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李總說了那麼一大串客氣話,顧可彧顯得很冷淡,舉杯的時候冷笑一聲,嘴角的弧度顯得她並非很開心。

不近人情的樣子深深戳痛了李總的心,看到顧可彧這麼不知好歹,非常暴躁。

身旁的趙小諾看見李總臉色突變,趕緊端起一杯酒靠過去。

「哎呀我們的李總別不開心啊,小諾陪你喝一杯,別生氣。」

獻媚討好的模樣全場盡收眼底。

李總卻不買賬,一把推開趙小諾敬酒的手臂,指了指顧可彧。

「我今天要顧可彧來敬酒。」

趙小諾臉色蒼白,沒想到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李總拂了自己的面子,讓自己不來台。

大家都很尷尬。

導演一聽這情況不太對,這一敬酒那就不知道喝到什麼時候。

「李總,可彧還小,這酒是精釀白酒,度數高,不如以茶代酒。」

這也是導演愛惜手下的演員,他不想讓第一次參加慶功宴的顧可彧被抬著回去,太傷身體了。

導演這一勸不要緊,可是徹底惹怒了李總。

「不,就要顧可彧,怎麼靠著我的劇火我來了一杯酒都不能敬嗎?現在面子也是比我都大了?」

這一句話可是把顧可彧推到風口浪尖上了,現場的人臉色都不太好看,頭一次見這麼侮辱人的,現場的所有演員都認清了這個李總的真面目。

好多人對顧可彧投以同情的目光,年紀輕親這麼慘被李總挑中來敬酒,還沒人能幫。

反而顧可彧並沒有那麼緊張害怕了,神情淡然從後面走到前面。

「李總,我今天實在不太能喝酒,要不您也少喝點?」

李總管你能不能喝,讓你喝你就必須陪著。

「怎麼還和我討價還價呢?今天你是不喝,也得喝!不然我叫你在娛樂圈混不下去!」

話一出口,在場鴉雀無聲,這話實在就像一座大山,壓的這些年輕演員喘不上來氣,自己的演藝生涯也許就會因此斷送。

顧可彧握著杯子的手逐漸發力,指節發白,她明白這酒必須得喝了。

誰料這個時候突然衝出來一個人,拿起一杯酒,擋在顧可彧前面。

高大身材讓顧可彧一眼就認出來是江映寒要替她擋酒,清秀的男學生模樣還要替別人擋酒。

「李總,這酒我替她喝,今天一定陪你喝的盡興。」

宴會廳的燈光落在江映寒的身上,柔美的燈光柔化了他肩膀的線條,乾淨青澀的少年勇敢站出來替人擋酒,這一切都十分引人矚目,大家紛紛看向這個男人。

特別是一些八卦的人當然明白江映寒和顧可彧的緋聞故事。

「看來他倆的事兒是真的了,素人女朋友為愛進入娛樂圈,男友挺身而出替她擋酒,嘖嘖,這唯美的愛情故事。」

「哎呀別瞎說,我們家江映寒可沒有,這就是普通的樂於助人!」

「別自欺欺人了,你看看如果是你被逼著敬酒有沒有人來幫你啊。」

大家議論紛紛。

「難道是看見她喝酒你心疼了?英雄救美?我還以為外面的新聞都是捕風捉影,看來是真的啊,小夥子。」李總大笑一聲說道。

大家以為李總就這讓放過他倆了,都開始交頭接耳議論起來,現場突然從死寂變成討論大會。

顧可彧明顯看到另一邊站著的司念面色如土,顧可彧明白她對江映寒的感情,千萬不能答應江映寒來擋酒。

「不用,我自己來。」

她可不想在圈子裡再招來一個背景實力強大的敵人了,嫉妒的女人可是什麼都做得出來。

喝點酒被人為難這種事情上輩子沒少遇到,比這嚴重的都是自己應對。

說罷一杯酒入喉。

高度白酒真的是太猛烈了,顧可彧的喉嚨就像被灼燒過一般,從喉嚨劃過食管,一步一步灼燒到胃裡,真的是太令人要命了,這白酒太烈了。 「這裡就是遠華超市的總部了,地下一層全部都是它們的,這也是在肥桃縣面積最大的一個大賣場了。」兄弟兩個一邊走一邊聊,很快就到了市中心。

李天抬頭一看,十幾層的建築在縣城當中已經算是不錯了。

遠華集團除了經營超市之外,還有兩個大賣場,下面是超市,上面都是賣衣服家電什麼的,經營的還算是不錯的,樓頂上四個金光大字,遠華集團。

要是能夠在市中心有一座屬於自己的建築,那感覺也是十分不錯的,不過現在李天知道不是做夢的時候,自己的產業都還沒有鋪開呢,別的不說,光是這樣的一棟大樓就得價值上億,自己哪來的那麼多錢?

