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參加天武宗的百宗盛宴的,看來這位葉公子也是一位天才人物了……」袁天罡笑著道。

不過他的笑容中倒是有一些玩味在裡面,葉川笑著道:「袁族長廖贊了,天才可不敢當。」

「不知道這位葉公子的實力如何啊?」袁天罡依舊帶著笑容道。

「地武境六重巔峰,突破地武境七重應該就在這段時間了……」葉川道。

「你是哪個宗門的啊?今年多大了啊?」袁天罡的問話越來越快了。

「天河宗,今年二十整!」葉川回答也很簡練,不過是為了了解自己一番,他這點實力在袁天罡的眼中根本不值得一提,沒有什麼需要隱藏的東西。

「倒也不錯,天河宗我倒是沒有聽說過……」袁天罡笑著道:「想我兒二十歲的時候也已經達到地武境九重巔峰了,你的天賦倒也說得過去。你也讓我女兒花了三十億星元石,讓你留下一條胳膊不為過吧?」

這個時候的袁天罡突然變臉,讓葉川有些大驚失色,斷了一隻胳膊自然是不要緊,絕對不會讓葉川送命,可是好好的身體突然斷了一隻胳膊的話,那自己的戰鬥力絕對是要大打折扣的。

更何況,他娘的好容易來到異界,怎麼可能去做個殘廢呢?

葉川的眼神寒芒一閃而逝,這個袁天罡說了這麼多,主要就是打聽自己的底細,看來他的心中早就有了計較了。

「你個老匹夫,原來你的心中早就有了定奪,竟然還在這邊戲耍我!」葉川冷聲道。

「戲耍你?你以為你算個什麼東西?值得本座這麼戲耍你?」袁天罡冷笑連連,「本座懶得和你廢話,一根胳膊,算是本座便宜了你。你以為你欺負了本座的女兒就不要付出代價么?」

「報!」

就在袁天罡剛欲動手的時候,一個小廝直接跑進大廳道:「啟稟族長,門外一人自稱天武南宗宗主的人帶著一個年輕男子求見……」

「什麼?竟然來這麼快?」袁天罡剛剛抬起的手,又看了看葉川再一次的放了下來。

袁天罡剛要命人將葉川關起來的時候,天武南宗的宗主已經是緩緩的從門內走了過來。

「哈哈哈,袁正林,你個老東西躲在哪裡了?我夏金玉過來了,還不快快出來迎接……」

這個聲音無大不大,卻能夠震懾人的心神,即便是葉川也感覺自己的耳膜一陣的鼓噪。

這個顯然是用了什麼功法摻雜在裡面,才能夠引起如此的效果。

「哈哈,夏金玉,你來的可真快啊,我還以為你下個月才來呢,沒有想到你這麼猴急,竟然今天就到了……」一個鶴髮童顏的老者彷彿從從天而降,緩緩的來到了這個叫做夏金玉的天武南宗宗主的跟前。

在夏金玉的旁邊,一位風流倜儻的男人,搖著的紙扇緩緩收起道:「天武南宗柳劍鋒,拜見袁老前輩!」 張天雖然身受重傷,但是他並沒有完全失去戰鬥力。要知道他體質強悍,而且擁有着神功。所以兩者的疊加下,他很快穩住傷勢,然後身子快速朝着事發地點趕去。

鬼蕩魂胸前凹陷,一個巴掌大的手印印入肉裏,嘴角不停的溢出鮮血。不過他沒有絲毫在意傷勢帶來的疼痛,緊了緊肩上的龍霸,眼神頗爲憤怒的看着對面的老者。

對面老者一襲紫衣高貴逼人,長長的白眉異常顯眼,直插到兩鬢。雙眼冷漠威嚴,全身上下散發着絕強的威勢。

天煞幾人看到老者,一個個眼中帶着無盡的落寞。老者幾人都認識,正是天獅派的兩大星帝強者之一。老者名爲傅雲翰,是一名星帝級中期的強者,比之前的王修強了不知道多少。若是兩人交手,估計傅雲翰百招之內就能夠斬殺王修。

“老祖宗,你可算來了,要不然還真讓這老賊得逞了。”傅寒遷此時底氣十足,高興地對紫衣老者說道。看着完全被老祖搜定的鬼蕩魂,傅寒遷眼中閃過一絲狠厲。差一點,他們傅家崛起的資本就沒了。

老者沒有絲毫波動的眸子終於動了動,看着傅寒遷,暗暗點了點頭,有些欣慰的說道:“這一次,你做的很好,果然不愧是我傅家之福。”

老者接到傅寒遷的消息後,手中的事情直接放棄,直接劃破虛空向着這裏趕來。青龍傳承,那可是上古之時的超級強者。若是能夠得到,不說成爲大陸第一高手,但是整個大陸的格局必然會因此發生極大的改變。

