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們快救人!」

「我也跟你們一起去!」童笑只抓緊了蘇眉的手臂,好似這個世界也只有蘇眉能夠給她帶來絲絲安全感。

事情急切,蘇眉也不想浪費時間把嚴語先送回別墅。 朕甚惶恐 既然她都開口了,蘇眉也不會拒絕。

共同搭乘警車去往之前便衣蹲守的李薇薇所在住宅附近。

據他們所說,李薇薇才去了一趟超市剛回到家裡,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沒有異常,也不知道失蹤的林華和陸明是否在李薇薇的家裡。若是真的是李薇薇有問題,那又會是兩條人命,只是苦於他們一直沒證據,季清一時間也想不到什麼辦法。

蘇眉抿著唇,越是緊張的時候,她越冷靜。

悄悄把誘受放出,趁著無人察覺,蘇眉讓誘受先去李薇薇家中查找。

誘受只是一個黑影,可以變化自己的形狀,根本沒有人會注意,讓他先去最好不過。

重生之帝國能孕 很快,誘受給了強烈的反應。主人要找的那兩個男人就在李薇薇的家裡!

「季警官,我們進去!」蘇眉咬牙,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她只能含糊說道,「為了保持聯繫,他們手機都有定位系統,我看到了,他們就在李薇薇家裡!」 有了徐致肯定的話,季清立即下令,五六位警察率先奪人,包圍了李薇薇家中四周,隨後季清才輕輕敲門。

隨後,從屋子裡聽到由遠而近的腳步聲。

隨後是李薇薇的詢問,「是誰?」

「我是附近商鋪活動的宣傳人,最近我們店裡新推出的免費試用的一款打汁機,這位女士,你開開門咱們當面給你介紹吧?」假裝推銷產品的便衣手機拿著一張花花綠綠的單子,看起來真像是

「你等會。」李薇薇的聲音有些冷清,腳步聲離開不到兩分鐘再度返回,隨後就聽到了鑰匙的聲音。

大門打開,站在門外的便衣立即沖了進去。季清一手出示警官證,表情冷峻,「我是季清,李女士應該見過的。」

幾個便衣將她包圍起來,蘇眉隨後進去,皺著眉頭一邊找人,實則是早已潛伏在李薇薇家中的誘受帶領著蘇眉。

那是一個廢棄的雜物間。

蘇眉一下子推開倉門,兩個昏迷不醒的男人被繩子綁著睡在一旁,「我找到他們了!」

蘇眉沒有急著救人,而是讓帶著攝像頭的便衣將現場記錄下來作為證據之後,幾個人才一起上來進行解救。

在季清那邊,也很快將李薇薇控制住。

「你知道我們為什麼抓你嗎?」

李薇薇眼裡閃過詭異的神色,「我可什麼都沒做呀,季警官。」

季清等人直接將她壓上警車,一部分人先回去,餘下的人再接著搜索是否還有其他有利的直接證據。

李薇薇的家裡很整潔。

只是除了那一件雜物室。

蘇眉找到了兩人之後便隨著醫院的車子一起離開,後續的發展沒有跟上。

本來以為這已經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真相了,可是在把李薇薇送去警局的中途,李薇薇似乎因為睏倦而睡了一會兒。

到了警察局之後,又變成了單純善良的模樣。對自己所作的事情好像一點兒也不清楚,讓警方都有一種是不是他們抓錯人的錯覺。

可……

這絕對不可能啊!

