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澤坐在主位上,思考了起來。

轉眼就是一千年過去了,可外界場景幾乎沒有任何變化,直到,無限的聲音響起。

「無則,我已經收到了其他七無的消息,他們就快到我們這裡了。」

無限出現在吳澤面前,是一塊扭曲的,像是色彩和線條組合的透明人形。

「咦,怎麼這麼快?」

吳澤可還記得,無限說的,無窮數宇宙之間傳個消息都要幾千萬年啊,現在不過才過去兩千多萬年而已。

「很巧,七無他們沒有待在自己的無窮數宇宙,而是遊盪在九號無窮數宇宙周圍,所以我的消息他們才能這麼快的受到並趕來。」

無限解釋,可吳澤腦子裡瞬間出現了七個蹲守在自己的房子外面看房間內部情況的變態。

「對了,無限,你的本體是什麼模樣的?」

吳澤想到自己的本體似書,不僅好奇詢問。

「吾為無限,於是沒有形體,可任意變化,無處不在。」

無限淡淡的說道。

「嘖,那他們呢?」

文越詢問,無限只當吳澤好奇,也沒能有什麼深究。

「我不知,不過想來,應該和我相差不多。」

無限淡淡的說。

「好吧,我們說沒有說,什麼時候抵達,總不能因為他們一直不到,我的旅行就卡在這裡吧!」

「放心,根據他們傳過來的計時,只需要等五千年就行了。」

無限淡淡的說道。

「五千年還行。」

吳澤思索了一下答應了下來,五千年對他來說,也不過就是打個盹的時間。

…………

於是吳澤坐在自己的主位上,聯通了無限網,在這期間關注無限網的擴展戰爭和有趣的新聞,打發時間。

五千年,轉眼即逝。

邪帝纏身:小萌妃,來生崽 最先感到的是無維,他出現之後,附近黑暗虛無的所有維度全部扭曲,然後壓縮成一個維度極限捲縮的點,然後被無維當做點心給吃掉了。

「味道還不錯。」

無維咂咂嘴,出現在宮殿當中,他的身體是由一層平滑的外維面組成,以吳澤的眼力,可以看見,這層皮膚是無窮壓縮的產物,哪怕現在這種狀態中的一個原子範圍的面展開,都足以媲美一個那由他宇宙,那由他,比恆沙河都高兩個層次。

吳澤目光再細微,再深入,看見的就是其中疊加的不可計數的維度了,這些維度上面,甚至還有一個個物理規則不同的宇宙存在,而宇宙里,住滿了各種各樣的文明,哪怕是能夠穿梭時間的文明,也不過是這一層維度外衣上不值一提的渣渣,所有這樣的文明加起來,連一顆原子都不如。

「你好,無則,吾乃無維,掌控一切維度。」

無維介紹,咧出一個笑容,「一切維度歸於無。」

「你好,想必我不用介紹了,無限應該把我說得很清楚了吧。」

吳澤自我調侃。

「你的預感沒錯。」

無維哈哈一笑。

幾人還沒聊上幾句,剩下的無也陸續抵達,無量出現,是一顆無法言語其偉大的粒子物,它可無量唯一,也可無量衍生,盡在一念之間。

跟著就是無窮,他出現的時候,還給了吳澤一個驚喜,因為他既然是以地球人類的外相出現的,是一個圓鼓鼓的大胖子,笑容極其友善,還帶著一抹喜感。

再之後出現的是無盡,他是一片空間,無窮無盡的空間,純粹的空間,如果展開,甚至能夠將整個無窮數宇宙都包裹在其中。

之後是無垠,無元,無極……

一個個的到來,每一個都攜帶著足以顛覆宇宙的強大威勢,每一個出現的時候,都讓四周的黑暗虛無震顫,似乎承受不了如此強橫的力量。

這股力量,令主權者都感覺驚悚,感覺大恐怖的威壓瀰漫在四周,在無限遙遠的空間當中。

這周圍的宇宙是幸運的,九無匯聚一堂,這可是九個無窮數宇宙的偉大存在,幾乎永恆以來的第一次,哪怕他們只是到了這裡,什麼也沒做,也會將自身的概念輻射出去,影響這些宇宙的基礎法則,沒有智慧的宇宙都會誕生智慧,有天道之類的,還會展開仙道衍生,妙用無窮。

