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神獸原地消失了。

『趙家,司馬家,又出來個吳家,你們的背後是誰呢?這次一定把你們都揪出來!』

一連就是三天。

小幽回來了。

一臉的鄙夷。

「你們人族就是一幫虛偽的傢伙,白天道貌岸然,晚上男盜女娼,張口仁義道德,閉口食人血肉!還不如我光明磊落呢!要不是你管的住我,我一口就把那幫傢伙吞了。」

一邊說,這隻小豹子還一邊比劃。

足足說了幾個小時才算說完。

地玉一抬手,啪的一聲拍到了桌子上,紅木的大桌子立馬變成了齏粉。

「毫無人倫!手段居然如此殘忍,你們不配做人!」

地玉怒了,徹底怒了。

地玉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半夜十二點,幾輛大卡車從一個廢棄的倉庫里裝滿了貨,浩浩蕩蕩的開往了一個工廠。

路上偶有執勤的檢查者,看了看車隊也就放行了。

『是吳家的車,上頭有話,吳家的車隊免檢。』

這些車開了一個小時來到了一片廠區,佔地上千畝。

一看就知道是個大企業。

不是別家,而是倭國的投資項目,生物葯業。

第一批投資就是壹佰億,已經完成了,第二批投資也快到了。

一輛輛卡車開進了生物葯業。

大門又緊緊地關閉了。

車隊來到一棟大樓的地下停車場。

車門打開了,一個又一個人從裡面走了出來。

仔細看看,都是些老弱病殘,穿的都是破破爛爛的,跟乞丐一樣,不少人東張西望的,一看就知道精神不正常。

「八嘎!看什麼看!趕緊走,一幫低賤的垃圾!快點!」

地下的實驗室里,一名名面無表情的白衣給這些人注射了一些液體。

注射完液體,人很快就變得興奮起來,充滿了活力,身體一下子變得強壯了起來。

可惜早已經被固定住了,連動根手指都困難。

就在他們感覺最好的時候,身體周圍出現了無數的細針管,猛地插進了這些人的身體。

一分鐘不到,原本是一個很強壯的人,就變成了一張人皮,裡面被整個吸空了。

地玉呢?

這會站在了一個地方,腳下躺著一個人,正是那隻小小鳥。

「你放了我!快放了我,我父親馬上就回來,不放我你就死定了!」

地玉嘿嘿一笑。

「來的真夠慢,看來你的聲音還是有點小啊,那就再大一點!」

地玉的腳尖一捻。

小小鳥的大腿骨立馬就碎了。

「啊……疼死我了,你個混蛋魔鬼。我要殺了你,把你碎屍萬段!」

凄慘的哭喊聲傳遍了吳家的整個院落。

「混蛋!是誰,這麼大膽敢進我吳家搗亂,活的不耐煩了!」

房門被人一腳踹開了,呼呼啦啦進來二十多個人。

為首的正是吳家家主無良。

「爸爸救我!我要死了!殺了他!快殺了他!」

吳能大聲的喊著。

無良一看,自己的唯一寶貝兒子,被人踩在地上,手腳斷裂,渾身鮮血。

無能的身體氣得發抖了。

「你!你你你好大的能耐!敢這麼對付我兒子。你死定了!不不不,不能讓你死的那麼輕鬆,我要把你手腳砍斷,再把你的親人全部抓來。男的全部去做強化液肥料,女的都要輪死。」

