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的大成聖王,半步大帝都默不作聲,不敢多說話。看著洪錚,良久才嘆息一聲。熾天使崛起的速度,已經勢不可擋了,無人能阻攔他的腳步。不少人當初都見到了在天機界中,他差點被六界王孔飲溪一掌打死。但是現在,恐怕連孔飲溪,都接不下他的一掌。

這才多久,短短三個月的時間不到啊,熾天使居然就已經成長到了如此的地步!

帝馱天在遠處看著洪錚的身影,眼眸中出現了思索之色。他的身旁,還站立了一道模糊的身影。若是有人在此,必定會被他的真實身份所震驚。

三個紀元前的最強神族——霸天武神軀!

他也出世了!

「你也是三個紀元前的生靈,可曾見過此人?」帝馱天問道。

「我沉睡的太久,有些記憶已經模糊不清,但是有些面熟,我想想。」霸天武神軀思索著,而後才開口,「見過他,名字似乎是——加百列!」

「再仔細的回想一下是不是。」帝馱天說道。

「我來追朔一下三個紀元前的記憶試試,不需要多久。」霸天武神軀盤坐在地面上,開始追尋三個紀元前丟失的記憶。一旦確定了就是加百列,那麼洪錚的真實身份,也將暴露!

「哎。」李清風嘆息一聲,緩緩走上前來,「熾天使,還是我與你一戰吧,忘記跟你說了,我每死一次,便是比以前強大一分。」

洪錚雙眸如刀,看向他:「你也想如當年的霸天武神軀一樣,被我斬殺十三次嗎?」 第九百二十三章殺你十三次

李清風哈哈大笑:「霸天武神軀乃是三個紀元前最強大的生靈,沒有之一。你只是熾天使而已,只能算強大的一批,有什麼資格與底氣敢說能斬殺我十三次?」

笑著笑著,他眼眸中寒光爆閃:「在帝落大沼澤中,那是我剛剛復甦,還沒有完全的掌握自己的神通,現在你來試試。」

「你殺我一次,我還能夠復活,而我殺你一次,你就永遠的死了,我看你拿什麼與我斗!」

李清風面色有些扭曲的說道,隨後身軀光芒爆發,璀璨如烈日。手中出現了一桿長槍,就向洪錚俯衝而去,刺向了洪錚。

洪錚以手中聖劍應敵,一劍斬下。李清風確實比上一次更加強大,所會的神通也非常的可怖。背後浮現出了一隻金色的大手臂,金燦燦的一片,就如同擎天柱一般,矗立在了雲霄中。

他如臂指揮,對著洪錚一掌拍擊了下去。轟隆一聲,虛空都是被拍擊的塌陷了下去,虛空碎片飛舞著,一塊塊。

洪錚身軀一縱,如鯤鵬展翅擊天。右臂瞬間變得極度粗壯,化為一尊聖潔真龍,揮動間與大手臂撞擊在了一起。

洪錚退後幾步,臂膀發麻,但金色的大手臂被洪錚拍擊成了無數的光雨。

眾人快速的散開,眼眸收縮的看著二人。

這二人,一個是永恆毒瘤的化身,一個是三個紀元前的熾天使,可謂是龍爭虎鬥。一道道轟鳴聲衝天,一道道神虹蕩漾而起,甚至落入到了星域中,擊穿了諸多星辰。

「去域外打。」至尊圖騰幼獸的聲音從帝宮中傳出,二人勢均力敵,若是在此地爆發大戰,非常有可能將中央關域都是毀去。

「正合我意。」李清風喝到。

星域中,大戰再次爆發,波動傳遞到了下方,將眾人的髮絲都是吹的飛起。

不少五界王,還有半步大帝抬頭看著天空,心中很是震撼。二人雖然都還未成帝,但實力都已經遠超普通的半步大帝了。本紀元的半步大帝,到二人的身前,也只有被秒殺的份。

永恆毒瘤本體有多強大眾人不知曉,但僅僅是它一道行走在人世間的分身就已經有如此的戰力,多少也能夠猜測中一點。

李清風仰天長嘯,狂怒到了極致。從身軀中衝出了無數的毒瘤,全部的炸裂,黑色的液體在星域中化為了黑色的汪洋,將半個星空都是淹沒了。無數的星辰在其中沉浮著,然後被溶解成了虛無,消散在了虛無中。

