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書的格局,真的太大了,大氣磅礴,氣勢恢宏,場景更是格外宏大。尤其是一眾的配角,老瘋子,虛空,狠人,無始大帝,姜神王,都是獨樹一幟的存在,讓人印象無比深刻。這樣的一本,雖然因為連載的原因,有一些水文的地方,但是不得不說,這絕對是華國網文史上,一部劃時代的巨作!」

《遮天》,最後在終點網上,取到了均訂近300萬的恐怖成績,吸引了無數的作者爭相模仿,更是引領了一代潮流。

而在這個世界,也像前世一樣,《遮天》的書友們,形成了一股被稱為「遮吹」或者說是「葉吹」的組織,在未來的很多年裡,不斷地征伐著這個世界上,無數的網文主角們。

《遮天》,作為湯元第一部長篇連載的幻想,取得的成就是前所未有的。

《遮天》完結之後三天,終點直接首頁大封吹,掛了整整七天。

這樣的一部作品,可以稱得上是劃時代的。

它改變了整個華國網文屆的創作方向與創作形式。

湯元,仙俠開山怪的名頭坐實了。 耗時不到一年時間,蕭炎就完成了這次修鍊,亂劈風錘法大成,在殺戮之都將會有足夠的戰鬥力,不會因為藍銀霸王槍屬於魂技被環境所限制。

今日,他盤腿而坐,像往常一樣刻苦修鍊。

剛剛不久達到六十級,這種魂力修鍊速度飛快,一般來說可能會導致基礎被動搖,可在瀑布底下錘鍊了身體,無數藍銀草魂獸幫助他修鍊,一點都沒有負面影響。

隨著蕭炎的呼吸,周圍的藍銀草魂獸受到了召喚,紛紛歡呼雀躍,為皇者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如今他們已經覆蓋了方圓數百米,將水潭周圍全部佔據了。

如果剛開始存在感還很薄弱的話,現在就是一個龐大的集體了,其中第一隻藍銀草魂獸如今赫然達到了三十年修為的級別,只能說此地實在是得天獨厚。

而這種情況,也引動了隱藏在這片山脈深處的藍銀草魂獸族群。裡面的強大存在感受到了大量新生的同類,把目光投向了這裡,凝神注視。

正在修鍊到蕭炎突生警覺,眼中精光一閃,掃視四周,卻未見到任何異常,這麼久以來,可是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

而在下一刻,腦海中浮現一個聲音,「咦,皇者血脈!怎麼會出現在你一個人類身上?」

蕭炎這才意識到合適的時機到來了,自己在周圍待了這麼久,母親族群中的強者終於感應到了,於是找過來了。

「嗯……」

「人類,你怎麼會有皇者血脈?」祂的語氣中有著警覺和疑惑。

「由母親傳承而來。」蕭炎老實回答。

「哦,那個小姑娘啊,那你這次過來要做什麼事?

而下一句話,語氣突然嚴厲起來,「你來做什麼?」

當蕭炎迷惑的時候,唐昊出現了,站在了他的旁邊,手心出現了一顆綠色的草籽,他兩眼中滿是神情,依依不捨。

蕭炎也被吸引了目光,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獲得第三魂環時,那隻千年藍銀草魂獸最後也留下了一顆草籽,如今正在冰火兩泉之中重新生長,那這就應該是!

