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能出一個林玄仲已經是千載難逢的事,所以根本不用擔心林家會有第二個人能將八荒步學到那個程度。」簡單解釋一下,李念塵又繼續開口道:「現在林家在幽城已經是人心所向,連黑市負責人都要與林家交好,如果我們不儘早剷除林家,恐怕以後幽城難有我們三家的立足之地。」說完,李念塵有意停頓一下。

「李家主的意思是要儘快對林家動手?」周家主已經聽明白李念塵的意思,不過還是想要確認一下。

一旁的吳家主見周家主問到正題,當即打起精神想要聽聽李家主會怎麼說。

「昨日李家派出去的人已經打探到所有城外林家子弟的位置信息,如果二位家主已經準備妥當,老夫打算即刻派人過去滅殺那些林家在外駐守人員。」既然談到正事,李念塵也不打算再賣關子。

「不知李家主需要多少人手?」見李念塵說出打算,吳家主直接出聲問道。

「林家在外人員一共有將近三百人,所以老夫希望我們每家都可以出一百五十人,確保可以完全剷除林家的在外人員。」說著李念塵又把需要人手具體實力情況解釋一下。

李家主說完另外兩位家主不約而同的思考起來,一百五十人對於三家而言並不算多,而且之前三家都從外面調了一些人手回來,所以只是簡單考慮周家主便先開口道:「周家已經準備妥當,可以隨時出發。」

見周家主同意,吳家主跟著表示同意。

「既然如此,半個時辰后我們三家人在西城外匯合。」見兩位家主同意,李念塵跟著說道。

轉眼,三位家主商量結束。

「咚,咚……」

在周、吳兩家將要離開之際,忽然密室外面傳來幾聲敲門聲。

「你去看看?」李家主眉頭一皺,當即吩咐一旁的侍從過去。

片刻,石門打開,一個穿著錦袍的老者出現。

「大長老你怎麼來了?」一看來人是李家的大長老李念知,李念塵當即神色疑惑地出言問道。

「有林家的貴客拜見,不知家主願不願意接見?」見周、吳兩家家主都在,李家大長老並沒道出貴客的身份。

「無妨,你且說說是誰?」看出李念知的疑慮,李念塵當即開口示意對方可以明說。

「林家的二長老林輝煌此刻獨自一人前來,說是找家主有要事相商。」見李念塵示意並沒關係,李念知為了打消另外兩位家主的疑慮當即把事情說清楚。

「哦,」李念塵眼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隨即對周、吳兩家家主說道:「兩位可否先迴避一下,老夫要見見這林家的二長老。」說著李念塵又對兩位家主明說這間密室的隔間能聽到密室里的對話一事。

「既然如此,我與吳家主先去隔間。」只是簡單考慮,周家主便開口答應,吳家主同樣沒有意見。

不一時,李家密室里多出一個一身黑袍的人,正是林家的二長老林輝煌。

「不知林長老特意前來有何貴幹?」林輝煌前腳踏入密室,李念塵便非常客氣地出言問道。

「林某冒昧來此是想用一個消息和李家主做一筆交易!」沒時間和李念塵客套,林輝煌直接說明來意。

「哦,不知是什麼消息?」見林輝煌似乎有些著急,李念塵反而不急不慢地問了一句。

「如果我們林家的消息沒錯,想必你們李家已經聯合另外兩個家族要剷除我們林家。而老夫帶來的消息正好與此事有關,不知李家主有沒有興趣知道?」見李念塵似乎對自己帶來的消息並不在意,林輝煌當即一本正經的說道。

沒想到林家已經知道關於三家聯盟的事,原本舉止還算自然的李念塵當即神色一凜。

「難道林長老是來勸我們改變主意?」見林輝煌說話時的樣子不像是在試探消息的真實性,李念塵臉色陡然嚴肅起來,但卻並沒有要隱瞞的意思。

「李家主不用擔心,林某此來的目的並非如此,只是想和你們做個交易。如果李家主不介意的話,可否將另外兩位家主請出與林某一起商討?」見李念塵對自己的話並不否認,林輝煌更加肯定自己的打算。

