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眼下,她感覺身前抓上來的兩個大手,真沒想到自己老公壞起來,都能把自己給弄的芳心亂撞。

陳浩也不知這些,眼下光是攥著手裡的東西,是越來越有感覺,忙就鬆開蘇墨雪,把她身子給轉了過來。

畢竟小雪剛才,偷偷摸摸的蹲在床頭櫃跟前擺弄他錢包,這一個錢包能給自己什麼驚喜?

「哈驗證完畢,一直手抓不過來,心眼應該也挺大的。」陳浩嘿笑著,又伸手摸了下。

「笨蛋呵呵,不許再摸啦。」蘇墨雪偷看過來一眼,又拿小手打他肩膀,「那有你這樣試的,分明就是趁機佔便宜!」

「這沒辦法,我占你便宜天經地義,警察看見了都得扭扭頭,就是小雪這一個錢包能有什麼驚喜?」

「錢包,還驚喜?」

「嗯是啊,你中午把我錢包要走,還說要給我驚喜,那這錢包不就是要給我的驚喜嗎。」

傻瓜老公,一個錢包能有什麼驚喜!

驚喜倒是有,這錢包也算是個驚喜,但你老婆說的驚喜,根本都不是這錢包!

蘇墨雪在心裡樂著,偷偷朝他看過來一眼,見老公一直往自己手上看,她才恍然意識到自己手裡頭,那在拿著陳浩的錢包。

「呢老公,錢包換你,一共花了……」

「哎哎哎,小雪。」陳浩從嘴角劃過一絲無奈,就拿手搭哎了她肩上,「咱倆雖然沒領結婚證,也沒法領結婚證對吧,一領結婚證我這假陳豪的身份就得暴露。」

「可小雪,你有沒有想過,咱倆都老公老婆的喊了,現在都睡到了一張床上,除了沒做過夫妻間的那種事情……」

「老公!你說了這麼多,到底想說什麼嘛。」蘇墨雪猛打斷他話茬,就上揚著嘴角看了過來。

「我想說的是,咱倆雖然沒有夫妻之實,你也不用花我點兒錢,還專門跟我說說吧。」

「就因為這個?」

寅胥少主的鏡像世界 「這還不夠啊,上回在湖邊那次,我怎麼跟你說來著,這麼快就忘了?」

蘇墨雪沒著急說話,只是沖自己笑了笑,又扭頭看了眼房門,才有些羞澀的拿胳膊圈抱上他脖子,看著自己眼睛喊了聲老公。

而且這聲老公,喊的還挺甜!

「老公,我沒忘,也不捨得忘,你當時說從今天開始,要負責養我,對吧。」

「既然都知道,那剛才還跟我說花了多少錢。」陳浩憐愛的掛她個鼻尖兒,就給無奈的深吸了一口氣。

「小雪,你可能會覺著我霸道,還大男子主義,但我想養你這事兒是真的,要不然都感覺在你跟前抬不起頭。」

「小雪,你怎麼想的我不知道,反正我覺著一個男人,只有點煙的時候才能低頭,知道嗎。」

「知道,知道,知道了老公,所以這錢包啊,你才更應該拿上啦。」蘇墨雪鬆開他脖子,抿嘴笑了笑,把手裡錢包塞到了他懷裡。

陳浩猛的一愣,低頭看看懷裡的錢包,再抬頭朝蘇墨雪看過來時,就不自覺的皺緊了眉頭。

「不是小雪,你這也太好養了吧,錢包里可沒多少錢。」

「嗯我知道,你錢包里沒多少現金,但卡里有錢啊。」

啥意思?

難道說,小雪知道我卡裡頭,有將近300萬的事?

