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七葵幫毛豆吹好頭髮,鋪好被子之後,才反應過來一個問題…

那就是毛豆要自己睡覺?那她去哪裡睡?難道還要和向禕辰一起?

這個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大神的身體和靈魂怎麼能是她這種人一而再,再而三覬覦的呢?

田七葵想到這裡,便對著床上擼貓的毛豆,說道:「姐姐今天和你一起睡,好不好?」

毛豆聽到田七葵的話,一時間的心動,畢竟漂亮姐姐身上香噴噴的,應該很舒服的…但是….

因為契約精神的約束,毛豆糾結了半分鐘后,還是選擇了拒絕。

「不用了,姐姐,男女授受不親,毛豆可以一個人睡覺覺…」毛豆心思著,不能再被姐姐鼓惑了,他要遵守和叔叔的契約精神,這樣想著,毛豆便起身,將田七葵推出了房間。

田七葵一時間的不察,便被這小傢伙得逞…

看著緊閉的房門,田七葵無奈的搖了搖頭。

「喲?被小傢伙欺負了?」向禕辰已經洗好了澡,房門沒有關上,看著田七葵被毛豆退出房間,心中歡喜,但是臉上卻始終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

田七葵轉頭看了一眼男人,得意的模樣深深的刺痛這自己,果然還是應該讓毛豆去折磨他才好。

「去把你衣服洗了…」向禕辰看著田七葵生氣的樣子,也不惱怒,而是指了指一旁換下來的衣服,繼續說道:「記住,有些衣物要手洗哦!」

向禕辰說完笑了兩聲,便回到了房間。

「啊啊啊啊,向禕辰,大混蛋!」田七葵怒罵了一句,卻還是拿起了衣服朝著水池走去。

雖然不是第一次幫他洗貼身衣物了,但是畢竟還是小姑娘,田七葵還是只不住的胡思亂想….

過了半個多小時,她將衣服洗好晾好之後,便回到客廳的沙發上…

想了一會,還是決定回房間看看毛豆有沒有睡著,如果他睡著了,自己在靠在床邊睡一會,也是可以的。

田七葵這樣想著,便起身準備朝著自己的卧室走去。

「喂,田七葵,你不會是要偷看人家小孩子睡覺吧?」向禕辰雖然自己在自己的房間里,但是對於田七葵的一舉一動,卻關心的很,看到她要回到自己的房間,便馬上開口阻止道。

「向禕辰,你瞎說什麼,我只是看看他有沒有睡著….」田七葵聽到『偷窺』兩個人便有些生氣,向禕辰那個大混蛋,怎麼可以這麼說自己。

「偷看可是不道德哦,而且毛豆現在還小,正是心裡建設的重要時期,如果被他知道有個怪姐姐晚上偷看他睡覺,你說他會不會有童年陰影?」向禕辰說的頭頭是道,田七葵竟然有點相信了…

四世之第一部 「我才不是怪姐姐…」田七葵覺得自己無力辯駁,但是怪姐姐這個稱號,她可是不能接受的。

「來我房間,幫我看下稿子。」向禕辰看到田七葵停下了腳步,知道自己的話起了作用,也猜到她打消了想要過去查看的念頭,便就沒有糾結這個問題….而是想著怎麼先將小妮子騙回房間再說。

最強妖孽天王 「哦哦哦,馬上來!」聽到要看稿子,田七葵便來了精神,上次向禕辰傳給她的稿子,她已經全部都看完了,引人入勝…但是卻卡在最關鍵的時候。

常常聽說,一般的大神都是非常會卡文的,但是讓她沒想到的,向禕辰連給她審稿都要卡文…太殘忍了。

田七葵沒有多想,便很快的去到了向禕辰的卧室。

田七葵似乎好久都沒來到他的卧室了,自從他上次一句話不說的就走了…加上自己的工作有些忙,她連打掃房間都沒有什麼時間。

走進房間里,沒有預想到髒亂和怪味,反而是很清爽的味道,月光灑在床上,床頭兩個人的枕頭依舊並排的擺著,卻像是一對新婚夫妻的模樣,田七葵再一次浮想聯翩。

「過來…」向禕辰極具誘惑的聲音,讓田七葵聽得一時間的恍惚,卻還是本能的走了過去。

向禕辰拿過平板電腦,調到了小說的頁面,然後遞到了田七葵的面前,「我已經把稿子放到平板電腦里了,你可以直接在上面看,需要改的地方直接用批註就行,我現在寫後面的故事。」