他們都還錄製著視頻,確實是從李薇薇家裡搜到了被迷暈捆綁的兩個大男人,而且廚房裡的那些東西明擺著了就是要將這兩個男人殺害。

只是越是詢問,他們就越覺得這個李薇薇有問題。

最終判定,李薇薇在精神方面有著嚴重障礙。

至於是什麼,還得等精神科專家鑒定之後才能給出答案。

另一邊,蘇眉隨著救護車上去,在醫院裡等到了兩個人清醒過來,才向她說了大致情況。

醫妃權傾天下 他們觀察了幾天,都覺得李薇薇沒有問題,決定讓陸嬌和李薇薇結識之後,再找機會把李薇薇帶出來詢問。

可就在李薇薇出現之後,問題也來了。

陸嬌只是幫忙叫人的,所以赴約的只有林華和陸明,李薇薇到來發現只有兩個陌生男人而不是陸嬌,她的表情突然變了。

變成一個睿智冷靜的成熟女人。

弄清楚兩個人來的目的是為了那兩宗碎屍命案,她也好像很配合,一邊跟他們喝酒一邊說。說著說著……他們兩個大男人就暈過去了。 再醒過來時,就已經身處醫院之中。

蘇眉:……

這兩個傢伙真是福大命大。

懷著歉意拍拍他們的肩膀,「這次是我大意了,好在你們倆沒事,否則我的罪過就大了。」

「老大,你說的什麼話,」陸明虛弱也不見消停,「對了老大,那個李薇薇真的是兇手嗎?」回想當時他們兩個暈過去,現在卻忽然覺得背後一涼。

如果真的不是老大發現及時,他們兩個可能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這個問題還是問季警官吧,他最清楚。」剛好季清還要留下來給兩個人做筆錄,所以蘇眉一開口,兩人都看向了季清。

季清聞言點頭,「雖然已經從李薇薇的住所找到了不少可疑的東西,不過都需要化驗才能確定。並且……據我同事所說,李薇薇的精神方面似乎很有問題。」

很有問題?

蘇眉一臉感興趣,「所以,給李薇薇判刑方面會轉變方向是嗎?」

季清點頭,李薇薇涉及的案子危害很大,可是她又屬於精神狀態不正常,這樣就算是認定了她是犯罪嫌疑人,也會根據她的精神方面做出適當判決,最大的可能就是送進醫院接受治療,而在刑事方面不負主要責任。

也就是說……

無法判刑。

「怎……怎麼還有精神方面的問題?」陸明撓著頭不太清醒,「難道說李薇薇還是個精神病嗎?」

「可以這麼說,」季清如實回答,「不過確切的方面還需要專業的人員鑒定之後。」

蘇眉:……

陸明:……

「那些被殺的人可真是……倒霉啊。」林華不痛不癢的說了一句。

「我看也不全是。」蘇眉唇角帶上了弧度,「別忘了那個高楊還強暴過李薇薇,並不算冤枉。」

季清臉一黑:……

「我還在這裡。」怎麼說他也是個正兒八經的警務人員,在他面前說話真的就一點避諱也沒有的嗎?!

「季清哥,我們這不是把你當做自己人嘛。再說咱們幾個老百姓也就說說茶餘飯後的碎嘴,沒必要這麼嚴肅了。」蘇眉舔了舔嘴唇,「說起來……」

「終於把這幾宗案子破了,季警官心裡的石頭也落地了吧。」

季清哭笑不得,這個徐致總算是這樣,讓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童笑一直在默默聽著幾個人的談話,站在蘇眉身邊乖巧得像個木頭,聽他們掰扯的話里也得到不少信息。不過想來,這些都已經不關她的事情了。

林華和陸明都是中了迷藥,藥效過了以後基本也沒什麼大問題,至於破案的後續問題都交給警方去辦,他們也清閑下來。

可……

那突然逃跑消失不見的簡淵,始終是一個隱患。

本來也只想控訴簡淵一個囚禁他人人身自由的小罪,因為簡淵的逃走,就變成了逃犯,被列入網上通緝在逃人員,讓蘇眉不敢掉以輕心。

簡淵……

簡淵的目標可是嚴語。

從醫院回來之後,嚴語正式踏入徐家。又再度變成了徐家的小保姆,還居住在別墅一樓的客房裡。

【話說作家助手升級之後我終於看到起點了或者其他閱文平台的評論了,但是我其他平台賬號太低或沒有賬號無法發表評論,所以評論區就沒辦法回復了,只能在QQ閱讀和雲起這裡浪】 若是按著總裁文的走向,這一定是一個美好且曖昧的同居生活,然而在童笑與簡淵接觸契約之後,童笑基本都是憂心該怎麼回家,根本就沒有什麼「終於跟自己男神同居好興奮」的yy。

童笑覺得,既然徐少能夠輕易將她長久煩惱的該死契約解除了,所以徐少也是有辦法送自己回家的……但是這個話題又不能明說,要怎麼辦才不會被天道察覺?

童笑為此冥思苦想了很久。

終於想出了一個委婉的談話內容。

童笑:「徐少,我最近看了一本小說,小說女主被一個該死的自稱系統的男人欺騙契約,並且奴役了她很多個世界,終於有一個世界里,遇上了一個能力很強的,很女主一樣帶著目的有能力的人,幫助女主和該死的神秘男人解除了契約,但是女主想要回家,怎麼辦?」

蘇眉:……

你確定這是你看的小說而不是你自己的故事?

