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立倏然抽槍,準備射擊,哪知道剛剛抽槍,一道白芒閃過,刀直接插在他手腕上。

與此同時,葉雄倏然動了。

怎麼一個快字了得,嚴立還沒反應過來,突然覺得肚子一痛。

葉雄在他肚子上狠狠揍了幾拳,將他揍得彎下腰直不起來,這才將他扔到船艙里,冷冷地道:「下面,我問,你答,錯一個字,我將你的手指,一根根切下來。」 嚴立抹了下嘴上的鮮血,他沒想到葉雄實力如此強悍,簡直比起他當兵時的教官,還要強一倍不止。

江南市什麼時候,有這麼厲害的人了?

「別以為能從我手中逃出去,你現在唯一的活路,就是乖乖聽話,是誰派你來酒店下毒的?」

「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嚴立抹了下嘴角,露出猙獰的笑容。

葉雄將他整個人提起來,狠狠地揍了幾拳,直揍得他膽汁都流了出來,這才繼續問道:「是不是何浩東?」

「你猜!」

「猜你妹!」

葉雄狠狠幾腳,踢在他身上。

報告總裁:你的摯愛剛離婚 接下來,任憑葉雄如何問,嚴立就是不說,哪怕他抽出匕首,在嚴立身上劃了幾道口子,依然無法讓嚴立說實話。

葉雄還真有點佩服這個傢伙了,嘴巴還挺嚴的呢。

沒有辦法之下,他只好掏出手機,撥通了羅薇薇的電話。

「大胸妹,我抓住嚴立了,現在在南江邊的一條走私船上……」

「警告你,不許叫我大胸妹。」羅薇薇在電話那邊悖然大怒,這才說道:「葉雄,嚴立是變種人,絕對不能大意,一定要將他的手筋挑掉……」

羅薇薇還沒說完,葉雄嘴巴張得老大,目光望著面前,驚得說不出話來。

原本躺在船艙里的嚴立,身體突然膨脹起來,肌肉一塊塊隆起,像是在體內充了氣一般。片刻之間,原本只有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體,變成了兩米二三的巨漢。

衣服被身體撐破,一條條布條掛在身看起來異常怪異。

臉上布滿肉瘤,一雙眼睛變成泥黃色,一圈圈的,像是蛇一樣。

葉雄望了眼嚴立雙.腿間,內褲也被撐爆了,露出那讓人震驚的大**。

草,連那都變大了。

「去你妹的,大胸妹,你怎麼不早說。」葉雄連忙掛掉電話。

正在這時候,變身嚴立突然狠狠地朝葉雄擊來,強勁的拳頭,帶起破風之力。

葉雄連忙跳到江邊,躲過攻擊,看著面前巨人一樣的嚴立,罵道:「你到底是什麼怪物?」

「基因戰士,沒聽說過吧!」嚴立哈哈地大笑起來,用拳頭狠狠地砸著自己的胸口,像是巨熊一樣。「敢折磨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對於我來說,只不過是由螞蟻,變成蟑螂而已。」葉雄冷笑。

「敢輕視我,我就看看你怎麼死。」嚴立說完,狠狠地撲了過來。

葉雄身影一晃,身體迎了上去,砰砰砰,一連幾下重拳,全都擊在嚴立身體上,巨力之下,居然沒能將他擊倒。

「看來鳳凰沒騙我,還真的有這樣的怪物。」葉雄撇撇嘴。

「受死吧!」嚴立如同巨人一樣,蒲扇似的雙掌,狠狠地拍了過來。

葉雄從身上抽出一柄黑色的匕首。

匕首通體油亮,散發著冷芒。

「墨兵出,萬物斷,老朋友,很久沒飲過血了吧?」

輕輕地摸了一下匕首,葉雄突然動了。

快,已經能無法形容他的速度了,只見四道寒冷閃過,葉雄的身體跟嚴立交擦過。

然後,雙方定了下來。

嚴立站在原地,獃獃看著自己的手腕,蒲扇似的手掌滑落地上。

然後是腿,齊腕而斷,整個身體轟地倒在地上。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是基因戰士,怎麼可能輸給你。」嚴立咆號著想站起來,只可惜一隻腳被砍斷,根本就站不起來。

