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客房小院,陌凡拿出護腕,將其戴在右手。

「該試試新裝備了!」

護腕整體銀色,刻著奇怪的符文,即使在夜中也散發著微弱地光芒,佩戴好后,正看護腕,上方有一個可轉動的小圓盤,圓盤上還有個小箭頭,在圓盤的上下左右方向,各刻有著12,3,6,9四個數字,就像鐘錶一樣。

「就先試試2倍吧」,陌凡將箭頭轉到12右邊一點,結果等了半天什麼感覺都沒有。

「噢,對了,店家說過要一塊靈石啟動,」,陌凡突然想起來,拿出一塊靈石。

這,該放哪呀?

陌凡將護腕取下,卻發現沒有靈石的放置地,根本無從下手。

嘗試了幾種方法后,陌凡終於發現只要將靈石放到護腕中間,護腕就會自己吸收力量,沒一會兒,一塊靈石就變成一片飛灰,消散四周。

「這下應該好了吧,」,陌凡又將護腕帶好,箭頭還是指在原來的位置,可陌凡還是沒啥感覺。

「這是壞了吧!」,陌凡拍了拍護腕——只要東西壞了,拍一拍就對了,你看電視遙控器是不是這樣。

哎?這圓盤還能摁下去呀,陌凡戳戳圓盤,摁了下去。

霎時,陌凡感覺身子微微一沉。

嘿!有作用!

陌凡蹦了蹦,儘可能地運動著四肢,又打了一遍《大聖基礎棍法》。

半小時過後,「呼!爽!」,陌凡感受著體內肌肉更高效率的汲取靈氣的酥麻感,整個人都暢快了。

第二天一早,陌凡的房門就一直在被敲著。

「誰呀?」,陌凡走上去將門打開,一道倩影直接走了進去。

「林姑娘,你一大早來幹嘛?」,陌凡看清后趕緊倒杯茶給她,問道。

「給你東西,我這有五件你可能用到的物品,你可以選三樣拿走。」,林莉婭開門見山地說道。

「什麼!三樣!」,陌凡眼睛一亮,接著穩了穩心神,思索會兒說道:「林姑娘,一件就夠了,三件的話你豈不是吃虧。」

「什麼!陌凡,你難道不知道這『涅槃丹』的重要價值嗎?瞬間療傷呀,這在戰鬥中是多麼實用你不知道嗎?」,林莉婭越說越激動,站起來說道:「你肯給我二十五粒丹藥,就相當於給了我二十五條命,這是多大的情呀!我原本想把五件都送你的,後來考慮到其中還有效果重複性,才讓你選三件,結果你說你只要一件!搞事情嗎?」

「沒有沒有」,陌凡尷尬的笑笑:「原來這東西那麼寶貴呀?那就三件吧,物品在哪呀。」

林莉婭聽后才緩緩坐下,手中戒指光芒一閃,倆人面前出現了五樣物品:一柄巨劍,滿滿一大桶靈石,一盆紅色液體,一件漢服,以及一顆晶瑩剔透的果實。

林莉婭介紹道:「第一件:玄鐵劍,由玄鐵打造,堅硬無比,由於體積原因,故可攻可守。」

林莉婭看向陌凡,發現他並沒有聽講,而是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那桶靈石,彷彿要吃了一般。

「哎!你口水出來了,」林莉婭露出虎牙,壞笑的對陌凡說道。

「什麼!」,陌凡下意識地擦擦嘴角,恍然明白自己被耍了。

「哈哈!」,林莉婭撲哧一笑,長長的睫毛抖動著,「你也太財迷了吧!」

「額,窮嘛!沒辦法」,陌凡陪笑了幾下,「行了,介紹下一個吧,靈石就不用介紹了。」

林莉婭擦擦眼角笑出的眼淚,繼續介紹道:「亞龍的血,將整個身體浸泡其中,會增強體質,而且亞龍血也是不可多得的制符材料!」。

陌凡聽完介紹,瞬間想起了欠術修前輩的債務,一瓶獸血,外加五百下品靈石,看樣子今天都可以完成了。

「這個血我要了」,陌凡心切地對林莉婭說道,生怕對方一個不樂意就反悔了。

「沒問題,等會挑完一起拿吧,」,林莉婭點頭對陌凡提了個建議。

「沒問題,你繼續吧,林姑娘。」

「下一件是服飾類防禦法器,平時自帶潔塵,冬暖夏涼,還能自動變裝,而在戰鬥時,防禦程度最高能夠抵擋住五品元者的強力一擊,而且不消耗靈石,耗盡防禦能量后等上一星期,就可以再次抵擋。」

「不錯,待定,下一個。」

「最後一個,對你來說絕對有用處,這是空間果,八品及以上前輩用來感悟,修鍊空間之力所食用的果實,沒空間天賦的人食用有效率領悟,而有空間天賦的人食用后,則能加深對空間的領悟。」 陌凡一聽來了精神,這果實可是好東西呀!