向禕辰一邊說著,一邊指了指自己的電腦,田七葵看了一眼,他的確是在繼續寫稿…莫名鬆了一口氣。

「你去床上看吧!」向禕辰指了指床頭,說道,「你在這坐著,會影響我發揮…」向禕辰一邊說著,嘴角揚了揚,田七葵突然覺得他好欠揍,怎麼辦,但是他是大神呀,她只是個小作家,除了屈服,也沒有別的選擇。

田七葵便乖乖的去到了床邊,打開了平板,仔細的看著接下來的故事。 向禕辰的這本書,名字叫做《爭探》是以一個民國的私家偵探為主人公展開的一系列單元性故事。

私家偵探通過調查委託人委託的案件事情的真相,幫助委託人完成心愿,讓他們的心靈得到慰藉…而自己則通過委託人潛在的好感度,來獲得一部分的積分達到升級的故事。

當然這其中的故事,不僅僅是升級那麼簡單,中間還夾雜了一些陰謀詭計和一些反派來阻撓偵探的調查等等插曲…

這樣發展下去整個故事的架構由單元劇組成而後又回歸到了主題…田七葵雖然現在只看了不到三分之一的劇情,但是卻已對於裡面環環相扣的故事和精彩的人物性格所吸引。

與之前池魚的第一本書不同,這本書除了主角在升級完成任務之外,還給男主添加了一段感情線。

對於田七葵這種正處於少女時期的女生來說,這樣的劇情無疑是吸引的。

而男女主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明明相互愛慕,卻又各自隱忍,讓看書的自己都在為兩個主角干著急。

作為編輯,田七葵讀書的速度很快,但是看著向禕辰的新書,卻有一種一字一句都不願意錯過的感覺,她看的很仔細,也很認真,有的句子和情節,她甚至願意反覆的閱讀,好似這書中的人物就在自己的眼前一般。

兩個多小時過去了,田七葵看完了向禕辰發過來了幾萬字的存稿,卻還是有些意猶未盡。

「大神,你寫真好。」田七葵不舍的關上了平板電腦,對著依舊在電腦前碼字的向禕辰讚賞道。

妙手醫妃來種田 「是嗎?」向禕辰停住了手上的動作,回過頭來,嘴角淺笑。

「是的,這本書一定會大麥,比《我是一池魚》還要大麥…」田七葵說著,又覺得哪裡不對,繼續補充道:「我的意思是說,這兩本書都很好看,不過《爭探》在靈異的基礎上,又添加了男女主的感情線,這樣會收穫大批的女粉絲,想比之前的《我是一池魚》來說,這本書的受眾會更廣泛。」田七葵一本正經的解釋道,向禕辰看著小妮子怕自己誤會著急解釋的模樣,嘴角揚了揚。

「我不在意是不是銷量好,我只是想寫我想表達的故事。」向禕辰說的的確是實話,作為坐擁億萬集團的總裁來說,寫書真的只是他的興趣而已。

「你要相信一個專業編輯的眼光。」田七葵並不知道向禕辰的心思,只是以為他對新書沒有信心。

其實田七葵很理解這種心情,她知道很多一書封神的作家,很多都是出道即巔峰,這些作家很希望可以再次創作出更好的作品,但是寫出來的東西卻常常難以讓自己或者是讀者滿意。

久而久之,他們會選擇離開這個圈子…不只是讀者苛刻,作家對於自己的要求,也很苛刻。

「嗯,我相信你!」向禕辰看著田七葵明媚的雙眸,閃亮光耀,充滿了太多的能量和情愫,讓他的眼眸捨不得挪開半分。

「嗯嗯…」田七葵看著向禕辰目不轉睛的望著自己,房間里的溫度也莫名的升高起來。

「很晚了,要不你先休息吧…我去毛豆那裡看看…」田七葵解釋道,她想著,去毛豆的房間看看,即使不和他住在一起,也可以拿些被子出來,在客廳的沙發上將就一晚上,總比和向禕辰在這裡要好上一些。

「你對現在的故事沒有什麼疑問或者建議嗎?」向禕辰聽到田七葵還想著離開,面色有些不悅,但是卻很快的將情緒收了起來,轉而問了問她關於新書的看法。

「嗯…沒有什麼,你對新書的設定已經很好了,並且整個的積分系統也很詳盡,比很多帶系統的小說考慮的還要周到。」田七葵說的是實話,她也看過很多系統類型的小說,主角通過做任務來賺取積分,但是很多作家寫著寫著,就會忘記自己的積分體系,或者一些體系並不並不完善…一些讀者得過且過的看著書,也不會太過於吹毛求疵,導致後續越來越多的作家,在寫系統類別的小說的時候,不再精益求精。

而向禕辰整個系統有很詳細的分類,田七葵在看書的時候可以想象到整個系統庫的運作似乎就在讀者的腦子裡一樣,整個劇情也就做的特別有代入感。

「是嗎?其他的呢?比如男女主的感情線,你有什麼建議?」向禕辰開口,身下椅子的位置也不經意的朝著床邊挪動了幾分…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便縮的更短。

「嗯…男女主之間的感情太過含蓄,看的人干著急…」田七葵笑著解釋了一句…她內心真實的想法卻並不是這樣。

平時和向禕辰相處的時間並不少,很多時候,她都會覺得向禕辰是在故意的撩她…比如現在,這越來越近的距離,都已經超過了正常男女之間的安全距離了吧?