「咳咳那個小雪,你別誤會,我這卡里的錢是……」

「老公!我知道你卡里沒多少錢。」蘇墨雪打斷他話茬,就刻意上揚著嘴角,輕輕柔柔的看著陳浩眼睛又喊了聲老公。

「老公,不管你將來有錢,還是沒錢,我都願意讓你養我,反正我平時又不怎麼花錢,更何況你卡里很快就有錢了呀。」

「小雪你,你今天要走我錢包……」陳浩猛提高著聲音,頓時就不敢相通道,「小雪,你不會是因為我說要養你,就偷偷往我卡里打錢去了吧。」

「笨蛋老公,呵呵你想哪兒去了,我要偷偷給你打錢,那不是打我老公的臉嗎。」

「是啊,哎不是小雪,你既然沒給我打錢,怎麼知道我卡里快有錢的?」

這時,蘇墨雪看他皺著眉頭,還一直拿眼睛看自己,才噗嗤樂著拿手幫他舒展著眉頭,上翻眼睛看著天花板嗯了聲。

「嗯算了,還是實話跟你說了吧,老公你是盛世豪放的老闆,這沒錯吧。」

「應該算吧,反正他們都喊我老闆,也不知道我這個老闆是假的。」

「什麼假的,陳豪那畜生指不定都死了,你倆又長一模一樣,這盛世豪放的老闆當然就是你了。」

「嗯就算是,可跟我卡里有錢,有啥關係?」

「當然有關了,呵呵老公,你可真夠笨的。」蘇墨雪抿著樂著,伸胳膊幫他整了整衣領。

「老公你想啊,你都是盛世豪放老闆了,陳豪那畜生又失蹤兩年多,這兩年的工資還有分紅,盛世豪放當然要給你了。」

「所以我今天吧,就去了一趟你們公司,讓財務把這兩年的工資跟分紅打你卡上,財務今天算算多少錢,這兩天就會打你卡上。」

「老公,你說你能不能再傻點兒,既然都知道盛世豪放是自己的了,還不快點給他們要錢,就那幫老狐狸,你不要他們是不會給你的。」

「親愛的老公大人,那你現在再想想,你卡上是不是很快就要有錢了,回頭等錢打過來了,我可是要拿去買東西的哦!」

「哦對了老公,我還見了你公司的經理,簡單說了下麗麗代言珠寶的事,咱們明天一起去公司……」

「小雪別說了,先讓我親一口。」陳浩猛抱上她腦袋,就狠狠親了過來。

親小雪的感覺,是真的特別好,軟軟滑滑的還有點兒甜,但讓他甜到心裡的是……小雪給自己的驚喜,可真就是個驚喜。

陳豪他一個老闆,盛世豪放又這麼大一個公司,兩年的工資加分紅,得是多大一筆錢?

只是眼下,他這一邊親著自己老婆,一邊胡思亂想的時候,卻突然給蘇墨雪推開了腦袋,見她一邊狂穿著的氣,一邊緋紅著臉頰打自己。

「老公你壞死了,幹嘛那麼用力,你老婆都不能喘氣啦!」

「不能喘氣正好,那我來給你做個人工呼吸,哎不是小雪,財務真會給我打錢?你剛才都說他們是一幫老狐狸。」

「哦這個啊,老公你就放心吧,我今天可是以老闆娘身份去的你們公司,老闆娘駕到,他們誰敢說半個不字!」

哎呦小雪,你這一個老闆娘,弄的我心裡直痒痒!

陳浩在心裡樂著,感激自己今天這頭,真的是正兒八經的抬了起來,於是眼下朝蘇墨雪看過來一眼,就給直接按在了穿上。

「哎呦小雪不行,我有點兒控制不住,咱今天必須把洞房入嘍。」

「啊老公別,別這樣不行,啊壞蛋你輕點兒,怎麼跟野獸一樣輕點兒,老公你先戴上那個東西,我還在備孕呢。」

「備什麼孕啊,咱家沒那個東西,之前買的弄丟了,今天沒買,小雪你就別折磨我了……」

「就是折磨你,反正現在都半夜了,想買那個東西也買不到!」

「啥?小雪你,你給我說的驚喜,不會就是家裡沒套吧。」陳浩猛的一愣,快速從她心口上把頭抬起來,就死死盯著蘇墨雪眼睛。

「當然了,誰讓你跟菲菲跑出去一天的。」蘇墨雪仰面朝天的躺在床上,輕咬著嘴唇吃醋道,「這是對你的懲罰,你只能愛我一個人,喜歡這個驚喜嗎。」

「小雪,你這不是驚喜,這是驚嚇啊,我找塑料袋去!」陳浩看她一眼,正要翻身下床時,卻突然感覺給蘇墨雪拽住了胳膊。 「那我就再說一個,你知道你為什麼一直這麼弱嗎?因為你摒棄了自己最大的資本而選擇去走那些尋常人的老路」假趙信似乎想到了趙信會這樣,所以沒有強求,反倒顯得十分的大方。

「我的資本?」趙信疑問。

「對,你的資本就是吞噬他人的血脈,正所謂集百家之所長,可你卻偏要執著於現有這兩個十分垃圾的血脈」假趙信的話很難聽,不過卻讓趙信打開了一個新的思路,之前自己沒有吸收血脈有一部分原因是不想多造殺虐,而更多的是想著多則不精。這個假自己說的話,可能是一個關鍵,自己應該嘗試一下,但是現在自己有了融合血脈,這個機會就有些渺茫了。

「你說你全知道,那你想過我現在不止有吞噬一個血脈嗎?」趙信看著對方,淡然道。

「我知道你說的應該是昌意的血脈,我能夠感受的到,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但是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將融合血脈給你的人一定沒安好心」假趙信瞥了一下眼,道。說話間,已經滿頭大汗了,看來就算是趙信本身也抗不住自己的封印。