「林長老是什麼意思?」由於不知曉林輝煌如何得知另外兩位家主此刻正在這裡,李念塵神色警惕地反問一句。

「李家主何必介意,老夫此次帶來的消息與你們三家都有關係,而且是要與你們三家共同做交易,請另外兩位家主出來有何不可?」見李念塵對自己的來意還有所懷疑,林輝煌只好簡單解釋一句。

「希望林長老帶來的消息不會讓我們失望。」雖然不知道林輝煌是如何得知周、吳兩家家主就在這裡,一番考慮后,李念塵還是同意了林輝煌的要求。

不多時,周、吳兩家家主從隔間出來。不得不說,對於林輝煌的來意,兩人同樣很感興趣。 一看果然是兩位家主,林輝煌嘴角浮現一抹笑意。

「現在我們三人都在此處,林長老不妨說說要與我們做什麼交易?」 重生軍工子弟 等周、吳兩位家主走到近前,李念塵的聲音緊跟著響起。

「實不相瞞,林某是想借三家之力助我登上林家家主之位。一旦事成,日後林家會向你們俯首稱臣,並且讓出大半重要生意。」既然三位家主都已在此,林輝煌也不想再賣關子,直接說出自己的打算。

「要幫你登上林家家主之位,恐怕光是這些條件還不夠?」見林輝煌言明來意,周家主立刻說出自己的想法。

「你的意思是讓我們三家動用人手為你剷除障礙?」周家主才說完,吳家主又不忘補充一句。

「正是如此,」見兩位家主提到自己的目的,林輝煌當即給出肯定。

沉吟片刻,林輝煌又繼續道:「如果幾位家主覺得老夫給的條件不夠,那麼老夫帶來的消息絕對能讓三位家主滿意。」

緊接著,林輝煌一刻不停地將林家晚上撤離與夜襲周、吳兩家的事全盤托出。

等到林輝煌說完,三位家主臉上滿是驚色,似乎都不敢相信林家竟然在他們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做出如此周詳的撤離計劃。之前李念塵還不把林玄仲心上,但是現在李念塵卻可以想到一旦讓林家成功撤離以後林玄仲成長起來,那麼他們李家隨時都有覆滅的可能。

正如林輝煌所言,這條消息的確能讓他們三家滿意。

「林長老的消息的確非常重要,李某可以為三家聯盟做主答應林長老。」震驚之餘,李念塵神色一松,既然已經知道林家的計劃,現在更不愁對付不了林家。

「既然如此,希望三位家主能與老夫立份文書,做為我們交易的證據。如果到時候三位家主食言,老夫會將文書公示與眾,讓幽城裡的人都知道卑劣行徑。」已經到這個時候,林輝煌也只能孤注一擲。

「哼,既然你都已經把消息告訴我們難道還指望我們會答應與你交易。」說話的吳家主見林輝煌威脅自己,吳家主立刻一臉不悅地接道。

「如果林某半個時辰回不去,林某來此的消息自然會被傳出,所以還請三位家主慎重考慮。」 總裁別太猛 早就考慮過這情況,林輝煌現在不能示弱。

「兩位不必動怒,李某既然已經答應自然不會食言。」想想一旦林輝煌來此的消息泄露,林家勢必會改變計劃,到時候強行動手會讓三家聯盟損失更多的人,李念塵還是覺得與林輝煌做筆交易更妥。

跟著李念塵又用眼神示意另外兩位家主,原本覺得無需與林輝煌交易的吳家主得到李念塵的提示后自然沒有反對,而周家主本來就覺得李家主的決定很對更不會有意見。

接著,李家大長老取來紙筆,四人立好文書。收好文書,林輝煌因為急著回去直接向李念塵等人告辭。

等林輝煌走後,「李家主為何要答應他?」吳家主第一時間表達了內心的疑惑。

「穩住林輝煌對我們有益無害。」不知道吳家主為何還沒想明白,李念塵還是耐著心解釋一句。

「那我們還要不要派人去剷除林家的在外人員?」仔細想想,吳家主覺得李念塵的話似乎有些道理,隨即又問出另一個問題。

沒想到吳家主還是不明白自己意思,李念塵有種要罵人的衝動。不過一想到還需要吳家幫忙,李念塵又只好忍住。

「自然要去,不管林輝煌的消息是真是假,今夜我們就要對林家動手。」簡單說出自己的打算,李念塵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事情又不得不補充一句,「今天晚上我們要將林家的人趕盡殺絕。」說到最後,李念塵近乎只是在對吳家主一個人說。