「這位就是李先生吧,我是周蕊,因為我父親正在省城,所以這次談判由我來進行。」李天他們剛剛走到八層的辦公區,就看到有一個白領麗人過來接他了,這就是周遠華的獨生女兒周蕊。

在整個肥桃縣有一個富家千金的名單,上面全部都是肥桃縣的白富美,而且是超級白富美,家產不夠5000萬的都不敢往上排,其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這位周蕊。

周蕊給李天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這對小虎牙了,而且整個人身材杠杠的,沒看到李天的堂哥已經是要快流口水了嗎?

「我說你注意點,好歹也代表著咱們企業形象呢,你現在也是餐飲集團的副總了,怎麼不知道注意點兒呢?」李天輕輕拉了一下堂哥,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你一個小屁孩,懂個屁。」堂哥白了李天一眼,現在堂哥雖然已經是李氏餐飲集團的副總的,但是跟人家這位大小姐還是有不少的差距的,以前在一些正式場合見過面,不過雙方也就是點頭之交。

談收購的事情,周遠華竟然不在場?

很快李天就明白是什麼原因了,王家給周遠華打了個招呼,但是周遠華認為李天並沒有這個經濟實力,所以乾脆讓女兒出馬算了,自己也不過來應付這個事情了。

周蕊的眼神當中也有一絲輕蔑,畢竟李天長得跟個高中生一樣,原本周遠華也給她說了,如果李氏餐飲集團來的是李元秋的話,那說明他們還有一些誠意,如果是其他人來的話,那就沒什麼誠意了。

在周遠華的心裡,李元秋還跟自己有一定的差距呢,更何況其他人了。

因為今天僅僅是一個初步的見面,所以雙方並沒有深入的交談,僅僅是交換了一下意見。

不過李天也得知了一個重要消息,遠華集團表面上看著還不錯,可是因為周遠華的盲目投資,導致整個遠華集團陷入資金鏈斷裂的危險,所以遠華集團才得把自己手裡的重要項目給賣掉。

之前的時候,他們也在暗地裡接觸過幾個對象了,可惜出的價格都不是十分滿意。

「周遠華這個老傢伙膽子夠大的呀,竟然去投資鋼鐵廠,造鋼鐵這種東西可不是有幾億就能夠玩得轉的,難怪遠華集團要出售超市了。」兄弟兩個出了門之後,堂哥才鬆了一口氣,面對周蕊那樣的商界強人,他的壓力真的太大了。

「要不是他們資金鏈出問題了,這樣的超市怎麼可能賣給我們呢?下一次的時候我就不來了,你專門負責這個談判,價格壓在2億8000萬就可以。」剛才周蕊也出了一個價格,不過跟李天他們心裡想的有些差距過大。

「如果他們急用錢的話,2億8000萬應該是沒問題的,不過我看他們的樣子不像是著急用錢呀?」剛才兄弟兩個在裡面並沒有受到什麼禮遇,甚至介紹性的東西都不是周蕊自己說的,而是她的一個助理說的。

李天無語的看了看自己的這個堂哥,難怪父親說堂哥忠心是可以的,但是能力不怎麼大,這麼簡單的事情都看不出來,人家周蕊看咱們兄弟兩個沒能力購買,要不然的話怎麼會不親自介紹呢?面對一個潛在商戶,自己幹啥都是行的,可面對一個沒有實力的買家,做什麼都是浪費時間。

