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還是不要呢?」唐玉心裡也無比的糾結。

正在唐玉猶豫的時候,侯輕語又發話了,「有了那種葯的話,就算是吞噬不成,也有很大的可能安然無恙,最多受到反震,休息幾天就好了!」

這一句話,像是壓倒了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唐玉想到如果留在江州,到處都可能是危險,上一次算是幸運遇到了林天,可是下一次就未必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好!我想試試!」唐玉一咬牙,果斷的下了決定。

「好!」侯輕語面露喜色,雖然整個看起來還是冷冰冰的,不過那種喜悅還是非常明顯的。

侯輕語對於雙靈骨的研究,已經有很長的時間,而由於她自己的靈骨原因,沒辦法融合,也沒有辦法吞噬。而今天有了一個試驗品,自然是很高興的。

不管唐玉成或者不成,都能夠給她今後的研究很大的啟發和幫助。

「你現在這裡等等我,我去準備準備!」說完話,侯輕語徑直的出了門。

獨留下唐玉一個人在她的閨房之中。

唐玉看著很果斷出門的侯輕語,心裡突然有些沒有底氣。

「靈骨會通過優劣性,然後弱肉強食。」唐玉回味著這句話,可是他不知道,黃金聖骨比起黑色靈骨來,到底強了多少。

想了半天,唐玉也想不出個什麼名堂來,索性不去想那麼些事情了。

隨後,目光一轉,四處打量起侯輕語的房間布置來。

一開始還只是隨便看看,可是隨著侯輕語外出的時間越長,唐玉的膽子也越加大了起來。

畢竟像如侯輕語這樣的大美女的閨房,一輩子也不見得有機會一個人在裡面參觀的。

唐玉大著膽子,從一樓,慢慢的走上了二樓。

可是才一上樓梯,唐玉就被一股迷人的香氣所吸引。

作者星河一夢說:稍許卡了卡文,第三章可能要過了十二點了。抱歉。從明天開始,正式還債咯! 放眼望去,二樓的風格跟一樓完全不同。

之前一樓的布局簡單,主要是一些花花草草,外加上各種書籍,有種悠然獨居的感覺。

而二樓一上來,就是強烈的女性特色,五顏六色的花,還有各種裝飾物從空中墜下。紅色的輕紗漂浮在空中,整個二樓彷彿夢幻一般。

轉過一道帷帳,入眼的是一個巨大的木桶,木桶邊上放著一個支架,上面擺滿了花瓣。

「這個應該是洗澡用的吧……」

而木桶邊上就是一塊巨大的銅鏡,從地板道房頂。

一樓的布置有多麼簡單,那麼二樓的布置就有多麼繁華。從地板到牆壁,每一處都是經過精心的裝飾,無處不表達著著屋裡的女子妖嬈美艷、風華絕代。

「這空氣中的香氣,似乎並不簡單……」

上來這麼一會,唐玉似乎感覺到身體里有一股莫名的火苗在生長。

「不對,得趕緊下去!」

唐玉剛要轉身,就聽見竹制的門響了一聲。

一樓布局簡單,一進來就能盡收眼底。

「唐玉,你在哪?」侯輕語的聲音傳來。

唐玉頗為尷尬的順著樓梯走了下去。

看到從二樓下來的唐玉,侯輕語的臉色變了變。

「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好奇……」唐玉有些蒼白的解釋道。

「好奇為什麼有時候我特別騷?有時候又特別正常?」侯輕語一語道出了唐玉心中的疑惑,完全沒有唐玉想象中的尷尬。

唐玉不好答話,只是略微的點了點頭。

侯輕語自顧自的坐下,「起初我是一般人,但是在我第二跟靈骨覺醒之後,意外就發生了。」

「第二根靈骨覺醒的同時,還出現了第二個人格。而偏偏這第二種人格跟我一切興趣愛好都相反,最可怕的是,我奈何不了她,她也奈何不了我!」

「第二人格?」唐玉非常疑惑的看著侯輕語,等著她的解釋。

「簡單的說,就好像是孿生姐妹,共用一個身體。不僅共用一個身體,還包括家庭親人,朋友,甚至於男人!」侯輕語說的很輕鬆,可是臉上分明有種習慣后的悲涼。

「也就是說,那個跟各種男生出去的,其實是另外一個你?」唐玉敏感的捕捉到了關鍵。

「嗯,我喜歡的事情是研究學識,修鍊,而她只喜歡男人……喜歡一切的男人!」侯輕語說到這裡,語氣裡帶著些恨意!