一旁的周家主哭笑不得,李家大長老也是干著急卻不好出言解釋。好在吳家主經過一段思考總算是明白過來,對著李念塵點點頭表示同意。

接下來,三位家主又在密室中商量調集人員設置埋伏以及如何阻攔林家撤離一事。一直到半個時辰后才商量結束,現在三位家主正要按商量好的計劃對付林家。

與此同時,林輝煌早就回到林府,正和其他林家高層在大殿里商量事情。除了一些林家高層外,林玄仲等天才子弟同樣在此。距離夜深已經沒多長時間,林家還有許多關於撤離的事情需要商量。

「晚上的行動每組五十人,分開行動,分別由二長老和三長老帶領。現在大長老正在負責撤離一事,不知其他人有無好的提議?」上座林滄海簡單交代一下現在的情況,然後又開始詢問其他人的意見。

不知怎麼回事,自從今日見過三大家族的家主后,林玄仲心裡就隱隱有一種不安的感覺,似乎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只是該考慮的問題都考慮過,林玄仲現在也不知道那種不安的感覺到底來自哪裡。皺著眉頭,林玄仲神色異樣打量起大殿里的人來。

一干年輕子弟只有少數神色還算平靜,大多人都是一副緊張不安的樣子。再看看那些長老們,除了林輝煌外,一個個臉色凝重的異常明顯。儘管對於今晚的撤離已經做出周詳的計劃,林玄仲還是明顯可以看得出來許多人都有些不安。

在林滄海詢問眾人有無提議后,許多人臉上浮現為難的神色,像是林滄海的問題太難思考,但一段時間后並沒有人給出任何提議。

對於眾人的表現,林滄海有些無奈,打量一眼下方眾人最終目光落在林玄仲臉上。

迎上林滄海的目光,林玄仲想說什麼卻最終沒有開口。

之前的一段時間裡,林滄海已經同眾人商量過不少事情,現在計劃成功方面的事情都已商量過,剩下的只有萬一計劃失敗林家又該怎麼做這一方面的事沒商量過。現在既然還有一些時間,眾人又商量起這方面的事情。

半個時辰后,林滄海直接起身對眾人道:「一刻鐘后,林家所有人全部撤離。」

「是,」下方眾人齊聲應是。

緊接著,林滄海同一干長老們離開大殿。與此同時,林輝煌與三長老已經帶人出去突襲周、吳兩家。

等到林滄海一干人等離開大殿,林玄仲站在林飄雨幾人中間一臉疑慮。剛才在大殿里眾人商量萬一計劃失敗該怎麼做時,林玄仲心裡那種不安的感覺越發強烈。一直到商量結束,那種感覺都未消失過。現在林滄海一走,林玄仲越發不能抑制那種感覺。

「玄仲哥哥,你怎麼了?」一旁的林飄雨察覺到林玄仲的異常,當即出言詢問一句。

「沒什麼,」突然驚醒,林玄仲才發現林飄雨和其他人都在看著自己,趕忙回應一句。

「玄仲,我們也出去吧。」說話的是林光耀,與林玄仲一樣,林光耀同樣很長時間沒有說話。

跟著,在林光耀的提議下,一群年輕子弟一起離開大殿。

之前林家高層已經暗中通知族人撤退的消息,早就準備好的林家族人,此刻全都背著行李小心地向大殿附近聚集。除了必須的生活用品和食物外,其他東西他們都沒多帶。雖然還有一刻鐘時間,但早就準備好的族人可以隨時撤離。

站在大殿門口,林滄海望著昏暗的火光下一張張慌張不安的臉,臉上神色異常嚴肅。到現在,林滄海其實已經完全想通,現在林家所有人員能夠安全撤離才是關鍵,至於林家的根基可以不要。

