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相熟悉后,在非正式場合,楚文峰對庄有為的稱呼,開始變得隨便起來。

「要知道在斬殺八岐后,老莊對八岐的肉都毫無興緻!」楚文峰笑著說道,他確實清楚庄有為,肯定不會儲備低層次獸肉。

至於八岐的獸肉,畢竟八岐通人言,又是沉睡中蘇醒的老妖,庄有為一開始都不想要肉食。

但這毫不影響,八岐那一身肉的價值,畢竟是七級大妖,如今最頂尖的進化獸食材,每一塊肉都堪比靈丹妙藥。

「老莊,那八岐的蛇膽完整,我已帶回天劍軍大營,不過先前出來搜尋匆忙,沒有直接拿給你,出去后你要記得來取呀!」說起八岐的獸肉,楚文峰就想到蛇膽,出聲對庄有為提醒道。

「嗯,那蛇膽對我有用,到時候會找你拿!」庄有為點頭回答。

在場八位學生,想到自己連三級獸肉,都不敢多吃一口。

而庄有為與楚文峰,竟在討論吃七級大妖的獸肉,這對他們的心理衝擊相當大,讓他們心裡進化變強的種子,開始快速發芽成長。

說話間,大半鍋燉熟的獸肉,已全都進入庄有為與楚文峰腹中,庄有為便提起試陣闖關的打算。

對這個問題,八位學生積極性都很高,他們都想儘快離開,姜欣悅同樣不例外。

我真的想助攻 「庄大哥,不知你剛才探查,可有什麼發現?」姜欣悅出聲問道。

「我看過八卦陣位,所對應的八門通道,生、死兩門不用多說,其餘六門都處於封閉狀態。」

「後續行動的前提,在於我們如何開啟六門,不管是接受考驗,還是直接暴力破關,都至少要先見到,六門大關的內容才行。」庄有為開口說道。

「這個思路沒錯,但我無力確定,到底要怎樣開啟六門?」姜欣悅搖頭嘆息,頗有些無奈的樣子。

「欣悅妹子,你是無力確定,我卻是毫無頭緒。」

「你只是不能肯定,但至少有一些思路,我們大膽嘗試的話,應該會有成功的機會。」庄有為出聲說道,他更希望暴力破關,簡單直接。

但根本見不到關卡,他只能向姜欣悅,尋求技術支援。

「那我們就依次,嘗試破除六門大關吧!」姜欣悅沒有藏拙的意思,她看出庄有為只不過知識面廣一些,各方面都有所涉獵,但都僅限於表層。

至於更深入專業的知識,庄有為並不具備,要按大陣規律破解,這裡還是只有她姜欣悅,造詣稍微高深一點。

「這個陣位,延伸向西南方,原本應為坤位、死門,但死門旋轉錯位到正西,假設按同樣的規律錯位,那這裡應該是正南的離位、景門。」

「在八門之中,開、休、生三吉門,死、驚、傷三凶門,杜門、景門中平。」

「生、死之門可逆轉,中平之門最穩定,景門中平,變故比較小,我們就從景門開始嘗試。」姜欣悅走到死門右側那個通道,指向主墓室延伸過來的八卦陣位,開始向大家解釋起來。

「沒問題,在這方面,我們相信欣悅妹子的判斷,只要將嘗試的方式告知,具體操作由我來完成。」庄有為出聲說道,這裡就他的實力最強,要冒險嘗試破陣,自當由他先出手。

若他需要輔助,那就輪到楚文峰。

如果力量還是不夠,再讓其餘學生加入。

「景門居南方離宮,屬火。」

「儘管現在八卦錯位,景門移動到西南位,但屬性應該不會變,我建議嘗試用火攻,有可能破解這一面石壁的玄機。」姜欣悅開口說道。

「火攻?」

