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上乘功法,不在字面意義上,而在那字裡行間,筆法行走間的神韻上。

這篇系統借石牧手寫的莊子逍遙遊,並不是一本簡單的字帖,這上面嵌合了神通。

讀之,便可以自行領會到那隱藏著這張字帖里的神韻,真正的修鍊功法,藏真道法! 真神了!

齊韻親眼所見,石牧剛剛所寫的字帖的神奇之處了。

放在桌上,你遠遠看去,那就是一本莊子逍遙遊的背誦默寫之作。

但是,拿起來,你讀的時候,眼裡看的文字,還是那些文字,你讀的讀音,還是那些讀音,但是,這些文字這些讀音,到了腦袋裡,卻是自動變成了另外的文字,另外的讀法,另外的文章。

這另外的文章,就是藏真道法。

上乘的修鍊功法。

也就是石牧給她說的,給她準備的驚喜。

「牧哥哥,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韻兒真的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這樣神奇的事情。」齊韻驚呆了。

不敢置信的看著她的未婚夫,石牧。

石牧被未婚妻這麼崇拜的瞧著,都是有些厚臉一紅的不好意思起來。

「我也是第一次用這種神通。不管如何,能夠有功法送給韻兒就行。韻兒,你好好領悟這個功法吧。再好的功法,也要靠自己領悟。領悟出來幾分,就能夠獲得幾分真知。一樣的功法,也可能領悟不同,修鍊出來的結果也會不同的。」

石牧伸手撓著自己的後腦勺,微微發窘地道。

「謝謝牧哥哥!」齊韻的眼圈又是紅了,心裡不知道多激動她的牧哥哥竟然對她是這樣好的。

剛剛恢復靈根,他自己什麼都不心急準備,反倒是馬上就是心急又是給她準備築基丹,又是準備著上乘的修鍊功法,藏真道法的。

「傻丫頭,跟牧哥哥還說謝謝啊。別激動了。好好領悟吧。」石牧趕緊心疼的用手指幫未婚妻擦了眼淚,讓她不要哭,先高興的領悟功法。

「嗯。」齊韻再次拿起這本字帖看了起來,粗略一覽之下,齊韻便是有了一些收穫的跟石牧道了:「牧哥哥,這藏真道法上說,這法分三篇。上篇,練氣築基。中篇培元結丹。下篇開丹竅,化元嬰。牧哥哥,這是一本可以至少學到元嬰境的功法。就算是我爺爺,也最多只有結丹境的功法呢。而且,還是不怎麼樣的結丹境的功法。可是牧哥哥現在給我的,竟然是非常上乘的可以修鍊到元嬰境的功法。」

齊韻開心了,石牧就是放心了:「你喜歡就好。」

「牧哥哥,這本功法,藤兒也能夠看嗎?」齊韻不止替她自己著想,也替齊藤著想:「藤兒,可是我的陪嫁丫頭,她以後也會是牧哥哥的女人的。牧哥哥,也給藤兒學好不好?」

「小姐,不用。 重生之帝后風華 我只是一個陪嫁丫頭。小姐學就好了。」齊藤也已經懂事的擺著手表示這樣好的功法,她不能學了。

石牧道了:「這個功法,雖然是送給韻兒的,但是,平時我也會修鍊這個功法。藤兒也要修鍊,鳶兒也要修鍊。功法是要靠自己領悟的,再如何上乘的功法,不能領悟透了,吃透了,也未必能夠學成十成來。所以,你們都要努力。鳶兒,你識字多嗎?領悟功法,很吃文化知識的。以後一定要多看出,多學習文化。我也會教你,韻兒也會教你的。平時就好好學。」

這樣好的功法,竟然也會給她學。

石鳶兒的心裡,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她已經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少爺我會努力的。我一定會報答少爺。」說不出話來,石鳶兒不由自主的跪下了,才是說得出那些感謝的話語來。

「起來吧。我相信你。起來。現在就讓韻兒先領悟這本功法吧。韻兒不用這本書的時候,你們都可以借閱這本書。 有種掰直 特別是你文化知識還特別淺,需要多補課才是能夠看懂這些深奧的功法要訣。你不要心急。慢慢來。」石牧認真的囑咐這石鳶兒,不要心急。讀書這種事兒,真的急不來的。

