舌頭,無心理會下邊已是失守。

而葉星辰的另一隻手卻是攀上了李筱婷的玉峰,盡情的揉捏著,那種充實飽滿的感覺實在銷魂之極。

李筱婷一直沒有反抗,甚至她的一雙小手還探進了葉星辰的褲子內,握著那個巨大的傢伙,不斷的撫摸著。

兩人的動作越來越激烈,呼吸也越來越急促,葉星辰開始為李筱婷脫去身上的衣裳,李筱婷依舊是一副任君摘擦的模樣……(刪減部分QQ空間1035528444)

……

那一夜,葉星辰和李筱婷是在飯店過夜的,那一夜,李筱婷將自己保留了二十多年的第一次交給了葉星辰,這個她最愛的男子,葉星辰也用自己最溫柔的一面讓李筱婷不斷的達到醉死欲仙的境界,這是一個難忘的夜,也是兩人心中最為美好的一夜。

夏日的陽光總是特別毒辣,更不要說中午的太陽,不過葉星辰毫不在意,抱著全身赤裸的李筱婷來到了浴室中,兩人又洗了一次鴛鴦浴,通過昨夜與早上精神與肉體的緊密交流,兩人的心更近,情更濃。

「筱婷,我想和你父親談談……」穿戴好衣服,葉星辰一手摟著李筱婷,輕聲說道。

「嗯?」李筱婷偏過腦袋,眼中充滿了好奇。

「談談我們的婚事?」葉星辰淡淡一笑。

「啊?」李筱婷一愣,接著脫口而出:「那容蓉怎麼辦?」

「容蓉?」葉星辰整個人一愣,她,她怎麼知道自己和容蓉?

「呵呵,你可不要欺騙我噢,蘇姍姐姐可什麼都跟我說了,你和容蓉早就是戀人了,還有一個黃奕菲,和你的關係也一定不簡單吧?」李筱婷眼中露出曖昧的笑容,卻沒有一絲酸意,蘇姍對她做了那麼多思想工作,繞是獨立的她也早已經做好了容納其他姐妹的打算,誰叫她看重的男子是一個如此優秀的男人呢?

「厄……這個……」葉星辰一時之間很是尷尬。

「呵呵,好啦,傻小子,我不會吃醋的,容蓉也是一個優秀的女孩子,完全配得上你,其實你應該感謝蘇珊姐姐,是她告訴我這一切的,也是她開導我的,什麼時候把她也吃了吧,要知道,蘇姍姐姐的咪咪很大噢?」李筱婷輕聲笑道,眼中儘是慫恿之色。

「厄……筱婷,你不要誤會,其實我一直把蘇姍當姐姐?」葉星辰嘴裡說著,背後卻是冷汗直冒,蘇姍怎麼什麼事情都跟李筱婷說啊,不過也對,至少她不會吃醋,自己也省去了很多麻煩,這個姐姐也的確太好了一點。

「真的嗎?那我明天就去給蘇姍介紹個好男人,讓我們有個姐夫怎麼樣?」李筱婷眼中露出了孩子般頑皮的神情。

「厄……還是不要了……」這種事情葉星辰打死也不答應。

「哈哈……我就知道你對蘇姍姐姐也有企圖的,告訴你噢,其實蘇姍姐姐心裡也有你的,她已經將整個身心都給了你,什麼時候把蘇姍姐姐吃了,讓她成為你真正的女人,我們也就成為一家人了?」李筱婷調皮的說道。

「那個……這個……」雖說李筱婷不再生氣,但剛剛才和她發生了這件事情,又說和其他的女人發生關係,誰知道她心裡會怎麼想?