不過他還是好心對林莉婭提個醒:「林姑娘,這東西那麼好,你幹嘛不自己用?要是領悟,你想逃跑不都輕而易舉嗎?」

林莉婭聽后沮喪的嘆口氣,說道:「其實這果實我有兩枚,是我成年禮上霍虎鎮長贈予的,我當天就服用了一顆,結果一點效果都沒有。」

陌凡有些疑惑,接著問道:「你不是有兩枚嗎?幹嘛不一起吃了?」

林莉婭搖搖頭:「那樣是沒用的,這種果實對無空間天賦的人,只有第一次食用有可能領悟,往後就一點用處都沒有,所以我就將最後一顆留了下來,如今你正好有空間天賦,給你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恩,謝謝了。」,陌凡說道:「亞龍血和空間果我要了,最後一樣我需要想想。」

吃貨偶像 「行了,別假正經了」,林莉婭翻了個白眼,「你這幾天老是喊窮,我會不知道你什麼心思?」

陌凡尷尬一笑,「林姑娘,那一桶一共是幾品幾塊靈石,可否說說?」

林莉婭又翻了個白眼:「200塊下品靈石。」

「啊?一桶才200塊,我還以為有500呢。」,陌凡現在有些小糾結,才200塊,距離自己的「貸款金額」還差整整300,到底要不要拿?

林莉婭實在看不下去陌凡那一臉揪心的表情,給了他個建議:「我要是你,我肯定選那件防禦法器,靈石什麼的,都是身外之物,夠用就行,而且你有手有腳,只要有實力,哪還愁窮。」

「那……行吧,就選衣服,靈石我不要了!」,陌凡在說最後一句時,可謂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選擇放棄,暗自安慰著自己還有大半個月,靈石還有時間去掙!

林莉婭在陌凡極不舍的眼光中,將玄鐵劍和靈石收了回去——最不舍的還是靈石,「行了,我先回去了,你慢慢把玩新東西吧。」,林莉婭說罷又消失在陌凡的視線中。

陌凡關上門,將外衣物脫下,換上了那件衣服,隨著精神力的控制,他身上的衣服不斷變幻著外觀。

陌凡決定與精神力「陌凡」做個同色系行者服飾,上身黃下身黑的行者勁裝,一個字,帥!

那麼,接下來是空間果了,陌凡用念力把這跟蘋果大小的透明果實浮在自己面前,他一手抓住,三兩口就全吃了下去,接著盤膝靜靜等待著變化。

陌凡感受到果實入體后,就如同空間之力一樣融進四肢百骸中,消失不見。

緊接著,他發現自己以一種從未見過的不同的360°視角觀察著周圍,不是精神力,也不是眼睛,這感覺,就好像是……融入了空間,與空間合為了一體,上一秒他以第一人稱觀察到自己盤膝坐在床上,下一秒就看到了門口賣早餐的大娘在吆喝著,他還看到了卡特店家在店裡又鼓搗著什麼,結果又炸了。

沒過多久,陌凡又回到了正常的感官中,這經歷使他不僅對空間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也了解了一些玄之又玄的屬於世界的規則,不過這些對於一品的陌凡還沒有任何用處。

陌凡拿出千翎尊者交給他的竹簡,他現在能夠掌握微量的空間之力,覺得自己應該可以學習一些有用的東西。

空間刃:運轉空間之力,引導部分空間形成刃具,無形有質,同等級對戰的暗殺利器。

空間爆彈:運轉空間之力,將部分空間調整至不穩定狀態,使其爆炸形成空間裂縫。

這兩招是運轉空間之力最基礎的招式,即使空間之力再少,也可以學習,如果空間之力夠多,這兩招的威力也能大到不可想象。

雖然招式的介紹很短,但是初學者做起來也是要廢一番功夫的,陌凡嘗試著將在體內的空間之力引導出來。

過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時間,一些散發著相比靈氣較暗些的光芒從陌凡的四肢百骸飄出。

接下來,溝通空間,使形成刃具。

有人會問道,同樣是溝通空間,為什麼不直接用念力呢?

