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氣結,戒情人立刻起鬨:「不能吧!會長,牡丹可是會內第一美女呀!哎呀,桃子,你亂掐什麼?掐的不是地方了你後半輩子可怎麼辦?」

會內頓時嬉笑聲四起,李潔不在打字,心中的念頭一閃而過,那是小小兔不對不是好友的人公開她的相冊了,否則牡丹怎麼可能是會內第一美女?

收起了思緒,李潔給阿德拉寫了封信,直接會內交代戒情人,讓戒情人轉告阿德拉最快捷,但是那不正式,阿德拉在苜蓿花城堡給自己出力,戒情人又不是她的上級,讓戒情人轉告自己的命令,極可能會讓阿德拉認為自己輕視她,還不如自己寫信,晚一個多小時不算什麼,但決不能讓手下的將領離心。

信件大意是告訴阿德拉,駐守第八軍團的實力她可以適當加強下,目前南線無戰事,她不用擔心南面的安全,適度加強第八軍團只是萬無一失的保障罷了,另外,除了她繼續征服大草原谷地所需的兵力外,其他士兵可以6續向幽暗谷集結,阿德拉本人在大草原谷地完成了她的收服計劃后,也去幽暗谷駐紮,這是因為黑暗王國和兩位大領主的戰爭已經有了些轉機,這種情況下,最終無論誰勝誰負,都必將損失慘重,此時阿德拉可以從幽暗谷揮軍直上黑山地區,自己也會命令飛龍城的魯肯城主配合她作戰。

交代完事情,李潔考慮了下把秀真、秀容表姐妹兩個調去了小小兔的向日葵幼稚園,秀真秀容是韓國女孩子,在會內一向老實,不敢出格,在國人居絕大多數的公會內,她們也不敢,並且她們也不是地下領主了,李潔交代了她們兩句,許了些好處兩個女孩子就答應去幫助小小兔處理事務了,李潔免了她們的一部分義務,並把她們調去節點城堡展,利誘和會長的威勢下,想來她們不敢不聽小小兔的,此事李潔倒是沒詢問小小兔的意見,小小兔也沒說什麼!

想想都交代完了,李潔轉了圈火山城,帶了侍從、阿黛拉和馬克西姆及丹尼爾以及自己的衛隊,去參加尤金和尤利婭的婚禮,除了沙漠部族送親的巨魔外,李潔算是尤金請的唯一外客,尤金半條腿的禮物顯然作用明顯,尤金的未婚妻尤利婭大為的感動,就提前出嫁了,這新娘還不到八百歲,以巨魔九百八十歲才成年來論的話,也是個未成年的新娘,但李潔對此也沒什麼想法,自己做出來的事情也好不到哪裡去!

李潔並不知道婚禮的場地在哪裡,這也是應該的,劈顱巨魔部族和李潔的關係只是中立,人家巨魔作為曾經的大6統治者,自然也不是傻瓜,雖然有和平協議,但也不可能公開自己的地盤和實力,尤金派出了三名嚮導約定在離火山城以東的亂石山丘碰頭。

沿途殺了一群有眼無珠的雙帆龍,登上亂石山丘李潔就皺眉,就在山丘下,一群天涯海角公會的玩家正在圍攻尤金派來的三名精英使者!

環形山自然也有飛行點,也是一群地精控制的,但李潔建設順風關卡時,還沒幾個人開了飛行點的,開不了飛行點就必須從順風關卡進入環形山地區,目前除玫瑰公會和紅葉公會主會會員外,其他玩家根本就進不來,但術士卻可以直接在兩名隊友的幫助下把其他任何地區的隊友拉過來,這是目前唯一除了兩個公會之外其他人進入環形山的辦法,而玫瑰公會目前和自己關係良好,不會什麼都不說就擅自這樣做,只能是李大小姐同意后把她的同盟公會的會員也拉了過來!

李潔揮揮手,手下一擁而上就把天涯海角的這群玩家給剁了,自從被李大小姐狠打了一頓后,李潔不在對李大小姐手下的挑釁有任何的客氣,甚至數次士兵追擊到鐵石高原的入口處,不過李潔也沒做絕,也不先惹事,追殺李大小姐的手下也最多到鐵石高原的入口就算完了。

安慰了三名使者,由他們帶著繼續深入雨林時,半路上遠遠的看見李大小姐和小玉正在帶人圍剿精英劍齒龍,劍齒龍都是五十八到六十級的精英,成群結隊的很不好惹,李大小姐圍剿它們只是因為劍齒龍身上的皮是做皮甲藍色套裝的必需品,一些鱗甲套裝也需要環形山遊盪的霸王龍boss身上的皮,高級的亞龍類生物滿世界暫時只在環形山有,能夠提升會內兩類職業的實力,並且這些皮毛就算自己不用也可以高價賣出,目前黑石山還沒進展的情況下,打恐龍就是李大小姐的愛好了,對賺錢的事情李大小姐天生就喜歡並且極具敏銳感!