「要不要我幫你找機會?」李筱婷看到葉星辰滿臉難堪的樣子,繼續挑逗道。

「厄……筱婷,我怎麼發現你越來越調皮了?難道你真想把自己的老公送給別人么?」葉星辰實在招架不住,只好佯裝生氣道。

「是啊,我就是想把老公送給別人,怎麼樣,你到底去不去嘛?」李筱婷卻是嬌嗔道。

「厄……」葉星辰實在無語,最後還是選擇了閉嘴,對於這個一直讓他疼痛的問題,他抱的心態頭是走一步算一步。

「其實,又有哪個女人會喜歡和別的女人分享自己的愛人呢?」李筱婷卻是神色一陣黯淡。

「筱婷……」葉星辰聽到李筱婷的口吻,心中暗叫不妙。

「放心啦,你和其他的男人不一樣,你不僅是我的星辰,也是其他人的星辰,只要你不離開我就行了。」女人翻臉的確夠快,只是眨眼的功夫,李筱婷的臉上又掛滿了笑容。

「筱婷,你放心,如果我離開你,那證明我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葉星辰聽到這樣的話卻是一陣感動,一把將李筱婷摟在懷中,人生能夠擁有一個這樣的紅顏知己已經足以,自己卻同時擁有了這麼多,是蒼天的垂簾還是命運的捉弄呢?

「傻瓜……」李筱婷聽著葉星辰的情話,靜靜的趴在他的肩頭,眼中卻是一片濕潤,對她來說,有葉星辰的這句話,足矣。

葉星辰沒有再說話,只是緊緊的摟著懷中的人兒,恨不得將她融入自己的身體。

「星辰,告訴我,你有多少女人好嗎?」李筱婷忽然抬起頭,開口問道。

「厄……一定要知道?」葉星辰低頭看向李筱婷,淡淡問道,這可是他最不想提及的問題。

「放心吧,不管你有多少,我都有心理準備的,說吧!」李筱婷笑著說道。

「其實這個問題應該等我死的時候才能回答。」葉星辰腦海中不斷的浮想著和自己發生過關係的女子,羅丹,葉艷,劉雨婕,余小琴,慕容蓉,黃奕菲,何雪梅,雖說她們之中有的並非自己所愛的人,但多少也算是自己的女人,可這個怎麼跟李筱婷說呢?哪怕她嘴裡說著不會介意。

「壞蛋,難道你以後還想要多少?」李筱婷也是聰明人,自然輕易的聽出葉星辰的話中之意,不由的垂了葉星辰一記粉拳。

「哈哈哈,不多不多,再來個二三十個就夠了!」葉星辰哈哈大笑道。

「你這壞蛋,你要是真帶那麼多女人回來,我一定親手閹割了你……」李筱婷嬌嗔著,又是一拳垂在葉星辰的胸膛,可對葉星辰來說卻猶如撓癢一樣。

「嘿嘿,你要是閹割了我誰來滿足你啊?你昨晚真的很迷人呢?」葉星辰壞壞笑道。

「壞蛋,你壞死了!」李筱婷一想到昨晚和今早的激戰,臉蛋又是一陣羞紅,那時含住那個東西還不覺得羞澀,現在想象簡直羞死人了。

「哈哈哈哈……走吧,去找岳父岳母大人商量商量,怎麼說我現在也是李家的女婿,可不能允許其他的人欺負李家!」葉星辰哈哈大笑,一把摟著李筱婷就朝外面走去,他已經成功轉移了李筱婷的注意力。

「等等……」李筱婷卻是忽然朝床邊走去,一把揭開被子,床單上一片殷紅,又從抽屜里拿出一把剪刀,小心的裁剪起來。

葉星辰看在眼裡,想到了離開的何雪梅,早上的時候床單也有一大塊消失不見,這對她們來說是真珍貴的東西吧?

李筱婷將那塊殷紅的床單疊起來放在了自己的小包里,挽著葉星辰的手臂走出了房間,不過走路的姿勢卻有些彆扭,可能是因為疼痛的原因吧。

李正陽和李母本來很擔心李筱婷的安危,不過南宮尚香打過電話,告訴她和葉星辰在一起后,兩老卻放下心來,此時他們正居住在靜海市海邊的一座別墅內,雖說李氏集團幾乎面臨破產,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一座幾百萬的別墅還是有能力居住的。

李母圍上了多年沒有繫上的圍裙走進了廚房,也不知道廚藝怎麼樣,李正陽卻是坐在沙發上看著報紙,這次李氏集團的危機讓他整個人蒼老了許多,他已經有心思把所有的產業全部當買,帶著妻兒週遊世界的打算,對於生意場上的事情卻再也不想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