「母親!」

沉默,兩個人,還有一個強大的存在都陷入了沉默。

良久,祂說道,「你一個人進來吧,送那小姑娘回來。」

唐昊咬著牙,將草籽送到了蕭炎手中,叮囑道,「堅守本心,勿忘本性。」

蕭炎雙手緩緩接過,心情起伏之間,雙手稍稍不穩,也不知道應該要有什麼表情,似乎要感謝其讓自己降臨人世,可又差了一點意思,畢竟沒有養育之恩。

或許是受到了此地天地環境的影響,那顆草籽閃爍了一下藍光,勾動了蕭炎的內心,眼淚不自覺地就流了下來,心弦被觸動。

旁邊的唐昊更是如此,強行壓抑自己的情緒,轉身離開此地,不想在待下去了。

蕭炎緩了一會,心情已經平復了,帶著草籽向著山脈內部奔去,遵循著祂的指引。

在兩個人離開之後,奇迹出現了,水潭邊的藍銀草魂獸竟然開始了緩慢的移動,追隨者蕭炎的腳步,離水潭邊越來越遠,假以時日,此地會恢復原狀,不留任何痕迹。

蕭炎在狂奔之中,精神力也散發出去,周圍的藍銀草越來越多,魂獸的數量更是如此,它們和自己的精神力相互呼應,讓蕭炎的感知更加敏銳。

所有的藍銀草魂獸有各自的想法,又組合成了巨大的整體意識,蕭炎有一種想要融入其中的感覺。

他在裡面感受到了親切,感受到了濡沫,感受到了敬意,他迫切的想要和他們一樣,這樣就能夠更加清晰的感同身受,去了解它們的想法。

到了最後,蕭炎甚至不需要花費精神力掃描周圍的場景,就能通過這個整體思緒了解到這一切,不論是多麼微下的細節,在無數藍銀草的感知下,纖毫畢露。

這種精神力大幅強化,每一處細節都能了解的感覺讓人沉迷,彷彿能夠掌控這片天地一般,不知不覺間,一股股精神力向著外面釋放了出去,過於龐大的消耗,讓眉頭下意識皺了起來,可他感受不到了。

「來吧,進來吧!」祂在不斷的呼喚,而蕭炎一開始在前進,後來卻慢慢地停下了腳步,原地不動了。

臉上的警覺在消失,表情平靜了下來,接著嘴角慢慢勾起,出現了滿足的喜色,再和緊緊皺起的眉頭比較,分外詭異。

他手中的草籽藍色光芒不斷閃爍,身體也出現了這種徵兆。

藍銀草武魂出現,同時魂環出現,一顆顆藍銀草在腳邊生長出現,瘋狂的向上生長,沒過腳踝,達到膝蓋,長到髖部,遠遠看去,蕭炎就好像是從藍銀草中生長出來的一般。

當蕭炎正沉浸於藍銀草集體的精神思緒中不可自拔的時候,唐昊的提醒突然出現了,「堅守本心,勿忘本性!」

一股涼氣自腳後跟竄到了後腦勺,蕭炎渾身冰涼,發現精神力正不受控制地往外面奔涌而出,頭疼欲裂,靈魂都被撼動了。

「啊,給我收斂!」

當這個想法出現的時候,原本對他表示了親切的無數藍銀草都變了,變得哀怨,變得不解。

「為什麼,為什麼不和我們在一起,來吧,來吧!」

蕭炎全身都在劇烈的顫抖,意志在和無數藍銀草的思緒進行對抗,一邊想要將他同化為群體中的一員,一邊想要保持獨立,展開了拉鋸。

而在現實中,腳步的藍銀草不斷生長,已經把胸膛都掩蓋了,還在繼續往上,蕭炎,快不見了。

正在往外奔行的唐昊心中一顫,腳步就停了下來,轉身怒視,喝道,「好膽!」

空氣中一個藍色的光影出現,形似小男孩,突然又變成了老婆婆,再度又變成了中年男人,最後定格在了年輕美婦。

她容顏絕美,藍發藍眸,一顰一笑之間,讓唐昊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嘴中喃喃自語道,「阿銀,我的阿銀!」

