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名分啊!

態度很是堅定。

晏臻想到之前他們吵架,問墨無言可否有那樣的想法,是不是也想做那樣的人。

他沒有回答,晏臻大醉一場之後想了許多,覺得墨無言身為皇子,自然有資格競爭王帝之位,只要不是用骯髒的手段就行。

她不知道該不該支持,卻曉得皇子便有資格繼承大統,她要做的便是安靜的如父親一般,幫助大啟帝便好。

「成。」晏臻說道。

墨無言直勾勾的看着她,乍然聽聞這話也是愣了愣,然後問道:「當真?」

「自然是真的,不過是承受族中人的說辭,我只要從族譜中剔出來便無事了。」晏臻說道。

從晏氏一族的族譜中剔出來,那就不是晏氏嫡女了。

晏臻是鎮國公主,晏氏的人當然不會願意。

只不過……

晏臻被墨無言高興的抱在懷裏,她也笑着,回抱他。

派出去找三生花的人都沒有購買到,問便了京城乃至附近城縣所有的藥鋪醫館。

肖王后又哭了起來,守在床邊不願意走了。

王宮的事情,她不管,也不想管了。

「晏臻,沒有三生花便救不了了嗎?」肖王后看晏臻問道。

三生花是醫治最重要的一個藥引子,沒有此葯,便沒有任何辦法。

便是有再名貴的藥材,也無力回天。

晏臻搖頭。

肖王后哭得更厲害了。

外面傳來腳步聲,守門的公公喊道:「大皇子到。」

大皇子在廊下便聽到了哭聲,此時哭聲停了,他邁步進去,看到肖王后眼眶是紅的。

晏臻正在一旁安靜的坐着,沒有三生花,準備什麼都無用。

大皇子眼含悲傷,上前行禮。

肖王后無心搭理他。

大皇子行禮之後,走到晏臻旁邊問道:「公主,如何?我七弟他……」

「需要三生花為藥引。」晏臻說道。

三生花啊!

你們便是翻遍了整個大啟,也不會有三生花,況且只有五日的時間。

大皇子頓時越發難過……

王宮裏,二皇子把東西呈上,低頭跪坐在軟墊上:「父王明鑒。」

大啟帝看了,面色很是難看。

「這個逆子。」大啟帝起身,咬牙切齒。

「父王,兒臣拿到這些時也是萬萬無法相信,大哥竟然會這般。父王,大哥莫不是被小人挑唆?故而才會犯了糊塗。」

大啟帝看着二皇子,半響之後重新坐下,說道:「你回去,此事保密誰也不許知道。」

聽了這話,二皇子知道他父王的意思了,恭恭敬敬的行禮,起身告退。

人一走,邊上走出來一個人。

「大殿下心思,不如二殿下深沉啊!」張院長說道。

「着手準備吧。」大啟帝說道。

張院長揖手行禮,說道:「是,陛下,七殿下那邊有公主在,定然不會有事的。」

大啟帝點點頭,但願吧!