當看到一道強橫氣息迅速逃跑,心思敏捷的傅雲翰直接出手攔住了鬼蕩魂。鬼蕩魂雖然使用祕術逃跑,但是速度還是在星帝中期的傅雲翰的掌控中。所以他悲劇了,直接被一掌重傷。

臉上浮現笑容,朝着鬼蕩魂望去,威嚴的聲音仿若是天神旨意。“自己交出來吧,念在裏修爲不易,饒你一命。”

出乎張天意料的是傅雲翰並沒有立馬出手擊殺鬼蕩魂,反而是有些讚許的看着鬼蕩魂,希望他能夠識時務。

“哦”鬼蕩魂憤怒陰沉的眼色微微一愣,他也沒有想到傅雲翰會這麼輕易就放了自己。千年前縱橫天下的他一時間有些不敢相信,只是謹慎更加了幾分。

傅雲翰眉頭皺了皺,臉色變得陰沉起來。雙眼射出兩道紫色的閃電,冷厲的說道:“恩,難道非要我親自動手?識時務者爲俊傑,別不知好歹。”

轟,鋪天蓋地的威嚴朝着鬼蕩魂壓去。猶如大海里的驚天駭浪,一波一波帶着驚天動地的可怕氣勢,仿若是要摧毀任何事物。

“砰”一聲沉悶的響聲傳出,鬼蕩魂臉色一白,身子踉踉蹌蹌朝後方退去。

“蹬蹬蹬···”一臉倒退十步,每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了一個三寸的腳印,周圍淨是龜裂的痕跡,猶如蜘蛛網向着四方蔓延。

“呼呼呼···”鬼蕩魂大口喘着粗氣,額頭上一顆顆顆豆大的汗珠滴落,顯然剛纔可怕的威勢帶個他極大的壓力。

“轟”就在傅雲翰不停的加大威嚴,鬼蕩魂的身體一節節的朝下方彎曲,就要跪倒在地上的時候。他猛然間發出一聲野獸的怒吼,身子爆發出一道詭異的血光,一股極其邪惡而且可怕的氣息卻是瞬間籠罩了方圓百丈範圍。


強悍的氣息頃刻間就將傅雲翰的威嚴衝散,不僅如此血腥邪惡詭異的氣息卻是將所有人籠罩,讓人心寒。

“砰砰砰···”刀無天幾人神色驚駭,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幾人措手不及,身子差點直接趴在地上。雖然此時幾人沒有趴在地上,但是卻直接半跪在地上。

“你···”突如其來的狀況,傅雲翰同樣很震驚,指着對面不遠處的鬼蕩魂驚叫道。此時的鬼蕩魂完全變了,再也不符以前俊朗的樣子。

他雙眼變墨綠色,發出一道道的幽光,而且身體詭異的膨脹變大,身體變成之前的三倍大小。身上的衣衫早已被撐碎,露出裏面的皮膚。不過此時他的皮膚也看不出來了,只剩下血色的泛着粼光的鱗甲。

“桀桀···”張開血色的大嘴,鬼蕩魂邪惡的笑出來。笑聲詭異,讓人後背發麻,冷汗直流。看着驚駭的傅雲翰,墨綠色的雙眼閃過貪婪,舔了舔猩紅的嘴脣,如同看美味食品一樣。

對於鬼蕩魂的變身,傅雲翰突然想到了什麼。身子朝後方連忙倒退幾步,神色驚懼萬分,仿若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

看到傅雲翰的驚懼模樣,刀無天幾人卻是萬分疑惑。此時的鬼蕩魂雖然很強,但是傅雲翰也不見得就會輸,怎麼會如此害怕。

“桀桀,是不是猜到老祖是誰了?不用害怕,老祖會很溫柔的,不會讓你感到一絲疼痛。”


鬼蕩魂恐怖的面容上邪笑連連,一副兇殘餓狼看着綿羊的樣子。

傅雲翰雖然一開始驚懼不已,但是星帝級的強者也不是蓋的。很快他便調整了自己的情緒,有恃無恐的看着鬼蕩魂,神色冷峻的說道:“千年前惡名遠昭的鬼蕩魂確實魔威滔天,不過現在,你還有當年幾分實力?”

