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仙子俏臉通紅,一邊擼著玉兔的兩隻耳朵,一邊道:「他說,只要看見我,就能懷念家鄉了。

你說,這算不算向我表白啊?」

這特么也能算表白?

娘娘啊,你做了這麼多年的神仙,也該談次戀愛,成長成長了!

玉兔沒有點破反而無比同意道:「絕對算表白了!按照我對現在凡間的了解,他肯將家鄉最後一點食物給你,在凡間都已經算是提親了。」

「什麼?!你……你說的可是真的?」嫦娥仙子激動的薅著玉兔的兩隻耳朵,提起來問道。

「耳朵快被您薅斷了娘娘!兔兔怎麼敢騙您呢?我看這個什麼一介凡人,肯定是對您有意思。」玉兔摸著自己的小腦袋,一邊喊疼,一邊說道。

「他……他對我有意思?哎呀,這可怎麼是好啊!」

嫦娥仙子顯得極為激動,又是拿起鏡子補妝,又是梳頭,還胡亂挑著各種衣服各種換著。

玉兔搖搖頭,心中暗道:「這是無可救藥了啊!」

……

……

終於到了開學報名截止的最後一天。

這是江大一年中最熱鬧的一天。

大批大批的學生會在這一天,湧入江大。

剛一起床,鹿一凡就接到了一通電話。

「喂,老婆,這麼早起來給我打電話幹啥?不會是考慮到我早上有生理反應,想給我降降火吧?」鹿一凡調侃的說道。

「又胡說。我們外語學院今天要去火車站迎新。你也知道我們整個學院的男生都沒幾個,粗活累活這群大小姐又不想干。

我就琢磨著,讓你來幫幫忙。」楊嬋說道。

「不是吧,大早晨起來你就是叫我過去幫忙幹活的啊?老婆,你好狠的心啊!」鹿一凡帶著哭腔道。

「漂亮女生一大票,就問你一句來不來吧?」

「知我者,老婆也!必須得去!」

說完,鹿一凡大吼一聲:「起床了起床了,幹活了!有活幹了!」

肥牛揉揉眼睛困意十足道:「哪來的活干啊?」

「你嫂子要去迎新,叫我過去幫忙。她是外語學院的,其他的還需要我解釋……呃……」

話沒說完,只見三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速的洗漱完打扮好。

肥牛往頭上噴著啫喱水,豎起了一個大背頭,時不時的還問:「凡哥,你看我今天帥嗎?」

開玩笑!

誰不知道江大外語學院是出了名的美女多啊!

尤其是現在,夏天還沒完全過去,一路過外語學院的宿舍,肥牛就感覺自己身體滾燙滾燙的。

那一條條的大白腿,還有那一陣陣的波濤洶湧,就是和尚來了看完也得流鼻血!

就連有女朋友的李輝都這麼積極,可見在外語學院的女生有多麼的誘(和諧)人了!

在鹿一凡的帶領下,四人先是幫楊嬋將一些雜物搬上了外語學院的校車,然後一行人乘坐上了校車去往了火車站。

一路上,外語學院的妹子們見到鹿一凡這麼帥,個個都往他身邊堆著。

看的肥牛三人那叫一個嫉妒啊!

到了火車站后,鹿一凡將橫幅一拉,拿著大喇叭大聲喊道:「江大外語學院的新生,請拿著你的行李和錄取通知書來這邊免費乘坐校車!」

一上午拉了不少新生回學校,把鹿一凡給累的夠嗆。

「最後一趟了,辛苦你們了。」楊嬋心疼的不行,拿出紙巾給鹿一凡擦著汗道。

「老婆我好累,給我親親!」鹿一凡無賴般的趴在楊嬋那大的誇張胸口上,噘著嘴說道。

「哎,真拿你沒辦法。」楊嬋只好臉紅著,在肥牛三人嫉妒的眼神中,對著鹿一凡的嘴狠狠一吻。

「擦!又虐狗!」

「這日子沒法過了!」

婚寵之小妻不乖 「我也想親親!」

三人哭天喊地的叫道。

最後一趟了,來的學生沒幾個了,車上沒那麼擠了,鹿一凡等人心裡也輕鬆了不少。

不過最後這趟卻讓他見到了一個不爽的人。

一下車,葉楓就將楊嬋堵在了一邊,故作瀟洒的跟她東聊西扯的在那搭訕。

(本章完) 「同學,你叫楊嬋吧?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你的學長,葉楓。」

說著,葉楓瀟洒的做了一個紳士的pose,將手伸到楊嬋身前,示意想和她握手。

不過他的眼神卻向下掃了幾分,並在心中不停的讚歎道:「擦,這學校第二校花天乳女神果然不是蓋的,真特么大的誇張,跟島國的動畫片里的人一樣!