要不是因為向禕辰是Gay,她真的要懷疑,這傢伙是不是暗戀自己了。

所以在田七葵認為,向禕辰寫起感情線來,已經更加直接,或者更多的套路,而不是現在這種含蓄的風格。

「是嗎?你喜歡比較奔放或者刺激的劇情?」這時候向禕辰嘴角的淺笑已經換成了意味深長的笑容,讓田七葵覺得有些壞壞的…

「不是,這樣的表達方式也挺好的…」田七葵聽到向禕辰的話,不由得臉色紅了幾分解釋道:「你有你自己的設定,按照你的設定來寫就可以了。」

「哦…」向禕辰挑了挑眉毛,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我劇透一下給你吧,男女主最後並沒有在一起。」向禕辰一副很遺憾的表情,對著田七葵說道。

果然田七葵聽到這句話之後,整個人都不好了,急忙追問道,「為什麼沒有在一起?你作為親媽,哦不,親爸,怎麼能夠這麼對待自己的兒子?」

田七葵越說越生氣,後面的語氣更多的便是指責,「而且現在的小說,都是要HE的結局了,怎麼能悲劇呢,這是不可取的!!!」 「哈哈哈哈!」向禕辰看著小妮子氣憤的模樣,忍不住大笑了幾聲。

「你….」田七葵氣的不想和這傢伙說話,便推開了他,走出了房間。

向禕辰看著小妮子氣鼓鼓的模樣,嘴角上的笑容不減。

田七葵從房間里出來,便輕手輕腳的來到了自己的卧室前面,她緩慢的打開了一個門縫,可以隱約看到毛豆和七喵一人一喵的躺在大床上。

聽到毛豆傳來均勻的呼吸聲,田七葵鬆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走進了房間。

毛豆在床邊小小的一團,雙手緊緊的抱著七喵…

而七喵對聲音也向來敏感,聽到田七葵進來之後,便睜著貓眼,圓鼓鼓的四處看著。

確認是女主人之後,七喵才小聲的喵嗚,喵嗚的叫了兩聲,好像是再說,不要吵醒毛豆一樣。

田七葵看著相處融洽的一人一喵,便識趣的拿著小被子和枕頭回到了客廳。

雖然毛豆只在床旁佔據了很小的位置,但是她卻覺得向禕辰說的那個什麼孩子的成長…這個邏輯很有道理,所以便也不好冒然的睡在毛豆的身邊。

田七葵剛剛從向禕辰房間離開的時候,房門也並沒有關上…所以她抱著小被子出來的時候,向禕辰也看得見,聽得到。

看著小妮子謹慎的樣子,向禕辰搖了搖頭,有些無奈。

田七葵沒有時間想著向禕辰的心思,鋪好床鋪之後,便快速的洗澡,然後躺在了沙發上。

也許是今天的一天過得太充實了,田七葵躺在床上幾分鐘之後,便很快的入睡。

現在已經是深秋,有些微薄的被子蓋在身上,讓她不覺得有些冷,整個人蜷在沙發上小小的一團,看上去十分的可憐。

向禕辰確定田七葵睡著之後,便邁著步子來到了客廳里,抱起她來,回到了卧室。

也許是有熱源和舒適的床鋪,田七葵到了大床上,才真正的睡的安穩。

一夜好眠。

清早,一縷陽光灑在床上,向禕辰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晨跑習慣再一次因為小妮子而擱置了。

田七葵在溫暖的床上醒來,整個人是懵逼的。

她發誓,她真的記得昨天晚上的自己是睡在沙發上的…為什麼又…

天啊!!