「不知要用元力之火,還是正常的火焰即可?」庄有為皺起眉頭,若是要用元力之火,他現在一樣無能為力。

「先用正常的火焰嘗試,就不知庄大哥你那裡,可有足夠的燃料?」姜欣悅忍不住反問,被困在地底墓穴中,若沒有足夠的燃料,很難完成用火破陣的手段。

還有一點,若是將燃料用盡,後續被困的時間,她們都只能吃生肉。

「燃料不用擔心,這瓶國標11號的航空煤油,燃燒起來的火焰,足夠覆蓋這一面石壁。」庄有為拿出一瓶,大致一升容量的航空煤油。

在荒野作戰期間,若遇到那些體型較小,但數量龐大的進化獸,如進化蟻潮、進化蜂群,火攻是最合適的手段,庄有為備有不少航空煤油、高標號汽油,用來配合燃燒彈使用。

「11號航空煤油,這一小瓶足夠,不過我們力求保險一點,盡量將煤油均勻澆灑在石壁上,重點注意四個角落不能遺漏。」姜欣悅出聲說道,然後帶人退出通道。

庄有為留在最後,將煤油均勻灑出,然後點火引燃,快速躲閃到通道之外。

控制燃料的火焰,威力受到限制,其實不用躲閃太遠,但這次嘗試破陣,沒有誰能保證,不會出現什麼變故。

「這,這就成啦?」庄有為衝出三十三米長的通道,前後不到一秒時間,當他在通道外面轉身,看向通道之內時,頓時大吃一驚。

點燃的火焰,幾乎在一瞬間燃起,然後又在一瞬間熄滅。

但在火焰熄滅后,原本隔斷通道的石壁,早已消失不見,顯出更深的一條通道。

「看來我們的猜測不錯,那石壁完全由大陣演化,並非真正的石壁,而那演化的大陣之力,這一關遇火則退!」姜欣悅出聲說道。

「走,我們進去看看!」庄有為點頭示意,然後當先走出,姜欣悅跟在他身後,楚文峰走在姜欣悅旁邊,其餘幾人則落後一些。

庄有為實力強大,走在最前面,即便出現什麼危險,他都有實力正面抵擋。

姜欣悅作為技術支援,必須第一時間發現問題,不可能躲到後面去,楚文峰則負責保護她。

進入通道三十三米,經過原來的石壁處,又走過三十三米通道,前面突然變得開闊起來,出現一個長、寬各三十三米的小墓室。

「與完全暢通的生門、死門一樣,陣位延伸的八門通道,總長度共九十九米。不過這六門裡面,藏有不同的東西,內部更為開闊!」庄有為出聲說道,確定沒什麼危險后,已正式踏入小墓室之內。

小墓室看起來很空曠,這才給庄有為開闊的印象,只有在最深處的位置,有一個古樸的石台,上面供奉著一把近兩米長的大刀。

眾人快步走上前去,見到石台刻有文字:「明帝起兵之日,天降異火墜落,化為一塊九十九斤重的紅色隕鐵,明帝召令九十九位鑄造大師,接連鍛打九十九天,鑄成這屠龍寶刀。」

「刀成之日,天顯異象,赤光籠罩,九十九位大師無比狂熱,自絕心脈用心頭血祭刀……」

「基奉明帝之命,斬盡天下龍脈,用這屠龍寶刀,斬斷金屬龍脈十八條,最終封刀於大陣火位。」 「屠龍刀鎮守離火陣位,不可強行取之,只待有緣人認主。」

「滴血於屠龍刀,吸收血液即為有緣人,可運轉真氣煉化。」

「若強行取刀,將承受大陣之力反噬,後來人請勿妄動貪念。」

在供奉寶刀的石台,刻有寶刀的名字與來歷,還有認主取刀的方法。

看完石刻文字內容后,姜欣悅出聲說道:「這裡的信息,又一次驗證外墓石碑的內容,劉伯溫希望六百六十二年後,有人傳承他這些東西,外墓毫無阻礙的生路,內墓大陣純粹的考驗,無疑都在佐證這一點。」