其實念力,只是基礎,也就是空間之力的模板,只具有溝通空間使其控物的能力,並無法從根本上改變空間的狀態,而空間之力恰恰有這種能力,所以也可以稱之為念力的完全版。

過了一會兒,陌凡隱約感覺到面前的空間產生了一絲波動,有戲!他趕緊集中精神在腦海中模擬出刀的形狀。

名門淑女 沒過多久,陌凡明顯的感覺到自己正前方有一股和自己一樣的氣息,從傳播氣息的物體判斷,沒錯,是刀。

不過……為什麼大小和模樣怎麼跟牙籤一模一樣!也就多了點弧度罷了!

陌凡嘆了口氣,牙籤就牙籤吧,能用就行,他像控制手臂一般控制著「牙籤」,陌凡瞄準不遠處的一棵大樹,去!

剛釋放完攻擊的信號,大樹那邊就傳來了一個細微的破木聲。

陌凡趕緊上前查看,粗壯的主樹榦中間,有個一厘米長的小洞,從洞內往另一邊看,暢通無阻。

一米厚的樹榦,就這麼輕輕鬆鬆穿過,厲害了!

陌凡有些驚喜,趕緊學習下一個招式——空間爆彈。

有著空間刃的學習經驗,陌凡很快的聚集起體內的空間之力並與空間進行溝通。

僅僅過了半分鐘,陌凡便成功的調整了眼前空間的穩定性,使其變成了彷彿一觸即發的炸藥桶。

來了!陌凡用眼睛直接地看到眼前出現一道道波紋,他趕忙後退數米,靜靜等待著,畢竟空間之力的稀少,使陌凡無法控制爆彈的炸裂時間,時而長時而短的等待時間,是這招唯一的缺點。

空間爆彈的炸裂並不會像普通炸彈一般發出巨大的聲響,而是在空間一陣波動后,如同玻璃一般碎裂,最後坍塌在一片空間裂縫中。

陌凡眼前出現的就是這樣的場景,一塊不規則的漆黑出現在眼前,他走進前去想仔細看看,在距離半米的時候就可以感受到一陣吸引力拉著你進入裂縫,陌凡只好作罷,他丟了幾顆石子進去,結果就像丟垃圾桶一樣,毫無區別。

總裁,別想逃 決定了,以後垃圾什麼的就往這丟,環保有衛生。陌凡賤賤的笑了笑。

裂縫持續了大概2分鐘就消失不見了,對此陌凡已經感到很滿意了,是個殺手鐧! 陌凡耗盡體內的空間之力,總共製作出了五根空間刃(牙籤),外加三顆空間爆彈(無公害免處理垃圾桶),這是他所能製作的極限。

他嘗試著將空間刃放到戒指中,結果存進去的時候就和普通儲物一樣非常容易,可進去之後,陌凡發現空間刃在戒指中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好像根本沒存在過一樣。

他又轉移了一個進去,這次他盯得十分仔細,空間刃在進去后的0.05秒,一陣顫動,就緩緩消散了?

什麼情況?空間與空間不能共存?系統與軟體不匹配?

陌凡看到這結果也只好放棄了在戒指中存牙籤用於近身對戰時陰人的想法。

「罷了,也就少個攻擊手段而已,沒什麼大不了,反正沒人和我有生死之仇」,陌凡自我安慰道,「還是出門轉轉吧!看看能不能遇上神秘老爺爺什麼的說給我一場造化,那樣我就能一飛衝天了!」

陌凡仰頭無聲大笑,在衛兵看逗比的注目禮中走出了林府。

寬廣的街道上充滿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像極了平時周末放假人們出來逛街的氣氛,每個店面門口都站著許多人,陌凡一眼就看出其中就有好多個托。

沒想到這裡的市場也有這種手段!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競爭啊!

「快來瞧,快來看啊!本鎮新開的賭坊,開業一周大吃虧,修士的福利,進場繳納一塊下品靈石作入場費,免費送你十個籌碼盡情玩,能賺多少你就拿多少,絕不欺客,光明正大,有霍虎鎮長名譽擔保!」,一個瘦弱漢子拿著幾張傳單到處吆喝著。

陌凡一聽來了興趣,合法賭場,第一次見呢!他找瘦弱小哥拿了一張單子看看。

利滾利賭坊:本周修士進場只需一塊下品靈石,即可免費獲取籌碼,在這裡,你的實力沒有任何用處,運氣才是王道!