「是,少爺!」石鳶兒也知道她只是侍女,識字不多,甚至其實,她今天才是知道,有這麼一篇莊子逍遙遊的文章呢。

只是這莊子逍遙遊,她就是不知道那是在講什麼的了。

所以,石鳶兒自己也是知道,現在給她天天抱著藏真道法的書帖看,她也不會看出個所以然的。

眼下,她心裡只要知道,石牧願意讓她學這樣的上乘功法,那她心裡就是滿足了。

就算是以後只能夠有空兒,每天看上一會兒這樣的書帖,只有一點兒的時間去領悟那藏真道法,她心裡也不會覺得不夠了。

對她來說,能夠翻開來讀這本書,就已經是石牧給她的莫大天恩了。

她心裡只會感激。

「牧哥哥,我現在就要參悟這本藏真道法嗎?」齊韻猶豫的問道石牧。

「怎麼了?」石牧也奇怪了:「有什麼問題嗎?」

「不是。」齊韻臉紅著,石牧問起了,她才是小聲的跟石牧道了:「我要是去參悟功法了,誰來陪牧哥哥啊。我怕牧哥哥會覺得悶。」

「韻兒心疼我。我心裡知道了。韻兒,不要擔心我。你修鍊也是在我的忘憂閣里修鍊,你只要人在家裡,就算是不能夠陪我玩,陪我說話,我也會覺得心裡非常踏實。你放心去參悟吧。儘快築基才好呢。這樣,我就是能夠對得起齊爺爺對我一直的照顧了。齊家願意把你許給我,我心裡總是想到一定要報答他們。讓你儘快築基,以後結丹,修成元嬰,就是對他們最好的報答。」石牧笑了。

「牧哥哥。你真好!」齊韻不顧一切撲到石牧的懷裡,跟他緊緊相擁。

「去吧,去修鍊吧。」石牧安慰了她一會兒,就是讓齊韻不要辜負好時光的趕快去參悟這藏真道法。

齊韻卻還是有些猶豫:「還是牧哥哥先參悟吧。我守著牧哥哥,讓牧哥哥先參悟。」

齊韻都這個時候了,還是為石牧著想。

「韻兒,別跟我爭了。我還要別的事。現在,你沒有其他事,那麼,你就只管安心參悟和修鍊藏真道法就好了。至於我嘛,我想,不用一會兒,我妹妹就會來找我了。」

果然,石牧話音未落,就是聽到大門外面,有個小女孩子奔跑著叫人的聲音了。

「哥,哥!」

後面還有侍女小心的護著的聲音:「小小姐,小小姐,你慢點跑啊。慢點跑。」

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剛說起她呢,她就來了。

今天的石晴兒,肩膀後面扎了一個馬尾辮,有點兒大姑娘的意思了。小小年紀的她,這樣打扮,真的可愛至極,小大人一樣,讓人特別喜歡。

一看到她,石牧就是已經笑了。 見到石晴兒來了,知道石牧肯定要被這個小妹妹給纏著了,想參悟也參悟不了了,齊韻才是願意她自己先回屋參悟去。

一個人進屋,再次看到石牧剛剛寫的書帖,再次感受到那隱藏在書帖里的神通玄妙之處,齊韻就是忍不住再次激動。

她的牧哥哥,真的是一個天才呢!