「你是想讓我猜一猜那個強大有能力的人怎麼幫助女主送她回家?」

童笑眼裡放光,「是啊是啊!」

蘇眉沉思了一會兒,「這個我也不清楚,那個能力強大的人也不是萬能,況且他也不知道女主是從哪個世界來的啊,又怎麼能送她回家呢?」

童笑忽然覺得背後一涼。

「徐少,你的意思是……那個女主就要留在那個世界里了嗎?」

蘇眉認真回答:「恐怕是的。」

想了想還安慰她一句,「如果可以抓住之前欺壓女主那個神秘男人的話,或許那個神秘男人有辦法。畢竟,是他把女主帶到其他世界的,不是嗎?」

「對!」童笑猛地點頭,彷彿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徐少,只是簡淵現在躲起來了,我們能有什麼辦法逼他出來?」

簡淵的皮囊包裹的是那個自稱系統的男人,又不是真的簡淵,那個男人手段這麼多。當初還想著利用天道讓蘇眉收手,自己方便逃走。

可眼下別說蘇眉了,就是天道都找不到這傢伙,真懷疑他是不是就此脫離了這個世界。

蘇眉還有任務在身,簡淵完全是光腳不怕穿鞋的。若是真的拼了命發了瘋,簡淵無所畏懼,也許還會直接動手弄死嚴語再強行跟她契約,到時候就是蘇眉也沒有辦法了。

所以,雖然目前看來蘇眉站在有利的這一方,實則簡淵也是一個難纏的對象。

蘇眉皺著眉頭,一時之間也想不出什麼辦法對付這個男人。只能肯定的是,依照之前簡淵對待嚴語的態度,他絕不可能輕易放棄嚴語。

「走一步看一步吧。」

蘇眉相信嚴語也不蠢,第一次被簡淵欺騙了契約,就不會被騙第二次,只是為了以防安全,在沒有解決簡淵的問題之前,嚴語都只能時刻跟著自己才是最安全的。

蘇眉這邊正想辦法對付簡淵,而簡淵又何嘗不是想辦法對付蘇眉呢?

上一次的交手,簡淵大約摸清了蘇眉手上除了讓他忌憚的虎翼之外,就是那不明來歷的黑影。仔細想想,徐致若是和童笑一樣帶著任務。他或許可以從徐致的任務著手找到突破點。 那麼,徐致的任務又是什麼。

簡淵仔細對照了一下最近這段時間徐致所關心的,所做的事情,很輕易能夠看出來,徐致的任務不是破了案子就是跟案子的負責人有關係。

具體是什麼目的他還沒想到,可如今案子已經是真相大白,除了兇手還沒有得到審判之外,已經是差不多宣告結束。

而徐致還沒有離開這個世界,也就表明他的任務還沒有完成。

不是嚴懲兇手,那就是……負責這兩起大案子的季清季警官了。

警察?

簡淵眉毛一挑。

妾本情凉 好巧不巧,他現在正好是被通緝的人呢。

可若是……他主動現身季清面前,不知道徐致會是什麼反應……

微微眯眼,簡淵似乎感到異常興奮。

他興奮的後果就是,蘇眉接到了來自警局的電話,聲稱簡淵綁走了季清季警官。

蘇眉:……

心裡一個咯噔,整個人都不好了。

警察顯然也沒有想到簡淵竟然這麼大的膽子,會以一個警察作為人質,不是劫財劫色,而是要求用徐致做交換。

他們:???

這都什麼套路……呸!

什麼仇什麼怨!

蘇眉抿著唇答,「因為他認為是我搶走了他的女人。」

眾人:……

他們只當簡淵綁走了季清只是巧合,想要隨機選一個警員,而季清就是被綁的隨機對象。實則只有簡淵和蘇眉知道,這絕對不是隨機。

簡淵看出她的任務目標了。

所以,想要解救季警官,還非要徐致出馬不可了。

童笑咬著唇看蘇眉遠走的背影,忽而一道:「徐少,我跟你一起去!」

她知道簡淵的目標出了徐少還有她,她去的話,會不會讓簡淵多一些顧慮呢?

只是沒想到,被蘇眉拒絕了。

「你呆著,我會想辦法自救的。」蘇眉這句話不僅僅是說給童笑聽,也是說給這些警察聽。以免他們忽然衝進去救人,說不定還讓現場更加混亂。

所有人的心都懸著。

簡淵之前就已經有買兇殺人的嫌疑,他的目標也正是徐致。此番徐致前去,未知的危險重重,他們還只能請談判專家來……不過貌似說服的希望並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