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將鷹放在地上。

霎時!

黑頭飛鷹展翅,唰得騰空而起,一股大風吹得邁克思不禁閉眼,再睜眼時,黑頭飛鷹已化成一個小點,消失在夜空中。

「飛得真快,睜眼就消失了,難怪每天要吃那麼多精貴伺料」邁克思感慨道。

……

次日早晨,陽光普照,菲雅莊園內響起嘹亮的訓練聲。

由於焱心想暗中探訪明托爾的治安情況,大清早就穿身便衣,帶著傑克悄悄溜出了菲雅莊園。

這次便是奧菲洛負責眾人訓練,他一如繼往地穿著黑色作戰服,在騎士的方陣間來回走動,看眾人的訓練動作是否標準,偷沒偷懶。

「出拳的手力度不夠,加大力氣」站在一名壯碩的預備騎士旁,奧菲洛道。

這名預備騎士連忙將右臂上抬了幾分,力度也增加了些,馬步扎得方正。

奧菲洛仔細看了下他的姿勢,搖搖頭:「力度還是不夠,姿態缺少精氣神,你得使出吃奶的力氣,想象這拳是用力捶出去的,不然就是花架子,用力!」

這名預備騎士崩緊臉色,手臂肌肉炸起,奮力地打出了一拳。

奧菲洛點點頭:「這才有模有樣,繼續!」

走著走著,他來到另一名預備騎士身旁,道:「腦袋彎了,另外動作不連貫,要連續地將一整套動作做出來。來,頭擺正,再做一遍。」

被指點的預備騎士連忙按照他的要求,將訓練動作重新做了一遍,奧菲洛覺得沒什麼問題后,才繼續往旁邊走去。

指導騎士訓練是項比較枯燥的工作,一個人在方陣間來回走動,時不時還要分析眾人的動作要領,而這些動作都是做了幾十上百遍的,看都看煩了。

問題是,這套體能訓練動作難度比較高,預備騎士們並不能完全做好。甚至今天做好,明天也有可能出錯。所以每次訓練,都需要他和焱心其中一人作為訓導師。

逛了會,奧菲洛索性站到隊伍最前方去,結果卻發現一個動作做得很彆扭的騎士。

奧菲洛徑直走向這人,臨近后也不說話,就看著這人訓練。

出拳像打棉花。

站直背卻佝著。

腳步虛浮無力。

面色有些蒼白。

簡直像一個被掏空了精氣神的人。

奧菲洛搖搖頭,沒好氣道:「博蘭地,你是不是腎虛啊,一套訓練就給你整成這樣子,有點誇張了啊。」

博蘭地尷尬地點點頭,感覺菲洛大人真是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自己的問題。

奧菲洛沒想到他如此耿直,愣了會,才表示同情地說道:「兄弟,等會我多給你幾個金幣,買點補品好好補補,年紀輕輕的就虛了也是怪難受的,這往後的日子還長著呢。

另外,晚上不要過量運動,得愛惜自己,畢竟只有身體好,才能喚發出人生的光彩。」

周圍的預備騎士聽到這話,都憋紅了臉,眼神偷樂著。

「大人說的是,我今後一定改」博蘭地應道,心底有些後悔,都是運動過量惹得貨,把自己給坑慘了。

「嗯,懂就好,繼續訓練。越是虛,訓練越不能落下,否則就沒法增強體魄,加油」

「明白,菲洛大人」

奧菲洛繼續在外圈逛著,時不時指點兩句。

「手歪了,伸直點」

「你你你,踢得什麼腿,我看你在踢鍵子呢。用力,瞅准一點,迅疾如風地踢出,把那個點當成你所痛恨之人的關鍵部位,這腳就是用來讓他斷子絕孫的,要狠!重新踢!」

「馬步怎麼扎的啊,別人都是90度,到你這就成130度閹割版了?趕緊給我蹲下去,扎正來,訓練偷懶,這輩子還想不想成光輝騎士了。」

…….

教導聲,預備騎士的訓練聲回蕩在草場上空,金色的陽光灑在騎士身上,汗水滾落,滿滿的拼搏氣氛。為了變強,為了有天能觸及到光輝騎士的領域,就算苦,他們也沒有怨言。

畢竟他們不是菲洛大人這樣的天才,他們只是普通人,攀登著屬於自己的大山,也許攀登一輩子也只能到個半山腰,連光輝騎士的門檻都摸不到。

儘管這樣,他們也不曾氣餒,因為山頂代表著遠方,那裡有著希望——成為光輝騎士,讓人生翻開新的篇章。

喝!

喝!

騎士的聲音是那樣的嘹亮!

兩小時后,奧菲洛走得有點乏了,心想在督促這群人訓練時,能不能弄個舒服點的姿態。

手搭在下巴上,奧菲洛看了看訓練的預備騎士們,又望了望四周,最終盯著左邊不遠處兩顆大樹出神。

兩顆樹都很高,彼此的間隔僅有兩米多。如果在這兩顆樹間搭個吊床,躺在上面指導大家訓練,那多好!

而且到時再準備幾瓶葡萄酒,幾隻烤雞腿,邊吃邊喝邊指導,三連!

