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超仙器,虧你也修到元嬰期這麼多年了,說謊能過過腦子嗎,這修真界哪來遠超仙器的存在?」

「張狂,你腦子進水了吧?

你說肖玄騙人,我倒是好奇了,他為什麼要騙人,這樣對他來說有什麼好處嗎?」

「就是,最愚蠢的是居然說他與林紫霄狼狽為奸,話說你是第一天來這蒼雲城地界,你是第一天知道他與林紫霄仇深似海嗎?

彼此之間如此之大的仇,試問他怎麼跟林紫霄狼狽為奸,又憑什麼狼狽為奸?」

「沒錯,幾乎整個蒼雲城的人都知道肖玄恨林紫霄入骨,二人之間仇深似海。

你想讓我們相信你,起碼給出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啊!」

「……」

無數張嘴開始對著張狂轟炸。

張狂倒是有心想要給出一個理由,問題是,其實他自己也想不通為何。

他並不知道這時的肖玄已經不是從前的肖玄了!

在他想來,哪怕秘境之中時肖玄迫於壓力不得不妥協,可而今出來,有了強大的大乘期修士撐腰,當不至於繼續忍氣吞聲才是。

他也知道肖玄與林昊之間仇深似海的。

在他想來,只要出來,肖玄必定不再隱忍,必定藉助宗門之力將林紫霄滅殺,以泄心頭之恨。

可偏偏他看到的跟想象中完全不一樣。

肖玄非但沒有如實將事情說出來,藉助宗門之力予以制裁,恰恰相反,肖玄選擇了粉飾掩蓋。

如此一來,問題自然而然就出現了。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

明明那麼大的仇,明明看上去那麼恨,為何他要罔顧事實掩蓋真相?

同樣的疑惑橫在心裡,面對周圍的質問,張狂答不出一句話。

肖玄也不與辯駁,再次跪下,慨然道:「弟子不知此人如此污衊有何居心,弟子只求諸位師長明鑒,弟子方才所言,千真萬確,無一句謊言。」

根本無需解釋。

理由是明擺著的,隨便一個人都明白,張狂的說法站不住腳,漏洞百出。

被瘋狂質疑,張狂脾氣也上來了,怒道:「好一個千真萬確無一句謊言。

肖玄,且不說你為何如此掩飾,你真以為此事瞞得過去嗎?

你別望了,當時看到林紫霄殺風落塵的不只有我一個,大家全都看到了。」

此言一出,氣氛瞬間又不一樣了。

若只是張狂一個人如此說,自然不足為信,可若是很多人都這樣說,那麼即便再不合理,也必須重視。

偏偏這時任蕭來了一句:「大家是誰?這個大家該不會包括我吧?

我事先聲明啊,我可不是你說的大家,我什麼都沒看見。」

緊隨其後,丁恆也出面了,煉霓裳火羽等人紛紛搖頭,表示毫不知情。

就是這樣,完全不明白為什麼,張狂被推下火坑…… 一個人會說謊,但不可能一群人全都說謊。

最重要的是,根本找不出讓這麼多人同時說謊的理由。

是以張狂最終被認定在說謊。

作為一個沒有靠山的散修,這樣的認定後果是很嚴重的。

怒其心思歹毒,眾目睽睽之下,他直接被戰老轟殺當場,魂飛魄散。

這樣的後果讓人心驚膽戰,也使得原本有張狂同樣心思的一些人悄悄閉嘴。

事件就這樣過去。

原本還等著揚眉吐氣,好好再風光風光,此時此刻重玄門眾人已經沒有顏面再停留。

他們也沒時間在這裡浪費。

一個宗門是否能強大興旺,歸根結底看的是年青一代。

年青一代強,則未來的數百年乃至是上千年,宗門都強大興盛,無人敢欺。

否則便會陷入後繼無人後繼無力的窘境,眼下的近況看似再好,也不過是強弩之末。

而今黃金一代被毀,就連被寄予厚望的風落塵也折損蒼雲秘境,根本沒心思想那些亂七八糟,是故連秘境之行的成績對比都顧不得關注,重玄門眾人速速離場。

也帶走了肖玄!