除了出去執行任務的兩百人外,現在眼前有五百多人聚集。五百多人中,大半都是女性,好在林家的女子同樣習武,所以五百人中依舊有一半的戰力。

遠遠地可以看到那些手無寸鐵的老者和幼童站在人群中間,作為林家的重點保護對象,那些年輕族人位於人群四周,每個人手裡都拿著兵器,接下來他們全都是要保護林家安全撤離的人。

根據之前的推算,外面執行任務的人,會在林家正式撤離時抵達目的位置,現在應該正在前去周、吳兩家的路上。如果計劃成功,大約半個時辰后,他們會和撤離隊伍在東城外匯合。 一刻鐘的時間很快過去,在那些林家高層分開交代族人有關撤離的事宜后,林家全部人員正式出發。

與此同時,與推算的時間無異,二長老與三長老已經分別帶人潛進周、吳兩家院落。

城內幾大家族的府邸內部構造相差不多,所以進入院落後,在林輝煌的指示下,一行人直接分散開來向周家府邸中心區域靠近,然後按照計劃,五十人很快再次聚集在周家年輕一輩居住的區域。

周家府內按理說應該有護衛巡邏,不過二長老一行人還算順利,並未遇到任何巡邏人員。現在眾人四周一片寂靜,沒有任何動靜。若不是因為此刻是深夜,任何人都會覺得情況有些反常。

接著,在林輝煌的指示下,五十人又分為十個小組,然後每個小組分開行動,目標是眾人面前一個個小型院落中住著的年輕子弟以及與他們同住的侍從。

由於眾人實力最低都是三階武者,行動敏捷,潛入那些院落毫不費勁。值得一提的是五十人中還隱藏著五名五階武修,七名六階武者,以及兩名林家的太上長老,真正的強大到擁有著七階武者的實力。

按照林家高層的計劃,高階武者隱於普通武修之內,可以在對方家族前來救援高手以及在優秀子弟出現時給以迅速抹殺,從而最快削弱對方家族的上層實力。

在這五十人後,還有一個五十人組做為接應和進行後續計劃。現在二長老派人動手之時,那五十人已經隱藏在周家院落中幾個相近位置,正在等著裡面傳出的信號。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一切行動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在吳家這邊情況一樣,三長老林飛葉此時正帶著四名族人潛伏進一座院落。院子裡面同外面一樣寂靜,烏黑一片,若不是還有些月光存在,眾人幾乎要藉助火把才能行動。

悄悄接近那些廂房后,林飛葉吩咐一人把守房門防止有人逃出,自己則帶著另外兩人向床鋪摸進。遠遠地可以看到床鋪上睡著兩人,等到更加接近的時候,三人不約而同地抽出長劍,準備以最迅速的手段結束床鋪上兩人的生命。

可是當劍身泛著的冷光映照到床鋪上時,三人齊齊發現床鋪是空的,並沒有人。心下一沉,三長老當即暗呼一聲:「不好,有埋伏。」結果才剛說完,空氣里傳來一陣嗖嗖聲響,像是利箭劃破空氣的聲音。不用多說,另外兩人同樣意識到不好,趕緊四處警戒起來,只是房間里一片黑暗,根本無法看清狀況。

轉眼,在林飛葉旁邊兩名林家族人沒反應過來時,其中兩人接連被箭羽擊中。兩聲慘叫傳出,林飛葉意識到受傷的是旁邊兩人。情急之下,顧不得其他,一揮長劍陡然攻向上方屋頂,林飛葉直接攜帶著兩名受傷族人向上躍起。

與此同時,又是一陣嗖嗖聲傳來,那些隱藏在黑暗中的人再次出手。

時間緊迫,不容多想,正在向上方躍起的林飛葉連連揮動長劍,向四周打出幾道攻擊。一時間,劍氣縱橫的聲音與箭羽的嗖嗖聲混在一起。

緊接著,一片撞擊聲響傳出。由於在空中強行發力,無法保持繼續向上的趨勢,林飛葉陡然加力將受傷的兩名林家族人送上屋頂,自己則借著反震之力向下快速落去。落在地面之上,林飛葉一刻不停,又向四周的黑暗角落揮動長劍。