「吳良!你爸媽沒有看錯你,你就是沒有良心,一個秦國人,不思報國,反而做出這等滅絕人倫的壞事,你不配做秦國人,你該死!所有的劊子手都該死。」

無良哈哈大笑起來。

「我怎麼樣不用你操心,因為你看不到了,上!打斷他的手腳。活捉他!我要讓他想死都不行!上!」

二十多個大漢蜂擁而上。

「地玉是吧! 毒液諸天 一人幹掉過司馬家六個SSS級強者對吧!我這裡有二十多個SSS級強化人,你有本事都幹掉!」 二十多個SSS級的狠人,這在過去是不可想象的。

而如今居然出現在一個家族中,可見這個家族要麼隱藏極深,要麼就是有一個龐大的勢力暗中支持。

吳家顯然是後者。

地玉嘴角一翹。

『一幫雜碎,不是靠自己的能力提升,而是靠一瓶液體,也就是樣子貨罷了!都去死吧!』

面對二十幾名SSS級的強者,地玉動了。

每一步邁出,都有一名SSS級強者倒地。

或是心臟爆碎,或是腦袋開瓢。

幾乎是眨眼的功夫,二十多名SSS級強者就宣告失敗。

無良的眼睛里只有吳能,只有怒火,如果會噴火的話,早就噴火把人燒死了。

『這個小子,不能讓他死的那麼便宜,我一定讓他嘗遍人間的最殘酷刑罰,再讓他死去。』

「到你了!」

「一掌!斷你臂!」

無良這才注意到,地上已經躺滿了人,而每一個都是倒在血泊之中,不是胸膛炸裂,就是腦袋開花,都死的不能再死了。

無良的腦袋就是翁的一下。

『納尼?我曹!什嘛情況?』

看著地玉慢慢的向著自己走來。

『都是他殺得?天哪!把二十多SSS級強者當成西瓜,他是怎麼做到的?跑,去告訴大老闆……』

無良一轉身就要溜。

還沒轉過身去呢。

在十米之外的地玉一揮手,無量就覺得自己的身體一輕,仔細一看,左臂不見了。

鑽心的巨疼瞬間傳來。

「哎呀!我的手臂!你個混蛋!」

無良想用右手去抱一下左肩膀。

剛一抬手。

「一拳!碎你腿!」

無良還沒轉過身去,就見十米之外的地玉只是揮了揮手,自己的右大腿就被什麼擊中了。

砰地一聲,整條大腿瞬間炸裂開來。

無良無法站立,噗通一聲,摔倒在地。

痛苦的嗷嗷大叫起來。

地玉一步步走了過來。

嘭!

嘭!

聲音並不是很大,但是聽在無良的耳朵里,那就是催命的喪鐘。

「別!別過來!饒了我吧!我兒子是對婉兒小姐下了葯,可是並沒有碰到婉兒小姐啊。而且現在,我們爺倆都已是廢人了,您的氣能消了吧!」

嘭!

嘭!

「我要是不消呢?」

嘭!

嘭!

「別過來!我有錢,有很多錢!十個億,放過我,馬上就是你的啦。」

「十個億夠嗎?」

嘭!

嘭!

「十個億一條命,我們爺倆,給你二十億。另外,我的產業也全給你,加起來過百億了,總夠了吧!」

嘭!

嘭!

「你們爺倆的命就值百億,別人的命就豬狗不如!你真看得起自己!」

不嫁豪門 地玉抬起腿,腳尖狠狠地踩了下去。

「啊!我的胳膊!疼疼疼疼疼疼疼!」

地玉腳尖來回揉動。

『咔嚓咔嚓……』

無良的另外一隻胳膊慢慢的被踩成了碎渣肉泥。

「啊!你!你不是人,就是個魔鬼!」

地玉一笑!

猛地一抬腿,踢在無良的另一隻大腿上,大腿瞬間就和身體分離了。

「我不是人?這話,你沒有資格說!」

無良覺得自己要死了。

「啊!我不活了,給我個痛快吧!」

地玉一腳踩在無良的肚子上。

「我說過!你想死,可沒那麼便宜!」

「你到底想怎麼樣?」

纏綿不休:我的吸血鬼騎士 「我不想怎麼樣,只是要把你變成人棍而已!」

「小幽,你可以開餐了!」

一隻小豹子從地玉肩膀上跳了下來,也就十幾公分大。

來到一名SSS級強者身前,猛的一張大嘴,一口就把一個一米八多,近兩百斤重的人吞了。

無良一看頓時傻眼了。

『這尼瑪太瘋狂了!這是什麼物種?不會一會把我也吞了吧!』

一會的功夫屋裡就剩下地玉和無良兩個人了。

地玉一揮手。

「帶上他!我領你去吃大餐!」

「吼……本神獸是發現了,跟著你餓不著!吼……」

幽冥一張嘴就把無良叼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