身體慢慢地乾癟下來,很快就由兩米多的巨漢,恢復平常模樣。

葉雄擦了擦匕首,朝遠處嚇成傻子一般的唐寧,拉風地問道:「小寧,姐夫酷不?」

「太帥了,太酷了!」

唐寧跑了過來,整個人跳到葉雄身上,雙手扣著他的脖子,雙腿夾著他的腰,然後在他臉上啵地親了一下,興奮地說道:「姐夫,你太牛叉了,連異形都能打敗。」

「你科幻片看多了吧!」

葉雄滿頭黑線,低頭一看,差點鼻血都出來了。

只見唐寧整個胸口貼在自己身上,那雙腿夾在自己腰間,這動作……

冷靜,一定要冷靜,這可是小姨子啊!

葉雄越是讓自己冷靜,越是無法冷靜,然後身體某地上起了反應。

唐寧察覺到屁.股上有什麼東西頂著,連忙從他身上跳了下來,罵道:「表姐夫壞死了,我一定告訴表姐,說你欺負我。」

誰欺負誰啊,像你這樣撲上來,沒個反應才怪!

葉雄走到嚴立身邊,望著他可憐樣,嘖嘖道:「好好的人不當,當怪物,不死也沒用。」

嚴立一聽,氣血攻心,當下暈死過去。

十幾分鐘之後,江邊傳來嗚嗚警車聲,幾十名荷槍實彈的警察,穿著防彈衣,一排排地從車上下來,那陣勢,就跟反恐似的。

羅薇薇穿著防彈衣,帶著窩蓋帽,手端衝鋒槍,風風火火地跑到江邊。

正準備大戰一場的時候,卻發現葉雄正躺在沙灘上,悠然地曬月光,嘴裡舔著一根冰棋淋。

「嚴立呢?」羅薇薇急道。

「那就不就是了。」葉雄指著前面地上,斷手斷腳,半死不活的嚴立,鄙視道:「你們警察的速度也太慢了,我都吃了五根冰淇淋了,你們還沒過來。」

「是六根。」唐寧糾正,然後奇怪地問道:「表姐夫,你為什麼這麼喜歡吃冰淇淋?」

葉雄白了眼她胸前的巨無霸,紅撲撲的臉蛋,白嫩的大腿。

心想對著你這個迷人的小妖精,不吃點冰淇淋,能將心底的欲.火滅掉嗎?

你以為我喜歡吃啊,那是為了不讓自己做出禽獸不如的事情。

「因為這冰淇淋吃起來,嫩嫩的,滑滑的,甜甜的,就像……」

「咦,表姐夫真壞!」

聽到兩人的對白,羅薇薇都不忍直視了,直接走到嚴立面前,頓時露出震驚之極的表情。

「他是你傷嗎?」

從嚴立外面破爛的衣服,她能看出來嚴立已經變過身了。

回想起在警察局時候,嚴立變身之後無敵般的狀態,羅薇倒抽一口涼氣。

那時候的嚴立,破牆而出,殺了五六名警員,還傷了好幾名,不懼刀槍,跟玩遊戲開了掛一樣,沒想到最後居然被葉雄輕易幹掉了。

這個傢伙,實力該強到什麼程度!

「抓只蟑螂而已,要不要這麼大陣勢啊!」葉雄看著岸邊幾十名荷槍實彈的警察,一陣鄙視。

這些人,都不知道夠不夠用呢,你以為人人都像你這麼變態啊?

羅薇薇翻翻白眼,喊道:「來人啊,用鐵鏈將嚴立綁好,帶回去,綁多幾圈。」

幾名警察正準備動手,突然遠處走來幾名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向羅薇薇亮了下證件,說道:「羅警官,這個人,我們要帶走。」

羅薇看到證件,頓時臉上露出震驚的表情,連連點頭。

幾名西裝男人離開之前,望了下葉雄,然後帶著嚴立,頭也不回地走了。

沒想到,龍源的人也來了,看來他們對基因戰士非常重視。

接下來,簡單地錄了下口供,葉雄就帶著唐寧回家了。 回到家裡,楊心怡見唐寧毫髮無損地回來,撲過來將唐寧緊緊抱住,眼淚都出來了。

「你安全回來,真是太好了,如果你有什麼三長兩短,我怎麼跟姑姑交待。」楊心怡激動地。

見她們那麼激動,葉雄也被感染了,張開懷抱撲了過去:「太高興了,太開心了,太激動了。」

「滾。」

楊心怡一把推開他,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激動個屁,一看這傢伙的德性,就是想混水摸魚。