各種概念交織,會讓這些宇宙當中產生一些無比強大的玩意,這也能使主權者更容易突破宇宙的限制。

宮殿之中,為了方便和吳澤交流,所有無全部轉變了存在形式,變成了一個個人類的模樣。

吳澤一揮手,憑空造物,出現了一把把華貴的椅子。

「各位,你們想說什麼?」

吳澤見眾人不說話,就默默的看著自己,不由得有些不習慣,主動開口挑話題了。

「我們,就是,來看,看你。」

無極說話卡卡的,似乎有些不習慣這樣的交流方式。

其他七無紛紛神同步點頭,他們的模樣,除了無窮這個大胖子之外,全是一水的俊男,還長得完全相同,要不是吳澤認人靠的不是面貌,非得暈過去不可。

「然後呢?」

吳澤想了想,說起了自己的情況,「我現在還沒有歸無的頭緒,而且,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我正在受到本體影響,外在情緒系統受到干擾,向無感情狀態轉化,而我不想沒有感情,因為那樣實在太無聊,所以,你們有什麼辦法嗎?」

「沒有,辦法。」

無極說。

其他人也是搖頭,其中無窮甚至還勸解。

「為什麼你要壓制自己的本體感情,本體感情,才是我們最真實的情感,而有了其他的情感,只會帶來痛苦。」

無窮不理解。

「不不不,沒有感情就感受不到這個世界的快樂與憂傷了,那將是無趣的。」

吳澤反駁,他從出生就擁有情感,自然不想變成沒有感情的冰塊。

「奇怪的想法!」

無維看著吳澤。

吳澤只是微微一笑,沒說什麼。

「我們幫不了你。」

無限說,他們和吳澤相反,對情感敬畏如蛇蠍,因為他們幾乎永恆的孤寂,哪怕有一絲情感出現,都將感受到永恆的孤寂襲來,足以使他們心靈受到劇烈衝擊。

「那好吧!你們接下來怎麼打算?」

吳澤詢問。

「跟著你。」

「跟著你。」

「跟著你。」

…………

一個個相同的答案吐出。

吳澤撓撓頭,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身邊跟著幾個冰塊,他總感覺有一些不適應。

「好吧,我同意,但是不能妨礙我的正常,日常,明白了沒有?」

吳澤答應了,這也沒辦法,眼前這些傢伙可都是完整的自己,又掌控了各自的無窮數宇宙,隨便拉一個出來,都是揮揮手破滅無數宇宙的NB存在。

再加上,以後尋找殘頁,或許還要他們幫忙也說不定,多個人,至少捕獲殘頁的成功率增長了不少。

「我們都明白,不會打擾你的任何生活。」

總裁,立正站過來 無窮大胖子表面上呵呵笑著,但眼睛里卻沒有一絲感情,其他無也跟著附和。

「我想問問,你們是怎麼來到我的九號無窮數宇宙的?」

吳澤疑惑,對這類關於無窮數宇宙級別的情況,還是很有興趣的。

「這個涉及到法則和規則的變幻,列表等等方面的知識,說不明白,你自己看看吧!」

無窮大胖子搖頭,跟著一指點出,璀璨的光芒攜帶著巨量的信息湧入腦海。

吳澤只感覺頭暈腦脹,過了好長一點時間,才稍稍緩了過來,腦子裡多了一連串的數據,包括定數和變數,以及複雜到堪比宇宙運行的大法則模型。

簡而言之,這個東西建造出來,其實就相當於一個遠距離投石機,將吳澤扔出去,扔到其他的無窮數宇宙。

「太複雜了,哪怕以我的計算力,想要構建這麼一個東西,也要不間斷工作萬億年才可能啊!」

吳澤理解之後,只感覺心底一片冰冷,擁有感情的他,去搞萬億年的工作,絕對支持不下去。

「萬億年而已,很短啊!」

見到吳澤的悲呼模樣,其他的無都是一臉的不理解,在他們看來,萬億年就是幾天一個月的時間而已,有什麼可悲切絕望的。 2333時間域,這裡的地球,原本是未來科技世界觀,可在地球穿越者大軍回歸之後,就將整個世界折騰了個底朝天,成了雜七雜八世界觀。

實際上,這樣的世界觀也普遍是十億個時間域的現象。

要知道,每一個時間域所承載的人員數量,可是那一年時間當中,地球所有動物植物的一年普朗克時間的自我。

單單一個人一年的普朗克時間自我的數量,都足以建立幾百個掌控銀河系的文明那麼多,更別說所有了,可以說,每個時間域的範圍,都堪比一個超級宇宙,還是內部空間極大的宇宙。

