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青璇跟葉凡自然沒有意見。

砰。

妙心雨三人的身軀跟靈魂同時毀滅。

柳青璇輕道:「我去天塹,加固天塹的防禦力量。」

「嗯。」葉塵輕點頭。

柳青璇雖然不怕璃界的道帝,但,若是有道帝入侵,很可能波及到其餘真帝。

至於葉家的老祖,肯定不會出手的。

這十年跟葉家的老祖接觸,得知有神秘的存在與葉家老祖博弈中。

葉家老祖只能偶爾出手,不能頻繁出手,更多的,還需要他們自己親力親為。

「娘,我跟你一起去。」葉凡說道,雖然已經十多歲了,但身形還是很小,也就跟七八歲差不多大,不過年紀雖小,卻是很英俊,在同齡里,多數人長相都很青澀。

葉凡的長相雖然也很青澀,但卻是很帥氣。

「好。」柳青璇。

「你能不能別總是粘著你娘?」葉塵不滿道,這十年裡,葉凡經常粘著他媳婦,戀母情結十分嚴重。

「粘就粘唄…這有什麼?」柳青璇望著葉塵,不由無語道:「你連孩子的醋都喝?」

「就是,小氣鬼。」葉凡補充道。

葉塵氣的想動手將葉凡海扁一頓,他也這麼做過,可自從葉凡成帝后,他想揍都難了…

「走吧,乖兒子。」柳青璇揉了揉葉凡的小腦袋笑著道。

葉凡得意的看了一眼葉塵,隨即跟著柳青璇離開了。

「!!!」葉塵真的想打人了。

要不要這樣啊!

以前柳青璇的心只有他一個人,自從有了葉凡后,一半的心都被分出去了。

葉塵很不習慣。

女配她真的不想死 一旁,夏傾月跟林溪捂嘴咯咯笑著,對此很無語。

「夫君…我也想要個孩子。」夏傾月。

「不!」葉塵一本正經的拒絕道:「要是你們也懷孕了,豈不是也要分一半心給孩子了。」

「可是…我真的想要個孩子…」夏傾月委屈道,成親這麼多年了,連個娃都沒生,那還是完整的女人么?

每次看到柳青璇逗著葉凡玩,她就好羨慕,哎,也只有羨慕的份了。

雖然經常跟葉塵恩愛,但葉塵每次都將生命精華磨滅掉了生機。

生機都沒了,她又怎麼懷孕?

「哥…我也想要個寶寶。」林溪眨眼道。

「擦汗…別叫我哥了,感覺怪怪的。」 朱雀劫 葉塵無語道。

以前林溪叫他哥還行,自從成親后還這麼一直叫,別人總是以異樣的眼光看著他。

雖然,也挺情趣的。

「…」林溪眨了眨眼睛,叫了這麼久都叫習慣了,突然改口更彆扭啊。

「行不行啊,我要寶寶。」林溪晃著他的胳膊。

「我也要。」夏傾月晃著他左胳膊。

「行行行…」葉塵頭疼,無奈道。

他一直不想讓夏傾月跟林溪懷孕,最主要的就是,他怕懷的孩子跟葉凡一樣,都是重生者。

總感覺怪怪的。

他覺得單純的跟白紙一樣的小孩好玩。

「那回寢室。」林溪拉著葉塵就小跑著。

「…」葉塵。



九界天塹里。

柳青璇以道蘊滲透進天塹內,足足過了好些天,終於才將天塹穩固,防禦能硬抗道帝的攻擊千次。

「終於搞定了…」柳青璇伸了個懶腰,媚態盡顯。

「娘…累不累,我給你捏捏肩。」葉凡跑過去說道。

「是有點累了。」柳青璇輕笑道,坐在了天塹上,葉凡站在後方捏著她的肩膀。

柳青璇覺得這樣的小日子很好。

葉少,傾城佳人 愛人跟孩子都在身邊,感情和諧,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的?

雖然葉塵很不爽葉凡總是粘著她,但自從知道葉凡的過去,她才理解。

葉凡前生無父無母,乃是天地蘊養的生靈。

嗯,總的來說,就是渴望母愛。

柳青璇心裡憐惜,母愛泛濫,任著葉凡粘著她。

粘著也沒什麼不好。

柳青璇望向遠處虛空,虛空密布星辰,她美眸里閃過一絲黯然。

天煞孤星早晚會爆發,皆是,若是她無法掌控自己的命格。

也只能獨自離去,她不想剋制自己心裡在乎的人。

葉凡察覺到柳青璇的失神目光,心裡微痛:「娘,又在想天煞孤星的事么?」

「嗯。」柳青璇收回了目光,輕笑道:「若真到了那一天,你會跟著我嗎?」

「會!」葉凡語氣堅定道:「在我心裡,娘是我此生最在乎的人,娘雖是天煞孤星,但我葉凡是天地蘊養的生靈,掌控鴻蒙紫氣,即便是天煞孤星也無法剋制我,若,未來娘真的無法控制天煞孤星,我就帶著娘去往我曾經所在的地方,那裡,有我的三個媳婦,我讓她們天天伺候你,再讓她們生幾個寶寶陪你玩。」