洪錚亦是被覆蓋在了其中,但是他所有的羽翼都在發光,以無數潔白羽毛構架出了一個聖白大繭,將他包裹在了其中,有著萬法不侵的趨勢。

而後,他的體內,那些星辰一般的顆粒全部的復甦。一瞬間,他就如同太陽炸裂了一般,黑暗的星域被照亮了,他冉冉升起。手中聖劍劈出,斬向了李清風。

李清風與無數毒瘤在身前構架出了一堵巨大的牆壁。但面對洪錚這一斬,依舊難以奏效,被斬出了一個巨大的口子。

咕嚕嚕,無數的毒瘤翻滾著,形成了一道洪流,沖向了洪錚。

洪錚手掌發光,一掌推開了虛無,硬生生從無數毒瘤中擊穿了一條生路,衝殺到了李清風的身前,一劍點在了他的眉心中。

一連串的血花灑落了出來,他眉心被點破,整個頭顱差點都被貫穿了。他急忙退後,心神戰慄,洪錚的戰鬥經驗太豐富了。自己一絲極其細小的空門都被尋找到了,就那麼一點,就被他尋了個機會,頭顱差點都是被洞穿。

很難想象,此人到底經歷過了多少大戰。

星域中,不斷傳來轟鳴聲,震蕩整個南國。波動更是非常的浩蕩,偶爾有幾束驚天動地的光芒從星域中降落而下,掃在了南國的大地上,犁出了長長的溝壑,縱橫幾百里,形成了一片巨大的山谷。這就是半步大帝的威勢,一招一式間,都有著毀滅性的力量。

「李清風,永恆毒瘤,今日看我殺你第二次……」洪錚說道,其實是第三次了,但是他沒有說出來。

李清風擦去眉心的血液,傷口在癒合。面容大變,渾身都長滿了毒瘤。衣物爆碎后,可以看到他的背後,毒瘤鼓起,密密麻麻的一片,散發出了邪惡至極的氣息,像是從地獄中爬出。

他忽然背對了洪錚,背後的所有毒瘤全部的裂開,像是睜開了一隻只眸子。所有的眸子中,都射出了射線,極具毀滅力,穿透力極強。

嗤的一聲,一顆星辰被一束射線射中,頓時被打穿,出現了一個指洞。射線繼續前進,一連打穿了十五顆星辰才停了下來。

洪錚雙手划動,以自己的法衍化出了一尊黑色巨鍾,橫陳在自己的身前。射線擊在了巨鐘上,發出了叮叮叮的聲音。

而後,他手持無量伏羲柳,猛然一掃,掃出了一擊縱橫八百萬里的伏羲斬。半月形的光芒出現,。平鋪在星域中,將所有的大射線全部斬滅,擊在了他的身上。

李清風大口的咳血,眼神陰沉,開始後退。

洪錚右手猛然的延長,探入到了無盡遠的星空中,極速放大,一手抓住了一顆太陽,熾熱無比。

「過去。」他手持太陽,拍擊向了李清風,用盡全力轟在了他的身上。

李清風悶哼一聲,肩膀炸裂,急忙吐出無數毒瘤,將太陽腐蝕。他再次處於了下風,被洪錚壓制。

「又是完虐了!」一個大成聖王說道,他在帝落大沼澤中看到了熾天使與李清風大戰的一幕。

「熾天使……深不可測,到現在還沒有負創,甚至連一絲的頹勢都沒有。」

李清風心中極為的不甘,他這輩子覺得自己最大的敵人,一個是霸天武神軀,第二個就是洪錚,二人都是完虐他。但是現在又出現了一個熾天使,同樣是在壓著他打,他非常的不甘心,眼神冰冷一片。