傅雲翰此時有些不屑,臉上還帶着一絲嘲諷。似乎是對自己之前膽怯的嘲諷,又或者是對鬼蕩魂如今的嘲諷。縱然千年前橫行無忌又如何,此時的他不過星皇級的修爲罷了。就算是使用祕術,修爲最高也超不過星帝級初期,那是他這星帝級中期高手的對手。

聽到他的話,鬼蕩魂墨綠色的雙眼充斥着殺意。不過深處卻隱藏着一絲無奈和憤懣,蒼凌賀的身體畢竟不是他原來的身體,他的實力不足全盛時期的十分之一。

刀無天幾人恍悟,同時眼中閃過一絲畏懼。鬼蕩魂這個名字,西大陸一些古老的典籍都有記載,幾人自然知道千年前兇名昭著的鬼蕩魂是如何的強大。據說若不是中大陸的星聖級強者出手,整個西大陸恐怕早就完全在他的黑暗籠罩之下。

“嘿嘿,幾個小輩看來也聽說過老祖的名號。只要你們此時助我逃脫,老祖以後保你們稱霸西大陸。怎麼樣?”鬼蕩魂扭頭對着幾人邪邪笑道。

還未等天煞幾人答話,傅雲翰爆喝一聲,“老鬼,受死。”傅雲翰自然不會讓鬼蕩魂的奸計得逞,所以瞬間便是星元匯聚的大手朝着鬼蕩魂落下。

天煞幾人面露驚色,快速朝後面退去。張天看到傅雲翰雙手接連閃動,一道道強橫的攻擊頃刻間便是化爲漫天光影,對着鬼蕩魂全身籠罩而去。

張天不敢遲疑,身子急劇往後退去。只見兩人交戰處轟鳴聲不斷響起,一道道可怕的氣浪席捲萬物,瞬間便是被絞碎。而交戰中心地帶,兩道光影你來我往,肉眼已經看不清兩人的動作,只能憑着紅紫兩道兇悍的光團猜測戰鬥的結果。

“撕拉”兩人的太過恐怖,強悍的氣浪直接造成了空間雷鋒。而且隨着兩人戰鬥越來越激烈,裂縫不斷擴大,轉眼一個方圓幾裏的裂縫變成一個人可怕的漩渦,直接將方圓實力範圍的空氣抽空,形成了一大片的真空。

而始作俑者的兩人毫不在意的神色那可怕的撕扯力,仍然毫無顧忌的對抗,任由 一道道撕裂空間的勁氣激盪在護體真元上。

“砰”的一聲,血色光芒與紫色的光芒突然爆炸,升起了一朵美妙的煙花。接着巨大的反衝力,鬼蕩魂和傅雲翰拉開了距離。

“老小子,就算老祖如今實力十不存一,不過對付你這樣的小角色還是措措有餘了。”鬼蕩魂狂妄的聲音迴旋在天地間,令五里開外的張天幾人神色聚變。

難道連傅雲翰都不是鬼蕩魂的對手?幾人心裏吃驚的想到。

要知道鬼蕩魂此時只有星皇級的修爲罷了,這個修爲若是星帝級中期的強者都拿不下他,真不敢想象他全勝時期該有多麼恐怖。

“休要得意,接我一招,紫雷動。”傅雲翰面色暴怒,雙眼殺意溢滿,一股極其恐怖的氣息陡然間降臨這片空間。頓時狂風濫涌,一陣陣登風雷聲大噪,天地間的性裏頃刻間完全暴動起來。

傅雲翰長**務,寬大的紫袍鼓盪,天上雷電密佈,恐怖至極的威勢將方圓十里範圍的空間完全封鎖,所以人的人和物仿若被施展了定身術,竟然動然不得。

而首當其衝的鬼蕩魂原本嘲諷的面龐抖動,眼中變得前所未有的鄭重。傅雲翰雙眼殺過一道精光,一道紫色的閃電瞬間向着鬼蕩魂擊去。

仿若是收到了這道紫色的電光牽引,天空上盤旋的一道道水缸粗的雷電傾盆而下。玩若是漫天驚鴻,一道道的可怕的紫色閃電撕裂空間,崩碎天地,直接將鬼蕩魂完全吞噬。

恐怖的氣浪久久不絕,張天幾人傷上加傷,一個個單膝跪地,看着三裏開外的能量宣泄中心地帶。

“咳咳咳”破開泥土,鬼蕩魂臉色慘白,忍不住吐了幾口黑血。身上的氣息陡然一降,原本膨脹的身體瘦了一大圈,就連身上的鱗片都黯淡無光,而那胸口和肩膀更是血肉模糊,不時地閃出一道紫色的閃電。

怨恨的看了一眼傅雲翰,臉上閃過一絲決然。“老小子,你等着,下一次老祖定然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話罷,將背上的龍霸朝着東南方想扔去。而他則是向着西北方向逃去。


