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子失聲叫喊了出來,他被這些葉子包裹住的瞬間,不斷地有意念衝擊著他的腦海,讓他陣腳大亂。

「蠢貨,你這是找死!」

一道冷冰冰的聲音從遠處傳來,緊接著,火焰冉冉升起,把三皇子身上的葉子焚燒成灰燼。

三皇子這才看清,面前來的竟然是林雲。

「你這是什麼意思?樹人是我的!」三皇子斜眼看著林雲,一陣思索。

「你的?我說這樹人是我的,那就是我的!」林雲盯著三皇子,眼眸中好似星辰涌動。

「你簡直就是芳草天!」

三皇子氣得夠嗆,聲音陰冷道:「本殿下英明神武,就憑你,豈敢夠染指樹人龍氣?」

「芳草碧連天,原來你是在說我不要臉,真是粗俗。」

林雲冷笑著,星眸涌動,好像是看穿了一切,盯的三皇子一陣發毛。

三皇子心神不寧,就好似某個不為人知的秘密被窺視而出了一樣,態度忽然放軟了下來:「剛才是本殿下錯了,你看這樹人,本殿下也對付不了,不如你我二人連手如何?」

「你的賈文和先生還真是高明,讓你故意示弱誘騙我,然後對我發難?可真是好一個異界謀士呀!」林雲耳朵一動,卻是竟然也聽得清清楚楚。

「嗯?不,你怎可能知道!你究竟是誰!」

聞言,三皇子瞪大眼睛,頓時間人手不足了,他突然心中一驚,便直接出手了,酒壺橫掃而出,個中強橫的元氣,竟好似一座高山一般,壓了下來!

元氣肆虐。

可林雲!

卻自巍然不動。

「區區一劍仙酒壺,便以為可以傷到本尊?」

林雲的衣衫被刮的獵獵作響,他竟然不避不退,任由自己身處風暴中央,同時竟然沒有一絲慌張的哈哈大笑起來。

「嗯,老子莫非中計了?」

可當三皇子此刻想要收回酒壺的時候,可是卻已經晚!

遠方的樹人早就暗中蟄伏,在瞬息間便出手了。

交織在一起厚實的藤蔓立刻攀上了他的腰部,把他的身體高高捲起,當即又有幾條藤蔓探出,化作繩子,將他死死束縛住,再也無法掙脫!

沙沙!

樹人身體一陣抖動,卻沒有落葉掉落,好像在對林雲表示感謝。

「老八,你竟敢坑殺我,你這是勾結妖族,依照大玄律例,你要執炮烙之刑百年!」三皇子直接便被氣得大吼大叫。

「聒噪!」

林雲冷冷的盯著三皇子,旋即嘿嘿一笑,笑著道:「莫非你真當本皇子不知道你的主意?這諸天萬法直播大陣,在他人視角之中,也只是你襲殺我不成,反被樹人偷襲罷了!」

「你好狠!」三皇子咬牙切齒,再也說不出來半句話。

「這又算得了什麼,你就自己反省一下吧,此時我心情不好,便捏碎爾等牌符助助興!」林雲冷笑一聲,只見他輕輕一揮手,便直接轉身走掉了。

而另一邊!

三皇子則是被嚇得瞪大了眼睛。

老公太霸道 「啊!不要,不可以捏碎我的牌符!按照常理,怎麼可能是你這個廢物中的廢物奪得第一?」

「老子才是天之驕子!」

三皇子的慘叫聲在洞穴之內回蕩,可下一刻,嘭的一聲,他的身體被樹人攪碎,化成了意志,回到了牌符之中!

龍脈之外,噓聲四起。

看著光幕的眾人一陣忍不住搖頭!皆是瞪大眼睛,感到難以置信!

這八皇子,竟然真的敢?他,他究竟怎麼敢?誰能想到,就連三皇子,如今九皇子中最如日中天之人,竟也被八皇子坑殺了!

「這八皇子,要逆天了!」

人群當中,頓時傳出一聲聲驚呼,這些驚呼,此起彼伏,四下眾人,皆在討論。

而三皇子的母妃,此時早已是陰沉如水,原本,自己的皇兒,可是所有人都看好的存在啊!原本,就應是他是第一!

可是這八皇子,又是怎麼冒出來的! 龍脈之外,噓聲四起。

看著諸天萬界直播大陣里的這一幕,一陣忍不住搖頭,嘴裡發出了不可思議的聲音。

「三皇子怎麼回事,竟然突然下手!」

「太陰毒了!」

「還好八皇子生性善良,取得了三皇子的牌符,免去了他被樹精折磨的痛苦!」

眾人一陣議論,竟然一邊倒的聲援林雲!

這在大玄皇朝,還是從未有過的事。

「朕這三子,智謀非凡,身邊雖然有謀士幫助,但是,品行卻確實不太端正!」

青玄大帝眯起眼睛,聲音頓時如大浪滾滾,震懾四下。

噗通!

三皇子的母妃聽到這話,立刻跪倒在地,聲音顫抖道:「是嬪妾教育不當,理應,理應受罰。」

「罷了,等到三子回來了,朕親自教育便是。」青玄大帝的神情當中,寫滿了冷然之色!

聽到這話,支持三皇子的眾臣冷汗直流。

這番話,已經無異於把三皇子推入了風口浪尖。

賈文和同奉先對視一眼,各自搖了搖頭,不由自主的嘆了口氣。

一位皇子落幕的情緒出現沒有多久,很快又被諸天萬界直播大陣所取代。

「二皇子、七皇子竟然被赤面獠追的跌進了冰窟!」

「天吶,那是……天翅甲蟲!」

「五皇子和大皇子相隔太遠,根本來不及救援!」

「咦?八皇子,他竟然不計前嫌,還來幫忙!」

眾人一陣驚奇,沒想到林空竟然又出現了,而且又是在兩位皇子危機的時候!