「熾天使,我要你的命!」李清風一聲大吼,身軀猛然搖顫,身上長滿的毒瘤全部的剝落成了一顆顆拇指大小的球狀物。而後,所有的球狀物重組在一起,化為了一桿凹凸起伏的長棍! 第九百二十四章悲劇的李清風

接著,他手持長棍,砸向了洪錚,虛空頓時都是被腐蝕了,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白區域。

洪錚心中有些危險感,急忙退後,這是長期戰鬥培養出來的本能,以金岳印迎擊。但金岳印剛剛與長棍相擊,就被腐蝕的黯淡無光,內部的諸多紋路機會都要被磨滅了。

而後,洪錚再次施展出了大笑納術,頭頂日月星辰,腳踩江河山川,無盡的星辰在墜落,掃向了李清風。

咚咚咚。

那個地方被打的混沌一片,無數的星辰降落,也與星域中的隕星撞擊在了一起。整片的虛空都快要碎裂了,宇宙塵埃出現了,遮籠了此地。

在無盡的混沌中,李清風爆發出了一聲不甘的嘶吼聲。身軀都是破爛一片,差點被砸碎成了血肉。他陰森森的看了洪錚一眼,就準備退走。

「哪裡走!」洪錚以身化聖劍,追加了上去,自身衍化為一口巨大的聖劍,長有百里,橫跨星域中,一劍斬落。

啊!

李清風一聲慘叫,徑直的被破開了,黑色鮮血湧出,身軀被斬成了兩半。血液化為汪洋,在星域中流淌,李清風再次被斬殺。

洪錚並沒有離開,屹立在黑色的汪洋之上,閉眼感受著。永恆毒瘤很是詭異,霸天武神軀當年將他斬殺了十三次,都沒有徹底的消滅他,可見一斑。所以洪錚也不認為,自己這一次能徹底的將他除去。

洪錚依舊在等待著,果然,他感受到了在百萬里之外,那是一輪寶月,正散發出了銀光。一股微弱的波動在那裡蕩漾了一下。縱然很是微弱,但還是被洪錚給捕捉到了。

「在這裡。」他相隔百萬里斬出了一劍,聖潔光劍將那輪寶月徑直的剖開。而後,從其中跳出來一道身影,怨毒的看著洪錚,氣息更加的強大了!

李清風再次重組了真身,只不過他的下半身,已經完全的變形了,化為了章魚腿一般。八根觸手紮根在了虛空中,上面布滿了諸多吸盤。

其中一根觸角吸在了一顆星辰上,將那星辰中所蘊含的所有精氣都是汲取,化為了齏粉。

「熾天使,你在自取滅亡知道嗎?」李清風喝道。

「現在是第三次!」洪錚劍指李清風,再次沖了上去。

二人才一交手,就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大戰,從星域中,不斷的打向宇宙深處。下方,諸帝看著這一切,帝蒼玄也是看著李清風,臉上出現了掙扎之色,思考了許久,還是準備衝到那裡,相助李清風。

但他剛剛準備飛起,一道蒼老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旁邊,一隻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年輕人嘛,讓他們斗一斗就好了,你身為大帝,要有大帝的樣子。」

老者笑眯眯的按住了帝蒼玄的肩膀,看向洪錚的眼神,非常的滿意。

「此戰過後,宣熾天使來帝土,我們全力培養。」帝土中有神念傳出,「這種天賦強大的人物,許久不曾見到了。」

「熾天使不錯,南國能出現這樣的高手,是福分。」

「是的,東荒出了個洪錚,南國出了個熾天使,我很好奇,二人見面的時刻,會是怎樣的場景。」

有大帝哈哈大笑,欣賞的看著洪錚。

帝馱天皺著眉頭,看向洪錚,總感覺有些不對勁,但又說不出來哪裡不對。而後,他看向身旁的霸天武神軀,他還是在追朔著自己的記憶。

李清風魔化之後,就連洪錚也感受到了一股吃力,六界王的修為現在有些不夠看了。而後,他身上光芒一閃,浮現了進化戰甲。他全身散發出的光芒更加的璀璨與耀眼了,自我進化成了混沌熾天使,手中出現了一口光劍。