李潔看到了李大小姐,李大小姐自然也看到了李潔,李潔隨便打量了一眼立刻就從邊上繞了過去,李大小姐冷哼了一聲,卻不放過李潔,交代了小玉幾句,小玉就策馬過來了,李大小姐當初狠揍了李潔一頓,本來氣都出的差不多了,但此後會員和李潔手下士兵的矛盾升級后李大小姐去信質問李潔,李潔不理不睬,李大小姐頓時就又開始積累怒火了!

當天李潔被擔架抬走後,李大小姐就知道一切都完結了,可是後來李大小姐還是借著矛盾主動退讓了一小步,這也算是中國女孩子唯一的優點了,先給李潔親自寫了信,雖然是質問,但只要李潔回應,以李大小姐的手腕,再把斷了的那一絲可能連接起來不是不可能,這在李大小姐看來已經夠委屈自己了,你是個什麼東西讓我自己委屈我自己,我這樣做,你都可以去拜佛燒香感謝老天去了!但結果是李潔冷漠的置之不理,李大小姐次被人甩臉子加無視,怎麼可能不怒!雖然一直告誡自己為李潔這垃圾大色狼生氣實在是輕賤自己,可是到底還是怒氣在一絲絲的增加!

剛才李潔把天涯海角的一群高玩包括會長全給宰了,看不見就算了,最多小玉去封譴責信,但現在既然看見了,李大小姐立刻派小玉去質問,她自己自然是不會再主動和李潔說哪怕一個字的!這事關她的驕傲!

看見小玉攔住自己李潔就嘆氣,果然小玉立刻就說:「李會長,我們這次並沒有違反約定,只是殺幾個巨魔,為什麼要保護他們殺我們的會員。」

「不為什麼,環形山的巨魔族目前是我的盟友。」

說完李潔不管小玉再說什麼,立刻走人,小玉還想阻攔,奧蘭多和莎朗斯通冷笑著幾乎面對面的貼著小玉把她逼退。

看著李潔揚長而去,李大小姐氣的牙痒痒,心裡盤算著怎麼收拾李潔,嗯,要先找到李潔新搬的狗窩,對了,晚上去欺負兩隻小狗去!哼!

晚上八點多,李潔才到達一處高地上的巨魔族婚禮的場地,看著群魔亂舞,歡快的鼓聲陣陣,還夾雜著一些奇異的豎笛聲,李潔也陷入了沉思,尤金看他的等級就不簡單,並且尤金的真實實力李潔雖然不知道,但是經過幽魂的探測,尤金的控制下,大的巨魔城鎮有四個,小的聚集點近二十個,其他是不是還有不知道,這都不說,就看尤金可以自主的和自己談判,那麼劈顱部族就絕不是供給玩家經驗的那種怪物群落!

今天還是兩更連,昨天到底還是出了事,有朋友不聽勸,喝多了還開車,進看守所了。 ?尤金夠給面子,帶著他的新娘子親自來迎接,李潔也獻上了自己的祝福和禮物,一百匹毛料、一百匹絲綢、一百套制式軍備和一些奢侈品,為了這批禮物,李潔是費了些心思的,查閱了不少中世紀像這樣並不怎麼牢靠的同盟之間要送什麼禮物比較合適,倒是找到了一句話:送給盟友武器能最大程度的表明自己願意和平相處的誠意。【全文字閱讀.】

於是就有了這一百套的軍備,這些軍備npc士兵專用,玩家用不了!