身為昊天斗羅,唐昊在一盞茶之後,總算找回了自我,厲聲喝道,「膽敢傷害我兒,定將你這個族群連根拔起,一個不留。」

那藍色人影無悲無喜,無歡無怒,悠悠道,「身負皇者血脈,融入族群中是理所應當之意。」

「爾敢!」

唐昊右手中昊天錘出現,向前平舉,威脅道,「你們最好別逼我!」 張獵戶平日里經常上山打獵,皮膚頗為粗糙,被太陽灼曬得黑黝黝的,不過胸膛上的確沒有什麼紅色的痣。

衙役又扯著他的衣領查看後背,後背也是完好的,並不見任何抓傷的痕迹。

「大人……這……」衙役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查驗結果,一時之間有些錯愕。

一看慕流雲說得言之鑿鑿,可是驗看之下又是一無所獲,院外的議論聲也又大了起來。

「大人吶,你看小人可沒說謊!我這身上又沒有痣又沒有傷,可不要再冤枉我了啊!」張獵戶嘴上可憐兮兮地求饒,兩隻眼睛倒是嘰里咕嚕賊得很,偷偷打量著慕流雲的反應。

「我可沒有冤枉你,痣什麼的,或許是我記錯了,畢竟這種事情我經手的也太多了有點,記混了也不稀奇。」慕流雲卻不慌,不為所動地繼續說,「前面的記錯了,後面的可錯不了!

你見那婦人生得膚白貌美,動了歹念,得手之後還不滿足,你還對她控訴,說若不是家中有個黃臉婆,發如枯草,皮粗如沙,多看一眼都心驚,碰一下都差一點噁心地吐出來,哪有那婦人那般白嫩,叫人看了心都痒痒!

你跟那婦人說,既然你已經強行與她有了夫妻之實,與其她尋死覓活,倒不如乾脆跟了你,你在駝峰山上有個可以歇腳暫住的地方,可以先將她安頓在那裡,你平時也不怎麼呆在家中,借著上山打獵的由頭,二人也好廝混。

等到你尋個好的由頭,將家中的黃臉婆休了,就將她迎娶進門,堂堂正正一起生活。

你還說若是家裡的黃臉婆不識抬舉,你是獵戶,有的是法子,大不了騙上山去,一箭射死,扔在山中,過幾日再去尋,估計就已經被山中野獸啃食得七七八八了,到時候就說是黃臉婆一個人上山尋人,不巧遇到了猛獸,被猛獸給掏了,這樣你就變成了鰥夫,可以再娶!

那婦人不聽你這些鬼話,抵死不從,你惱羞成怒,怕她回去報官,乾脆發狠,將人拖到河中,想要將其溺死,那婦人掙扎落水,被河水沖走,又被救起來,這才撿了條命報了官!」

慕流雲說罷,目光落向一旁的張氏,將她打量一遍,嘖嘖道:「這話我本也是半信半疑的,不過今日見了你家娘子……你對那婦人說的倒也不是假話!」

那張氏原本已經被慕流雲這一番話唬得有些暈頭轉向,聽到後來,臉色漸漸發生了變化,最後終於忍不住,一下子從地上蹦了起來。

「好你個挨千刀的!你是不是早就動了這樣的心思了?我說上次你上山的時候,好端端的讓你背足了乾糧,你偏要我隔兩天給你送上去,你這是想要我死啊!我在家裡忙裡忙外照顧你一家老小,你竟然想要害死我!你還是個人嘛!」

張氏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撲向張獵戶,把平日里在家揉面打餅的力氣都給使了出來,劈頭蓋臉朝她男人身上一個勁兒的招呼。

張獵戶本來就被慕流雲的胡攪蠻纏和一番說法攪得有些心裡不耐煩,現在突然被自家娘子衝過來雨點落地一樣的亂捶一氣,幾乎要被捶得歪倒在一旁。

要知道,這村裡的婦人平日里要做許多農活粗活兒,那裡到可與城裡的小娘子大不相同。

「住手!別打了!別打了!這根本都是沒有的事兒!」張獵戶沒一會兒的功夫便被氣紅了眼的自家媳婦兒捶打得頭髮也亂了,臉上也腫了,心中又氣又惱,氣急之下脫口而出,「就那麼一個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娘們兒,還是個寡婦!我想要娶她進門不是瘋了心么!我還嫌她克夫呢!」

