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還真害怕龍褚的最後一個承諾會如此。

龍褚聞言,嘿嘿一笑。看到林牧驚怒,他就一陣爽快。

「不過,這個武脈之武祠的安置,可得好好謀划。應龍峽谷是不行的,這裡是龍脈源地。」

「我建議你呢,把它和你的家族的宗祠一起建立在同一個地方。最好是還一起建立一個書院。崇文尚武。」

爽快了半響后,龍褚淡然建議道。

林牧聽到龍褚的建議,輕輕哼了一聲,彷彿不在乎的樣子。不過,卻在心底深深記住了這個組合。

領地的建設,是有很多小技巧的,不是隨便布局的,不然要督城師等匠師來幹嘛。

跟龍褚又寒暄了一番,發現沒能從他口中得到第三件事的信息后,林牧就辭別他,準備去忙活其他事了。

姐,你命中缺我啊 而在林牧忙活領地事務之時,『大舅哥』季北欽來通訊了。

「我說林牧,林大領主,你究竟啥時候有空啊!我這都等你有空,都等都猴年馬月去了。」季北欽抱怨道。

「額,最近忙著擴張領地啊。我現在只有數個附屬領地,和你們這些幾十幾百個附屬領地的大領主相比,差太多了。」林牧笑道。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沒事,我就去修鍊了。」

「有事!先別修鍊!」季北欽一臉無語。

「上次你不是答應我,幫我們過一個副本嘛。難道你……忘了?」季北欽虎目一瞪,帶著危險的目光,緊緊注視著林牧。(316章有)

「過副本?!沒……沒忘,怎麼可能……攻略一個地宮墓地嘛,沒忘!沒忘!」林牧一拍額頭,局促答道。他還真是忘了。

「哼哼……不管如何,你快過來吧。我們的附屬領地道澤鎮。」季北欽一臉危險的神色道。林牧絕對是忘了這件事。

「好!我安排一下馬上過去。」

為了安撫大舅哥,林牧馬上準備起來。 其實,也不怪林牧會忘記。開啟墓宮,需要專業的人才——摸金校尉。而大荒領地這方面的人才,卻一直沒能發展起來。導致這方面一直沒進入林牧的視野。

大荒領地除了從太平道那邊謀劃過來的第一批摸金校尉外,就沒有再培養出新的摸金校尉了。

不是沒有相關資質的人才,也不是沒有關鍵的轉職道具、資源、知識,只是缺少一個合適建立摸金校尉營(建築)的地方。

摸金校尉營建造的地方必須是呈陰森屬性的地域,說白點就是沒有陰水寶地。而應龍峽谷和文淵鎮等地,都沒有這類地域。

本來應龍峰下的那個陰森岔道頗為適合,不過已經被張仲景佔了,而且那裡太小,根本建設不了一個人才營地。

目前大荒領地所佔的地域實在太小了,局限性太大,已經開始制約大荒領地的高速發展了。應龍谷地,畢竟也只是一個困龍之地。

就如領地的武脈、摸金校尉營等單一建築,竟然都沒有合適的點建立。這就需要改變了。

這也是林牧迫切去擴張附屬領地的原因。

金淵村只是第一步,接下來,大荒領地會建立越來越多以【黃龍令】為核心的領地網!

林牧讓傳信兵,把大荒領地僅有的一批摸金校尉招來。

目前這些傢伙都跟在徐初十身後。

而就在這個時候,執行任務的周泰歸來了。

「主公,我這次出去巡查,已經把九江附近的一些大型湖泊的情況搞清楚了。」周泰風塵僕僕,可臉上卻滿是喜意。

搞定了洞天之後,周泰就去執行其他任務了,其中一個,就是查探適合建立水軍基地的湖泊,計劃在那裡建立附屬領地。

對於九江,周泰還算熟悉。

「幼平,辛苦你了。我們大荒領地的拓展人才實在太少,夜影部的發展也暫時無法顧及到這些。不得已下,讓作為主將的你,還如小兵一樣,到處奔波。」林牧沉聲道。

大荒領地的所有虎將,都有任務。于禁蔣欽等,去海外擴張;樂進等,去探查江東子弟兵的任務;風仲李典等,在領地訓軍,順帶駐守文淵鎮;臧霸組建泰山槍兵,順帶駐守金淵村;周泰完成了洞天任務后,就開始執行其他擴張任務;至於黃忠,貼身保鏢一個。

大荒領地的虎將,看起來好像很多,其實根本不夠用。可惜,歷史武將不是那麼好招募到的,而通過培養等方式來收穫虎將,時間太短,仍需投入與等待。

「沒事。我們領地中,建軍最完整的,可不多,多數都是初建之期。雖然公奕帶了大部分水軍出征,可剩下的水軍仍夠我用,無需訓練,我就閑置下來,可以為主公多跑幾趟。」周泰拍了拍身上的錦布,搖搖頭粗聲道。