果然,衛兵們把禮物送上后,尤金看到那一百套軍備多了些熱情,態度也從中立直線拉升,而尤利婭欣賞了那些奢侈品后也很滿意,感謝了李潔的禮物。

李潔此時才注意到,相對於男性巨魔的萎縮,女性巨魔卻全是立的筆直,腿不彎背也不故意駝著,尤利婭就算未成年身高也一米八多,看起來比尤金要高不少,但尤金站直了卻要比尤利婭高出不少,稍微一想也就明白了為什麼會這樣,巨魔族本就是從密林中誕生出來的種族,天生的叢林戰士,女性巨魔當初應該是不負責作戰的,所以身形一直筆挺,但男性巨魔在密林中為了生存而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年的作戰,為了隱藏自己高大的體型,也為了不讓密林中的橫枝藤蔓影響自己,這才習慣成了自然的蜷縮著行走。

入了席后,尤金陪著李潔說話,尤利婭先去招待她的娘家人去了,沙漠部族顯然不對李潔有好感,對李潔橫眉豎眼的,李潔自不會在尤金的大喜事上找事,也沒理會他們,只是和尤金閑聊,等看到上菜時才猛然想起什麼,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此時尤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雖然最近因為意外死了些族人,但尤利婭娘家人來的不少,這些屍體都不夠他們分的,還望紅葉領主不要介意!」

「尤金……閣下不必客氣!」李潔光是聽聽就感覺胃裡一陣的翻騰,看著自己面前擺的是一大塊霸王龍肉,光是這塊肉就讓李潔臉色白了下,再看看對面那群沙漠巨魔面前上的都是些巨魔的殘肢斷體,到底沒忍住,回頭就乾嘔,但也不能老是乾嘔,那太不禮貌了,重新回頭時就看著主位的尤金,決不去看對面,但聽著對面那令人牙酸的咀嚼聲,李潔一陣陣的骨頭癢,幸好尤金顯然很照顧他老婆的娘家人,他的面前也是一大塊烤霸王龍肉。

不一會一身血跡的尤利婭就回來了,按照習俗她親自操刀剁了屍體款待她的娘家人,簡直成了小紅人,看著尤利婭身上的骨頭渣子和碎肉,李潔強忍著沒有再次乾嘔。

艱難的忍受著煎熬,對面的沙漠巨魔終於吃完了,又欣賞了下巨魔的歌舞,沙漠部族才退了出去,尤利婭親自去送他們,李潔也要告辭,但尤金卻留下了李潔。

「紅葉領主,有件事我想問下,環形山的人類和您沒關係吧?」

「為什麼這樣問?」 腹黑老公溺寵:老婆不準躲 李潔有些詫異。

「在你的火山城後面有個鐵石高原,裡面出來的人類經常騷擾我們,我有打算給他們些教訓!想聽聽你的意見。」

「隨便。」李潔想了下,尤金果然是有秘密的人,不是一般的設定,普通的怪物領袖哪有主動集結人手去挑戰玩家公會駐地的?幸好早就交代了紅玫瑰和彩虹,不要去惹環形山的巨魔,本身環形山的任務體系里也不涉及巨魔。