此刻的他,就如同猛龍覺醒,衝到了前方,光劍無堅不摧,再次斬下。

劍芒照亮了李清風的臉龐,而後將他豎斬在那裡,屍身裂成了兩半。他這是第三次被熾天使斬殺,若是算上洪錚本體,那麼就是第四次了。

宇宙中寂靜了下來,但洪錚還沒有退出來。

至尊圖騰幼獸的聲音傳來了星域中:「可以了,算你過關。」

洪錚道:「不急,今日我必須要斬他十三次,讓他知曉什麼叫痛。」

眾人聞言,面色都是有些古怪。熾天使與李清風有仇嗎?為何非要斬殺他十三次?但還有有人不相信,道:「得了吧,永恆毒瘤殺不死的。每斬一次,實力都會大增,第十三次就是極限了。當他第十四次重生的時候,就連霸天武神軀,都不一定是對手。」

洪錚不語,仔細的感應著波動。

十個呼吸之後,他身軀猛然消失在了原地,接連越過一個星系。在那處星域的中心地帶,有無數的星雲環繞。黃土色的星環非常的瑰麗,有種震撼之沒。

洪錚一劍展開了巨大的星環,而後從星環中出來了一道巨大的身影。李清風再次被逼了出來,他身軀更加的龐大了,出現了十六根觸手,上面的吸盤密密麻麻的一片。

嗡嗡的聲音傳來,可怕的吸力出現。一顆又一顆星辰被吸入到了觸手內,消失不見。

「熾天使,你真的在自尋死路知道嗎,不要將我逼急了。」李清風說道。

「我就逼你,又如何?」洪錚再次衝殺向前,上百招交手下來,李清風再次被斬殺,血灑長空中。

「第四次被斬殺了,熾天使還沒放棄,真的與他懟上了。」多離王喃喃自語,這個時候的李清風,越來越強大了。

「還逃?」忽然,洪錚動了,一劍剖開了一大團的宇宙雲霧,再次逼出了李清風的身影。李清風已經有種屈辱感了,就是當年的霸天武神軀,也沒有如此的對待永恆毒瘤的分身啊,不會守著他不放棄。斬殺他十三次也不是連續不停,都是間隔了很久。

「熾天使,你要怎樣?」李清風怒吼,欲哭無淚。

洪錚淡淡的說道:「讓我斬殺十三次,我讓你離去。」

「滾!滾,滾!」李清風一連喊出三個滾字。

當他第十一次被斬殺的時候,眾人都已經麻木了,嘴巴張大,看著星空中。東荒也有人發現了這一點,有人捕捉到了這一幕,很是奇怪。

「奇怪,南國永恆毒瘤的分身現身了,但被熾天使追著打,已經被斬殺十一次了。」天空之城內,有三個紀元前回歸的人物說道。

「熾天使在三個紀元前不算最強種族,這一世覺醒的如此可怕嗎?」 第九百二十五章見幼獸

黑夜等人也看到了這一幕,眼眸中出現了奇異之色。大茶壺面色有些凝重的說道:「那是洪錚,他化身為熾天使,但現在這個消息就爛在肚子裡面。現在壁障已開,大亂之下必有姦細。若是洪錚的身份敗露,對他非常的危險。」

黑夜點點頭。

其他十大巔峰勢力,比如有熊宮,雲霞天頂等人都是非常的驚異。熾天使這一世為何覺醒的如此徹底,連殺永恆毒瘤十一次。

要知道,永恆毒瘤每斬殺一次,都會被以前強大一分。

當李清風第十三次復甦的時候,已經完全變換了形態,化為了一顆巨大的毒瘤。上半身是人形,下半身則是紮根在巨大的毒瘤上,如同半截身子嵌入到了其中,在那裡漂浮著。

他和他的日常 洪錚面色冷漠,劍指李清風:「第十三次,開始了。」

李清風不應戰了,轉身開始飛走,向宇宙深處遁去。當年被霸天武神軀斬殺了十三次,對他來說已經是極大的恥辱了。永恆毒瘤本體保持這個記憶已經三個紀元,都無法忘卻。現在要是被熾天使再斬殺了十三次,那他將無任何顏面行走在天下間。

