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萊拉,並不知道,眼前的楚河,受到剛才融合了精血的情況下,體內還殘留著遠古賽亞人的威勢。

要知道,遠古賽亞人,是曾經的星空之最強者,整個星空的主宰。

即便是界王神,在星空最強者面前,也要敗退。

萊拉被這股氣勢影響,倒也不無道理。.. 在此時的楚河面前,萊拉的超能力封印術再無作用,已經被全部的被他沖開了。

看著眼前氣勢驚人的楚河,一向對自己能力引以為傲的萊拉,心中首次有了一種無力感。

「難道…….我真的留不住他了嗎,可惡啊,就差這麼一點,好不甘心,如果,我能恢復全部的實力,即便他的實力在高上十倍,百倍,我也能把他留下,但是現在…….可惡啊!」

萊拉咬牙切齒,雙拳緊握,嬌俏臉龐蒼白一片,因為過度的用力,尖銳的指甲將她的掌心劃出了淡淡的血痕,不過,此時的她,一臉的渾然不覺,好似完全的沒有感覺到。

看著一臉失魂落魄的萊拉,楚河目光發雜,突然嘆息了一聲,心念一動,便緩緩的將身上那股宣洩而出的氣勢收回體內。

此時,楚河緩緩道;「萊拉,放棄吧!一切都到此結束了,我想,你也應該有該去的地方,回去找你的歸宿吧!」

聽著楚河的話,萊拉身子微微一震,臉上神色變化中,她的眼神中忽然湧現出一抹不甘心之色。

「不行,怎麼可以這樣,我萊拉想要做的事情怎麼可以失敗,絕不可能,我不會輸的,不會輸得!」

神色銳利的目視著楚河,萊拉的神色執拗,臉上依舊露出了那種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表情。

看著眼前萊拉的神色,楚河心中頓時明了,自己無論怎麼說,萊拉都不會改變心意。

唯一的辦法,就是強制性的離開了!

心中念頭剛定,此時,似乎是看出了楚河的打算,萊拉在楚河還未來得及反應的情況下,雙手忽然飛快的翻動起來,眨眼間雙手已經結了無數個印記。

紫色的光芒在手指中不斷地閃爍起來,組成了一道道閃爍著奇異之光的符號,萊拉目光閃爍,下一刻,就見那一道道的符號飛閃出來,好似融合般的聚集在了一起,然後,便形成了一道道彎彎曲曲的細線,接著便朝著虛空中飛去。

「封界之印!」

隨著萊拉的聲音落下,那一道道細線頓時好似流水如海般的融入到了虛空中去,下一刻,便見一道巨大的類似結界的屏障從整個虛空中籠罩下來,猶如天羅地網一般。

在這招形成之後,正想要發動瞬間移動離開的楚河,卻發現,整個世界好似突然化成了一個牢籠,空間的定位好似一下子被固定在了自己這個所在的地點一樣,根本就無法有效的進行空間挪移。

「哈哈,挪移不了了吧!」

「你…..」

看著眼前露出一副得意之色的萊拉,楚河頓時明白了剛才萊拉那一系列的動作是所為何事、

心中忽然感慨了起來。

「不愧是曾經的西界王神,竟然掌握著這麼多稀奇古怪的招式,有些就連聽都沒聽說過,實在是讓人防不勝防!」

不過,此時,既然瞬間移動已經發動不了,想要走的話,只能擊敗萊拉了。

其實,楚河一直都想要避免和萊拉進行戰鬥,他和萊拉並不是敵人,在這之前,還是朋友,如果僅僅是因為自己想要離開她不願意這個理由而和她戰鬥的話,楚河實在是覺得戰鬥的毫無意義。

但是,萊拉卻是一個極其執拗的人,超乎常人想象般的執拗。

尤其是在想要將自己留下這個方面來說,簡直是讓人無法理解。

楚河感覺自己現在已經別無他法了。

即便是不想要戰鬥,現在,也必須要來做出一個結果了。

楚河只能選擇繼續出手了!