「隨便?身為盟友,紅葉領主不表示下什麼嗎?」

我去,李潔暈了下,又不是我想教訓人,再說李潔也不想和李大小姐徹底的決裂,那對自己沒任何的好處,但尤金既然說了,李潔不表示下也不行。

「我可以支援尤金閣下一些軍備,一千套吧,嗯……再多支援一些制式弓箭。」

「感謝紅葉領主的好意,不過除了這些外,能不能特製一些手斧呢,就像這種。」尤金說著遞來一把斧頭,看起來是用來投擲的,當然,也可以近戰用。

「行,一千把怎麼樣?」李潔看后大致記下了摸樣,遞還了手斧,倒是也明白了劈顱部族名稱的由來,他們的精銳戰士肯定擅長投擲手斧,要不就是擅長劈腦袋。

「那就這麼說定了!」尤金見李潔答應了,倒是很高興,狀態從中立直升友好,但初期的聲望本就好升,李潔也不以為意。

和尤金約定了遞交這批物資的時間,李潔正想告辭時,尤金頓了下,話鋒一轉,卻說起了獸人戰爭的事情。

「紅葉領主知道獸人戰爭的事情嗎?」

「知道一些,但都是傳聞,也不多,只是聽說鬧的很兇,精靈族鬧出了大災難的事件似乎就艾薩拉女王感受到了獸人的威脅后弄出來的,似乎想召喚什麼但沒成功。」

「精靈族除了會幹蠢事外什麼都不會,我們不用理會他們,我說的也不是關於精靈族的事情,而是獸人族的,不知道紅葉領主知道薩滿教嗎?」

嫡女煙雨 「這個只是聽說過,沒見過,也不知道詳情!」

「你們人類世界的光明教會把聖光的力量吹噓為他們獨有的,不知道紅葉領主對此怎麼看?」

「這自然只是他們狂妄自大,聖光之力只不過是魔法的一種罷了。」李潔倒是知道精靈族也是有牧師的,她們可不信仰什麼聖光。

「難得紅葉領主深明大義、心胸開闊,牧師這一職業巨魔族也早就有了,但牧師不是巨魔族的精神領袖,薩滿才是我們特有的精神領袖!」

「這和獸人族有什麼關係嗎?」李潔一頭的霧水。

「獸人族也是信薩滿教義的,前兩天我的叔叔暗矛部族的族長沃金給我來了封信,說在黃金海岸的沿海地區碰上了一群獸人,這些獸人拯救了和魚人族正在戰鬥的他們,我的叔叔和獸人族的領袖深談了一次后認為獸人族是可以信賴的,他已經決定加入獸人族的部落,邀請我也加入。」

「這不可能!據我所知,獸人族和不被控制的亡靈族簡直沒有什麼差別並比亡靈族還要惡毒好鬥,他們不但殺死女人和孩子,驅趕這些人為奴隸,甚至在沒有軍糧時吃掉這些奴隸,簡直就是一群毫無理智的瘋子!我勸你打消這個愚蠢的念頭!」李潔特意加重了語氣!

「紅葉領主,別激動,我自然知道一些獸人的行為是讓人不理解的,甚至以殘忍著稱的巨魔都有些驚奇,但在我叔叔沃金的信中,這群獸人是不一樣的,他們深諳薩滿教義,崇拜最原始的元素力量,並且不是不明白道理的,信中說這群獸人直言他們的同胞之所以失去理智是因為被人控制,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解救他們的同伴,甚至包括犧牲他們自己,這是高貴的品質!」

「……我不了解事實,就不評說什麼了,加不加入是你的事情,不過我還是想你應該慎重的考慮下!」

「我也在猶豫,不然不會徵求你的意見,紅葉領主既然這樣說,那麼此事就暫時放下,我會派遣使者去和我的叔叔和獸人們接觸下看看再說。」

「尤金閣下能這樣想就是位稱職的部族領袖了!要是沒其他事情我就回去忙了。」

尤金再次感謝了李潔能參加他的婚禮,親自送了李潔出去,李潔回去時這件事就被放下了,他還不知道此時地下世界和部落的結盟已經初現端倪!

回去后李潔先畫了手斧圖形交給了大工廠打造,給丹尼爾下令圍殺火山城附近地區的各式恐龍,一是弄些恐龍肉儲備做軍糧,二也能讓士兵們練練級,目前火山城外小河以西沿河被砍伐過了的一些空地上李潔也建了些養殖場和種植場,也能多些收入,想了想后又派出一部分的工匠,去幫彩虹建設公會駐地出口處的大門,這才沒什麼事可操心的了,拿了礦鋤就去了火羽山挖礦練採礦技能去了。

其實李潔可操心的事情多了去了,小小兔怎麼辦?她的情況現在怎麼樣?和子這小妞怎麼辦?老是來信騷擾自己,自己還不能不回信,緣故是李潔覺的對她過分了!還有李大小姐,她要是把想進來的玩家都用術士拉進來,那自己建設順風關卡還有什麼意義?另外,老娘想抱孫子了,已經數次來電催促了,自己要是不找老娘就給自己找了,一輩子就這樣過去嗎?隨便找個女孩子平凡的度過一生嗎?李潔都不敢想,想過和普通人不一樣的生活,但自己卻是個普通人,這個矛盾怎麼破解?貌似只有在遊戲中才能找到,可是在遊戲里也不順利,阻礙重重的,包括來自npc和玩家兩個方面,自己還是舉步維艱,在夢想和現實之間左右搖擺,不知道該何去何從,自己本身就是個小人物,卻可笑的非要爭一爭,現實里不行卻異想天開的想在虛擬遊戲里輝煌,是不是有些自欺欺人了!?

尤金夠給面子,帶著他的新娘子親自來迎接,李潔也獻上了自己的祝福和禮物,一百匹毛料、一百匹絲綢、一百套制式軍備和一些奢侈品,為了這批禮物,李潔是費了些心思的,查閱了不少中世紀像這樣並不怎麼牢靠的同盟之間要送什麼禮物比較合適,倒是找到了一句話:送給盟友武器能最大程度的表明自己願意和平相處的誠意。【全文字閱讀.】

於是就有了這一百套的軍備,這些軍備npc士兵專用,玩家用不了!