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

奧菲洛露出笑意,對著騎士們喊道:「你們先訓練,我去弄點東西。」

他迅速跑回輝明樓內,找了塊大小合適的布,四條繩子,然後讓莉莉絲抓緊時間烤八個雞腿,烤好后再給自己端去。

吩咐完,奧菲洛揣著三瓶葡萄酒,拿著布和繩子,跑到那兩顆大樹下,手腳麻利地將吊床搭好,美滋滋地躺了上去。

「舒服」奧菲洛兩腿搭在起,雙手放在腦後,悠哉地看著預備騎士們。

「博蘭地,別偷懶,加把勁」奧菲洛指著他大喊道。

博蘭地苦著張臉,不是他想偷懶,而是身體虛,訓練到現在有種使不上力的感覺。

但菲洛大人已經盯上自己了,沒力也得使出力,他大喝一聲,壓榨出人體的潛力,繼續訓練。

奧菲洛這才舒了口氣,慢條斯理地從旁邊拿起葡萄酒,擰開瓶蓋,咕嚕咕嚕喝了一大口。

喝完,他再次向眾人喊道:「加油啊,訓練出大汗,戰鬥不流血。」

眾人看他悠哉悠哉的樣子,心裡羨慕啊,如果自己是光輝騎士,現在也能躺著,而不是苦哈哈的訓練。

不多時,莉莉絲端著八個烤好的雞腿走出輝明樓,來到奧菲洛身旁。

「大人,您的烤雞腿」莉莉絲道,眼睛忽閃閃的,不明白大夥都在訓練,自家大人居然躺在這裡喝酒……一點都不勤快,老鹹魚了! 聽到蘇超來訪了,袁青忙迎了出來,遠遠的就抱拳笑道:「蘇大人來訪,袁某這裏可是蓬蓽生輝啊。」

蘇超也抱拳笑道:「蘇某早就該來拜訪袁大人了,只是這幾日瞎忙,一直沒有機會而已。」

兩個人說笑着進到袁青的官廨。

蘇超左右看了一下,見袁青的書辦都沒有在,便笑道:「袁大人,你這裏還是這麼清閑啊。」

袁青苦笑了一聲,說道:「我這裏幾個月都是這樣了,那些傢伙一個個的不是請假探親,要不就是病休在家,我想要湊齊他們都做不到。」

他說着,拉着蘇超坐下,親自給蘇超泡了茶,問道:「蘇老弟,你這是要動手了?」

蘇超笑了笑,說道:「沒錯,我就是要動手了,這才先來跟袁兄你打個招呼。」

袁青忙問道:「蘇老弟,你打算怎麼做?我如何跟緊才好?」

蘇超笑道:「我已經把他們的底細摸了一個差不多了,我打算召集他們議事,然後在議事的時候就翻臉發飆。

誰要是不聽話,我當場就開革了他,來一個殺雞敬猴。

他們無非就是覺得咱們不敢輕易的得罪他們嘛,要麼他們就撂挑子不幹了。

老子偏偏不信這一套,沒了殺豬匠,咱們就得吃帶毛的豬嗎?

至於你這裏怎麼做嘛,那就簡單了,你看我做了什麼你跟着做就是了。

只要我那邊成功了,我就不信你們這邊的人不知道?

到時候你只要跟着我做的來,他們一定會乖乖的聽你的擺佈了。」

蘇超這一招就有些陰損了。

這是他為了推程瘋子上位用的一個陰招。

在袁青看來,只要蘇超成功了,他再跟着做,一樣也會成功。

如果按照正常情況來說,他這麼做絕對沒有,而且很大的機會也會成功。

但是袁青要是學着蘇超那樣做的話,就算是成功了,卻不會得到跟蘇超一樣的結果。

因為陸炳會看到袁青在蘇超來之前,根本就掌控不了自己的署理處。

而是等著蘇超成功了,他學着蘇超才成功,那就說明袁青這個人能力不足,智慧沒有,膽量不大,進取心不強。

這樣的人在陸炳眼中就跟一個廢物沒有什麼區別,只適合做一些按部就班的事情,在他改革錦衣衛這件事情上根本就沒有什麼作用。

這就是蘇超想出來的辦法,也是唯一的辦法。

因為他也是剛來錦衣衛的,跟北鎮撫司里的各個千戶根本就沒有什麼交集,他也沒有什麼借口或者是把柄在陸炳面前給袁青穿小鞋。

要是真的那樣做的話,陸炳反而會厭惡了他,那就得不償失了。

因此他知道只有突出自己的能力,把袁青給比下去,讓陸炳看到袁青已經是不可造就了,那他的目的就達到了。

如果程瘋子又在連射弩一事上表現得好,那麼程瘋子有八成的機會會把袁青換掉。

這就是智慧了。

有時候坑一個人,或者是踩一個人,未必就要背後下刀子,只要拉着他一起干,就能在不知不覺中坑了那個人一把。

蘇超在前一世的商戰案例中看到過太多這樣的例子了,只要拿過來稍加變化一下,就把袁青給拉進溝里了。

至於對不對得住袁青,蘇超沒有想過。

在他看來,自己跟袁青根本就沒有什麼交情,無非就是難友而已。

自己就算是幫到了袁青,袁青就能感恩戴德嗎?未必,而且是很未必。

但是把程瘋子給推上來就不一樣了,程瘋子可是自己人,一旦程瘋子坐到了袁青的那個位置上,自己也就有了同盟和戰友了,不再是孤家寡人了,這對他以後在北鎮撫司的發展可是最為有利的。

而袁青聽了蘇超的計劃,卻是大喜。

在他看來,蘇超要是成功了,對自己這邊也能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到時后自己就可以藉著蘇超的勝利之勢,照葫蘆畫瓢的對自己手下那些人來一次。

估計自己手下那些人有了東南署理處那些傢伙的前車之鑒,自己或許不用像蘇超那樣大動干戈就能掌控住自己的中南署理處了。

同時,如果蘇超沒有成功的話,那自己就不用動手了,以後再找機會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