這要是能搞到手,晚上豈不是要爽翻天了?」

來勢洶洶:奪情總裁 楊嬋微微有些尷尬的看了看鹿一凡,不過出於禮貌,她還是伸出了玉手道:「你好我是楊嬋。」

楊嬋和對方握了握手,緊接著秀眉一簇。

她剛剛分明感覺對方有意在自己手上蹭了一下。

而對面的葉楓心裡則是笑開了花。

還以為楊嬋對他有意思呢!

「咳咳!」

說著,葉楓輕輕提起袖口,將自己江詩丹頓的手錶漏了出來,似乎想要引起楊嬋的注意。

但是下一刻,葉楓失望了。

「學長,能讓開嗎? 婚來天成:總裁寵妻入骨 你耽誤我迎新了。」楊嬋毫不顧忌的露出厭惡的表情道。

葉楓有些詫異。

難道這楊嬋不認識江詩丹頓的牌子?

這手錶可是世界頂級的限量款,一塊就好幾百萬呢!

就在這時,一隻手突然放在了楊嬋的肩膀上,狠狠的將楊嬋的嬌軀往自己的懷裡摟了摟。

葉楓一愣,扭頭便看到鹿一凡極為不爽的開著他道:「現在可以讓開了嗎?」

聽到這話,葉楓不僅感覺十分好笑。

他是誰?

堂堂江東四大家族的葉家家主的兒子!

下任葉家家主!

怎麼可能被一個小白臉隨便一威脅就會害怕呢?

「哥們哪個專業的?知道我是誰嗎?」葉楓臭屁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傲然道。

「計算機學院的,鹿一凡。並不知道你是誰。如果再在這裡糾纏我女朋友,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鹿一凡冷著臉道。

一聽鹿一凡的名字,葉楓心中一驚。

這傢伙前些天打敗了陳江和朴德雙的事情可以說是傳遍了整個江大。

憑葉楓自己還真不敢說在沒有保鏢的情況下,就跟鹿一凡動手。

罷了,好漢不吃眼前虧,先不跟他動手。

「呵呵,那我幫你們吧。順便說一句,我是江東葉家的葉楓。」葉楓笑著道。

「不嫌自己礙事的話,隨便你。」鹿一凡冷冷道,接著就摟著楊嬋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該死的傢伙!

居然在知道我是葉家人的情況下還無視我,把我當成空氣!

葉楓簡直要起炸了!

可葉楓哪裡知道,鹿一凡連他老子葉向東都敢羞辱,更何況是他呢?

跟著楊嬋將最後幾個外語學院的新生迎到了校車上,正打算走,突然一陣微弱的聲音吸引住了楊嬋。

「拜……拜託各位哥哥,姐姐……能不能給我一點錢……」

楊嬋扭頭望過去,看見一個小女孩,渾身臟髒的,扎著兩個羊角辮,但是骯髒的臉上依稀可以看出她精緻的五官和水汪汪的大眼睛。

這小女孩拿著個破碗,臉漲得通紅。

顯得很是無助。

這小女孩臉上沒有任何普通小孩應有的活潑之氣,反而多了一些甚至只有成人才有的愁容。

「可憐的小傢伙,一凡,咱們去幫幫她吧。」楊嬋看見這小女孩,憐憫的說道。

楊嬋彷彿從這小女孩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童年的身影。

眼淚都差點沒流出來。

「好!」鹿一凡二話沒說,直接答應道。

一是這小女孩確實可憐,二是他現在真心不怕乞丐什麼的騙他那幾百塊錢。

只要能哄自己女朋友開心,那點兒錢隨便扔給誰不是扔?