果然,衛兵們把禮物送上后,尤金看到那一百套軍備多了些熱情,態度也從中立直線拉升,而尤利婭欣賞了那些奢侈品后也很滿意,感謝了李潔的禮物。

李潔此時才注意到,相對於男性巨魔的萎縮,女性巨魔卻全是立的筆直,腿不彎背也不故意駝著,尤利婭就算未成年身高也一米八多,看起來比尤金要高不少,但尤金站直了卻要比尤利婭高出不少,稍微一想也就明白了為什麼會這樣,巨魔族本就是從密林中誕生出來的種族,天生的叢林戰士,女性巨魔當初應該是不負責作戰的,所以身形一直筆挺,但男性巨魔在密林中為了生存而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年的作戰,為了隱藏自己高大的體型,也為了不讓密林中的橫枝藤蔓影響自己,這才習慣成了自然的蜷縮著行走。

入了席后,尤金陪著李潔說話,尤利婭先去招待她的娘家人去了,沙漠部族顯然不對李潔有好感,對李潔橫眉豎眼的,李潔自不會在尤金的大喜事上找事,也沒理會他們,只是和尤金閑聊,等看到上菜時才猛然想起什麼,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此時尤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雖然最近因為意外死了些族人,但尤利婭娘家人來的不少,這些屍體都不夠他們分的,還望紅葉領主不要介意!」

「尤金……閣下不必客氣!」李潔光是聽聽就感覺胃裡一陣的翻騰,看著自己面前擺的是一大塊霸王龍肉,光是這塊肉就讓李潔臉色白了下,再看看對面那群沙漠巨魔面前上的都是些巨魔的殘肢斷體,到底沒忍住,回頭就乾嘔,但也不能老是乾嘔,那太不禮貌了,重新回頭時就看著主位的尤金,決不去看對面,但聽著對面那令人牙酸的咀嚼聲,李潔一陣陣的骨頭癢,幸好尤金顯然很照顧他老婆的娘家人,他的面前也是一大塊烤霸王龍肉。

不一會一身血跡的尤利婭就回來了,按照習俗她親自操刀剁了屍體款待她的娘家人,簡直成了小紅人,看著尤利婭身上的骨頭渣子和碎肉,李潔強忍著沒有再次乾嘔。

艱難的忍受著煎熬,對面的沙漠巨魔終於吃完了,又欣賞了下巨魔的歌舞,沙漠部族才退了出去,尤利婭親自去送他們,李潔也要告辭,但尤金卻留下了李潔。

「紅葉領主,有件事我想問下,環形山的人類和您沒關係吧?」

「為什麼這樣問?」李潔有些詫異。

「在你的火山城後面有個鐵石高原,裡面出來的人類經常騷擾我們,我有打算給他們些教訓!想聽聽你的意見。」

「隨便。」李潔想了下,尤金果然是有秘密的人,不是一般的設定,普通的怪物領袖哪有主動集結人手去挑戰玩家公會駐地的?幸好早就交代了紅玫瑰和彩虹,不要去惹環形山的巨魔,本身環形山的任務體系里也不涉及巨魔。