見他飛走,洪錚也沒有追擊,只是對著他離去的方向斬出了一劍。聖潔劍光照耀枯寂大宇宙,一劍光寒千萬里,震蕩無垠星域。

李清風在那裡爆發出了一聲滔天的怒吼聲,而後身軀猛然爆炸,炸成了一朵燦爛的煙霞,消失不見。氣息消失的乾乾淨淨,像是在天地間都沒有出現過一般。哪怕是因果線,都失去了他的感應。就似乎他已經被永久的斬殺了一般,但是洪錚知曉,他沒有那麼容易死。

永恆毒瘤,乃是寄生在巨大生靈身軀中的可怕事物,生命力極其的強大。

仔細尋找了一番,也沒有發現他的蹤跡。洪錚隨後落入到了中央關域中,開始準備進入帝宮,去看一眼圖騰幼獸。

眾人看著洪錚,眼眸中出現了忌憚之色。

熾天使已經躋身到了最強大的那幾人了嗎?

因果帝子,天機帝子,玄機帝子,霸天武神軀等。

這種人物,全部都是半步大帝的存在,在這一世將成帝。 重生之以老服人 他們積累的太渾厚了,一旦成帝,就能夠超過本紀元諸多大帝。

這種巔峰生靈,整個南國,不會超過十個人,熾天使將躋身進去。兩個紀元前的金剛不壞軀,三個紀元前的霸天武神軀……

「進來見我。」至尊圖騰幼獸的聲音自帝宮中傳來,帶有濃濃的金屬顫音,讓人耳膜震動。不少人都是羨慕的看著他,多離王,幽蓮王,煙霧王更是退的遠遠的。

就在此時,霸天武神軀猛然睜開了眼睛,雙眸中爆發出了璀璨的亮光:「我追朔到了三個紀元前的記憶,我與他有過一面之緣,並且是我的手下敗將,當年我一招將他打個半死。後來紀元更迭,他消失不見,消失的很是詭異。有人猜測他與惡魔天使一戰而隕落,他的名字叫加百列,但眼神不太相似。」

「三個紀元前,加百列很囂張與狂傲,但欺軟怕硬。眼前這個人,成熟穩重,心思細膩,膽大包天。」霸天武神軀說道。

帝馱天眸子中寒光一閃:「我明白了,我去試探一下他。」

帝馱天而後邁步而出,站在三十裡外,一縷吼音在天空上炸裂:「加百列,請等等。」

他這一喊,就是在試探。如果洪錚能在瞬間反應過來,就代表了他正是加百列,如果洪錚沒有反應過來,依舊自我邁步,表明了他是假冒的!

如果洪錚露出可疑的痕迹,哪怕只有丁點,帝馱天也會毫不猶豫的衝上前去,將洪錚給斬殺。

洪錚正在向帝宮中走去,忽然聽到了一聲雷鳴般的聲音自蒼穹上炸裂。

「加百列!」

他來到中央關域后,非常的小心,就害怕身份暴露,時刻警惕著。聽到這個名字,在一剎那間,他腦海中浮現了諸多念頭。

「這一聲喝吼,中氣十足,吐字清晰。但卻沒有蘊含殺意,沒有那種氣急敗壞的樣子,顯然不是尋仇,也不是見到知己好友時的那種的興奮。既然這兩者都不是,那麼就是在試探!至於試探誰……此地大成聖王,半步大帝雖然多,但沒必要這樣大喊。」

「而且這是中央關域,是至尊圖騰幼獸的領地,除了大帝無人敢這般吼叫。那麼……必定是有大帝在試探我。我的身份,引起了他們的懷疑。」

他腦海中諸多念頭飛快的轉動著,雖然描述起來時間很長,但是連千分之一息的時間都沒有。聞言,他猛然站直了身軀,騙過頭去,看向後方:「誰?」

他回答的也是非常的模稜兩可,如果自己猜測錯了,他也有解釋的託詞,就說這聲音太大,被驚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