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牧有些懷疑,他所了解到的事情,因為很多時候,時間線中的信息。

也僅僅是未來的一種可能,好比於大道在擲骰子!

已經發生的事情,只要能夠突破封鎖就能改編,未來的事情,利用時間線展開漫長的戰爭。

然後積攢大勢,一戰定乾坤!

他怎麼感覺,他好像有已經掉進了泥潭之中,而且還是深不見底的泥潭之中。

「貧道金光仙見過道友!」

一相貌粗狂的道人,從雲霧之中走出,來到蘇牧跟前!

蘇牧回過神兒來,笑道:「在下長明真人蘇牧見過道友!

不知道友叫住在下,所為何事啊?」

金光仙的修為在他眼中一清二楚,同為金仙境界,又在金鱉島外面兒。

難道金光仙還能使妖族大羅分身不成,還真沒人聽說過誰用殭屍做分身。

不過他很好奇,這金光仙喊住他究竟所謂何事!

金光仙看了看四周,說道:「放心我亦是截教門人,此次喊住道友,確實有些事情需要道友幫忙!」

蘇牧想了想,問道:「金光道友我只是一尊金仙,哪裏又幫得了道友呢?」

他可不想輕易的卷進漩渦之中!

在沒有成就洪荒世界的大羅金仙之前,出去浪總還是有些不穩妥。

蘇牧正要離去,誰知金光仙上前幾步,直接拉住了蘇牧。

小聲說道:「天王蓋地虎!」

蘇牧看着金光仙,笑道:「小雞燉蘑菇!」

「道友也是穿越過來的?」

金光仙無奈道:「對,不過我是魂穿,正打着遊戲呢?突然就到了洪荒世界!還成了殭屍。」

說起自身的經歷,金光仙就感到一陣的無奈!

現在是截教金光仙,那日後可就是,慈航坐下的金毛吼了。

「既然都是穿越者,那道友還是直說吧!

免得繞來繞去,最後傷了和氣!」

蘇牧眯著小眼睛說道,他不怕這金光仙,搞什麼小把戲。

畢竟他蘇某人,可是從混亂虛空之地,走出來的仙神,什麼大場面陰溝翻船沒有見過。

金光仙繼續說道:「道友可曾聽說過,不周山上有承載着大道的先天靈物一事嗎?」

蘇牧一攤手,說道:「剛來洪荒沒多久,沒太注意這些事情,不過若真有這等好事兒,能夠輪得上咱們嗎?」

洪荒世界之中,除了那些還未曾被發現的靈物外,大部分的靈物,都是有主之物。

不周山更是妖族大本營,天庭的門戶所在,若上面真有什麼靈物。

還能讓讓他們取走嗎?

「道友你想錯,靈物確實有主,可巫妖最近摩擦不斷。」

「咱們就算取走了,往金鱉島一躲,難道妖族還敢殺過來嗎?」

金光仙用充滿了誘惑的語氣說道!

似乎不周山上,那隸屬於妖族的靈物,就是金光仙手中之物一樣。

蘇牧思索許久,說道:「道友成不成大羅的什麼無所謂,在下還是願意在,金鱉島上,聽祖師宣講大道!」

「告辭了道友,日後再會!」

緊接着一道虹光騰空而起,飛入了金鱉島深處。

靈物很好,可卻不是誰都能拿!

至少在巫妖兩族分出勝負之前,誰也不能動,巫妖兩族的大羅,現在估計就等著玄門弟子上門兒呢?

他可不想成為出頭鳥,被妖族大羅針對!

……

金鱉島外,海面之上!

看着消失不見的虹光,金光仙憤憤不平,往洪荒大地飛去。

本想着坑一個算一個,可沒想到,這太宸領回來的人,竟然能夠經得起大道靈物的誘惑。

不過好在他早就拉攏了一批截教門人,雖然修為不怎麼高,但已經可堪一用。

在金光仙往洪荒大地飛去之後不久,幾尊截教仙神也是齊齊從金鱉島上飛出。

往洪荒大地而去,已經到達了,自己在金鱉島上洞府的蘇牧。

神情淡然的看着,天穹之下,劃過的幾道虹光,笑道:「還真以為自己是天命之子啊!敢在巫妖兩族口中拔牙,也真是不知者無畏啊!」

不過這倒也不能怪罪在金光仙身上,若是他也是魂穿於封神人物之上。

恐怕不見得比金光仙好上多少,幸虧他是從一尊小修行者,逐漸走到如今的位置。

放才能擋住如此大的誘惑啊!

走入洞府,開啟防護法陣,又接連佈下了數道防護陣法后。

蘇牧走入了閉關室中,不得不說截教果真財大氣粗。

哪怕是金仙所用的洞府,也依舊篆刻了三千大道真文,供門人體悟。

不知道是不害怕弟子學全了,還是怎麼着。

總之三千大道真文,全無保留的展現在蘇牧眼前!

若是其他金仙或是仙神,看到三千大道真文,恐怕會是一頭霧水。

哪怕是用盡渾身解數,燃燒元神壽元,恐怕依舊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熱。

最後也只能老老實實的用靈物,去兌換大羅金仙講解三千大道真文的機會。

不過他可不一樣,他有先天不滅真靈,雖然還沒有經過洪荒世界,時空長河的洗滌,但依舊有着大羅屬性。

明悟這些大道真文,自然是十分容易!