「隨便?身為盟友,紅葉領主不表示下什麼嗎?」

我去,李潔暈了下,又不是我想教訓人,再說李潔也不想和李大小姐徹底的決裂,那對自己沒任何的好處,但尤金既然說了,李潔不表示下也不行。

「我可以支援尤金閣下一些軍備,一千套吧,嗯……再多支援一些制式弓箭。」

「感謝紅葉領主的好意,不過除了這些外,能不能特製一些手斧呢,就像這種。」尤金說著遞來一把斧頭,看起來是用來投擲的,當然,也可以近戰用。

「行,一千把怎麼樣?」李潔看后大致記下了摸樣,遞還了手斧,倒是也明白了劈顱部族名稱的由來,他們的精銳戰士肯定擅長投擲手斧,要不就是擅長劈腦袋。

「那就這麼說定了!」尤金見李潔答應了,倒是很高興,狀態從中立直升友好,但初期的聲望本就好升,李潔也不以為意。

和尤金約定了遞交這批物資的時間,李潔正想告辭時,尤金頓了下,話鋒一轉,卻說起了獸人戰爭的事情。

小妻太嬌嫩,梟爺輕點寵 「紅葉領主知道獸人戰爭的事情嗎?」

「知道一些,但都是傳聞,也不多,只是聽說鬧的很兇,精靈族鬧出了大災難的事件似乎就艾薩拉女王感受到了獸人的威脅后弄出來的,似乎想召喚什麼但沒成功。」

「精靈族除了會幹蠢事外什麼都不會,我們不用理會他們,我說的也不是關於精靈族的事情,而是獸人族的,不知道紅葉領主知道薩滿教嗎?」

「這個只是聽說過,沒見過,也不知道詳情!」

「你們人類世界的光明教會把聖光的力量吹噓為他們獨有的,不知道紅葉領主對此怎麼看?」

「這自然只是他們狂妄自大,聖光之力只不過是魔法的一種罷了。」李潔倒是知道精靈族也是有牧師的,她們可不信仰什麼聖光。

「難得紅葉領主深明大義、心胸開闊,牧師這一職業巨魔族也早就有了,但牧師不是巨魔族的精神領袖,薩滿才是我們特有的精神領袖!」

「這和獸人族有什麼關係嗎?」李潔一頭的霧水。

「獸人族也是信薩滿教義的,前兩天我的叔叔暗矛部族的族長沃金給我來了封信,說在黃金海岸的沿海地區碰上了一群獸人,這些獸人拯救了和魚人族正在戰鬥的他們,我的叔叔和獸人族的領袖深談了一次后認為獸人族是可以信賴的,他已經決定加入獸人族的部落,邀請我也加入。」

「這不可能!據我所知,獸人族和不被控制的亡靈族簡直沒有什麼差別並比亡靈族還要惡毒好鬥,他們不但殺死女人和孩子,驅趕這些人為奴隸,甚至在沒有軍糧時吃掉這些奴隸,簡直就是一群毫無理智的瘋子!我勸你打消這個愚蠢的念頭!」李潔特意加重了語氣!

「紅葉領主,別激動,我自然知道一些獸人的行為是讓人不理解的,甚至以殘忍著稱的巨魔都有些驚奇,但在我叔叔沃金的信中,這群獸人是不一樣的,他們深諳薩滿教義,崇拜最原始的元素力量,並且不是不明白道理的,信中說這群獸人直言他們的同胞之所以失去理智是因為被人控制,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解救他們的同伴,甚至包括犧牲他們自己,這是高貴的品質!」

「……我不了解事實,就不評說什麼了,加不加入是你的事情,不過我還是想你應該慎重的考慮下!」

「我也在猶豫,不然不會徵求你的意見,紅葉領主既然這樣說,那麼此事就暫時放下,我會派遣使者去和我的叔叔和獸人們接觸下看看再說。」

「尤金閣下能這樣想就是位稱職的部族領袖了!要是沒其他事情我就回去忙了。」

尤金再次感謝了李潔能參加他的婚禮,親自送了李潔出去,李潔回去時這件事就被放下了,他還不知道此時地下世界和部落的結盟已經初現端倪!

回去后李潔先畫了手斧圖形交給了大工廠打造,給丹尼爾下令圍殺火山城附近地區的各式恐龍,一是弄些恐龍肉儲備做軍糧,二也能讓士兵們練練級,目前火山城外小河以西沿河被砍伐過了的一些空地上李潔也建了些養殖場和種植場,也能多些收入,想了想后又派出一部分的工匠,去幫彩虹建設公會駐地出口處的大門,這才沒什麼事可操心的了,拿了礦鋤就去了火羽山挖礦練採礦技能去了。

其實李潔可操心的事情多了去了,小小兔怎麼辦?她的情況現在怎麼樣?和子這小妞怎麼辦?老是來信騷擾自己,自己還不能不回信,緣故是李潔覺的對她過分了!還有李大小姐,她要是把想進來的玩家都用術士拉進來,那自己建設順風關卡還有什麼意義?另外,老娘想抱孫子了,已經數次來電催促了,自己要是不找老娘就給自己找了,一輩子就這樣過去嗎?隨便找個女孩子平凡的度過一生嗎?李潔都不敢想,想過和普通人不一樣的生活,但自己卻是個普通人,這個矛盾怎麼破解?貌似只有在遊戲中才能找到,可是在遊戲里也不順利,阻礙重重的,包括來自npc和玩家兩個方面,自己還是舉步維艱,在夢想和現實之間左右搖擺,不知道該何去何從,自己本身就是個小人物,卻可笑的非要爭一爭,現實里不行卻異想天開的想在虛擬遊戲里輝煌,是不是有些自欺欺人了!? ?第二天上午,李潔醒來后拉開冰箱看了看后,無奈出門採購,本來李潔一向不對自己的生活質量有什麼要求,但搬家搬的急,又想租住的房間里什麼都有,省的麻煩,符合條件的房子其實還在沿江路,只不過是隔了幾千米罷了,是個高檔的花園小區,兩室一廳的小套房還帶個書房,裡面倒是什麼都有,也裝修過了,租金也是裝修過的,帶水電下來一月六千多,李潔雖不差那點錢,但是還是覺的自己奢侈了,自己那裡配的上這樣好的房子,所幸只是租住到年底,又租的急,就這樣吧。【最新章節閱讀.】