這樣的修鍊功法秘籍,她真的是第一次見,甚至是第一次聽說呢。

如果此刻,爹和爺爺知道了,她有了她的牧哥哥給的如此神奇又上乘的修鍊功法,一定會驚喜不已的吧。

一定會更加滿意她的牧哥哥做齊家的女婿的吧。

一想到這裡,齊韻的心裡,就是忍不住激動的想要儘快領悟這本藏真道法,然後學會這門上乘的修鍊功法,然後儘快築基,這樣就會讓家裡人對她的牧哥哥更加滿意了。

說做就做,齊韻在房間里,安心的參悟這本功法起來。

院子里的石牧,抱著石晴兒,跟她說話。

問她吃了早飯沒有。

她立即搖搖頭。

知道了她還沒有吃早飯就跑來了,石牧頓時心疼。卻也不用石牧多說,身邊的侍女齊藤就是已經體貼的道了:「少爺,家裡早上吃的包子,還剩幾個,給晴兒小姐吃吧。我去熱。」

「我去幫忙生火。」石鳶兒也拘謹的過來,主動盡侍女的本分。

「辛苦你們了。」石牧很滿意的她們,讓她們儘管去熱包子和米稀粥了。

一句辛苦你們了,都是讓兩個侍女感覺到了石牧對她們真正的關心。

「小晴兒,一會兒就有早飯吃了。乖乖等一會兒吧。」石牧笑著對這可人的妹妹道。

石晴兒雖然小,但是,誰疼她,誰不疼她,她心裡明白著呢。

石牧寵她,就是疼她,她心裡知道呢。

所以,一聽石牧說話,立即就是高興不已的抱著石牧的脖子,趴在石牧的肩膀上咯咯笑了。

看到小姐樂了,一在石牧的懷裡,就是這麼乖,那些負責照顧石晴兒的侍女,都是跟著覺得樂和驚奇了。

「小小姐喜歡牧少爺。一跟著牧少爺,小小姐就好乖啊。」那些侍女恭維著道。

石牧這時看到她們,才是問道她們了:「我娘呢。怎麼沒有跟著照顧小晴兒。」

石牧問起這個,這些侍女立即都是有些害羞的臉紅了:「夫人在照顧老爺。老爺昨晚留宿在夫人房中的。」

「哦。知道了。」一聽這話,石牧就是知道這些侍女為什麼害羞了。

心裡也立即想到了,石戰昨晚會留在娘的房裡過夜,沒有去其他妻妾那裡,大概是娘母憑子貴了。

他有出息了,娘自然就會受石戰的重視。這是非常自然的道理,太明白不過了。

明白了,就不會多問。

「少爺,小小姐的早點熱好了。」一會兒,齊藤和石鳶兒分別端著剛熱的包子和米粥,過來照顧小晴兒吃早飯了。

石牧立即放下了抱著的石晴兒,讓她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坐好,對她道了:「小晴兒,吃早飯了,不要亂跑了,知道了嗎?」

「知道!」小晴兒在石牧面前,特別的乖。

石牧不讓她亂跑,乖乖的吃早點,她就特別乖的一個人坐在那裡吃著包子。

只有小米粥,才是需要齊藤一勺一勺的喂她。

倒不是她自己不能動手吃稀粥,而是,兩隻小手兒,都捧著包子在吃了,就沒有手自己拿勺子吃米粥了。

這樣的小小姐,安靜吃早飯的樣子,真是讓這群負責照顧她的侍女大開眼界。

平時小小姐吃早飯,可沒有這麼安生,畢竟是小孩子,讓她們這些大人照顧起來,會覺得非常困難。

不耐心的人,會忍受不了小孩子的皮的。

「牧弟。」石牧一直都是在一旁陪著石晴兒吃早飯,這時石林來了。

昨天主動相求,做了石牧的家臣,今天石林就是來石牧這裡報到了。

「二哥,坐啊。」一見到石林,石牧知道他是家臣報到來了,都是讓他坐下說話。

「牧弟,我還是站著吧。」石林不是有自虐傾向,有座位也不願意坐,而是知道身份,現在他的身份,已經不適合坐下來了。

石牧看出來了石林的堅持,還是堅持道了:「二哥坐吧。這是在家裡,小晴兒也是你妹妹,咱們哥倆一起看著她吃包子,挺好的。」

「好吧。」石牧這樣說了,石林才是勉強的坐了起來。坐下來,也懂趣的只坐一半屁股,表示跟石牧的尊卑有別。

石牧尊,他卑。

看到這點,石牧卻也沒有繼續勸石林坐完整個屁股了。

有時候,講一點兒尊卑人倫,反倒會讓人變得安分,家裡的人倫才是不會亂,這挺好的。

「二哥,今天我沒有什麼事情,不用出門。你來了,坐一會兒,歇歇,然後就可以回家陪小媽了。或者,去家族比武場,找族中其他兄弟比試切磋都可以。不用在家裡陪我一整天。我在家,也是帶晴兒。」石牧說起小晴兒時,臉上會有笑容。