「哦?此話怎講?」這回這個假趙信的話,倒是趙信不曾想過的。

「怎講?因為融合血脈天生就和吞噬血脈對立,這兩種血脈遇到一起非死即傷,如果是因為你的無知而吞噬了昌意血脈,那麼你將終生難寸步,如果想要成為玄囂那樣的人,你就必須要將融合血脈剝離出體外」話到這裡,假趙信終於有些挺不住了,身體被封印了這麼久,那種傷害甚至都有可能要了自己的命了。

「我恢復一些了」趙信站起身子,雖然現在戰力並未恢復,但也能夠自由的走動了。

「快幫我結了封印」感受到生命受到了威脅,假趙信朝趙信大喊道。

「你還是沒有說更深層的問題,我該如何提升自己呢?」從一開始趙信就沒有打算放過對方,所以根本就不可能為對方解了封印,就這樣耗死對方也是非常好的。

「提升自己?你是沒有機會了」就在這個時候,之前還痛苦萬分的假趙信身體突然停止了顫抖,徑直的坐了起來。這一下可真的嚇到趙信了,急忙後退,只見假趙信伸了一個懶腰,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怎麼可能?」趙信一臉的驚駭,自己將他的血脈根源封住了,按理說他根本就動不了的,就算他擁有和自己一樣的血脈,血脈根源停止運行了,他也不能夠自救的,可現在的狀況卻完全偏離了自己的認知。

「怎麼就不可能呢?看來你對自己的血脈太不了解了,也對封印太不了解了」假趙信話音剛畢,人就已經出現在了趙信的身前,大力一腳,直接將趙信踢飛,身影再閃,立刻將趙信踩在腳下。

「不可能的」氣血上涌,「哇」的一口噴出了一道血箭,雖然猜到對方一直都在拖延時間,只是趙信沒想到他能夠將封印解除,說到底都是自己大意了。

「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再此跟你說,再見了」假趙信冷冷的看著趙信,腳下持續用力。

「你……殺了我,對你有什麼好處?」 至尊神農 胸口漸癟,趙信呼吸頓塞,強聲喊道。

「好處?我為什麼要有好處?我出現的任務就是殺了你」假趙信突然抬起腳,一團火焰自腳底燃起,甩開了之後一腳踢在趙信的肋下。不自覺地一聲哀嚎,趙信的身體如同一塊石子一樣被踢飛。

「呃,難道……你除了任務就沒有……別的想法嗎?……比如……活著」當趙信最後一個字喊出來的時候,一隻大腳就停在離自己的腦袋分毫之外,如果趙信再晚說一點的話,相信下一刻自己的腦袋就可能爆掉了。

「活著?你到底想說什麼?」假趙信收回了腳,看向趙信。

「我說你沒有必要殺了我,如果你殺了我的話,任務完成後你就會消失了」趙信見有門,急忙解釋道,見對方有些疑遲,繼續打著氣「你不想多做一點事情嗎?我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出現的,但是既然出來了,難道你就只想這樣曇花一現嗎?」。

「你有什麼辦法?」要說是說到血脈的話趙信可能不如他,但是用智商忽悠人,趙信可是一把好手。短短的幾句話,就讓對方放下了殺心,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說實話我沒有什麼辦法,但是辦法可以想,這裡就算是再厲害也是人造出來的,是人就有缺陷,但是如果你殺了我的話,那就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了」趙信知道口說無憑,有些事不能全都憑空捏造,就是這種真真假假的才真的能起到忽悠的作用。

「你不用想著拖延時間,不管怎麼樣,你都是不可能打得過我的」還沒有過多久,兩個人的地位就完全顛倒過來了,但是這個假趙信可比真的要有自信多了。

「我有必要拖延時間嗎?其實跟你想的一樣,我是為了活下去,從這一點來說,咱們倆的目地是一樣的,都是同一根繩子上的螞蚱,既然如此,那共贏不是更好嗎?」如果說之前假趙信還對趙信不信任的話,那現在就有些認同了,雖然不至於放鬆警惕,但對趙信來說這明顯是一個號的開端。

「你知道你是怎麼出現的嗎?」見談話進入了空檔期,趙信又打開一個新的話題。

「怎麼出現的?我也不知道」假趙信淡然的回道。

見對方的態度趙信知道還是不信任自己,看樣子自己必須要下點猛料了,索性說道:「既然你這麼不配合的話,那你就殺了我吧」。說完,趙信閉上了眼睛,一副準備就義的感覺。

「你不用這樣,難道你認為我真的不敢殺你嗎?」假趙信雙眉一挑,大腳再次踩在趙信的胸口,但是卻沒有用多大的力量,就此趙信提著的心也放下了不少。

「我知道你敢殺我,也有能力殺我,但是我也知道殺了我你也活不成了,我不是在威脅你,而是在實事求是的說而已,如果你想要活著的話,咱們兩個只能相互配合」趙信大腦飛速的運轉,想著如何解決面前的這個困境。(未完待續。) 這天一大早,陳浩就給蘇墨雪貼在耳邊,接連幾聲老公給喊的睜開了眼。

