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親手交給青璇的嗎?」

葉雲端的雙眸當中,透出了一絲銳利,他已經隱隱有了懷疑。

「是的。」

「不過貧尼身上,並沒有挾帶三日假死丹。給綾姑娘那顆,其實是依依的。」

厄難師太如實說道。

「我知道了。」

「師太,你幫我照顧一下青璇。我有點事情,要出去一趟。」

葉雲端的臉色,漸漸陰沉了下來,其現在有八成把握,綾青璇的昏迷,是白依依在暗中搞的鬼。

至於白依依的作案動機,其還沒有想明白。

但想要知道真相,卻也容易。

直接搜魂即可。

幽谷部落一戰,白依依雖然被瓦礫活埋,但卻沒死。在打掃戰場的時候,被羅魁救了出來。此刻也在陰烏寨養傷。

「葉師侄。」

「如果真是……依依做的,你能不能……饒她一命?」

厄難師太又不傻。

她跟著葉雲端的思路,將事件從頭到尾的梳理了一遍,所有矛頭,便全都顯現了出來,而且直指白依依!

葉雲端冷冷的看了厄難師太一眼,什麼也沒說,轉身離去。 蔣常沂也篤定了他能殺了姜雲卿他們,哪怕他們二人規則之力再強,可突破之時無法挪動,甚至心神大亂必遭反噬就是他們最大的弱處。

他臉上露出一絲放鬆來,正想著殺了這二人後就立刻遁走,可誰知道就在這時,姜雲卿二人身上卻是突然浮現出一朵巨大的金蓮。

「不要臉的老東西!!」

那蓮花之中發出一聲嘲諷冷喝之後,便直接便將落在姜雲卿二人身上將他們包裹其中。

那金蓮之上散發出耀眼金光,隨即將蔣常沂的攻擊全數吞噬,還沒等蔣常沂反應過來。

那金蓮之中便突然又出現一道巨大無比的黑影,隨即還沒等人反應過來之時,一條巨大的藤蔓便從那裡揮舞而出,直接朝著蔣常沂臉上抽了過去。

「啪!!」

蔣常沂猝不及防之下,想要閃避已然來不及,他只能伸手去擋,卻不想那藤蔓狠狠抽在他身上之後,竟是直接將他抽的倒飛了出去。

等到蔣常沂在半空之中穩住身形之時,半條胳膊之上衣袖已經被抽掉,而露出來的那條胳膊上有一道露出白骨的傷痕,上面鮮血汨汨的朝下淌。

「什麼東西?」

蔣常沂吃痛之下厲喝出聲,抬手便朝著那邊攻去。

沒想到那藤蔓就如同活物一般,猛的散了開來,幻化成了無數道藤蔓,結成一道龐大的綠色大網,將那些攻擊全數接下之後再猛的爆散開來,朝著蔣常沂那邊鋪天蓋地的蔓延而去。

蔣常沂大驚之下連忙後退,抬頭時就看到那從金蓮中出來之後,落地之時便瘋狂增長,露出猙獰花冠的巨大靈植來。

花錦直接從金蓮之中漂浮出來,那足有七八丈高的本體一出現,便震驚了所有人,它花冠之下浮現出一張綠眸的人臉,而碩大的花冠微傾之間,身遭藤蔓廢物,鋪天蓋地的讓得周圍全數籠罩在陰影之中。

而在它花冠下的其中一條藤蔓之上,還有一個紅衣赤眸,長發飛舞的青年。

焱陽斜靠在花錦的枝幹之上,一頭赤紅色長發隨風輕舞之間,對著對面滿是震驚之色的蔣常沂嗤笑出聲,

「老傢伙,你才不是個東西!」

重生之楚楚動人 他身形虛浮,和身旁的花錦涇渭分明,卻又彼此相依,言辭之間更是滿是鋒銳。

「你嫉妒我姐姐他們天賦,想要阻攔他們進階也就算了,竟還找這麼不要臉的借口,那聞紓凌偷雞不成、死了也白死,你哪來的臉替他報仇,暗算我姐姐他們?」

焱陽說道這裡輕嗤離開一聲,嘲諷道,

「不過說起來也許這就是你們碧羽宗的傳統,小的不要臉皮,老的沒皮沒臉。」

「想要佔人便宜還非得將自己說的義正言辭,整個宗門上下就是蛇鼠一窩,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花錦藤蔓揮舞之間,開口道:「人類就是矯情,強取豪奪還得找個借口,哪像是我們靈類,想要什麼就去取。」

……

蔣常沂緊緊看著花錦,不敢置通道:「成精的靈植?」 陳浩飛傷勢未愈,還在卧床。白依依作為他的未婚妻,自然要貼身照顧。兩個人你儂我儂,宛若神仙伴侶,羨煞旁人。

「浩飛。」

「你要好好養傷,多多休息,千萬可別留下什麼病根,影響以後的修行。」

白依依正在喂陳浩飛喝粥。

而且每喂一口,都要舉著勺子,輕吹一下,生怕陳浩飛燙到嘴巴。

「放心吧。」

「小師弟說了,我的傷沒有大礙,只需安心靜養。」

陳浩飛痴痴的看著白依依,心裡都要甜化了。

美麗、大方、溫柔、賢惠……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依依。

我陳浩飛發誓,這輩子絕不負你!