「按史書對劉伯溫的記載,與他算出六百多年後天下大變,那麼現在的布局都很合理。至於故意坑害後來人,難免太過於歹毒,可能性非常低!」庄有為點頭說道。

其實在他心裡,幾乎已排除劉伯溫,故意坑害後人的可能。

「我們現在,選擇相信劉伯溫,只能按要求嘗試認主!」姜欣悅出聲說道。

「庄大哥,滴血認主的嘗試,依舊從你開始吧!」

「欣悅妹子,按石刻所留認主規則,沒有真氣煉化,即不到二級進化產生元力,成功認主的幾率很小。」

「但那不完全排除認主的可能,且正常滴血認主,基本沒什麼危險,我建議從一級進化者開始,給大家一個公平的機會。」庄有為搖頭說道。

劉伯溫所留異寶或許不錯,但他不至於和幾個小輩相爭。

陌上花開,歲月安好 現在這把屠龍刀,用星空隕鐵鍛造,鑄刀師血液淬火,然後又連斬龍脈,實際吸收一些地脈靈氣,確實堪稱罕有的寶刀。

但比起不知來歷的盤龍戰斧,庄有為感覺這屠龍刀,明顯還有一些差距。

儘管庄有為用刀,但他主要使用厚背直刀,對屠龍刀這種弧刃大砍刀,他的興趣不是很大。

在庄有為看來,這把屠龍寶刀,與楚家的五虎斷魂刀,倒還更為接近一些,完全能直接替代。

確實,在見到屠龍刀那一刻,楚文峰就有一種心動的感覺,但不清楚庄有為的態度,他更沒有取刀的理由,只能將心思隱藏起來。

現在聽到庄有為,提議按進化層次,從低到高嘗試認主。

楚文峰自不會有什麼意見,忍不住開口說道:「老莊的提議,相對比較公平,先給五位一級進化者,嘗試認主的機會,老楚我比較贊成,不知你們有什麼意見?」

庄有為與楚文峰都贊成,其餘學生肯定不會有意見,畢竟這本是照顧她們的順序。

五位一級進化者,三位二級進化者,各自商議決定具體先後順序。

最終決定,五位一級進化者,按姜欣悅、庄玉婷、曹穎、許文安、吳浩的順序。

三位二級進化者,按楚歌、張霖、王建龍的順序。

其中幾位女孩子的順序,幾乎沒什麼爭議,姜欣悅第一當之無愧,庄玉婷沾庄有為的光,曹穎主動謙讓,表示完全沒意見。

楚歌作為二級進化中,唯一的一位女生,排在兩男生前面,這同樣沒毛病。

不過許文安、吳浩,張霖、王建龍的順序,卻採用猜拳決定,但他們都樂於接受。

「欣悅妹子,你先滴血試試!」決定順序后,庄有為出聲說道。

姜欣悅沒有猶豫,儘管是嬌滴滴的女孩子,但進化者承受高強度鍛煉,不怕放一點血的疼痛。

只是姜欣悅,從手指尖擠出黃豆大小的一滴鮮血,滴在屠龍刀上面,完全沒有引起任何反應。

大致十幾秒時間后,姜欣悅搖頭說道:「看來這把寶刀,註定與我無緣,婷婷你來試試!」

庄玉婷聞言點頭,然後像姜欣悅一樣,將黃豆大小的一滴鮮血,滴在屠龍刀上面。

畢竟十指連心,指尖滴出的血液,在人體血液中,僅次於心頭血,多用於異寶認主。

不過庄玉婷的血液,在屠龍刀上面一樣是毫無反應。

然後輪到曹穎,結果完全一樣,沒有引起任何變化。

後面是兩位男生,許文安與吳浩相繼滴血嘗試,屠龍刀同樣沒有吸收血液。

這個時候,已輪到二級進化者楚歌。

在場十人中,最渴望得到屠龍刀的人,除去楚文峰之外,應該就要算楚歌。

畢竟楚家傳承戰技五虎斷魂刀,使用寶刀五虎斷魂刀。

但楚家那麼多人,真正的五虎斷魂刀只有一把,掌握在楚家的家主手中,其它都是按規格打造的合金刀,威力有很大的差距。

屠龍刀很接近五虎斷魂刀,甚至威力會超過五虎斷魂刀,用來使用戰技五虎斷魂刀,那是再合適不過的兵器。

「寶刀在吸收血液,繼續輸出血液,同時注入元力,與寶刀構成一個周天,循環運轉。」

楚歌滴出的血液,在接觸屠龍刀那一刻,庄有為就發現屠龍刀在吸收,見楚歌不知是在發獃,還是不清楚怎樣處理,他趕緊出聲提醒。