不過環境影響人,這個小區里都是小車來小車去的,也很少有人穿短褲出門,李潔不想老是被人注目,只得入鄉隨俗的買了休閑褲和幾件襯衣,這才總算不引人注目了,小區內就有小市,李潔進去了一會就大包小包的出來了,還預定了些東西留了地址讓店員給他送去,出了市的門,走到小區中央花園時,有東西鬆了,有些拿不住,大夏天的也有些汗意,李潔找了長椅,把東西放下,稍微整理了一下等下好拿,然後坐在長椅上休息,有些無聊的看著過往的行人。

行人不多,原本就是上班時間,但還是有幾位漂亮的女孩子路過,上海的美女不少,李潔當兵時就喜歡和戰友蹲路邊或者趴軍隊大院牆上看美女,但現在見識了李大小姐的強勢,歷經了幾場情變,自然沒了什麼欣賞女孩子的心情,拆開一個包裝袋,拿了一小瓶子飲料,一邊喝一邊看著花園裡盛開的鮮花。

正享受難得的輕鬆時,一個穿碎花裙子的女孩子帶著香風從李潔身前路過,高跟鞋踩的地面上的石子亂響,有些破壞李潔的意境,李潔輕嘆口氣,嘲笑著自己也有意境這類的東西嗎,一口氣喝完了飲料,把瓶子放進了長椅另一頭的垃圾箱可回收的一半,回頭就整理自己的東西,包括一兜排骨,幾個饅頭,一大袋西紅柿,一箱子雞蛋和一箱子綠茶外加一些調味品。

高跟鞋的聲音早就忽然停止了,女孩子本來只是路過時撇了李潔一眼,這和男孩子走路隨便撇女孩子一眼性質相同!但走過去后卻立刻意識到這可能是認識的人,下一刻停下腳步回頭一眼就知道是誰了,但李潔沒在意,還在收拾東西時就感覺有人走近,高跟鞋的聲音再次響起,李潔差異的扭頭看去,就看見碎花裙子的姑娘掛著一絲的微笑走近自己的身邊。

「你好。」女孩率先開口。

「你好!怎麼,有需要幫助的地方?」李潔有些驚訝,這女孩看起來認識自己,可自己怎麼沒什麼印象?嗯,好像有點熟悉,但李潔卻說不上來。

女孩子的那一絲微笑聞言頓時一僵,仔細的打量了下疑惑而驚訝的李潔,看起來李潔是真記不起來了,女孩子頓時生出一絲的怒意和一些的釋然。

「會長真是貴人多忘事!我是牡丹,望江樓見過的。」牡丹的釋然是那天在會裡李潔說沒見過會裡女孩子的事情,牡丹問了李潔,結果李潔說忘記了,當時就把牡丹氣了個半死,但現在看起來李潔是真不記得自己了,這是一些釋然的原因,憤怒的自然是自己那天雖然沒有李大小姐那樣的閉花羞月,但自信和紅玫瑰那也是一個檔次的美女,怎麼就不能給人留下什麼印象嗎!?

「哦,原來是牡丹。」李潔哦了下,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心裡全是沮喪,想著搬個清靜的地方,這可好,牡丹知道了那意味著一些人也會知道。

牡丹停了下,差異的看著有些淡漠的李潔,這會長還真是冷清的性子:「會長也住這裡?」

看李潔不說話,牡丹只好開口。

「是呀,暫時住在這裡。」李潔看了牡丹一眼,主要是加深下印象,免的下次見面再不認得了,那未免尷尬。

「我也住在這裡,有空到我家坐坐。」

「看看吧,有空一定去。」

牡丹自然知道李潔在敷衍她,不過她也對李潔不感冒,只是一時在這裡看到李潔有些好奇罷了,何況她也根本沒說住在那裡,同樣是客套話,見無話可說了,牡丹立刻再見,李潔輕鬆了口氣,也和牡丹道別。