目光灼灼的望著萊拉,楚河體內的氣勁隱隱的在體外散發出來,強大的氣勢在此向著萊拉洶湧而去。

感受著楚河身上傳來的強大的壓力,萊拉目光閃爍,此時,也毫不保留,身上紫氣閃爍,一股強大的紫光從她的身上環繞而出,抵抗著楚河的氣勢。

楚河的氣勢在強大的修為的加持下,極其的驚人,好似可以實質化般,直接形成了一個氣浪風暴,如波濤般的向著萊拉洶湧而去。

澎湃的壓力毫無保留般的向著萊拉而來,萊拉身上的氣在楚河強大的氣勢影響下,好似被不斷地消弱,完全變得沒有一絲抵抗能力。

身體在強大的氣浪的捲動下,此時,萊拉向後不斷的倒退出去。

退了數十步之後,她的身子才停下腳步。

此時,萊拉用驚駭的眼神望著楚河,神色中滿是駭然之意。

沒有出手,僅僅是氣勢的外放,就有如此的威勢。

這一擊,雖然沒有給萊拉帶來身體的傷害,但是,卻給她帶來了極大的心理壓力。

「他…….他的實力到底增加了多少,怎麼會變得這麼……強大!」

深深的吸了口氣,萊拉此時屏氣凝神,全神貫注的望著楚河,內心中絲毫不敢有絲毫的放鬆。

看出了萊拉在被自己刻意露出的氣勢影響下已經心中露怯,楚河一鼓作氣,此時,終於閃電般的出手了。

他身子一動,頓時如雷霆呼嘯般的向著萊拉疾馳而去。

楚河的速度之快,幾乎已如瞬移,此時,他一拳擊出之後,陣陣風雷之聲轟鳴起來。

萊拉雖然修為不在巔峰,但是各種能力經驗都在,楚河的速度雖然很快,但是,萊拉卻也是能看出楚河的動向。

感受著楚河拳風中澎湃出來的氣勁,萊拉絲毫不敢有絲毫小視,手指紫光一閃,一道光圈迅速從中手劃出,下一刻,便形成了一個圓形的護盾,橫在萊拉的身前。

婚淺情深:總裁誘妻上癮 「能力倒是不少,不過,在我的鐵拳之下,一切都會土崩瓦解!」

看著萊拉手中動作,楚河神色中卻毫不在意。

他拳風爆裂,如飛龍入海,那圓形護盾僅僅支撐了片刻,就化成了淡淡的光點消散,接下來,楚河的拳風去勢不減,拳勁洶湧之下,直接轟在了萊拉身上。.. 楚河這一擊雖然念在往日的情分上,並沒有使出全力,而且,但是,也用了將近四五成的功力,其拳風中所蘊含的拳勁威力非同小可。

而且,隱隱間,拳風中還夾雜著一絲絲的閃電,彷彿電流般的環繞。

在萊拉的感覺中,眼前那澎湃的拳風就彷彿大浪般排山倒海般的向她洶湧而來,一股強大的壓力瞬時籠罩在她的身上,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卡住她的喉嚨,猶如泰山壓頂般,讓她無法呼吸一般。

身體在那如暴風般的強大的力道的轟擊下,萊拉的身體不受控制般向後倒退而去,退了數十步后,她才悶哼一聲,堪堪停住了身體。

這一刻的萊拉,只感覺到全身上下被一陣麻痹感所籠罩,手腳好似變得虛浮而無力,體內血氣因為內傷而不斷的翻湧起來,

這一拳,正是楚河根據萬國驚天掌而改良出來的。

目光怔怔的望著楚河,萊拉一臉不可置信般的神色。

「你….你竟然真的傷我了…….」

話音一落下,萊拉突然單手捂胸,噗地一聲,低頭驀然嘔出了一口紫血。鮮艷的血紅色頓時潤濕了她的嘴角,染紅了她的雙唇,在她一臉意外的神情中,看上去顯得格外的凄然。

「我已經手下留情了!」

而此時,出手之後,楚河則目不斜視的望著萊拉的眼睛,神色淡然的說道。

不等萊拉回話,一邊說著,楚河突然移動腳步,直接向著萊拉走了過去。

來到了萊拉的面前,看著萊拉那近在咫尺的面龐,楚河目光一閃,突然緩緩抬起手臂,手掌伸出,掌心對準了萊拉的心口處。

他目光一閃,盯著萊拉的臉,面無表情的說道;「如果你還這樣的話,那麼,這一下,我就再也不留情了!」

一邊說著,似乎是為了顯示自己不是在說笑,楚河的掌心處開始不斷地有強大的氣聚集了起來,一股耀眼如太陽般的光芒向著四周不斷的散發,強大的好似可以毀滅一切氣勢以楚河為中心,不斷地向著萊拉撲面而來,萊拉首當其中,感受得十分真切。