此刻除卻火羽,沒人知道帶回去的十個定時炸彈。

而對於肖玄來說,最大的風險已經過去了,擁有著林昊給他的法門,他根本不擔心身份暴露,更不擔心事情的真相暴露。

他接下來要做的,第一,藉助重玄門的資源好好修鍊,第二,按照當初的協議,慢慢從內部瓦解重玄門。

……

林昊妙音隨含香戰老一道返回蒼雲城,受到熱烈歡迎隆重接待。

盤桓的這幾日,無極宗火雲宗紛紛有人前來拜會,更有不少商會以及家族慕名而來。

受此影響,薔薇商會局面進一步打開,呈現出中興之象。

尤其在林昊妙音二人處理了一批極品火靈石等珍貴物資,商會趁熱打鐵舉辦了一場拍賣會後,局勢越發樂觀起來。

反觀彩蝶商會方面,因為重玄門現在無力顧及,因為失去了當家招牌彩蝶仙子,人氣可謂是一落千丈,打壓薔薇商會也顯得力不從心。

本次蒼雲秘境之行帶來的另外一大後果,便是天驕榜排名改寫。

本次重玄門派往蒼雲秘境一共二十五人,其中二十人都是天驕榜上赫赫有名的天驕,除卻楊小蝶之外排名都很高。

而今這些人悉數身隕,使得蒼雲碑上突然就空出了二十個名額。

排名靠後的人排名順勢上升,沒有上榜的人努力爭取空出來的二十個名額。

由此造成的直接後果是天驕榜面目全非,蒼雲碑日夜人滿為患,無數修士聞訊而來,雲集蒼雲城。

而事實上,不僅僅元嬰層面的天驕榜。

因為潛龍榜第一的風落塵也隕落了,這場風波幾乎席捲了整個古玄星,令無數修士震驚。

不過這一切都與林昊無關。

薔薇商會舉辦的拍賣會結束,拿到自己應該拿的東西,傳了含香一門功法,順勢又將那枚劍丸連同其中八八六十四把龍骨誅仙劍一併轉讓,對他來說,這段過往就算是了結了。

小金翅鳥沒有送。

倒不是不捨得,主要是不合適。

大金翅鳥願意將兩隻小傢伙交給他,除了為兩隻小傢伙好,更多還是信任,覺得他能保護好它們,護著它們成長。

就憑這份信任,他沒理由讓這對孿生小傢伙分開,更沒理由讓它們脫離自己的視線。

所以最好的辦法還是從身邊親密的人裡面選一個成為另一隻小金翅鳥的主人。

時間飛快,轉眼就是一月。

一月之後,蒼雲城城門外,含香與戰老目送林昊妙音遠去。

見含香痴痴不肯回頭,戰老嘆道:「傻孩子,又不是沒機會見了,何須如此傷懷?」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含香便忍不住掉淚了。

好一陣過去才稍稍平息下來,拭去淚水,她仰著小臉問道:「戰爺爺,你說為什麼紫霄大哥對我這麼好?」

時間過去這些天,她已經很清楚,妙音和林昊兩個人,真正其主導作用的是林昊。

固然妙音待她也真誠,可歸根結底,是因為林昊那份心。

可不論如何她不明白這一切是為什麼。

她也曾害羞的以為林昊是看上她了,她也幻想過有朝一日晨起時躺在林昊身邊的不是妙音而是她。

可現實是,林昊對她一點那方面的意思都沒有。

這讓人失望,讓人沮喪,同時,也讓人一頭霧水。

戰老想了想,搖頭笑道:「戰爺爺也不知道,但他既然如此待你,必定有他的理由。

你也不用想太多,你只要知道他對你沒有壞心思就夠了。」

說罷又嘆道:「或有可能就如他自己說的,而今這一切不為別的,只為清償上一世的虧欠。」

上一世的虧欠嗎?

若果真如此,上一世你到底虧欠了我多少,以至於如此補償?

你又到底虧欠了我什麼,要如此回報?

含香沉默,滿腔愁緒,心亂如麻。

……

晨起動身,自暮色將臨,林昊已經身在數千里之外。

古玄星真正的氣象隨著遠離世俗塵囂而越發顯得大氣磅礴,這一路行來所見所聞,便是最直接的證明。

一路輾轉數千里,中途崇山峻岭,密林長河,處處妖獸盤踞,處處可見強大修士的身影,不見城池村落,不見凡人蹤跡。

這才是真正的修真界,一個凡人幾乎沒有可能抵達的地方。

本也不著急趕路。

一路飽覽沿途風光,當夕陽斜暉籠罩,黃昏的風吹來,二人在一處溪水邊降落。

「先這樣吧!