看來這個事情還得從多方面下手才行,指望餐飲集團這邊是沒戲了,李天就給斧頭幫那邊掛了個電話,讓他們去查查遠華集團最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李爺,這個事情根本就不用去查,基本上有點兒能力的人都清楚,他們遠華集團這次是吃大虧了,原本跟很多人合建了一個鋼鐵廠,一期工程是不錯的,而且也獲得了盈利,但是他們並沒有穩住,直接就準備開建二期工程,周遠華也是個二愣子,直接就投資了3億過去,他自己才有多少錢呀,根本就沒有這個能力,其中兩億是貸款,只有一億是銀行的,另外一億就是私下的貸款,要是鋼鐵廠運轉良好的話,那倒也沒啥,現在鋼鐵價格下滑,他們又是新手,吃了不小的虧,其中的一個大股東早拿錢跑了,估計現在周遠華已經頭疼的不行了吧!」關於這些事情,莊嚴知道的不多,全部都是張哥得到的消息。

李天笑了一下,看來跟自己家的情況差不多,只不過自己家裡自己把事情解決了,周遠華沒有能力解決,沒準得是一個不好的結果。

遠華集團最主要的資產就是鋼鐵廠跟超市了,周遠華想著把超市賣了去救鋼鐵廠,就跟當年李天的父親做的是一樣的,當年李元秋也是賣了飯店去救房地產,最後的結果就是啥也沒有。

不過周遠華的境遇還好點,只要是能把這一億的民間貸款給還了,那就基本上沒啥事情了,銀行那邊收了抵押物,這傢伙還能留下不少的東西,所以現在談判還不著急,要不然的話早就上趕著賣了。

看來沒準兒自己不需要2億8000萬,能用一個更低的價格壓下來了。 「李爺…」夜總會的門口,一大排人對李天鞠躬,看著李天進去。

在停車場那邊,周蕊剛剛把自己的車子挺好,就看到了這一幕,李天不是李氏餐飲集團的少東家嗎?怎麼在這裡也有那麼大的禮遇呢?周家是正經的商人,對於這些事情不怎麼了解,所以心裡感覺到奇怪。

李天到這裡來,是看看斧頭幫的資金情況,最近經營的應該是不錯的,周蕊到這裡來是因為她表哥約了一個大財主,她看看是不是能拿到一些資金來緩解一下。

「李爺,這是我們的賬本,最近這一個來月的時間,別提咱們的買賣多火爆了,雖然咱們還沒有把口服液的營業執照給申請下來,但是咱們各大酒吧賣的摩加迪沙可是要了命了。」莊嚴笑呵呵的說道。

一個多月之前的時候,李天就想到了一個辦法,雖然現在沒辦法出售口服液,但是卻可以在酒吧當中零散銷售,李天讓調酒師調出來了五百杯酒,把一份兒神水分散到了其中,每一杯售價二百塊,命名為摩加迪沙,看莊嚴的這個表情,就知道賣的不錯。

李天看了一下賬本,每天都可以賣出將近一千杯,這可就是20萬塊錢呢,成本連十塊錢都不到,這可比直接出售神水兒要有利潤的多,最主要的還可以帶旺場子的氣氛。

「你們這裡還可以,其他幾個縣城怎麼樣?」雖然現在其他幾個縣城都是斧頭幫了,但是賬目還是分開的,其他幾個老大也是管著他們自己那一攤兒,每個月到莊嚴這裡來彙報一次。

「銷售情況基本上跟各地的經濟實力是一樣的,咱們肥桃縣排在第二,最高的是泰興市那邊,畢竟他們是國家百強縣,而且又是縣級市,在他們那邊每天可以賣出1500杯,其他幾個縣平均800杯左右吧。」莊嚴拿過來了另外一份賬本,這是一份總賬,剛才給李天的僅僅是肥桃縣的賬本。

「五個縣的娛樂場所,以前每個月能產出大約600萬左右的利潤,現在幾乎翻了一番呀。」李天對這個結果還是非常滿意的,畢竟這是合法的收入,在動感音樂的帶動下,摩加迪沙能給客戶帶來另外一種享受,就跟原來那些k仔一樣,不過這種東西是完全無害的。

「其實我們可以繼續推出摩加迪沙的兄弟產品,我們完全可以分散到更多的飲料當中去,價格稍微便宜一點,這些是專門服務大眾的,也可以推出一些更加精品的,所佔有的神水份額稍微多一點,我們也可以賣高價的,咱們這邊的高等消費也是可以的。」通過這一陣子的觀察,剛子提出了自己的意見,畢竟他是工作在第一線的。