牡丹離去后就一個念頭,那天李潔去吃飯穿的正裝人就顯的不錯,今天一身休閑裝看著也還可以,倒是個衣服架子。

李潔等牡丹走了立刻就忍不住的垂頭喪氣,不過想想還是算了,就住幾個月而已,不用再搬了,收拾了東西溜回家去了。

燉了排骨改善了下生活,不過吃完去倒骨頭時李潔就忽然想起了什麼,臉上一陣的蒼白,我去,不是說半年都不吃肉呢嗎!?唉!下午上線后就鑽進鐵匠鋪叫來了小黑拿出礦石大砸特砸的練鍛造技能,倒是沒什麼目的,早晚都要練,趁著現在事情少趕緊搞搞,先衝到高級再說。

鍛造很費錢,但李潔現在倒是不怎麼在乎金幣,礦石也多,甚至包括高級的秘銀和瑟銀,大多都是收來的,花了一萬多的金幣,三天的時間鍛造終於到了高級,也給自己湊了身垃圾裝備,畢竟是自己打造的,有紀念意義,鍛造到高級后後面還有三百點技能點數要升,不過那現階段看來不可能了,有錢都不行,不但需要高級的礦石,還需要其他高級專業的配合,市場上根本沒賣的,現在玩家還是沖級為主,沖專業的很少,有也是大公會自己供出來的,做出來的東西都內耗掉了,流落不到市場上,只能等以後了。

李潔有些遺憾的出了鐵匠鋪,手斧早已造好,李潔就讓小黑提前帶軍備都給尤金送了過去,目前劈顱部族態度友好,小黑的安全倒是無慮,系統可不會玩虛的。

正在火山城裡一邊曬太陽一邊視察各谷地情況時,艾麗和米麗有些磨磨蹭蹭的走了過來,似乎有些難言之隱,這對雙胞胎跟著自己的時間倒是不短了,不過有了奧蘭多和莎朗斯通后,李潔很少關注她們了,她們的聲望也很難提升,目前還是不到崇敬,更別提崇拜了。

「有事嗎?」李潔有些懶洋洋的問著,目光望著遠方鬱鬱蔥蔥的雨林。

但兩個女孩子卻畏畏縮縮的還是不敢開口,李潔疑惑的再次注視她們,兩個女孩子嚇的甚至後退了一步!李潔更是驚奇,雖然不怎麼關注她們了,但關係還是比較親密的,有什麼不能說的?

「領主大人,您……您有奧蘭多她們照顧了,也不需要我們了,我們……我們想回去看看。」到底還是姐姐艾麗說出了口,艾麗一說話李潔就知道她是姐姐了,兩個女孩子雖然長的一模一樣,衣服打扮聲音都一樣,但妹妹米麗膽子很小,也不愛說話。

李潔聞言也沒什麼表示,繼續轉頭看向遠方,艾麗說的好聽,其實論起來就是叛逆,走了就不會回來了,不過李潔也沒什麼怒意,她們要是不辭而別李潔說不定還埋怨下,但既然來說了,李潔也不想難為她們,來到地面世界有些日子了,兩個女孩子現在才敢鼓足了勇氣說出來,不容易了,可是……。

「你們想過沒有,當初你們失蹤在了地下世界里,現在你們要是什麼不惹人注意的小人物還好說,回去隱姓埋名沒什麼,但就你們這樣的不可能不被人知道你們回去了,教會問你們當時出了事你們怎麼說?」

「我們就說什麼都不知道,打仗打敗了,走散了,我們躲藏了起來最後找到了重回地面世界的機會就回去了。」

顯然兩個女孩子計劃了很久了,看似天衣無縫的說辭。

但李潔聽了只是輕笑:「打敗了?怎麼失敗的?躲起來了?躲到什麼地方了?滿是敵人的環境里怎麼可能躲這麼久?找機會上來了!?怎麼上來的!?」

艾麗想說什麼,但李潔打斷了她:「你們說什麼教會都不會相信,最起碼不會全信,聽說教會有個宗教裁判法庭,我們地牢里的東西是人家很久以前的舊貨了,現在肯定更厲害了!要是某些大人把你們扔進去會怎麼樣?」

「領主大人,我們的家族還是有些關係的,能讓別人相信我們的話!」艾麗急忙保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