回去休息一段時間,順便好好沉澱消化這些日子的所得。

我也回去,有些東西還是要處理一下。」

溪水邊,林昊笑著說道。

妙音點頭:「你不說我還想說的,修道之人,歷練只是手段,歷練之後的沉澱體悟才是根本。」

跟著妙目一轉,又樂道:「再說了,老是我們倆待在一起也不合適,時間長了你會厭煩的,也不利於跟姐妹們搞好關係。

所以,走吧,我呢,回去好好消化體悟,你呢,就好好處理要處理的事情,若有空多陪陪大家。」

很直白。

男女之事上,除非一開始就不認同,否則不會有那麼多亂七八糟,至少修士如此。 古玄星,無名溪流畔,林昊妙音二人剛剛消失,不出一刻鐘,「嗖嗖嗖嗖」,蒼茫之威壓下,一連十餘道流光落地。

「沒人?」

「怎麼可能沒人?」

「普天之下,沒人能逃過星雲鑒的追蹤,沒有人,那二人必定還在附近,給本座搜!」

追殺者降臨了。

一個月的時間,足夠消息傳播很遠,這個時候,知曉林昊手中有兩隻小金翅鳥之人數不勝數。

對於許多修士而言,此等事物聽聽就好,即便奢望,也往往因為種種原因不會付諸行動。

可總有一些人,因為實力強橫,因為行事風格狠辣,以及一些其它方面的原因,蠢蠢欲動。

事實上從離開蒼雲城的一刻起,林昊妙音二人就被頂上了。

暗地裡尾隨的絕不僅僅只有這幫人,這一點林昊其實心裡很清楚。

只不過他沒當回事而已。

修真界的狀況,此等殺人奪寶之事太常見,曾經他也沒少做。

是以修真界的人往往比世俗中人更加懂得財不露白的道理。

不到萬不得已,不會輕易展露底牌,而不論何時,都要藏有一手底牌,這是修真界乃至仙界最基本的生存法則。

區別在於,那暗中茫茫多的覬覦目光之中,此刻到來的這一批人是最強力的。

甚至於因為他們的出現,不少人不得不放棄,遠離是非。

這些人來自殺神殿。

殺神殿,修真界鼎鼎大名的殺手集團,其身影不光出現在古玄星,幾乎所有修真界大大小小的星球都有其分殿存在。

沒人知道這個組織的老巢在何處,也沒人知道這個組織到底多少人。

人們只知道,這個組織很可怕,只要被盯上,幾乎沒有活命的可能。

此刻這些人便是來自殺神殿。

標誌性的裝束,使得他們的身份無比清晰,同時不會被人看穿真面目,更不易被靈識查探。

嚴密的組織規劃,使得這些人之間彼此都不認識,不清楚身邊之人的底細來歷。

這些人只是被同一個任務聚集於此,彼此之間的身份級別,全憑衣服上的標識,以及面具顏色來區分。

眼下身份最高一人佩戴金色面具,渾身籠罩在陰影之中,給人的感覺如同陰影中潛伏的毒蛇,十分壓抑。

若仔細看,便可發現他黑色衣領上有七道血線,這表明他是殺神殿八星殺手。

八星殺手不弱,整個古玄星殺神殿都找不出多少。

這等存在最基本的要求是能正面斬殺渡劫修士,能潛伏刺殺大乘修士。

當然,這些人不是主動來殺人奪寶的。

雖然任務成功之後金翅鳥會歸他們所有,但歸根結底,他們吃的是殺手飯,他們是被人重金聘請而來。

因為種種原因,重玄門現在騰不出手也拉不下臉來大肆追殺,是以便暗中找到了殺神殿。

付出巨大代價,又承諾林昊身上的一切重玄門都不要,最終殺神殿出手。

為保證成功率,這次任務殺神殿除卻派出一名八星殺手,更調集了三名七星殺手以及十多名六星殺手。

此刻,在那八星殺手一聲令下之後,參與任務的殺神殿殺手飛快散開,四下搜尋。

結果卻令人無比沮喪!

「回稟大人,沒有!」

「回稟大人,沒有!」

「……」

很快眾位殺手一一回來複命,答案無一例外,沒有。

問題是,怎麼會沒有?為何沒有?

連同八星殺手在內,一群殺手均愁眉不展。

殺神殿的信息是不會有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