柳青璇汗顏,不過心裡很感動。

她早就做好了離開的準備。

從接受林溪跟夏傾月開始,她就在做退路。

她希望,在自己離開的時候,有林溪跟夏傾月陪著葉塵,也能讓葉塵心裡舒服些。

當初。

她接受林溪跟夏傾月,不僅僅是因為葉塵三人彼此心裡有對方,更多的是,天煞孤星,她早晚會離開。

這也讓她默認了讓林溪、夏傾月嫁給葉塵。

葉凡輕道:「事在人為,天煞孤星雖然難以掌控,但,等我有了絕對的力量,我會立即改變娘的命格,這樣娘就能跟爹爹永遠在一起了。」

柳青璇笑著,並沒出聲,有葉凡這句話就夠了。

人生能有這樣的孩子,還有什麼不知足的?

「我想再生一個女兒,等我離開后,有女兒陪著你爹,就當是我陪著你爹了吧。」柳青璇輕道。

「行。」葉凡點頭道。

「回去吧。」柳青璇笑著道。

隨後,兩人前往葉族。

葉族東院里。

葉塵跟林溪、夏傾月忙碌了好幾天,剛停歇不久。

忙碌了這麼久,懷孕是妥妥的了。 夏傾月兩女也心滿意足,小心關注著體內的生命精華,等著自己受孕。

柳青璇回到這裡后,便拉著葉塵進了房間,現在沒什麼事做,就努力造個女兒吧。

這片元世界。

無數的地方都在重現著這樣的一幕。

正常來說。

這片世界的人,娛樂活動很少。

夫妻之間的娛樂活動便是睡覺,至於小孩子,玩什麼都很開心。

隨著時間漸漸過去。

轉眼半年過去。

這半年裡,柳青璇懷了二胎、夏傾月跟林溪也懷了。

這半年裡,葉塵累又幸福著,等著孩子降臨人間。

這天。

葉族老祖找葉塵幾人,在獨特的空間里,葉天凌說道:「時間差不多了,你們都離開元世界吧。」

葉塵皺眉道:「青璇她們都懷孕了。」

「無妨,都是帝,沒你想的那麼脆弱。」葉天凌搖頭道,目光望向蒼穹,悠悠道:「天將變,該有人站出來了。」

葉塵不語。

之後在葉族待了一段時間。

跟一些人做個告別。

接著便準備離開。

同行的人。

葉塵、柳青璇、葉凡、夏傾月、林溪!

當來到元世界通往外界的出口時,葉塵望向幾人,說道:「外面有道帝境的存在,一切,都小心行事。」

幾人點頭。

原本可以不忌憚,但是現在都有了身孕,要謹慎一些才行。

嗡。

五人出了元世界。

元世界外是浩瀚的星空,星空密布著星辰,星星在閃爍散發著微弱的光芒。

葉塵目光掃視一圈,他發現遙遠的地方有一顆顆星球。

星球的表面有特殊的力量圍繞,想來是守護星球的特殊能量。

從吞噬的記憶里。

葉塵一眼便發現了璃界的星球,璃界乃是中等世界。

最低都要真帝境才能進入其中。

「入至界!」葉塵說道。

葉塵不打算進入璃界,先去至界打探下情況。

至界與璃界同屬於中等世界。

外來者想進入至界,只有真帝能入。

他這一行人都是真帝還有道帝,足以有資格進入至界。

柳青璇望向遙遠的一顆星球,隨即帶著幾人掠了過去。

當出現在至界的入口時。

至界有十多個真帝出現,他們看到柳青璇幾人時,眼神里微微流露驚艷之色。

不過也僅僅如此。

已經是帝,誰還能沒有漂亮老婆?他們對絕色女人已經有了一些免疫,他們的口味也要更高。

但。

無論是柳青璇,還是夏傾月、林溪,他們都看出乃是真帝的境界。

絕色女人達到真帝境,即便是至界也並不多,凡是能問鼎真帝的絕色女子,皆都會被諸多真帝爭搶。

「幾位從哪裡來。」其中一個男子開口道。

「元界。」 溺愛成癮,帝少的枕邊遊戲 葉塵淡聲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