兩聲慘叫傳來,接著從角落裡衝出五六名身穿黑衣的人,拿著兵器直接將三長老圍住。

早就知道中了埋伏,三長老此時只想通知到其他人,好在外面已經傳來林家族人的聲音。「有埋伏。」不知道別處情況如何,林飛葉打算儘快解決圍攻自己的幾名吳家子弟。只可惜埋伏在此的吳家族人實力並不差,全都是五階武修,而且有很大的人數優勢,所以儘管三長老有著六階武者的實力,依舊無法短時間內斬殺敵手。

在三長老被困期間,其他院落中,那些遇到類似情況的林家族人,要麼直接被伏擊致死,要麼身受重傷,只有少部分人安然無損。還未開始,林家先鋒部隊的刺殺任務便完全失敗,而且損失慘重。如果得不到救援很可能全軍覆沒。不過若是後方的五十人小組跟上援助,林家則會損失更多族人。

在三長老一眾等人遭遇埋伏時,林輝煌那邊情況同樣如此,周家人像是提前知道他們要來刺殺般,早就設下天羅地網般的埋伏。此時林輝煌正扶著一名傷者向院落外跑去。

「二長老,怎麼辦?我們中了埋伏。」傷者正是一向和林輝煌交好的七長老。

「七長老不用擔心,接應的人很快就會趕到,到時候,他們可以救我們出去。」二長老的聲音倒是還很平靜,像是很有自信般安慰七長老一句。

只是七長老卻不這樣認為,本來眾人行動的位置便是周府的中心區域。既然在這裡周家人已經設好埋伏,恐怕外面的情況會更糟。或許在外面等待的五十人同樣被周家的人包圍,想到此處七長老不由擔心的問道:「要是他們也遇到埋伏該怎麼辦?」

沒有急著回答傷者的問題,此時二人已經離開那院落,二長老轉身看了一眼身後和周圍。四周已經沒有多少拼殺聲,想想那些中埋伏的林家族人顯然已經死的差不多,轉過身,二長老才語氣平和地回道:「七長老不用擔心,今晚你們一個都走不了。」說著二長老手中長劍,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刺進七長老的胸口。

「你……」只見七長老瞪大眼睛,硬是一句話都沒說出來。直到死前的那一刻,七長老才明白過來,原來讓他們中埋伏的人正是他們二長老。可惜七長老已經沒有時間去想,為什麼林輝煌要這麼做。

另一邊,望著直接倒地的七長老,二長老臉色並無多少神色變化。

不知什麼時候從黑暗角落中走出一個人,一臉笑意望著林家的二長老。「林輝煌你做的不錯,此次剿滅林家高層的功勞會有一份記在你頭上。」聽聲音正是周家家主周平。

「周家主說哪裡話,只要周家主能與另外兩位家主完成與林某之間的交易便好。」說著兩人走到一起,又繼續說些什麼。

正如七長老所想,外面趕來五十小組同樣被團團圍住,唯一優勢是他們都還聚在一起,有一定的突圍可能。現在外面的情況尚且如此,裡面的情況可想而知,作為接應小組的領隊已經下達撤退的指示。不過要是沒有林家其他族人過來幫忙,他們最終都會死。

與此同時,林家撤離隊伍這邊,林玄仲與林飄雨等走在隊伍後方的人,此刻正邁出林府大門。

「無憂,你怎麼來了?」才剛出門,林玄仲就驚訝地看到林無憂和三名陌生男子走了過來。

「無憂只是擔心兄長的安全,所以特意帶人過來看看。」簡單解釋一下,林無憂又為安慰林玄仲道:「兄長不必擔心嫂子他們的安全,我的部下都在保護他們。」

林無憂此言一出,原本還想問問青藍她們此時情況的林玄仲轉瞬放下心來。有那多人保護青藍他們的安全,林玄仲知道自己完全不用擔心。

現在林無憂一來,還真打消不少林玄仲內心的疑慮,而且隱約之間連原本內心那種不安的感覺都淡了不少。簡單對林無憂點頭后,林玄仲又打量一眼林無憂帶過來兩位隨從,一種無法看透的感覺油然而生。不知是因為兩人的實力太強,還是兩人的氣質太特別,林玄仲總感覺林無憂帶過來的兩人不太尋常。