「李爺,這個事情可以有,很多有錢的富二代到這裡來就是顯擺的,兩百塊錢一杯酒,對於他們來說顯不出自己的身份,完全可以有五百一千的。」莊嚴笑著說道,這一段時間雖然砍了很多黑買賣,但是符合法律的這些買賣也能有這樣的收入,這是以前他沒有想過的,看來當初跟著李爺混,絕對是一個最好的打算。

「這些事情你們自己做主就好了,我主要是想看看最近一段時間能夠抽出多少資金來。」李天負責把他們領上道兒,至於怎麼擴展買賣,就是這些傢伙的事兒了。

聽到李天這個話,他們臉上都十分開心,原本李天一個勁的給他們東西,並沒有從斧頭幫這裡抽調資金,所以他們感覺到自己很沒用,能夠在李爺的面前表現一下,也算是他們能夠給李爺辦事兒了。

「我們這一陣子雖然減少了不少生意,但是在李爺的帶領下,咱們這些兄弟可真是沒閑著的,雖然只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我們的盈利可是翻了兩番,原來我們每個月能有1000萬左右的盈利就不錯了,現在我們兩個月總共有6300萬的盈利。」莊嚴高興的說道。

「其他幾個縣城跟我們差不多,原本他們的收入也是800萬到1300萬之間,現在最少的一個月也有2000多萬呢,全部都是正規收入。」張哥在一邊補充的說道,莊嚴主要負責跟李天接洽,其他幾個縣市區的事情都是張哥在操辦,害得這傢伙包養的大學生都不滿意了,根本沒時間陪她們。

「如果李爺想要抽調資金的話,別的地方我是不敢保證,我們這裡至少能夠拿出5000萬來。」原來別看他們這些當大哥的都十分風光,可一年也拿不出5000萬的資金來,現在可是翻身了。

「你跟其他幾個縣都做一下交接,給我湊出兩億現金來。」李天想了想說道,雖然如果硬擠一下的話,三億是沒有問題的,但現在這個時候還是穩妥點比較好,畢竟他們剛剛開始轉型。

「不過這次可別全給我現金,要是全給我現金的話,別怪我跟你們急。」李天又想到了上一次那麼多的現金。

「那哪能呢,咱們現在可做的都是正規買賣。」張哥笑著說道,上次的事情他們也記憶猶新呢,現在做了正規買賣,所有的人都感覺到有些不一樣了。

以前親戚朋友雖然覺得他們混的不錯,可問他們幹什麼的,也只能說他們是混社會的,難免遭別人的鄙夷,現在張嘴就是李氏娛樂集團,這也是剛註冊不久的。

「這樣最好了,沒什麼事兒我就先走了…」說完李天就準備回去。

「別呀李爺,我們這還有事兒呢,上回您不是說弄一個詳細的福利制度嗎?我們剛剛弄出來,您看看行不行…」莊嚴他們好不容易抓住李天一次,有很多的事情都要請示呢,這三言兩語的就要離開怎麼行呢?

李天看它們的表情就明白了,雖然現在企業賺錢了,可福利制度一天沒下來,他們就一天不敢分錢,誰出來都是賺錢的,可不是義務勞動的,尤其是混這個的,更加在乎錢。 顧可彧也是暈暈乎乎的,意識里還是想回家,不想麻煩江映寒,其實她有好多話想要和他說,可是現在是一點力氣都沒有。

江映寒看著眼前喝醉酒的顧可彧,紅彤彤的臉蛋,中間特別紅,眼睛閉著,呼吸有點劇烈,皮膚在燈光的照耀下都能看到細細的絨毛,觸動著他的心。

手指忍不住想要觸摸,但是被顧可彧一個歪頭給躲掉了,江映寒也是瞬間清醒!

「那好,走吧,我們回你家。」

站起來正要走,江映寒扶起顧可彧準備離開,一隻手摸了摸身上,發現自己因為換了衣服把車鑰匙留在了自習室人,沒辦法只能上去取。

只好留顧可彧在這裡等待。

顧可彧像一灘爛泥一樣在前大廳沙發上窩著,怕她聽不見就直接貼耳囑咐。

「乖乖等我,我去取鑰匙,誰叫你都不準走!」

大廳內早就有人準備好了抓拍,瞬間記錄江映寒和顧可彧之間距離如此之近。

男人又順手摸了摸她的頭髮,狗仔更是不約而同,紛紛拍照。

顧可彧狀態已經迷糊了,哼唧的應答,表示自己知道了。

江映寒撒腿就往電梯跑去,想要趕緊去找車鑰匙,送顧可彧回家,一刻都不能耽擱。

顧可彧軟軟的攤在沙發上,緊閉雙眼,並不知道危險正在靠近自己。

她逐漸身體有了異樣的感覺,和平時喝醉酒不一樣,除了胃難受之外,身體溫度特別高,熱度斷斷續續的。

不正常!