“找死”看到這,傅雲翰頓時暴怒,含怒一掌拍向逃到百丈外的鬼蕩魂。

鬼蕩魂身子在虛空中頓了一下,灑下一朵血花,化爲一道血光消失不見。

傅雲翰惱怒無比,不過並沒有上前追擊,而是化爲流光朝着龍霸抓去。因爲那個方向正趕來幾股強大的氣息,就在大手抓住龍霸的剎那。

“轟”。一道三丈大小的刀光一閃,傅雲翰的大手瞬間奔潰。而刀光餘威不減,直接將大地劈開了一道三丈寬的巨大溝壑。

傅雲翰憤怒之餘,眼前突然出現了三道身影。每一道,都不比他弱,甚至還要強於他。 袁正林,袁家真正的第一高手,天武境十重,袁天罡才是袁正林的兒子,現在繼承了他的家族,不過真正的大事還都是袁正林自己拿主意。

夏金玉,天武南宗宗主,天武境十重,柳劍鋒就是他最為得意的弟子,原本他是不打算到這邊來的,不過這一次正好送送自己的愛徒,順道到自己的老友這邊來拜訪。

由於宗門無所事事,所以就帶著柳劍鋒來到了袁家,也算是讓自己的徒弟提前出來闖蕩闖蕩,見見真正外面的世界。

畢竟柳劍鋒這些年一直都在閉關,實力雖然增長的非常迅速,不過江湖經驗還是有些缺乏,這一次他帶著柳劍鋒過來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相親。

「你就是那老東西的愛徒?倒是一表人才啊……哈哈哈」袁正林看著柳劍鋒越看越是滿意,自己的孫女他當然也是非常的*心的,不夠*心歸*心,他也要找一個讓他自己和孫女都滿意的人。

這個柳劍鋒無論是從長相、實力還是其他方面都是要優於之前的人,袁正林非常的滿意。

「袁老頭,你看我這徒弟怎麼樣?我沒跟你吹牛吧?」夏金玉哈哈一笑道。

袁正林笑著道:「天罡,你認為這柳劍鋒如何?」

袁天罡哈哈一笑道:「父親大人,您覺得滿意就滿意,再者說,這個可是夏老的愛徒,我只能說人中龍鳳,萬里挑一!」

柳劍鋒也是微微一笑,並沒有插話,他也知道這一次來的目的。

不過他並不排斥,到了這個年紀也應該有一個女人了,宗門的女人他有看不上。

這一次他的師尊天武南宗宗主夏金玉已經跟他說的很明白了,袁家的實力背景已經能夠給他提供的資源都比天武南宗要好很多。

畢竟家族有家族的優勢,他們能夠獲得很多宗門獲得不了的資源。

袁家的產業那麼的多,到時候就算是多給一些柳劍鋒也是應該的,畢竟袁天罡的女兒根本沒有任何的天賦嘛。

「劍鋒啊,這一次過來我還真的沒有準備什麼,這是一張十億的星元石卡,你先收著……」袁天罡笑著道。

十億的星元石隨隨便便的就給了,這讓柳劍鋒心中微微一喜,雖然他行走江湖,不過他的師尊也就給了他五千萬的星元石,這也是師尊咬咬牙才給他的。

現在看著袁家一出手就是十億,這人比人絕對是氣死人的啊。

夏金玉看了看柳劍鋒一臉猶豫的樣子笑著道:「這是你袁叔叔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還不感謝你袁叔叔的厚贈?」

柳劍鋒連忙躬身道:「感謝叔叔厚贈,劍鋒感激涕零!」

「一家人何必說兩家話呢?劍鋒,一會晚上我準備了晚宴,夏老前輩和劍鋒你們兩個可一定要好好的嘗一嘗我們風武城的特色菜。到時候我讓我女兒雅靜陪你們喝兩杯怎麼樣?」袁天罡的意思表現的實在是太過明顯了。

柳劍鋒哈哈一笑道:「恭敬不如從命!」

舉手投足之間,柳劍鋒始終保持著大將風度,葉川看著這個柳劍鋒,也是有些暗自心驚。

這個人竟然就是傳說中的柳劍鋒?他沒有想到這個天武南宗的宗主竟然和袁家的那位高手是至交好友,這個時候如若是尹霜來了,恐怕也很難處理。

很多人對於柳劍鋒一直都是只聞其聲未見其人,百宗盛宴的第一天才人物,那是很多人都爭相認識的一個對象。

天武南宗作為天武宗的四大宗門之一,天武南宗的宗主乃是天武宗的長老,他們在天武宗本身就是有著特殊的地位。

尹霜雖然是真傳弟子,地位尊崇。不過在長老面前,其實真傳弟子還是排在後面的,至少從理論上講是排在後面的。

夏金玉雖然是天武南宗的宗主,他的天武宗長老的身份是不容置疑的,葉川並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