原本院子裡面打成一團,院外的村民也在七嘴八舌議論著,張獵戶這一嗓子吼出來,周圍瞬時安靜下來,就連一直掄圓了一味捶打的張氏也被嚇了一跳,手上動作停了下來。

「呵呵……」慕流雲賊兮兮一笑,沖張獵戶一挑眉,「我何時對你說過那婦人是個寡婦?」

張獵戶面如死灰,腮邊的肉都硬邦邦的鼓了起來,估計一口牙都要被咬碎了。

「若不是你見那婦人帶著上墳燒紙的東西,怎會知道她是寡婦的這件事?早就讓你老老實實供認自己的罪狀你不肯,非要被打一頓才肯說,這樣的癖好我倒還真是頭一回見!」慕流雲見自己的妙計有了效果,笑得愈發得意。

「你誆我!」徹底意識到自己是如何落入慕流雲圈套的張獵戶此刻睚眥俱裂,雙眼瞪著隻身站在院中的慕流雲,忽然起身,一邊綳著一身腱子肉想要將原本就被鬆開些許的繩索掙斷,一邊朝慕流雲猛衝過去。

他的舉動實在是太突然,原本立在一旁的兩個衙役都還沒有回過神來,張獵戶便已經快要衝到慕流雲面前,他的速度又快力道又猛,慕流雲一愣神的功夫,眼見著已經沒有躲閃的餘地,只能下意識倒吸一口冷氣,閉緊雙眼。

這一下撞上來,估計自己的肋骨都要被撞斷幾根,運氣好的話,還能撿半條命回來,若是運氣不好,被肋骨扎穿了肺,那可就真的是要到頭兒了……

可是預期之中的撞擊與劇痛並沒有落在身上,慕流雲感到耳邊似乎有一道疾風吹過,正眼就看到一道黑影飛過,快准狠地擊中張獵戶的肩窩,力道之大,讓直直衝過來的見狀漢子硬生生剎住了速度,身子一晃,撲通一聲仰面摔倒在地上。

張獵戶摔倒在地,那黑影也掉落在地上,慕流雲心如擂鼓,定睛一看,方才從自己耳畔一陣疾風一樣飛過去擊中兇徒的,竟然是袁牧那柄劍的劍鞘。

一旁的衙役這會兒也回過神來,立刻衝過來將張獵戶按在地上,原本在院外觀望的袁甲袁乙也在袁牧的示意下,開始勸說圍觀村民散去。

張獵戶方才等於承認了自己的罪行,村裡居然有人做出這等傷天害理、喪盡天良的事,這可把那些村民給嚇壞了,原本就有點看不下去,再配上袁甲頂著他那張殺氣騰騰的臉來趕人,那些村民簡直不要跑得太快,沒一會兒的功夫就做鳥獸散。《豪婿你老婆又跑了》第361章改變策略 盜帝,這是一個傳奇。

他的傳奇在於,哪怕是身為弟子的李廣,都未曾見過他的真容。

甚至於,他是男是女都不被人知曉。

但,他以一己之力威懾天下,庇護盜州各兇徒、罪徒,讓得天人界不敢興兵來犯。

只因,他太神秘了。

雖以帝相稱,但他的修為到底什麼層次?

無人知。

只知曉通天的父親——天神,在繼承天人族那個白晝,他的神冠無故被盜,曾為那個風雲一生,站在天人界最巔峰的男子一生的恥辱。

且,一直到現在,那頂神冠,依舊不知所蹤。

而遍尋天下,能夠有這個本事的,也唯有盜州的那一人。

所以,他光明正大拜訪天人族,當然能夠引發天人族的鄭重,當然能夠在天下引起軒然大波。

「前輩孤身前往天人族?」林凡皺眉,突然想到這一點。

這太膽大,就不怕那一族直接蠻不講理,不顧道義,直接將到底擒下嗎?

林凡渾然忘記,前不久,他也剛單槍匹馬闖入天人族呢。

「放心吧,那老貨保命手段多著呢,說是九命貓都不為過,或者應該用九命狐狸來形容。」

鳳主此時開口,在這裡咬牙切齒。

林凡狐疑的看向自己的岳父,看這苦大仇深的模樣,莫非……自家這個岳父也曾在哪位傳奇手下吃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