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這個夢就這樣?」

「可我還沒找到答案,出不去啊。」

「我能進來便能出去。」

四目相對,一時間竟是相顧無言。

僧人不禁笑道:「到底要怎麼樣嗎,你別跟我說,到頭來你又不想走了。」

「就這麼簡單?」張麟軒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就這簡單。」僧人肯定道,「況且有些話,還是出去說方便些,畢竟事關那隻小鳳凰。」

張麟軒立刻抱拳道:「那就有勞大師了。」

「還是個有江湖氣的年輕人,不錯,不錯。」僧人雙指輕捻,指尖再度出現一片花瓣,隨手將之拋向遠處,花瓣飄忽不定,片刻之後,最終懸在半空之中,如懸湖面。層層漣漪蕩漾,僧人與少年一同消失不見,就此離開夢境。

一局臭棋,也該結束了。

荒原腹地,一個背劍的劍客,忽然抬起頭,向著遠處望去,然後一臉不屑地說道:「真他娘的不要臉。」 「報警?」

顧妙妙唇角的笑意越發地深了:「也是,主動自首,或許能夠減免一些刑罰。」

「你!我才不是什麼主動自首,警察來了,也是抓你而不是抓我的。」

趙姐憤怒的從地上爬起來,她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誤,反倒還是一臉趾高氣揚的看向兩個安保。

「還愣著做什麼?報警啊!」

「不用報了,警察已經來了。」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一記肅穆的聲音。

眾人轉過頭望過去,就看到了一張讓人意想不到的臉!

「凌大律師?您怎麼來了?」

趙姐雖然在人事部門打交道,可是因為公司常年打官司的緣故,多少也了解一點律師圈的一些事情。

眼前這個凌一墨,他當律師的這八年來,凡是經過他手的,沒有一個敗訴的案子。所以,全國律師們都將他當成榜樣。

因為他是H市,也是整個華國律師唯一一個不敗神話!

就連他們霍沃思一些演員的合同,也都是找的這位凌一墨定製的!

這麼一個神話一般的人物來到這裡,趙姐的內心別提有多激動了。

沒想到公司還挺在乎她的,知道她現在遇到了難題,竟然找到了凌大律師過來幫忙!

但是她還是想要客套的說一句:「不過是一個不聽話的小丫頭,竟然要出動凌大律師您過來,真的是大材小用了,我自己可以解決的。」

凌一墨輕飄飄的看了一眼趙姐,而後走到顧妙妙面前,直直地跪下。

「二十五號徒弟凌一墨,見過師父!」

那一刻,趙姐只覺得腦瓜子嗡嗡作響。

她瞪著眼睛,獃獃的看著那個被所有人稱呼為不敗神話的大律師,直直地跪在了一個十幾歲的少女面前!

而且,他還尊稱那個少女為「師父」……

趙姐隱約覺得,有一把刀,懸在了她的頭頂上,讓她渾身忐忑不安。

「起了吧。」

顧妙妙語氣平靜,而後拿過她面前的那個合同,交給了凌一墨。

「看著起訴吧。」

凌一墨看著這個合同,嚴肅的臉上多了一層凝重。

「明白。」

他撥通了一個電話,講了地點,很快,霍二爺就來了。

一見到霍二爺,趙姐的雙腿就有點發軟。

完了!

這下她是徹底完了!

「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

霍二爺在給顧妙妙面完試以後,就在忙著給劇組打電話,把電視劇里女主的武器從劍改為鞭子。

剛和劇組那邊通完電話,就接到了凌一墨的電話,還讓他來到合同簽署室。

「霍二爺。」

凌一墨的律所就在H市,又因為他的不敗神話,所以很多公司都喜歡來找他制定合同,自然,認識的老闆就多了。

尤其是這個霍二爺,還是京都霍家家主的弟弟,他本人武功還不低,故而平日里大家都會給他一點薄面。

凌一墨,自然也不意外。

但是,如果霍家的利益傷害到了他的師父,他凌一墨,也不會再講情面。

「這就是貴司和我師父合作的誠意?」

師父?

霍二爺的臉上有著迷茫。

但是他也接過了凌一墨遞過來的合同。

這一看,霍二爺就將合同猛地摔在了地上。

同時,霍二爺現在已經明白了,凌一墨口中的「師父」指的是顧妙妙。

沒想到,那個小小的孩子,竟然有這麼大的來頭!

「這是誰準備的合同?」

自然不可能是安保準備的,也不可能是凌一墨,更不可能是應聘者顧妙妙。

凌一墨是幫他的公司制定了合同,但是制定的是公司和藝人之間的合同。

至於其他的勞務合同,都是由霍家的法務部門專門制定的。

雖然他之前並沒有看過替身合同,可霍二爺也知道,這個合約上的內容,是違法的。

於是,霍二爺最後將目光,落在了那個趙姐的身上。

「說,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趙姐已經被顧妙妙是凌一墨師父的事情給震住了,現在又看到霍二爺發這麼大的脾氣,趙姐嚇得魂都要飛走了。

「回,回二爺,這合同,是我準備的。」

趙姐現在已經明白,自己說謊也好,實話實說也好,公司可能都不會放過她。

但如果自己說謊的話,就憑著凌一墨以往的那些戰績,趙姐覺得自己可能要坐個幾年牢。

為了不坐牢,趙姐決定坦白。

「我嫉妒和怨恨這個小姑娘,擠走了我男朋友,所以我想給我的男朋友出氣。」

顧妙妙:……

有些無語。

她問:「所以,你的男朋友是那個扎馬尾的男人?」

之所以會這麼猜測,大概是因為在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吧。

所有的面試者裡面,就那個扎馬尾的男人最為張揚和自信,結果武功露出來以後,是那麼的垃圾。

「是。」趙姐訕訕的答應著。

趙姐的回應,也證實了顧妙妙的猜測。

顧妙妙這個時候,也算是明白,扎馬尾男人說的那些話的真正意思。

本以為他是因為現實而放棄了夢想,才會變得那麼討人厭。

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他根本不是因為被現實打擊,從而放棄夢想,而是為了實現自己的私慾,利用現實為借口,打擊別人的夢想!

她雙眼微眯,眼中有著危險:「假如今天通過審核的不是我,也不是你的男朋友,你也一樣會利用這種合同來逼走面試通過的人,是嗎?」

趙姐咬了咬唇,有些難以啟齒的說著:「……是。」

「很好,那你就等著接受法律的制裁吧。」

霍二爺這時也開了口。

「從今天起,你不再是我們霍沃思的員工!」

趙姐那個悔呀。

如果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她就應該跪著送顧妙妙離開的。

顧妙妙不管後面的事情,她站起身,一臉嚴肅,「我們的合作,要終止了。」

霍二爺一聽顧妙妙要不合作了,連忙急速的說著。

「小丫頭,我很欣賞你,我真的很欣賞你的武功。我用我霍谷哲的名義來向你保證,只要你和我合作,我願意把《女將軍》的女主角交給你來演!演藝合同是由凌大律師親手指定的,絕對不會再向這個替身合同一樣,都是坑!」 「咋回事,突然覺得毛毛的。」

徐缺猛地縮了縮脖子。

就好像有無比恐怖的生物,立在身後。

正考慮是一爪子抓死自己,還是一口咬死自己呢。

但很快,這種感覺就消失不見。

原本他還想仔細感知感知。

但——

節奏一起,整個世界都像是圍着自己轉。

自己就如天地間最靚的那隻崽!

根本停都停不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