「浩飛。」

「你以後得跟葉師弟,要多多走動。」

「葉師弟天賦異稟,絕非池中之物,遲早會離開滄瀾界的。到時候,流雲宗主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你是宗主,我是宗主夫人,咱們兩個生一大堆孩子,好不好呀。」

白依依一臉的憧憬,描繪著她跟陳浩飛的美好未來。

「流雲宗,永遠都是師父的。」

陳浩飛稍稍有些不悅。

「我知道,可你師父……不是沒有兒子嘛,只有綾師妹這一個女兒,這宗主的位置,遲早得傳給你。」

白依依十分親昵的,撫摸著陳浩飛的面龐。

「就算師父真的把宗主大位傳給我,我也不會接受。我會輔佐七師妹,讓她成為宗主。」

在陳浩飛的心裡,師恩重如天!

「那綾師妹……要是醒不過來了呢?」白依依在試探陳浩飛的口風。

「你在胡說什麼?」

「七師妹吉人自有天相,連老天都會保佑她的,她一定能夠醒過來!」

「咳咳……」

陳浩飛的情緒十分激動,並劇烈的咳嗽起來。

「別激動。」

「我就是隨口說說。」

「我也希望綾師妹早些蘇醒過來,咱們兩個成婚,我還想得她的祝福呢。」

白依依輕拍著陳浩飛的胸口,安撫著他的情緒,但眼眸當中,卻隱隱閃爍著寒芒。

「葉神使。」

「這次絕對不會有錯。」

「老奴已經打聽過了,白姑娘昨天晚上,就到陳公子這邊來了,直到現在都沒走。」

「她肯定在這兒!」

伴隨著古蠍的聲音,由遠及近,葉雲端怒氣沖沖的闖了進來。

「小師弟,你這是……」

葉雲端一身煞氣,就像是要吃人的老虎,誰都能看出來,情況有異。

「大師兄,你好好養傷,我找白依依有點事情。」

葉雲端的聲音平靜而冰冷。

其徑直的走向白依依,然後一把拽住她的頭髮,便轉身,拖著往外走。

就像是拖著一條死狗!

「啊!」

「浩飛,救我。」

「我是你的女人,你得救我。」

「快救我啊!」

「想想我們的未來,我還要給你生孩子呢,救我!」

白依依做過什麼,自己心裡最清楚。

所以她便拼了命的哀嚎,向陳浩飛求救,希望能夠以此,博得一線生機。

「小師弟,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你為何要如此對待白姑娘?」

「就算她有錯……」

「你也應該跟師兄說清楚啊!」

陳浩飛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人,像死狗一樣,被葉雲端拖走,心裡十分焦急,其掙扎著想要起來,結果一不小心,便「噗通」一聲,從床上掉了下來。

在這一刻,葉雲端停住了腳步。

白依依也是夠果斷的,其抓住機會,在第一時間便用真氣割斷了頭髮,然後拼了命的,撲向陳浩飛,相擁在一起。

「依依,別怕。」

「一切有我呢,我會保護你的。」

陳浩飛將白依依摟在懷裡,溫柔的安慰著她,眼神中的憐惜之色,清晰可見。

「葉神使。」

「老奴去把他們兩個分來。」

對古蠍來說,這可是一個溜須拍馬的大好機會,而且全然沒有危險。

「不用。」

葉雲端一擺手,阻止了他。

然後便目光咄咄的,看著面前這對凄凄慘慘的男女。

「大師兄,你知道白依依,對青璇做過什麼嗎?」

「她給青璇下毒!」

醫生從開掛開始 葉雲端一字一頓的道。

「我沒有!」

「我跟綾姑娘情同姐妹,我怎麼會給她下毒呢?」

「葉師弟,你一定是搞錯了。」

白依依很清楚,在這個時候,承認就是死路一條,唯有死扛到底,還博得一線生機。

「浩飛,葉師弟他冤枉我,可你得要相信我,我是你的女人啊。」

「我相信你。」

陳浩飛抱著白依依,摟得更緊了。

「有沒有錯。」

「搜魂便知。」

要不是顧及陳浩飛的感受,葉雲端絕不會跟白依依廢話。

「沒錯。」

「小師弟的搜魂秘術,很神奇。 千億影帝,惹不起! 你讓他搜索一下記憶,一切便都明了了。」

陳浩飛說道。

「這……」

一旦搜魂,一切便都掩蓋不住了。所以白依依一時語塞,但她的腦子,卻轉得飛快。

「浩飛。」

「我跟你說實話吧,其實……我早就已經不是清白之身。還記得冥龍巢穴嗎?就是在那……葉雲端侮辱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