他倒是不知道下毒之事,只是不曾想啊!不曾想長子會對其他的兒子出手,招招致命,刺殺,下毒,集兵造反。

當真是蠢貨。

肖王后病倒了。

被送到偏房躺下,晏臻施針之後醒來。

「王后切勿太傷心過度,保重身體才是。」晏臻說道。

肖王后只有兩個女兒,從小養在膝下精心養護,雖期望兒子成器以後繼承帝位,卻也還是養成了個紈絝不拘的性子。

而女兒也是活潑耿直,兩個孩子都不壞。

肖王后是別國公主,嫁過來卻能精心管理後宮,晏臻覺得這個王后很是不錯。

肖王后傷心得很,這病一下,只剩下不到一天的時間了,她悲傷欲絕。

而此時,王宮之中也傳來大啟帝病倒的消息,宮中派了人過來。

肖王后一時間不知道是回宮還是留下來看兒子。

「王后您放心,七殿下我一定會救活的。」晏臻靠近肖王后的耳邊,輕輕的說了這句話。

肖王后聰慧,聞言怔了片刻,陡然轉臉看着晏臻。

「娘娘……」公公還在門口。

肖王后收起眼淚,起身紅着眼出門:「起駕回宮。」

晏臻走到門口,對着肖王后的背影施禮,眼裏閃過一絲冷意。

開始了。

為大啟帝守護這個江山,排除異己。

夜色降臨,王宮內,高貴妃請了不少官家女眷進宮談話。

晏夫人也在女眷中。

前往尚坤宮的時候,半路遇到了淑妃。

一眾人看到淑妃,一個個都行禮。

「善公公,本宮有事與晏夫人說,你去回了貴妃,就說晚些晏夫人再過去。

那公公猶豫一刻,邊上的宮婢立刻說道:「怎麼?我家娘娘要與晏夫人說說話也不能了嗎?」

這,哪裏是不能。

誰人敢說不是不能啊。

善公公想着這左右都是在宮裏,便是起事了,這安寧宮也逃不了。

是以,便答應了下來。

晏夫人被淑妃拉住了手,兩人慢慢的走回安寧宮去。

「今夜,你便在我的宮裏別出去了。」淑妃說道。

「是。」晏夫人說道。

看她這模樣,淑妃搖搖頭,笑道:「臻兒可比你自然多了,第一次見我便是一副不驚不喜不悲的模樣。你呢,與我這麼久的朋友,雖然後來見得少,你卻越發的疏離了。」

聽淑妃這樣說,晏夫人嘆了口氣,露出一抹笑容來:「羽織,這些年你過得……好嗎?」

「挺好,沒那麼多的紛擾。」淑妃笑道。

在安寧宮偏居一隅,沒什麼人去打擾,自然好得很。

尚坤宮裏,獨獨不見晏夫人的,貴妃目光落在那善公公的面上。

善公公過去,小聲道:「淑妃娘娘出現,把……晏夫人帶走了。」

牧羽織?

蘭貴妃皺眉,不曉得牧羽織怎麼突然這樣沒規矩?竟然敢在半路上截她要的人。

「下去。」蘭貴妃心裏不爽快,低聲喝道。

善公公忙退了出去,自願去領罰。

此時,偏殿官員女眷們已經坐着等候多時了。

「貴妃娘娘到。」

後面的大門,傳來公公的高喝之聲。

所有人扭頭看去,看着蘭貴妃款款而來。「我知道,但你不用特意來。」她不喜歡這種老是被圍觀和矚目的感覺。

「不行,我可是要當小媳婦兒的護花使者的!」陸伯聿用一臉正經的模樣說這句話的時候,真的跟個小孩子一樣的幼稚。

「我不需要什麼護花使者。」

薄暮煙這個鋼鐵直女,對於浪漫和甜言蜜語這些東西的反應力和領悟力,和她的智商比真的是差了很大一截。

看着摩托車上已經換回來的頭盔,薄暮煙心裏倒是對陸伯聿這個及時而細心的行為很滿意,主動地拿過頭盔戴上,自覺地坐……

《豪婿你老婆又跑了》第124章要當小媳婦兒的護花使者 陳寧直接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是我,我要你滅掉黑手組織的文森特家族。」

這個電話,是打到大洋彼岸的。

接電話的是世界上最神秘最強大的傭兵組織首領,也就是所羅門的所羅門王。

所羅門王欠陳寧一條命!

他接到陳寧這個電話,沒有任何猶豫,聲音沙啞的道:「悉聽尊意,華夏戰神。」

陳寧掛斷電話!

劉易斯等人卻忍不住冷笑起來,劉易斯嘲笑道:「滅掉我們黑手五大組織之一的文森特家族,這種牛你都敢吹,真是吹牛不要本呀!」

陳寧沒有理會對方!

而是又打了個電話給中海市警方一把手王知行,讓王知行帶隊過來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