夢遊是病,她決定要去看看了…

不過萬幸的是,向禕辰似乎還沒有醒來。

此刻的田七葵嘗試的從溫暖的懷抱中掙脫出來…還好他攬的自己並不是很緊。

田七葵輕手輕腳的出了房間,坐在沙發上,依舊覺得這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

為什麼這樣的事情會發生這麼多次…

田七葵拍著自己的腦袋,十分的惱怒,不過她沒有那麼的時間反省,便開始準備著今天的早餐。

半小時后,毛豆和向禕辰都從床上起來。

向禕辰自然是知道今早小妮子落荒而逃的模樣,不過念在她臉皮比較薄,所以暫時沒有拆穿,自己也又在床上賴了半個多小時在起來。

也許是因為美人在懷,向禕辰昨天晚上確實也睡得非常好,早上起來,連之前的黑眼圈都不見了,整個人精神了許多。

「今天可能需要麻煩你送麻豆去學校。」田七葵解釋道,毛豆昨天臨時從學校里出來,後來毛豆媽媽是請過假了,但是今天不能在繼續毫無理由的曠課了,所以便想著今天送他去上課。

「可以。」向禕辰因為今天有董事會議,所以穿了一身的正裝,讓人看著不由得眼前一亮,田七葵看了半天,眼眸都不捨得挪開半分。

「我先送你去雜誌社,再送他去上學。」

「不用,雜誌社和學校又不是一個方向,太麻煩了。」田七葵拒絕道:「我自己騎著小綿羊,也很方便的。」

說道這裡田七葵突然發現自己的小綿羊已經很久都沒有騎過了。

「那就先送他去上學,再送你回雜誌社。」向禕辰的語氣一如既往的不容拒絕,一邊清冷的說著,一邊坐在位置上,挽起衣袖,開始拿起小碗準備盛粥。

「額…好吧,你說的算。」田七葵知道這個傢伙決定的事情,是不可能改變的…

「哇,今天的叔叔好帥啊!」毛豆穿著睡衣,抱著七喵睜著惺忪的睡眼,萌萌噠說道。

「謝謝誇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天和這個小傢伙有了協議,讓向禕辰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好眠,所以今天的他對於毛豆格外的寬容。

田七葵看著兩個人的交流,不由得睜大了眼睛,她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毛豆,先去洗臉…」田七葵沒有過多的糾結,便拉著毛豆過去洗手間洗臉刷牙。

好在昨天幫向禕辰洗衣服的時候,已經把毛豆的小衣服一起洗過了,今天可以穿著乾淨的衣服上學。

整理好了毛豆之後,田七葵便拉著他到了餐桌上。

向禕辰已經擺好了三個人的早餐,一家三口的既視感也越來越強烈。

幾個人在安靜祥和的環境中用過了早飯,向禕辰便開著車子去送田七葵上班,送毛豆上學。

「叔叔,姐姐,我放學了你們還會來接我嗎?」不知道為什麼毛豆突然覺得在這裡才會真的感覺到了有家的感覺。

在鄒家,雖然有爸爸媽媽爺爺和妹妹,但是和在這裡的感覺並不一樣,他並不知道缺少了什麼,卻知道在這裡卻可以感受到他之前沒有感受過的快樂。

聽到毛豆的話,田七葵和向禕辰兩個人不約而同的對視了一眼,然後都沒有說話。

對孩子的承諾就一定要做到,但是他們現在卻沒有辦法去承諾,畢竟毛豆有著自己父母和妹妹,過來也只是暫時的,雖然田七葵很喜歡他…

「為什麼七葵是姐姐,而我是叔叔呢?」向禕辰啟動車子,看著毛豆和田七葵兩個人都有些沮喪的小臉,便主動的變換了話題。

「啊?」毛豆覺得這個問題怎麼好像已經這個叔叔問過了呢?為什麼今天又問了呢?

毛豆一邊糾結,一邊睜著圓滾滾的眼睛,好像正在思考什麼艱難的問題。

「因為叔叔就是叔叔,姐姐就是姐姐呀。」毛豆的回答和之前的想法一樣,媽媽就是媽媽,爺爺就是爺爺呀,哪裡有那麼多的為什麼… 「因為叔叔就是叔叔,姐姐就是姐姐呀。」毛豆的回答和之前的想法一樣,媽媽就是媽媽,爺爺就是爺爺呀,哪裡有那麼多的為什麼…

嗯哼?正確答案就是這樣,毛豆想著,便很自信的回答著。

「噗…」田七葵聽到毛豆這麼有哲學的答案,忍不住笑了出來,剛剛讓她糾結的問題,也一掃而光。

「但是,你也可以叫我哥哥…」向禕辰覺得和孩子是沒有辦法講道理的,所以最快的方法,就是把正確答案告訴給他…

「哥哥?」不知道毛豆是沒有理解哥哥這個詞的含義,還是其他,反正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他是拒絕的搖了搖頭。

向禕辰看著毛豆拒絕哥哥這個稱呼,再次覺得自己的耐心得到了挑戰,空氣中瀰漫著尷尬的氣氛,車子里又恢復了該死的寧靜。

也許是向禕辰不想和毛豆單獨相處,又也許是他希望多些時間給小妮子和自己,所以他將原本先送田七葵的路線,改成了先送毛豆去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