她能夠清楚的感覺出,楚河掌心中那股氣中所蘊含的的能量,如果正面遭受到如此一擊的話,即便是以她的修為,就算是不死,也會重傷。

「好……好得很!」

看著神色如此認真的楚河,聽著他說出的話,萊拉心中氣苦不堪。

這一刻,萊拉的心中對讓楚河留下的期待感不斷的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刻骨銘心的憎恨的情緒。

她的一雙眼眸中,此時,好似完全被一片黑暗所籠罩,已經充滿了深深得陰霾。

而在她的心中,這個時候。也突然有了一聲無聲的吶喊在心中升起。

「我會讓你後悔的,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讓你後悔你今天的所做所為的!你會為此付出代價的,我一定會讓你對我道歉,讓你永生永世在我的面前不斷地懺悔!」

「怎麼樣,你的決定到底是什麼!」

楚河此時並沒有注意到,萊拉的心中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其實,剛才他的一的說辭,作為,都不過是為了讓自己表現的強硬一點的手段而已。他並沒有真心想要傷害萊拉的意思。

但是,他不知道,自己這一番作為卻讓萊拉的心徹底的改變了。

「…….你走吧,走的越遠越好,最好是走到讓我永遠也找不到的地方去!」

此時,萊拉神色冷漠如寒冰,她望著楚河,語氣好似最冷硬的石頭,已經完完全全的不帶一絲情感。

「不過,你要記住,如果有一天,你再出現的我的面前,那麼,我就會讓你永遠的都擺脫不了我!」

「記住我的話,我會讓你後悔的!」

說著,萊拉便突然笑了起來。

不過,這個時候萊拉的笑意沒有絲毫的溫暖之意,反而有這一種莫名的殘酷,讓人心驚膽戰般的心顫,

看到萊拉此時的變化,楚河心中一動,不禁有點後悔起剛才自己的行為了。

自己這樣做是不是真的太過傷害了她的心呢?

心中猶豫了片刻,楚河目光一閃,突然搖了搖頭,咬牙下定了決心。

罷了!事已至此,既然做了,那也沒什麼可以後悔的了。

對於自己來說,萊拉只不過是自己再回到過去修鍊時的一個過客而已。

縱使是再不見面,對自己也沒什麼影響,根本就影響不了自己半點分毫。

雖然心中如此的說服著自己讓自己心安,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楚河的心中,卻忽然感覺到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回想起自己將重傷頻死的萊拉救活,到自己和她相處時兩頭共同度過的這段時日的點點滴滴,楚河的心中忽然有了一種淡淡的不舍感。

這種情緒讓楚河的心又莫名的煩亂了起來。

但是,萊拉不得不做的如此決斷。

「萊拉,這次算是我對不起你了,如果以後你能出現在我那個時代,真的能夠再見面的話,我一定會跟你說一聲對不起,並且好好的對待你的!」

看著萊拉,楚河在心中默默的說道。

要知道,在原本的龍珠劇情中,萊拉是早就身死的人物,出現的僅僅是東界王神基德,不過,由於現在楚河的干涉,拯救了原本應該死亡的西界王神萊拉,到龍珠劇情的時候,或許萊拉出現倒也不是不可能。

畢竟,萊拉曾經對楚河說過,對於魔人普烏她是非常的仇視,如果等她力量足夠的話,她一定回去一雪前恥,報仇雪恨。

而等魔人出現的時候,也許萊拉真的也會出現。

不過,這終究只是楚河自己的猜測,究竟未來會如何,就只有一天知道了。

楚河也只能一切聽天由命了。.. 看著此時已經和印象中神情完全不同的萊拉,感受著她身上不經意間就散發出來的那股夾雜著陰沉與冰冷的氣息,楚河凝視著她的臉龐,深吸了口氣后,沉聲說道;「萊拉,既然如此,那你就把在先前從周圍空間中布下的結界給解除了吧!」