腦袋發暈,身體發熱,顧可彧覺得這些感覺太不一樣了。

她雙手按住太陽穴,想抑制腦袋裡嗡嗡的聲音。

直到耳邊傳來不一樣的聲音,讓顧可彧不得不睜開眼睛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

刺眼燈光消散后,出現在眼帘中的男人讓顧可彧嚇了一大跳。

「李總,怎麼是你!」

看著越來越靠近的油膩老男人,臉越來越近,眼底的倒影越來越大,顧可彧嚇得身子都僵直了。

看著顧可彧這麼迷糊的樣子,身子軟綿綿的,意識好像是有點不太清醒,李總拉著她就往電梯口走,拉不動就用拽的。

顧可彧突然急了,張開嘴就大喊。

「放開我!你個老東西,鬆手!「

眼見李總一直拽著自己往裡走,顧可彧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自己使出吃奶的勁都沒有掙脫他的禁錮。

李總直接在顧可彧堵上了顧可彧的嘴,害怕她出聲。

顧可彧的聲音越來越小,異樣的感覺越來越重,次數越來越多。

她明白了。

這種味道讓她突然有點意識,這種感覺讓她終身難忘。

沒錯,就是上輩子的事,感覺太相似了。

上一世,顧可彧就是在這樣的混亂中,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

迷迷糊糊的和別人有了親密,也就是這一次被梁銘思知道了,從此之後在他的眼裡,顧可彧就是不知道檢點的壞女人。

兩個人的關係持續緊張,已經走向了死角,沒有餘地了。

那一次是顧可彧心中的一道坎兒,永遠也跨不過去,也是所有事情的轉折點,從此之後顧可彧再無尊嚴可言。

本以為可以躲過一劫,沒想好還是發生了相同的事情。

「放手,放開我!」

顧可彧一直想要掙脫,使出全身力氣。

眼看咸豬手再次靠近,顧可彧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勁,照著李總的下面狠狠就是一踢,十分用力。

強烈的疼痛讓李總大喊。

「要死啊你!」

顧可彧趕緊甩開李總的威脅,徑直就走入電梯直接按了最頂層。

正好電梯迅速關門,將李總隔開,被關在了電梯外。

看著閃躍跳動的數字和關上的門,李總剛追到門口就看見顧可彧已經上去了,這趕緊按旁邊的按鈕,等下一班電梯。

電梯里的顧可彧終於安全了,劇烈的互動讓她筋疲力盡,直接滑坐在地上,將頭埋至雙腿,深呼吸。

差一點……上輩子的糟心事兒就要再次發生,葬送了自己。

身體的熱再次吞噬清醒的狀態,顧可彧死死咬住嘴唇,指甲扣著胳膊上的肉,希望用痛感來保持清醒。

顧可彧抬頭一看,數字停止跳動,來到了頂層。

腳下就像是踩在棉花上,輕飄飄的,沒辦法只能扶著牆從電梯里走出來。

頭暈的厲害,顧可彧連眼前的路都看不清,試圖努力看清楚方位,想要找人求救。

顧可彧使勁揉了揉雙眼,終於在迷糊中找到一絲清醒,看著眼前不一樣的裝修風格,她心裡咯噔一聲。

地上踩的是超級舒適柔軟的地毯,上面的花色也很特別,是那種金絲樣,圖案很特殊,是雲朵。

這個顧可彧很眼熟,所有房間的門口是貼著小幅繪畫作品的。

就是這個地方,上輩子,她在這裡和一個不知道模樣的男人有了親密。

回憶的酸楚讓顧可彧十分難過,但是沒想到……

「小婊,終於讓我抓到你了。」

一股男人的氣息撲面而來,李總在顧可彧找到幫手之前抓住了她。

她想趕緊跑,脫離魔爪。

「別跑了,你已經沒有力氣了,你喝的是趙小諾加了葯的酒,乖乖跟我走吧。」

興奮的語氣透露出老男人的噁心,顧可彧都快要吐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