隨着無窮無盡的靈光,出現在閉關室內,蘇牧彷彿上升到了大羅層級。

開始書寫屬於自己的道經!

何為大羅,先天不滅靈光加持己身!

那何為道主呢?

先天不滅靈光化作先天不滅真靈,以三千大道真文,演化屬於自己的大道經文。

以己道代替大道,傳頌諸天,便是道主!

而現在蘇牧以金仙之尊,開始明悟道主之道!

……

……

從異界開始的諸天旅程 接到李欣的電話已經是一刻鐘之後的事了。要不是電話里,李欣非要再三讓她去她的家,她都不想離開這個咖啡館。

付完錢,謝暖兒便開車來到了李欣的家。

叮咚,叮咚……

「來了,來了。」

門外停下按門鈐的謝暖兒靜靜地等待這開門。

「暖兒。你終於來了,我感覺我都等你好長時間了。」李欣微微一笑,便把謝暖兒拉了進門。

「人都到了,就差你了,我的美麗的伴娘團終於到齊了。」

跟隨這李欣來到客廳。沙發上已經坐了一對中年夫婦和三個二十幾歲的女孩。

李欣忙給謝暖兒介紹,「暖兒,這是我的父母和其她三位姐妹。爸媽,還有琪琪,依依,夢夢,這是謝暖兒。」

謝暖兒有禮貌的給李夫婦問好,還有和三位人其她的伴娘打招呼。

「你好,你好,真是謝謝你來給我們欣欣當伴娘啊!」

微微的淡笑。「不用謝的。能看見欣姐步入幸福的殿堂,我也是很高興的。」

李夫婦點了點頭。李欣便招呼著謝暖兒和其他三位來到她的房間。

剛進入房間,李欣就直接躺在了床上。「哎呀!好累啊!我這一天過的唉…」

謝暖兒看到便笑了笑。

琪琪進入房間就好像是想和謝暖兒說話,便開口道。「暖兒嗎?你好,我就安琪琪,你可以叫我琪琪哦。你長的好漂亮咦。性格好像也很好,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嗎?」

聽言,謝暖兒微笑的點了點頭。

「我是田依。你好!」

「我是金雨夢。你好!」

謝暖兒:」你們好。」

之後謝暖兒和她們聊了會天,也算是看出她們的性格了。安琪琪一個俏皮,鬼機靈的一個女孩子。田依一個很溫柔古典的女孩子。金雨夢,有點可愛,鄰家的女孩子。

謝暖兒看這李欣。想起了要送給李欣新婚的禮物還在車上。本想要下去拿,想想也就算了。明天送也不遲。

「對了!。」原在床上睡著的李欣一個骨碌就爬了起來。「給你們買的伴娘服都還沒試呢。」

「伴娘服,你還給我們準備了伴娘服,哇,我還以為要我自己帶禮服呢。」安琪琪驚訝的語氣傳來。

田依和金雨夢也附和的點了點頭,

李欣翻了個白眼。「你們都是我兒時的閨蜜和現在的好朋友,我怎麼可能不給你們準備。」說著,李欣走向了自己一個大衣櫥。

「這些都是那個婚紗店的伴娘服新款哦。顏色都是一樣的,而且還都是按照你們的尺寸和喜愛的款式做的。」李欣拿著四個袋子走來。

此時,安琪琪她們幾個早都雙眼放光的看這袋子了。

「嗯,這個是琪琪的。這個是依依的,還有這個是夢夢和暖兒的。」

分別拿到了禮服,琪琪幾個都爭著到浴室換了起來。

謝暖兒一個人把袋子放在沙發上。靜靜坐著。李欣看到,也走了過去。

「暖兒,怎麼了,是禮服樣式不好看嗎?要不我讓人拿去再換一件」

微微朝李欣笑了笑「不是,禮服我挺喜歡的。只是我不想換,嫌麻煩罷了。」

「哦,這樣啊!那好吧!」

李欣還正要和謝暖兒再聊一聊,浴室門就被打開了。

「欣兒,暖兒。你看我們漂不漂亮」。安琪琪有些歡快的聲音傳來。

接著已穿上禮服的琪琪,依依,夢夢都走了出來。

琪琪穿的是一個雙袖帶有蝴蝶結,收腰的地方恰到好處的白色長裙。

依依穿的是長袖有些層次美感的白色長裙。

夢夢穿的是比較嬌小可愛的無袖白色長裙。

李欣,謝暖兒對望了一眼。之後又齊齊看向她們。「漂亮啊!」

聽到誇獎,琪琪她們幾個都笑了起來。細心的依依問道「暖兒,你怎麼不穿啊!你的伴娘服是什麼樣的。」

謝暖兒聽言,笑著拿出了自己的禮服。

這件禮服有些特別。白色的裙角上都是些小花紋非常漂亮。收腰的地方要是有一根白色的腰帶。被內襯在裡面。外表看不出,只覺的穿上會顯腰細。半袖的肩上更是添了一圈的小流蘇。領頭也是微微的V領。整體上下,穿上更能感到妙曼身姿。

剛拿出來就收穫了琪琪她們的閃光眼,

「哇,暖兒,你的禮服好漂亮啊!不過也對,像你這麼漂亮的女孩。怎能沒有一件漂亮的衣服作點綴呢!」依依開口羨慕的說道。琪琪和夢夢也點了點頭。

聽言,謝暖兒只是笑了笑。說道「其實沒什麼的。你們的也很好看。如果你們想要,我可以和你們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