蘇菲菲沒有起床,他跟蘇墨雪在家簡單的吃過早飯,就給抱著胳膊出了門……

「小雪,你今天穿成這樣,公司有活動?」陳浩一邊攥著方向盤開車,一邊擰著脖子朝副駕駛上看了過來。

小雪坐在副駕駛上,就跟她之前說的一樣,自己的副駕駛只能她座,別人都不可以。

只是眼下,她這一身火紅色的西服套裝,上衣束著腰身,下身是件寬鬆的西褲,除了頭髮和高跟鞋是黑色的,通身都是紅色……

「老公,你不喜歡我穿成這樣嗎?」蘇墨雪扭頭看過來,往耳朵上捋著頭髮笑了笑。

「哦不是,怎麼可能不喜歡,我們家小雪穿什麼都好看。」

「笨蛋呵呵,說人話,要不然今天晚上,還像昨天那樣折磨你!」

「哎呦小雪,你可別說昨天晚上了,」陳浩猛苦瓜著臉蛋子,從方向盤上騰出個手看過來,就摸上她腦袋一陣苦笑。

「小雪你說你,明明知道咱家沒套,我說去找個塑料袋吧,你還拽著我胳膊不讓走。」

「這這本來吧,以為你不準備備孕了,誰知道是讓我抱著你睡,這一晚上可是把我給折磨的啊,反正是誰難受誰知道,回頭賠我條新褲衩哈。」

蘇墨雪聽到這兒,猛拿手捂上嘴巴,就咯笑著朝他打過來好幾下。

「笨蛋老公,呵呵賠就賠,反正老婆給老公買內褲是應該的。」

「哎呦,這話聽著順耳朵。」陳浩哈哈笑著,隨即想起什麼似的,「小雪,你看著點兒外面,有藥店就喊我一聲。」

「老公,你哪裡不舒服嗎?」蘇墨雪的聲音全是擔心。

「不是,我身體好著呢。」陳浩也沒扭頭,繼續盯著擋風玻璃開車道,「我是怕今天晚上不舒服,提前去藥店買好裝備。」

「裝備?哦呵呵笨蛋,你是要買那個吧……買了也沒用,關鍵是要看你表現,要再跟昨天那樣,跟菲菲一跑出去就是一下午……」

「不光不讓你碰,我還要故意折磨你,讓你每天都能看得見摸不著,你只屬於我一個人的菲菲也不行,知道嗎傻老公!」

小雪聲音很高,語速也很快,正看過來的眼眸里卻都是柔情。

「哎小雪,今天穿身紅衣服,是不是想提醒我你今天很生氣?」

「誰生氣了,穿紅衣服就是生氣嗎,老公你不喜歡嗎?要不喜歡我就回家換件別的。」

「哦不用,不用,剛不都跟你說了嗎,你穿什麼都喜歡,就是感覺你穿這身衣服……」陳浩扭頭看過來,又瞄了眼她衣服,「怎麼說呢,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不是不好看,就是看你穿這一身紅,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哦對了氣場,小雪你穿這一身紅衣服,八里地開外都能感覺到你的強大氣場!」

「笨蛋呵呵,八里地還一百里地呢,還不都是為了你故意穿的,不想給你丟人唄。」蘇墨雪捂嘴樂著,看前面到了紅路燈路口。

「老公該併線了,前面紅路燈右轉。」

「右轉?小雪你還沒睡醒吧,左轉才是你上班的路,珠寶大廈在左邊……」

「哎呀老公,你快點兒右轉了,再不轉來不及了!」

陳浩看她有些著急,就沒再說話,只是一把方向盤左轉過來,沿著馬路緩緩開著車,有些無奈的扭頭撇她一眼。

「拐過來了,前面路口該左拐了吧,要不然得繞地球一圈兒,才能把你給送到公司。」

「誰說我要去公司了,老公,你就算繞地球兩圈,也送不到我要去的地方。」

陳浩猛的一愣,頓時就皺著眉頭喊了聲小雪。

「小雪,你這一大早把我拽出來,不去公司上班,難道是來買計生用品的?」

「計你個頭啊,笨蛋呵呵。」蘇墨雪噗嗤樂著,隨即揚手打了他一下,「昨天晚上,不都跟你說了嗎。」

「咱們今天一早,要來你公司談麗麗代言珠寶推廣的事,一點兒也沒有個正經,整天就想著那點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