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

爺兒倆,美酒,佳肴。

吃着,喝着,聊著,開心着。

崔老,特別高興。

很懷念小宋的菜。

小宋也會來事,來了不打報告,直接做了飯再說。

崔還說,老班長在省城,現在也吃柴火灶,感覺不是那個味兒。

還打電話說過,等那天請客了,非得叫小宋到省城來主一頓廚不可。

宋三喜說那可還行,韓老叫我,肯定到。

崔老笑說,哪天去省城了,咱一起去,你得叫你媳婦她們,再打幾雙草鞋,做幾雙千層底兒,老班長天天穿,我也一樣,你看,得勁兒的很!

說着,還揚了揚腳,老小孩啊!

宋三喜哈哈笑,說那可還行!

飯吃罷,宋三喜陪着老爺子釣魚。

說今天下午正好有點空,好久沒來看望老人家了。

崔老自是高興,說今天的魚口不行,上一次他打窩的地方,沒魚了。叫宋三喜看看,這些魚跑哪裏去了?

宋三喜看了看天氣,又看了看水體,便另尋個地方打窩。

然後坐下來,喝茶,陪老爺子聊天,抽煙,等魚窩生髮。

茶,喝的是王霞送的十年普洱,味道正宗。

煙,抽的九五至尊,口感醇正。

崔老那特供煙,他說抽著不帶勁了,還是小宋的煙好抽。

宋三喜知道,這含有愛屋及烏的情緒。

其實,崔老的煙很好抽。

不過他也送了一條給崔老。

崔老也說,回頭晚飯吃了走,帶條特供煙回去。

這老少友誼,相互的。

當然,宋三喜還給褚艷發了信息,說下午辦大事,不去實驗室了。

褚艷有些失落,還回信說:三喜哥,你別生氣啊!我知道,上午是我把你嚇倒了。對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只是想幫幫你。不想讓你,那麼難受。

宋三喜看着信息,有點暗笑。

這女人,真會來事。

他只回了句:「沒事,沒生氣,我生病,也不生氣,謝謝你的心意。」

「哦,那就好啦!三喜哥,明天等你啊!」

看着信息,都能腦補:她純純的撒嬌樣子。

說真話,這是個尤+物一樣的女人。

倒真是,便宜了王輝

這邊,魚窩很快發了起來。「來吧,加入我們,永生,得道,一切都有,隨心所欲,無拘無束,加入我魔,成為無上大天魔之一,這比你的佛陀之位不是好很多嗎?」

波旬發出嬌媚的聲音,誘惑釋迦離開菩提樹的光環,只要一離開,他就可以立馬對釋迦修行多年的道果進行竊取。

根據他的觀察,釋迦的道果比起當初他誘惑的那個佛陀

《洪荒修仙:開局攜帶人工智慧》第二百八十五章胎中之迷(第一更) ,

第816章

感覺,自己,像炮彈一樣。

隨時,在爆炸的邊緣。

等到所有的針灸完成之後,程映雪已經睡著了。

沉沉的那種。

冰麗的容顏,浮霞嫵媚。

睡的,那麼香甜。

宋三喜累的渾身大汗,衣物濕透了。

這病,可真不好治啊!

費體力,費心神。

他輕輕的收針,長出一口氣。

輕輕的放下袍擺,然後消毒,銀針留下。

他悄悄的退出了書房。

開着車,去歐羅巴西餐廳,要和崔永年,準備晚上的大餐了。

這邊,程映雪醒來的時候。

才意識到,自己像做了一個香甜的美夢。

從來,沒有睡的這麼好。

身上,輕鬆了不少。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着的。

甚至,臉紅的幻想了一下。

這種情況下,宋三喜,唉,他要是做點什麼,誰知道啊?

只不過,她起身,發現躺過的地方,有一些東西。

像麵粉一樣的,淺·淺·薄·薄的一層。

病灶之處,也有,糊糊狀。

她是學醫的,知道這是什麼。

當場,捂臉

於是,又去洗個澡,換上了正裝。

看着鏡子裏,自己的臉,一掃先前的憔悴,容光煥發一般。

程映雪的心裏,真的喝彩連連。

中醫,太了不起了!

宋三喜,更了不起!

看看時間,這都下午四點過了。

她覺得,還能有時間,去一趟實驗室。

來到客廳的時候,才看到宋三喜留的信。

上面,用漂亮的字跡,交代了一些服藥以及治療的注意事項。

甚至,連天賜大酒店那邊,聯繫電話都留了下來。

程映雪滿心的感慨。

這三喜啊,三喜啊!

一個多麼嚴謹、細緻、熱心的年輕人啊!

到了實驗室那邊,褚艷看到容光煥發的導師,也驚呆了。

她也是很關心,詢問情況。

程映雪說了熬藥什麼的,還說了針灸真的很不錯。

總之,她開眼了,宋三喜的醫術,真的太牛了。

褚艷,內心對三喜哥,更是崇拜、愛慕。

這個牛批的男人,叫人沒法不動情啊!

不過,她也向程映雪請了假。

說晚上男朋友從南方回來,要請她去吃燭光晚餐,能不能早點下班,她想回去收拾打扮一下。

程映雪說行啊,艷子,有真愛了,就要勇敢的去面對,去享受,去吧,早點下班。

褚艷聽着真愛倆字兒,暗自有些苦澀。

三喜哥才是我艷子的真愛,但可能嗎?

她開車回家去了。

程映雪坐下來,泡杯咖啡,繼續工作和研究。

全身輕鬆之下,感覺工作更得勁兒。

下午五點,天賜大酒店的電話打過來,詢問程教授在什麼地方,晚餐一人份還是兩人份。

程映雪,自然又是一番感動,說了位置,說一個人吃。

天賜大酒店表示,45分鐘之內,一定送達。

程映雪詢問了多少錢,她到時候支付。

對方說,宋先生已經支付過了,您一年之內都不需要再給錢了。

程映雪有些苦笑,心裏又有些舒適。

甚至有種體驗:被這年輕小伙寵著了? 「那你可知救你們的是什麼人?」

「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