陌凡堅定眼神,就是它了,出發!

…………

…………

陌凡經過了十分鐘的路程,來到一個佔地面積巨大的宅子,外部的結構看得十分大氣,門頂掛著三個純金的「利滾利」大字,土豪的氣息撲面而來。

「這位少俠,可是來玩玩的?」一個瘦弱的男子說道,臉上帶著掐媚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是個長年在社會摸爬滾打過的人。

「恩」,陌凡點點頭。

「那由我帶您進去吧!小人名叫劉三」,劉三說道,一邊為陌凡引路。

翻開門前用於遮擋的幕布,內部不斷涌動的人頭海著實讓陌凡嚇了一跳,一個個都在扯開嗓子,面紅氣喘地喊著,有的叫大,有的叫小,有的人賺了許多錢而面開眼笑,也有的人愁眉苦臉在想輸光了錢該怎麼辦,整個地方的氛圍極其火熱。

「原來這就是賭徒墮落的地方啊!」,陌凡環視著周圍感嘆,得虧他經歷過奪舍,心神控制的賊穩,想成為賭徒,不存在的!

「少俠,在這裡換籌碼,」,劉三在不遠處的一座平台前揮著手。

陌凡應聲上前,走到平台面前。

「少俠,我幫你介紹一下吧,這裡最低的綠色籌碼需要10銀兩,一個藍色籌碼則需要100銀兩……」

「等等等等」,陌凡眉頭一皺,打斷了劉三的介紹,「不是靈石嗎?怎麼是銀兩?」

「靈石?少俠是修士不是凡人?」,劉三問道。

「恩,我今天是來賭靈石的,銀兩我從不缺。」,陌凡點頭道,自從林烽天任他為準女婿后,他的戒指空間內就多了張價值100萬的銀票以及零零散散的銀兩碎塊,加起來都有1000多銀兩。

「啊!」,劉三沮喪著臉,表情跟吃了蒼蠅一樣難受,「很抱歉我的眼拙,將您誤認為了凡人」。

「怎麼了嗎?」

「我不負責拉修士的活,沒錢拿」,劉三哭喪著答道。

「沒事,我有的拿就行!」,一個弔兒郎當的聲音從倆人身後傳來。

陌凡回頭看見一個綁著馬尾的白衣男子,年紀和自己差不多,樣子極為俊秀,比千翎尊者還秀,嘴裡叼著根草,雙手抱著後腦勺,一臉慵懶地慢步走過來。

「你是?」,陌凡試探的問了問。

「嘿嘿,少俠你好,我現在代替小三兒做您的嚮導,名字因為特殊原因很抱歉無法告知,您叫我小白就可以了」,自稱小白的男子上來就握著陌凡的手,用對熟人的語氣對陌凡說道。

小三兒?小白?陌凡有些無語,這個小白一定是個起名廢!

「我叫陌凡,你好,小……白,那我們現在該去哪呢?」,陌凡問道,拋去念名字的尷尬,他最關心的還是怎麼賺靈石。

「我們去樓上,」小白將陌凡引導至二樓,自己則挑釁的朝劉三揮了揮手:「小三兒,謝謝你幫我拉的客啊!」

不遠處的陌凡聽后一臉黑線,這是進了妓院嗎?

小白隨後趕了上來,跟陌凡介紹了下賭場規則:「修士的賭場和凡人一樣,都是按籌碼分配,最低是橙色籌碼,價值10塊下品靈石,然後是紅色籌碼,價值10塊中品靈石,也就是100塊下品靈石,最後則是透明籌碼,價值10塊上品靈石,等同於100塊中品靈石或1000塊下品靈石。」

陌凡眼中彷彿出現了金錢的符號。

小白接著介紹道:「不過,少俠你交的一塊下品靈石所獲得的十枚橙色籌碼並不能兌換為靈石,只有您利用十枚籌碼所應得的其他籌碼才能兌換。」

陌凡點點頭表示明白,前往附近平台繳納了一塊靈石換回10枚橙色籌碼,他將其放進戒指,在一個個賭桌邊圍觀著。

賭骰子大小,賭骰子大小,還有……賭骰子大小。

陌凡問道:「為什麼只有一種玩法?」

小白雙手攤開:「問老闆啊!我哪知道,可能是只有這個能防止修士作弊吧?」

「防止?怎麼防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