石林有點兒理解不能的道了:「牧弟不加緊修鍊嗎?」

這也算石林的一點兒關心吧。

石牧笑著繼續道了:「我修鍊的方式,跟你們不太一樣。所以,二哥不要擔心我。我哪怕照顧小晴兒,修鍊的進度也不會慢下來的。二哥,你可要抓緊時間修鍊。已經練氣八層了,努力儘快練氣九層,然後我也給二哥一枚築基丹,讓二哥儘快築基。對了,我今天寫了一本功法,現在韻兒正在參悟修鍊。等以後有空,二哥也在我這裡,參悟一下吧。有好的功法修鍊,會事半功倍。」

石牧會給齊韻寫的功法,肯定不會差的。畢竟,石林都知道齊韻是石牧的未婚妻,石牧很在意這個女人。

「牧弟,真的願意給我這樣好的功法參悟?」石林至今還是有些懷疑呢。

即使做了石牧的家臣,他也還是會覺得,石牧會防著他。

「二哥,你這話見外了。但是,我不怪你。日久見人心,你以後就會完全信任我的了。」石牧笑了說石林了。

石林頓時慚愧的拱拱手,跟石牧致歉道了:「是我不好,是我不會說話。牧弟勿怪。」

「嗯。沒事兒。二哥放開心坐吧。」石牧笑了,伸手示意石林繼續坐下來,然後還讓石鳶兒給自己,也給石林上了一杯熱茶。

「牧兒。小晴兒在你這裡啊。」這時,娘也找來了。

「娘!」看到娘,小晴兒也立即更加粘人的伸手要抱抱。

「乖乖,我的小乖乖。一大早就跑哥哥這裡吃早飯了啊。這麼乖!」見到石晴兒,剛剛是在石牧這裡乖乖的吃早飯,柳如煙的心裡,不知道多開心。

ps:關注微信公眾號(limaoxs666)獲取最新內容 「娘,我在哥這裡吃包包了。哥這裡的包包好吃。」 重生之鑽石豪門 石晴兒奶聲奶氣的跟娘說,石牧這裡的包子比家裡的好吃。

「包包好吃啊。那就以後天天來你牧哥哥這裡吃他的包包。」娘開懷的抱著石晴兒,笑著對她道。

「大娘,林兒跟您請安了。」石牧的娘來了,石牧的娘是正妻,自然也會是他的娘了,而且還是大娘。

就好像他的娘,石牧也會叫小媽一樣。

這大娘和小媽的叫法,都是有著規矩的。

「林兒來了啊。不要多禮,坐,坐。」柳如煙雖然一直不喜歡這個石林的性格,可是,現在看在他是柳秀娟兒子的情分上,也不會太討厭他了。

何況,現在這石林,已經聽柳秀娟的安排,自貶為庶人,做了石牧的家臣了。這是巨大的改變了。

柳如煙對這個石林的態度,便是有理由更加好一些。

「多謝大娘。以前林兒該死,對大娘多有不尊重之處。林兒現在知罪了,請大娘原諒。」石林也借著這個機會,對石牧的娘,大禮跪拜,請罪。

請求原諒。

「林兒請起,請起。你也不是外人,以後不要說這樣見外的話了。」石林這番態度,還是讓柳如煙很是滿意的。

對那天石林罵石牧娘,也就是她的事情,也一下不那麼介懷了。

柳如煙說原諒他了,石牧也來作勢扶他起來了,這石林才是敢起身。

不然,真就要在石牧母子倆的面前,長跪不起了。

作為石牧的家臣,跪拜石牧母子,簡直就是應該的。別人也不會敢說三道四的。

「牧弟,你今天真的不出門,不用我跟著了嗎?」起來了,石林才是跟著問石牧了,之前說的話,是不是真的了。

「二哥,是真的。 鳳唳九天:夫君請下堂 你去忙吧。」石牧笑著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