楚歌聞言反應過來,左手擠出更多血液,直接與刀身接觸,任由寶刀吸收血液,然後右手注入元力,開始認主的煉化。

「二級進化,不知元力是否足夠,老楚你留意她的元力。」庄有為向楚文峰說道。

煉化異寶,庄有為有過一次經驗,他在五級進化的時候,認主煉化盤龍戰斧,過程可是相當兇險。

不過屠龍刀比起盤龍戰斧,肯定沒那麼高的煉化難度,畢竟盤龍戰斧的正常重量,達到一千八百斤,屠龍刀只有九十九斤,從重量就能看出高低。

但楚歌畢竟才二級進化,庄有為還是比較擔心,如果楚歌血液不足,他會拿出一個補血的小紅果。

若楚歌元力不夠,綜合血脈與家傳功夫,只有楚文峰嘗試輸入元力,看能否輔助完成煉化。

只是這一次,庄有為的擔心有些多餘,屠龍刀吸收楚歌的血液,總量不超過一百毫升,對楚歌幾乎沒什麼影響。

然後元力煉化,只是運轉九個周天循環,就順利完成認主過程。

「楚歌妹子,你確定煉化成功?」見楚歌完成煉化,成功將屠龍刀取下,庄有為還有些意外,忍不住出聲詢問。

「沒什麼問題,我感覺與屠龍刀,成功建立一種聯繫,拿在手裡很親近,待我適應重量后,便可做到如臂使指。」楚歌點頭回答。

「庄大哥,劉伯溫將寶刀留給後人,選擇有緣人認主,那麼關鍵在於有緣人,在寶刀選人之後,認主煉化的過程,肯定不會太難。」姜欣悅看出庄有為的疑惑,說出她的一些看法。

「這倒有可能!」庄有為點頭。

相公太兇猛:絕寵小賭妃萌萌達 然後說道:「不管怎麼說,現在我們成功破掉一關,更得到所留寶刀,這一點很振奮人心。」

「後面還得辛苦欣悅妹子,帶我們繼續攻破其餘五大關。」

「不辛苦,庄大哥不要客氣,欣悅所學有用,同樣很高興!」姜欣悅開心的說道,儘管沒得到屠龍刀,但她毫無失落感。

在姜欣悅的帶領下,眾人來到旁邊一條通道,姜欣悅又出聲說道:「這裡原本為正南向的離位、景門,但錯位到我們先前破關的西南坤位、死門。」

「按相同規律順時針錯位,這裡現在當為東南方向巽位、杜門。」

「杜門與景門一樣,在八門中屬於中平之門,相對比較穩定。」

「杜門居東南巽宮,屬木……」姜欣悅說到這裡,頓時皺眉不言。

先前景門屬火,可用火攻。

現在杜門屬木,當用木攻。

但木如何去攻,姜欣悅想不到辦法。

不過庄有為,思維更活躍一些,接著說道:「按上一關一樣的辦法,這次我們要用木攻,就不知用木棒敲打石壁,會不會有什麼作用?」

「木攻?用木棒敲打?」

「這倒值得嘗試,不過我們現在,找不到木棒啊?難道庄大哥你,連木棒都有準備?」姜欣悅期待的問道。

「運氣不錯,我這裡真有一段木棒,取自一棵五米粗的古樹。」庄有為笑著回答,同時拿出一截兩米長、五厘米直徑粗的木棒。

這條樹根木棒,還是庄有為荒野磨鍊,在巫山那一帶叢林,見到一棵五米粗的不知名古樹,被雷電擊中后燃燒起來。

那一道雷電尤為詭異,將那麼大的古樹幾乎燒光,最後就留下這一根木棒,庄有為當成一件異寶,收進儲物空間帶走。

只是這段時間,庄有為尚未看出,這根木棒有什麼特殊。

「運氣確實不錯,庄大哥簡直是我們的幸運星!現在有木棒在手,庄大哥你就敲打一下石壁……」說到這裡,姜欣悅稍顯停頓。

然後繼續說道:「先敲打四個角落與正中心五個點,如果沒反應再按八卦方位試一下。」

庄有為點點頭,走到石壁面前,舉起木棒敲打。

首先嘗試五個點,但毫無反應。

然後又敲打八卦,大致相對的八個點,同樣沒有任何變化。 都市牛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