「在她擁有我所擁有的一切的同時,也毀了我的一切!甚至於我的家庭親人!還有我的男人!」饒是侯輕語那麼淡定那麼冷靜,說到這裡的時候,一股靈氣從手上飛出。

直接狠狠的穿過天花板,留下了一個不小的窟窿。

瞬間那種冰涼的殺氣四溢,唐玉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唐玉也是聰明人,侯輕語這股殺氣一釋放。唐玉就明白了,侯輕語這麼著急想要鑽研出吞噬靈骨的辦法,目的就是想要吞噬掉另外一個侯輕語。

把因為她失去的東西,再重新找回來!

「抱歉,我失態了!」侯輕語突然收起了殺氣,略帶歉意的看了唐玉一眼。

「沒關係,任誰遭遇到這種事情,都會很不開心的!不管怎麼說,那就快開始吧!」唐玉催促道。

侯輕語也從剛剛的失態中調整回來了情緒。

「好,我先教你吞噬靈骨的功法……」

「功法名曰噬靈訣。」侯輕語手搭在了唐玉的肩膀上,一股淡淡的靈氣進入到唐玉的經脈之中。

從肩膀開始,以一種詭異的路線在唐玉的身體里運轉著。

唐玉雙眼緊閉,仔細體會著這種靈氣的運作方式。

半晌之後。

唐玉豁然睜開眼睛,「侯老師,我覺得差不多了!」

侯輕語從懷裡拿出一個小藥瓶,從裡面倒出一枚赤紅色的靈藥來。

「這是抑靈丹!吞服之後,能夠有效的抑制靈骨中間的靈氣,應該能把危險降到最低!」

侯輕語說罷,唐玉接過抑靈丹,吞服了下去。

盤腿而作,雙眼緊閉,開始照著剛剛運轉的路徑開始做出第一次的嘗試。

隨著唐玉將心神完全沉浸在體內,經脈就猶如一條條寬大的管道,而胸前的靈骨就如同是巨大的倉庫。

在抑靈丹的作用下,三根靈骨都陷入了短暫的虛弱狀態。

而這樣的狀態下,唐玉更加能夠明顯的感受到三種靈骨的不同。

最上面的是黃金聖骨,它中正平和,卻又不失一股王霸之氣,給人一種君臨天下的感覺。

而中間的黑色靈骨,它兇猛狂暴,有種滔天洪水一觸即發的感覺。

而最下面的血紅色靈骨,則是有種獨特的妖異,非常獨特,而且詭異。讓人無法看透。

單憑直覺,唐玉感覺到最弱的居然是中間的黑色靈骨!

這讓唐玉有些意外,在他的認識里,來自於純陽寶典的血紅色靈骨才應該是最弱的啊!

「不管了,開始嘗試吞噬吧!」

唐玉緩緩調動肌體的力量,開始用黃金聖骨吞噬起黑色的妖王靈骨來。

而兩股力量在唐玉身體裡面一接觸,就立馬爆發出了劇烈的衝突!那是完全不可調和的一種衝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雖然黃金聖骨的力量要大些,但是黑色的妖王之力也不是好欺負的。

一時間,兩股力量打的如火如荼。

而唐玉的身體就是這兩股力量的站場。

「噗!」一口鮮血從唐玉的嘴裡噴出,隨後,唐玉的眉頭也緊緊的擰在了一起。看的出來,那是非常的痛苦。

而唐玉的胸口,也在猛烈的上下起伏著。似乎胸腔的衣服下面有兩隻貓在廝打一樣。

侯輕語眉頭輕皺,手上一道靈氣亮起,隨後在唐玉胸口上一劃。唐玉穿的上衣便齊整整的開了一條口子,隨後一副便朝著兩邊齊刷刷滑落開。

當侯輕語直接看到唐玉的胸口時,眉頭擰的更深了。

「不會出什麼意外吧?按理說,黑色靈骨對於黃色靈骨是絕對的碾壓才是啊!」侯輕語輕輕的吐露出疑惑。

可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看來吞噬別人完全沒有壓力的黑色靈骨,此時正處於被吞噬的角色。 隨著唐玉胸膛的上下起伏加劇,就好像是兩條肋骨都要碰撞出來一樣。