萊拉所布下結界目前還封鎖著楚河所處範圍這一界的空間,如果不解除的話,無論是瞬間移動,還是用時光機進行時空穿梭,都是不可行的。

萊拉聞言,看了楚河一眼,沉默了片刻后,她毫無表情地點了點,表示可以。

撒旦危情:大亨的豪門叛妻 在楚河的注視下,此時,萊拉雙手快速的結出了幾道印記,紫光從掌心中快速的飛閃而出,下一刻,便融入到了虛空中去,做飯這個動作后,萊拉就停止了手中的動作。

見到這一幕,楚河下意識的嘗試著想要發動瞬間移動,這個時候,在他的感覺中,剛才在空間中所存在的屏障阻礙一下子便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與往常一樣天上地下所有空間都暢通無阻的順利感。

心中已經知道萊拉按照他所說經解除了剛才對空間所做的阻礙,此時,楚河望著萊拉,臉上忽然露出露出一絲淡淡微笑,他對萊拉點了點頭,表示感謝。

萊拉此時卻彷彿對楚河的表情視而不見,此時的她,只是緊緊地盯著楚河,一雙深邃而冷漠的眸子一眨不眨,整個人完完全全的變成了一副沉默的樣子。

看到萊拉的表情,楚河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過,現在的他,也已經沒有資格對她說些什麼了。

從此之後,他們有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都不會再見面了。

這是空間的距離,也是時間的距離。

「走了,我走了,你以後好好的…….保重吧!」

望著萊拉的臉,楚河心中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開口說了一句。

而萊拉此時依然盯著他,面色緊繃,不言不語,什麼都不說。

最難不過說愛你 雖然她現在沒有言語,但是,在楚河的感覺中,她的目光卻彷彿又夾雜了千言萬語,帶著一股深深的怨憤之意,猶如利劍般向著楚河心中刺去。

重生在康熙初年 楚河故意避開萊拉的視線,不去注意她的目光,輕輕嘆一口氣,他便向著萊拉揮了揮手,做出了告別。

下一刻,毫不猶豫的,楚河一個轉身,背對著萊拉,瞬間移動發動起來,就這樣,他在萊拉的注視下,就憑空消失在了這個星球上。

在這個時候,在萊拉的感知中,這個星球上,從此,再也沒有楚河的氣息了。

從剛才一直沉默的萊拉,在楚河走了之後,眼神就一直在定定的望著萊拉消失前所站立的位置,一動不動,彷彿整個人已經化成了一塊雕塑。

凝視了良久,此時,萊拉目光閃爍,突然低聲地喃喃了起來。

「……走了,真的走了,不會再回來了!」

說完此話,她的臉色忽然就變得寒如冰霜,一對如寒星般璀璨的眸子閃爍出了深深的不甘與仇恨。

「我也要走了,從現在開始,我要去追尋的唯一的東西,就是力量,總有一天,我要獲得所有人都無法睥睨的巔峰的力量,到了那個時候,我想要東西,就再也不可能從我的手中失去!」

「你等著吧。楚河,我的阿河,你等著吧!我一定會和你再相見的,不論多久!」

心中無盡的野心彷彿不斷地膨脹起來,萊拉的眼神中帶著深深的瘋狂與慾望,神色猙獰對著天空以一種歇斯底里的姿態大聲的叫喊了起來。

一邊這樣說著,萊拉的身影也不斷地向上飄起,不斷地升空。

此時此刻,縱使天空明亮如鏡,但是,在萊拉的眼中看來,也已經沒有一點色彩與光亮,好像完完全全是一片混沌的空間,黑暗的世界。

俯視著腳下那個生活了將近半年的星球,萊拉的心中忽然又忍不住回憶起了和那個剛剛從她眼前消失的人的身影。

那個身影剛剛從腦海中浮現,心中便感覺到一股深深的刺痛感傳來,彷彿痛徹心扉般的,一種不能呼吸般的感覺不斷地湧上心頭。

原本應該是美好的回憶,但是,在此時萊拉的心中,卻滿是不願回想的痛苦記憶。

這個不知名的星球,這個和他一起生活了數月的星球,有著他們兩個人共同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