這麼多穿越者回歸,帶來的雜七雜八力量,自然會將這個世界改造,甚至,連這個時間域的地球,都已經被搞成了一塊巨大到足以覆蓋銀河系般的岩石行星,而這麼大的行星,卻沒有在引力壓迫下坍塌成黑洞。

別看這樣的地球好像很大,實際上和人數比起來,還是太小了,渺小如塵埃一般,能夠在地球上生活,那都是在2333時間域里足以排上頂尖的人物或者組織才行。

地球,某個佔地方圓千里的地方,這裡有城堡高聳如雲,散發著磅礴的氣勢,這裡的環境,完全遵照天地陣法布置,這一片區域,就連世界觀都和外部的科技世界觀不同,而是嵌入了特殊法則,生生改造成了玄幻世界觀,在這片世界觀之下,玄幻強者,不會被壓制實力。

天空開始扭曲,跟著白雲匯聚,形成一個巨大的人頭,栩栩如生,彷彿真實存在一樣。

等完全凝聚成形,巨大人頭的眼睛睜開了,然後……發出了一聲震蕩天地的怒吼。

「兒子,給我起床了!!!!」

…………

城堡之中,某個房間,這裡的房間內部是一個小世界,青草柔軟的山崖上,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正躺在散發青草香的草地上,嘴角的哈喇子澆灌著一片翠綠。

突兀的,外界的聲音傳遞了進來,哪怕世界之房門也不能擋下聲波的傳遞。

整個小世界都開始動搖了起來,震蕩時空,處處都是裂縫蔓延,幾處火山都直接噴發了,天空一片血紅,猶如陷入了末日一般。

熾熱的高溫掠過,青草地頓時枯萎,被烤乾了水份。

「哇,別鬧。」

少年翻了一個身,眼睛都沒睜開,完全無視小世界當中的天翻地覆。

「兒子,快起來,上學遲到了。」

怒吼再次傳進來,世界開始崩滅,如果說之前類似世界末日,現在完完全全就是世界末日。

少年躺著的山峰都開始融化了,從山腳開始變成岩漿,飛速的升騰蔓延。

「哇哇哇,好燙好燙。」

少年被猝不及防淹沒在岩漿當中,熾熱的溫度讓他渾身都燒了起來,不過對他沒什麼危險,他修鍊的乃是武道,身軀強大,岩漿泡澡就跟被熱水燙了一下一樣。

「哇,老爸真是的,都已經和老媽去異宇宙出任務了,還要在世界運轉機制里加一個鬧鐘,真是太可惡了。」

於燁頓時就跳了起來,嘴裡不滿的嘟囔著,他是地球新人類,並且還是純種,父母是兩位地球穿越者。

他的老爸,神武級別的世界觀里也是強者一份,於是他從小就跟著老爸的修鍊體系走,修鍊武道。

神武級別,修鍊到頂端的強者,甚至能夠逆轉時光,追溯因果,無比的強大。

於燁看著自己的小世界,無奈的發現,這個世界算是已經毀了,只能重新改造了。

「哎,紫苑,在不在?」

於燁呼叫,跟著下一秒身旁就出現了一柄紫色大劍,它出現的瞬間,時空都被扭曲,變成一片清澈星空,一種無與倫比的尊貴氣勢蔓延開來,讓人忍不住頂禮膜拜。

「得了,這裡沒人看你裝逼,收回你的劍境吧!」

於燁忍不住吐槽。

紫苑劍是於燁老爸的佩劍,跟隨老爸從弱小到巔峰,從一柄平凡鐵劍孕育出了劍靈,可惜後來在某場大戰之中損毀,連劍身都泯滅了,只有殘破劍靈還存在,於是在老爸的意志下,直接退休了。

老劍靈不甘心雪藏,在和老爸商討了一番之後,通過玄幻向的玄幻技術,進行了轉化,將生命形態從靈體轉化成陰陽二進位的太極生命,變成了這千里之地的類似天道存在,管理一切事物。

只是紫苑劍之前跟隨戰鬥習慣了,每次出現之前,先來一波氣勢洗禮,哪怕沒什麼人在場,也忍不住這樣做,簡直跟強迫症有一拼。

「怎麼了?」

一個猶如兒童般的稚嫩聲音傳出,作為劍靈是不會長大的,更別說現在的太極生命形態,就更不會長大了。

「把房間恢復一下,我去上學了。」

於燁吩咐,他念頭一動,就離開了房間,瞬間傳送到房門外的走廊上,然後再次一個瞬移,來到城堡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