「陛下,小人覺得這件事有些奇怪。」李公公這時候站了出來,低著頭道。

「且說給朕聽聽,如何奇怪?」青玄大帝開口問道。

「這八皇子怎麼……次次出現,都是在其他皇子們危難之時,未免也太巧了把?會不會是勾結妖獸。」李公公冷言冷語,竟是開始惡意的揣測。

青玄大帝一聽,立刻輕輕笑出聲來,指著不遠處道:「月妃,你來回答這個問題。」

「是,陛下!」

月妃站了出來,眉宇間清冷,眼神凌厲道:「皇兒生性好善,之前修為有所小成,救下了山魁一族,如今的山魁王更是皇兒親自提拔,皇兒心繫皇兄,讓山魁幫助保護,何錯之有?」

「見到同胞危難,挺身而出又是和罪過?」

「皇子們深陷囫圇,皇兒捏碎他們牌符保命,又是何罪!」

「你為何血口噴人!」

月妃連連發問,說到最後,措辭已是嚴厲非常,不是反駁,是赤裸裸的針對!

如今,林雲已經得勢。

那就代表著,身為他母妃的月妃,已經有了話語權,後宮之中更是佔有一席之地!

李公公這個閹人,又憑什麼跟她爭論?

「陛下,臣……臣知錯了!」李公公一聽到這話,立刻渾身顫抖,腦袋深埋在地面上。

區區一個奴才,參與到後宮爭鬥,那就是找死!

「爾自我思過吧。」青玄大帝看也不看李公公一眼,已經對他放棄了。

「奴……奴才明白,大典結束,奴才會將事物移交……」

李公公心如死灰,跟隨青玄大帝多年,他又怎麼不清楚對方的意思,這分明就是讓他請辭。

青玄大帝「恩」了一聲,再不理會。

「李公公,外面有請,奴才有幾句話要跟您說。」身後,又一名公公出現,輕輕將他攙扶起來。

「你……是你……」李公公面如死灰,渾身發抖的跟著他走了出去。

這場鬧劇,並沒有引起青玄大帝的注意。

在他心裡一萬個奴才也不過爾爾,後宮爭奪橫屍無數,也是他親自默許的。

只有這樣才能夠激起皇子們的爭奪之心,互相爭奪,讓大玄帝國更加昌盛!

「月妃,八皇子何在啊?」青玄大帝忽然問道。

「啟稟陛下,看著大陣上的位置,皇兒現在趕往二皇子、七皇子所在的方向。」月妃開口道。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他們沒想到,此前看八皇子似乎心狠手辣,可是如今,竟然又想要救下其餘皇子?

「倒也是個不計前嫌之輩,不過這樣,只能說明他痴傻……帝王之子,不可手軟!」

其餘幾名皇子的母妃們,此時見狀,皆不由搖頭,同時在心中冷笑。

原本以為這八皇子是自己皇兒們的勁敵,可他卻心軟了!

要知道,帝王之路可是英雄冢、屍骸窟!

沒有一個帝王不是雙手沾血攀爬上來的,意氣用事就等於失去了奪嫡資格,失去了皇位!

諸天萬界直播大陣之外,所有人都緊張的注視著。

兩名皇子如今深處囫圇,模樣相當狼狽。

他們不是在洞穴的地面上,而是在一個幽藍色的大坑裡。

這裡處處都散發著幽藍色的光芒,他們踩在一塊柔軟的薄膜上,像是一塊跳動的胎盤。

一股無形的力量吸附著他們的腳掌,讓他們動彈不得。

兩名皇子內心驚恐的抬頭望去,四面八方竟然是平滑的岩壁!

岩壁之上盡數都是成片閃爍的藍色光芒,忽明忽暗,像是無垠宇宙。

噗嗤!

兩個皇子尖叫的片刻,坑壁上的藍光忽然漂浮著,這些藍光竟然是一隻只藍色的蟲子,每一隻都足足有拳頭那麼大!

貴圈真亂:影后不好惹 蟲子出現的片刻,甲殼上的藍光竟然化作幽火,溫度奇高無比!

「蟲子,怎麼全都是蟲子!」

「阿!皇兄,我的元氣竟然不斷流失,怎麼辦!」

「我的手要烤化了!」

「我的身體,我的身體好像也融化了!」

兩名皇子驚恐的大叫,他們的手掌、身體好像都被這灼熱的溫度肆烤,不斷地冒著青煙。

諸天萬界直播大陣之外,已經是一片嘩然!

「竟然真的是天翅甲蟲,難道萬年前的悲劇又要重演嗎?」

「天佑我大玄帝國,這些甲蟲深處與龍脈深處,有龍氣鎮壓肯定不敢出世!」

「那兩名皇子怎麼辦?」

「是啊,這天翅甲蟲以意念為食,兩名皇子恐怕凶多吉少!」

現場哀鴻片野,幾乎已經判了兩名皇子的死刑。

曾經,大玄皇朝曾經就被天翅甲蟲大舉進犯,這些甲蟲身體堅硬無比非神兵不能破之,手段更是狠辣,以人的意志為食。

當時的皇朝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幸好有強大的宗門出現,將其鎮壓!

可如今天翅甲蟲死灰復燃,又有誰能依靠?

「陛下請出手!」

大臣、妃嬪們跪倒一片,這次可不是為了私心爭奪,而是天翅甲蟲實在是太過於恐懼。

「當年我尚是皇子,就與我父皇出征,鎮壓此族,今日此族再次來犯,朕絕不姑息!」

青玄大帝站了起來,眼眸之中竟然有異相出現,人一盯著就能看到無上戰場,遍地都是屍橫遍野,慘絕人寰。

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