若不是靈骨上還閃著淡淡的光,那場面就像是胸腔包裹不住心臟一般。

在侯輕語的緊張中,唐玉的胸口慢慢變得不是那麼躁動了,而且唐玉的眉頭似乎也鬆了一點。

而此時,唐玉的體內,戰鬥也進入了最後的收尾階段。

黃金聖骨的力量已經侵蝕到了黑色的靈骨裡頭。

若是用兩軍交戰舉例,那麼黑色靈骨的一方,已經被逼入絕地,而且損兵折將,馬上就要失敗了。

突然間,一股意外發生了,原本那安靜的血紅色靈骨,突然發難了。

作為援軍一樣,突然支持了弱勢的黑色靈骨一方!

結果三方勢力居然達到了一個詭異的平衡,局面再次的僵持了起來。

而這一次的碰撞,則是讓唐玉又狠狠的吐了一口鮮血。

這一口不比之前,吐血之後,開始了劇烈的咳嗽,而且每一次的咳嗽都好像能夠把肺都給咳出來。

這下,侯輕語有點慌了,畢竟整個吞噬的流程,不過是未經過試驗的假想品。

而唐玉還偏偏是三根靈骨這樣的特殊體質,最恐怖的是,這三根靈骨每一根都絕非凡品!

他們三個相互鬥爭的情況也就複雜了許多,消耗的時間也就成倍的增長了。

侯輕語取葯回來的時候,天色還亮著,而這會,天色已經漸漸的開始暗淡了下來。

侯輕語看著已經把整個胸口都咳成了血色的唐玉,心裡的擔心已經到達了極點,若不是唐玉的生命體征還非常的穩定,侯輕語早就要強迫唐玉停止了。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侯輕語沒有這麼做,如果在這個時候停下來。只怕唐玉不僅無法完成吞噬,就連現在的那點修為,也保不住。會直接靈骨盡廢,變成一個廢人。

高度緊張的侯輕語一點也不敢鬆懈,時時刻刻關注著唐玉的身體情況。

突然間,侯輕語左手一把抓住右手!

「不行,不能在這個時候變成那個賤人!」

一瞬間,侯輕語伸出潔白的小臂,狠狠的咬了上去。

頓時就留下了一排牙印。鮮血就順著牙印往外滲,看起來很是嚇人。

「難道你帶回來男人了?不敢讓我出來!」

一個全新的聲音從侯輕語嘴巴里傳了出來。

侯輕語兩個拳頭緊緊的攥著,像是在極用力的抵抗著什麼。

「哼,你不讓我出來,我就偏要出來!看誰耗的過誰!」那個嬌媚的聲音也發了狠,侯輕語的兩個人格就在大腦裡頭爭奪起了身體的控制權。

「你到底要幹什麼?先前不說好的時間對半嘛?」那個嬌媚的聲音問道。

而還佔據著主動的侯輕語,則是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在大腦中用著精力。

「混蛋,停下!在這樣下去,我們都要完蛋!」

那個冰冷的侯輕語仍然一言不發。

「你想要死,那就一起死吧!該死!」

依舊是冰冷無聲的回應。

時間又過去片刻,侯輕語整個臉頰上已經全是汗水,而且臉蛋也發出不正常的鮮紅。

「好了,算老年怕你了!」

這話一說完,侯輕語整個人都鬆弛了下來。

剛剛緊握的雙拳無意識的鬆開手指,包括手腕在內的雙手,都在不停的顫抖著。小臂上的傷口,鮮血已經流過了手肘。

汗水不停的從下巴低落到身上,侯輕語如同剛剛在蒸籠里出來一般。

可就在這個時候,侯輕語臉上卻極為難得的出現了一絲微笑。

但微笑也沒有持續多久,很快侯輕語就因為過度的疲憊,昏迷了過去。

就這樣,極度疲憊的侯輕語趴在唐玉的肚子上面。而唐玉胸口的戰鬥雖然還在繼續,可他已經管不了那麼多。因為劇烈的痛苦,昏厥了過去。

夜很漫長。

龐箭宿舍。

「嘶,這個小玉今天一天沒見人,到這個點也沒回來,難道跟侯老師去了……」

「好像聽說侯老師最後下課去了萬典閣,還是帶著唐玉一起離開的……」

「哦,原來是想要走曲線救國的路線,通過侯老師來留在江州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