當然林無憂沒主動說,林玄仲自然不會多問。不過一旁林無憂還是注意到林玄仲的目光。「兄長,這三位是我的部下,我特意帶他們來保護兄長的安全。」雖然介紹的過於簡單,林無憂還是為眾人介紹一下。

對著林無憂的兩名部下招呼一聲,一行人再次動身。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林家的一干年輕子弟已經把林玄仲當做是他們的領袖,剛才林玄仲停下與林無憂對話時,他們全都在等著。一共十數人,除了林千木外,林家的幾名天才全都在內。

現在林家部分高層在林玄仲前面沒多遠處,還有一些走在隊伍前方。林家的撤離隊伍人數雖多,但是林家上下一干人員維護秩序下動靜很小,沒有人敢大聲說話,甚至沒有人敢說話。就這樣,林家的撤離隊伍悄悄地向東城門趕去。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不知不覺間,林家隊伍已經走了快一半路程。不過越是如此,一干人等才越發緊張。不知什麼情況,一前一後突然從一側衝出兩個黑影,方向正是林滄海一干高層所在。

「家主大事不好,我們被埋伏了。」一個黑影還未到林滄海身前,已經沖林滄海喊道,顯然來人是林家的人。

緊接著,在林滄海一干人判斷聲音是來自本家人時,齊齊停下腳步。

「怎麼回事?」只見林滄海一臉驚疑地像那兩名身穿黑衣的人問道。

「剛才那些族人潛進周家沒多久,周家院里立刻傳出拼殺聲,想必是中了埋伏。」一個黑衣人如此說道,緊接著另一名黑衣人又描述了同樣的情況,只不過地點在吳家。

若不是中了埋伏,兩家不會同時發生那樣的情況,林滄海同其他林家高層立刻斷定了問題所在。

「家主該怎麼辦?」旁邊的一名長老見事態嚴重,當即開口問道。此時林玄仲他們也已經圍了過來,一個個神色緊張地等著林滄海發話。也是到現在林玄仲才想明白,之前為什麼自己會有不安的感覺。

望著神色不安的眾人,林滄海臉色凝重無比,心裡不停地想著原本最不想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現在既然突襲的計劃失敗必須要按照事先的商量結果去做。「大長老和四長老繼續負責撤離,其他長老留下待命。」

「是」,只見林方青與另一名長老直接領命,隨後繼續負責林家撤離。

「事不宜遲,幾位叔伯與其他長老與我一起去救二長老和三長老他們。」現在時間緊迫,林滄海知道一刻不能耽誤,所以直接下達了救援的命令。至於林滄海口中的叔伯,自然是林家的太上長老。之前執行突襲任務時,林家已經出動六名太上長老,現在還剩下八名太上長老。

「家主,你們走了我們怎麼辦?」說話的林若蘭,現在事態嚴重,林若蘭同其他的一些林家子弟都已亂了分寸。

之前林滄海考慮過計劃失敗方面的問題,現在有兩百族人被困不能不救,一旦去救又需要大量人手。如果自己再帶走一部分人,那剩下的人萬一遭遇阻截,勢必很難離開幽城。現在的情況對於林滄海來說是進退兩難,但是林滄海必須給眾人一個答覆。

「我會與長老們引開三家聯盟的主力,你們留下隨隊伍一起撤離。」林滄海急急給出答覆,隨後又開口道:「等我們離開后,林家所有人員安全全都交由林玄仲負責。」

當目光停在林玄仲身上時,林滄海神色嚴肅地將指揮權交給林玄仲。對於林滄海來說,現在林玄仲就是最好的選擇。往上說雖然留下的幾名長老負責撤離,但他們留下的主要目的其是為了引開會阻攔隊伍的三家聯盟人員,所以並無帶領族人撤離的可能。往下說,一干年輕子弟,在心性、實力上無人能與林玄仲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