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玉冷冷的說道。

七八十宗師一下子安靜了起來。

都趴著頭,沒見出聲的。

地玉嘴角一翹。

「機會就給你們一次,現在站出來還好說,一會我找出來,那就是另外一種說法了!」

所有的人就是一哆嗦。

寵妻無度:軍爺,悠着點 他們絲毫不懷疑,地玉會輕而易舉的滅了他們。

有七八個宗師左右撇了撇,猛地從地上躥了起來,撒腿就跑。

地玉一笑,大手一揮。

這七八個人直接被定住了。

七八個人的冷汗一下子就下來了。

他們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了,頭腦是清醒的,但是身體卻是動不了。

透視狂兵 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限制了。

「殺了他們!只把殺宇文的留下就行!」

剩餘的宗師一聽,不禁面面相窺。

『殺!還是不殺!』

不少人猶豫了。

「三……」

「二……」

「一……」

「我殺!」

一個宗師大喊一聲,直奔七八個人而來,有了一就有了二。

一時間跳起來五六十個。

本來要逃跑的七八個宗師看到氣勢洶洶的一幫宗師就知道完了。

就在這幫宗師靠近的時候,他們突然發現自己能動了。

可惜已經被包圍了,想跑,難了。

唯有殺開一條血路啦。

除了一個人身邊沒有人之外,另外七個宗師已經被宗師們徹底包圍了。

不一會的功夫七名宗師就掛了。

所有的宗師把最後一人圍在當中。

這名宗師仰天長嘯。

舉起右手就要自我了斷。可是手掌到了腦門就又不動了。

「我死也不可以嗎?」

地玉冷冷一笑。

「想死!我同意了嗎?你會死的,不過不是現在!」

地玉一揮手,一股白霧鑽進了這名宗師的身體。

一股劇烈的疼痛感頓時傳遍全身。

這名宗師知道,自己是徹底廢了,全身經脈全部毀了,連個廢人都不如了。

「我不殺你!但是宇文天歌是我的門徒宇文華的爺爺,你的命他來取!」

剩餘的七十名宗師每一個人都面露凝重這色,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地天門?雖然從為聽說過,但是看這位門主的手段,很不簡單啊。』

『今天那個盟主死了,被地玉一招就秒了。這個人太強勢了。』

『那個盟主也是有根底的,難辦啊,今後裡外不是人了啊。』

『今後還回去過安穩日子?恐怕不容易了。天下真的要變天了!』

一個宗師噗通一聲就跪了。

「地門主!我願意加入地天門!還請接納!」

幾十位宗師一看,眉頭緊皺,一個個的心一橫,紛紛跪倒在地。

「地門主,我等也願意加入地天門,還請門主不計前嫌。」

地玉看了看這些人,微微一笑。

「想要加入地天門人也不難,要過個考驗,能通過的以後就是兄弟!」

「我們願意接受!」

「好!那就看你們的造化了!」

地玉大手一揮,一團團白霧就把幾十名宗師包圍了。

每一個宗師都發現自己不能動了,而且腦袋也像被人控制了一樣。

一個多小時以後白霧消失了,連同消失的還有三十多位宗師。

地玉微微一笑。

「歡迎各位加入地天門,各位都是宗師修為,暫為二級門徒。」

地玉一抬腿,已經做到了幽冥的身上。

幽冥的尾巴上卷著一個人,正是殺害宇文天歌的那個宗師。

「既然為地天門的人,那就來卧龍吧!」

聲音還在耳邊想著,但是人卻已經看不到了。

三十多位宗師相視一笑,誰也沒有問消失的那一半多人去了哪裡。

地玉回到地家,看了看,每一個人都在拚命的修鍊,進步還算不錯。

宇文華正在拚命的修鍊。

「晉級!報仇!」

可是總是感覺差那麼一線。

噗通一聲,什麼東西掉落到了地上。

宇文華抬頭一看,一個人被摔在了地上。

地玉在空中。

「這就是殺害你爺爺的兇手!你看著辦吧!」

宇文華一看頓時一股憤怒之火湧上心頭。

嘭的一聲。

宇文華突然感到束縛自己不能突破的壁壘被打破了。

「我要殺了你!」

宇文華咬牙切齒地說道。

「碎星指!」

宇文華一伸手,一根巨大的手指出現了,足有五六米長,二十幾公分的直徑。

地上的那人剛站起來,就被巨大的手指戳中了。

噗地一聲。

整個前胸頓時被穿透了。

宇文華收回碎星指。

掠情奪愛:寶貝別想逃 「啊!……爺爺你看到了嗎?我把他殺了!給您報仇了!您安息吧!」 宇文華哭的很傷心。

從小到大自己的爺爺宇文天歌一直對自己百般呵護,萬般疼愛。

縱使修鍊在嚴厲,那也是為了宇文華好。

可是自己的爺爺卻是客死他鄉,怎麼能不讓人悲傷。

一指撮死仇敵,大仇得報。

宇文華才算覺得好受一些。

「恭喜你!晉級宗師!好好修鍊吧!你爺爺在天之靈也希望你有所成就吧!」

地玉說完就離開了。

一個人往往都是在遇到事情后才慢慢成長起來的。

心路歷程無可替代,要自己慢慢體會。

地玉在地家轉了一圈,每一個人都還不錯。

在世言的住處倒是多了一個小正太。

看到地玉的到來,這個叫做風塵的小正太有些拘謹。

畢竟地玉的大名如今在卧龍那是如日中天。

地玉笑呵呵的看著他倆。

「聽冉姐說你們是一個班的?」

風塵點了下頭,沒有說話。

世言眨巴了下眼睛。

「大哥哥!塵哥人可好了。前幾天有幾個混子要欺負我,是塵哥挺身而出,我才沒被欺負!」

地玉點了下頭。

這個世言小妹妹才剛上高中,十五六的年紀,倒是長了一副好面孔,身材還沒長開,但是哪個男人見了也會多看幾眼的,很出眾了。

有個護花使者也不錯。

世言一邊說著,還一邊往風塵跟前靠了靠。

風塵居然還稍微躲了躲。

地玉心裡也是一笑。

『感情世言妹子對風塵還挺有好感!有意思。』

地玉站了起來。

「風塵啊,你家境特殊,這段日子就住在這裡吧!和世言樓上樓下的都有個照應,一起上下學也方便。」

世言一聽眼睛就眯了起來,都成一條縫了。

風塵摸了摸腦袋。

慢慢的說道。

「好吧!」

地玉轉身快到門口了。

風塵大聲喊道。

「大哥哥!我要學武!請您教我!」

地玉把身子轉了過來。

「給我個理由!」

「我要變強!只有變強了才不受欺負,才能保護自己想保護的人。」

風塵一臉堅毅的看著地玉,不卑不亢的說道。

地玉聽劉冉說過了,這個風塵年紀不大,身世卻是有些坎坷。

從小母親就病逝了,父親常年在外打工,風塵只能跟著爺爺生活。家境貧困讓風塵小小的年紀就比一般的孩子懂事的多。

天有不測風雲,就在前些日子,風塵的爺爺去賣地里的特產。

確是遇到了幾個流氓,強買強賣不說,還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