葉雄嘿嘿笑,活脫脫一隻大尾巴狼。

唐寧被綁架這陣子,基本上沒吃東西,作為名廚的葉雄,自然被命令去做宵夜。

半個時辰之後,一鍋熱呼呼的粥就煮了出來,唐寧喝了一半之後,突然道:「表姐,家裡有沒有啤酒?」

「我又不會喝酒,家裡怎麼會有這些東西。」楊心怡回道。

「可是,我想喝酒。」唐寧嬌嗲道。「這次死裡逃生,我突然發現自己很多東西沒嘗試過,太虧了。」

「想喝酒那還不容易,姐夫幫你去買。」聽唐寧要喝酒,葉雄非常激動站了起來,道:「酒可是個好東西啊!」

萬一楊心怡跟唐寧喝熱了身,喝高了,脫起衣服跳舞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萬一喝醉了,那豈不是,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葉雄正在浮想連翩,突然發現楊心怡目光之中射來殺人的目光,冷冷地道:「你敢去買試試。」

「不是姐夫不幫你,是你姐不讓。」葉雄嘆了口氣。

老婆的性格,他是知道的,冰冷得要命,有她在一天,想跟唐寧喝酒,幹壞事,幾乎是不可能的。

「姐……」唐寧嬌嗲。

「打電話給你媽,如果她同意,我馬上讓你喝,喝多少都沒問題。」 全球偶像從練習生開始 楊心怡掏出了電話,放到桌面上。

看到那電話,唐寧馬上就聳了,低頭不吭聲。

媽的性格,她又不是不知道,想讓她同意自己喝酒,比登天還難。

「你呢,打不打?」

楊心怡白了葉雄一眼,那模樣分明在:讓你得瑟。

姑姑的性格,她是非常清楚的,原則性非常強,如果知道葉雄想灌醉她女兒,非跟他拚命不可,她就不相信,葉雄這個滿腦子壞思想傢伙,敢打電話過去。

哪知道,葉雄將電話拿了過來,道:「這可是你了,姑姑同意,你就不插手。」

「絕對不插手,你們想喝多少是多少。」楊心怡。

「我還有個要求。」葉雄笑道。

「什麼要求?」

「你不但不能阻止,還要陪我們一起喝。」葉雄笑道。

「喝就喝。」楊心怡道。

她壓根就不相信,葉雄敢打電話給姑姑,這都晚上十多鍾了,正常的父母,這個時候如果聽別人跟自己喝酒,不阻止才怪。

「你們都不許出聲。」葉雄咳了一聲,作了個噤聲的動作,然後撥通的楊月如的電話。

「心怡,這麼晚還沒睡啊?」電話那邊,傳來楊月如那獨特的風騷聲音。

「姑啊,是我,葉雄!」

「哦,雄雄啊,怎麼想起給姑打電話了?」電話那邊,楊月如很意外。

「沒啥事,就是打電話給姑,問問你回家沒有?」

「早就到了,多謝你關心哈!」電話那邊,傳來楊月如呵呵的笑聲。「怎麼還沒睡,別偷懶哦,加把勁,早生個熊熊出來給姑姑抱抱。」

楊心怡在旁邊聽著,滿頭黑線,這個姑,也太焦急了吧!

皇帝不急,太監急!

再了,自己有可能跟這貨生熊嗎?

葉雄望了楊心怡一眼,嘿嘿笑道:「姑你放心,現在我們日夜加班加,一定會實現你的願望的。」

「那就好,我看好你哦!」

「這是必須的。」

楊心怡在旁邊聽著,越聽越臉紅,她怎麼也不明白,姑平時挺穩重的,怎麼跟這貨話,就有收不住嘴了。

不良痞妻,束手就寢 要不是她不知道對方是自己的姑,還是那邊是個深閨怨婦呢!

「姑啊,其實我打電話給你,是有件事跟你一下。」葉雄聊了半晌,開始進入正題。

「什麼事?」

「我想教寧學喝啤酒。」葉雄很認真地。

「那怎麼行,她還只是個高中生。」

「其實我也覺得,高中生喝酒不好,特別是女生,影響不好,但是我回頭想想,覺得不學會喝酒,反而問題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