「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啊?」楊嬋走上前微笑著道。

「我叫李純純……」小女孩怯懦的不敢去直視鹿一凡的眼睛。

「爸爸媽媽在哪兒啊?怎麼自己出來要飯啊?」楊嬋可憐的問道。

「我沒有要飯!我……我是……」李純純顯得有些激動,但幼小的她實在找不出什麼辯解的理由。

看到小孩手裡還有個牌子,鹿一凡拿起來看了一下。

只見上面歪歪扭扭的寫著:「拜託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幫幫我們孤兒院吧。有壞人要趕我們走,我需要錢。」

看過牌子后,鹿一凡才知道為什麼這小女孩為什麼自己一個人出來了。

她肯定是瞞著自己的院長,想用這種幼稚的方式籌夠購買孤兒院的錢,讓自己和自己的那些兄弟姐妹可以繼續在孤兒院呆下去。

不過小蘿莉的臉皮實在太薄了。

再加上現在人你不撒潑打滾的拉著衣服要錢,幾乎都沒人給了,所以要了一上午了,她也沒要到幾塊錢。

甚至能聽到過往的行人對她指指點點的,說她是騙子之類的。

就在這時,葉楓也走了過來。

看到李純純時,葉楓顯得極為厭惡的推了她一把。

「去去去,臭要飯的,去別處騙錢去!」說完葉楓扭頭對楊嬋笑道:「這種騙子我見多了!小小年紀就出來騙錢,長大了肯定是進監獄的貨色。楊嬋同學,她的臟手沒有弄髒你的衣服吧?」

可憐的李純純哪裡受得了葉楓這種體型的青年狠狠一推啊!

她的身子一下子失去了控制,眼看就要重重的摔在地上了。

還好鹿一凡眼疾手快,接住了李純純。

要不然,小傢伙不說摔破腦袋吧,反正少不了流點兒血,掉點肉什麼的。

李純純委屈的抬起頭,有些控制不住的哭了起來。

「我……我沒騙人……我們孤兒院確實來了很多壞人。他們說沒用錢……就……就要趕我們走……」

這時,已經有不少路人聚集過來圍觀了。

不少人還對葉楓指指點點,小聲的議論他剛剛推人家小女孩的行為。

葉楓見楊嬋臉上明顯對她有了厭惡之色,立刻高聲道:「大家不要相信這個小騙子!這年頭,小孩子裝的都可像了!

還不都是為了騙那點兒錢嗎?

咱們是聰明人,可不能助長這種不良風氣!拒絕乞討從你我做起!」

鹿一凡被這個葉楓給氣的渾身都顫抖起來了。

你特么不獻愛心也就罷了,畢竟獻愛心不是一種義務。

但是你在這裝逼欺負一個小女孩,還口口聲聲的說人家是騙子算什麼?

「滾一邊去!」

??晚上還有一更。

?

???? 葉楓被鹿一凡那恍如惡魔般的眼神給震撼到了。

他忍不住的後退了幾步,沒敢再說話。

但是當鹿一凡一扭過頭的時候,葉楓心中暗罵自己慫,為何要怕這個小白臉?

環視了一圈,鹿一凡從一個路人那看到了一把背著的吉他。

便走上前道:「哥們,你吉他能借我一下嗎?」

「行,你用吧。」那人爽快的說道。

低頭摸了摸躲在自己身後,還在啜泣的小蘿莉的頭,鹿一凡伸手溫柔的擦乾了她的眼淚,並鼓勵道:「乖,哥哥幫你先酬些現金,然後想辦法幫你救孤兒院好嗎?」

李純純看著鹿一凡,抹乾了自己的眼淚,乖乖的點了點頭。

「各位,我知道騙子縱橫的現代已經將你我最後一點善良都磨的一乾二淨了。

但是我敢用我的人格保證,這小傢伙沒有騙人!

如果大家願意相信小孩子的話,隨便給一兩塊錢意思一下吧!」

言罷,鹿一凡撥動起了琴弦,彈奏出了一段短暫優美但難掩憂傷的前奏,所有人的心一下子就被揪住了。

「小小的小孩,今天有沒有哭。

是否朋友都已經離去,留下了帶不走的孤獨……」

這首原唱是蘇芮阿姨,不過鹿一凡現場唱的卻是華晨宇改編后的那個版本的。

以他現在堪比嫦娥仙子的嗓音,不僅比華晨宇的音調更高,而且現場聽更能讓人感動。

歌聲停在耳中,細膩傷感,華麗中隱藏著真實的觸感,圓潤的聲音帶著哀婉。

像流水一般流淌進人的心中,讓人無法拒絕的融化在歌聲中。

「漂亮的小孩,今天有沒有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