「好!那你探查的情況如何了?」林牧問道。

「九江實在太遼闊綿長,根據一些信息,我只是探查了一些不怎麼出名的地方而已。」周泰沉聲道。

「不出名就不出名,適合就好。甘棠湖、鄱陽湖等大湖就算了,那已經是人家的地盤,我們暫時沒有能力佔據。」林牧點點頭道。

訓練水軍,特別是精銳的水軍,環境其實要求也挺高的。

大荒領地佔據的青龍秘境、鏡湖、徐福鎮的近海碼頭等,都只是「死水之地」,根本沒有那種『凶水之地』。訓練水軍菜鳥還行,精銳就行了。

水最為澎湃的,就應龍河還算可以,不過卻太小了,展不開手腳。

至於應龍谷地東邊的遠海,水是夠洶湧,不過卻建不起水軍營地,而且還有水獸時不時偷襲,不是理想之地。

大荒領地既然要擴張,那適合訓練精銳水軍的湖泊領地,也需要建立起來了。

最適合訓練水軍的超級河流,在神州上,數長江、黃河!

而在揚州,就得數九江河段了。

對於有先知經驗的林牧,他印象中的訓練水軍的絕佳之地不是沒有,只是都是有主的。並沒有那種和應龍谷地這般神奇的地方。

先知經驗不能發揮作用,那隻能用人力去找咯。而目前最合適的,非周泰莫屬。

「幼平,看你一臉喜色,想必是有了合適的地方了吧。」林牧又道。

「是有一個湖泊挺適合。」周泰神采奕奕道:「覃陽湖!」

「覃陽湖?!」林牧對這個地方並沒有什麼印象,應該不是著名湖泊。

「沒錯,這個湖泊是九江的一個彎道沖刷而出的,既是湖,也是河,外湖的水流頗為洶湧湍悍,而內湖之水頗為平穩。湖泊之邊,也是建立水軍營地的佳地,也是易守難攻之地。」

「覃陽湖,位於九江後半段,對於流通大海有巨大便利,我們可以隨時從接海河口進入其中。」

「不過,這湖也有一個缺點,那就是湖岸的平地實在太少,周遭是高山峻岭,能起的領地建築應該不會多。」

「若我們見領地在此處,糧食資源應該需要外部供給,無法自給自足。」

「另外,若我們把這建設起來,對外,我們有震懾的水軍基地,可以吸引暗中敵人的注目。」

「而對內,也可以把這個領地當成是橋頭堡,慢慢侵蝕九江!」

「退可退,進可進。覃陽湖,是我的首選之地。」周泰沉聲彙報道。

周泰不愧是水軍之將,把地形都探查的一清二楚,甚至總結了優劣,還把以後的計劃給銘定基礎。

「覃陽湖!不錯!好!」林牧沉吟半響,思量一會,重重點點頭,認可道。

「幼平,你帶著這枚龍褚前輩鑒定出來的天階建村令去建立新的附屬領地,名字也已經規劃好了,為【水淵村】!」林牧把一枚古樸的建村遞給周泰,凝聲道。

林牧做事乾淨利落,對周泰也非常信任,只要他覺得合適,就合適沒有實地去考察。

「龍褚前輩鑒定的?那其他數枚天階建村令和地階建村都鑒定出來了?」周泰接過天階建村令,疑惑道。

「沒有。就鑒定了兩枚,幸運的是,其中一枚剛好是適合水軍領地的。」林牧搖搖頭,頗為無奈道。

以龍褚的能力,絕對是鑒定宗師,可這傢伙就不肯為林牧鑒定東西,若不是得到了玄黃之氣,心情大好,為林牧鑒定了兩枚隨身帶著的天階建村令,林牧都不確定那幾枚天階建村令的屬性了。

名門復仇妻:首席的枕上寵 隨機的高階建村令,使用起來必須要慎重。

不然,你在一個荒漠之地,使用周泰手中的這類適合水軍的建村令,那不是牛頭對馬嘴嘛,浪費。

至於建立了領地,發現不適合,又摧毀得到建村令這個情況,適合玄階及以下的建村令,若是地階建村令及以上,天地有限制的。

在那遙遠的小黑屋 這點經驗本來林牧也是不知道的,還是龍褚鑒定建村令告訴於他的。

「可惜了!」周泰嘆了一口氣,又道:「那我們領地的鑒定師培養情況如何?」

周泰是順著關心下領地事務詢問的。

神秘的道具,大荒領地會越來越多,鑒定師這個職業,雖不常用,但也是必備之才人,領地需要有獨屬的體系。

「情況不太理想,最好的鑒定師,也就是徐原,可他也只是半吊子的。至於新的專業鑒定師,最高也才高級,還是經過匠師之力加成的。」林牧搖搖頭。

大荒領地的煩心事,其實也很多的。 「好了,這些問題需要時間去沉澱,暫時不管了。幼平你去問遠建要附屬領地建設配套人才,然後去建立領地。領地的鏡像設置,等我去并州回來再搞吧。」林牧看到大荒領地的寶貝疙瘩摸金校尉過來了,凝聲囑咐道。大荒領地的擴張計劃,已經對附屬領地的建設有了具體的章程。

「額……」周泰聞言,語氣一頓,臉上浮現一絲異色,彷彿有什麼難言之隱。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林牧眉頭一挑。周泰會有這般神情,想必真的有難事。

「是這樣的,我這裡有一個不成熟的猜測。」周泰想了想,還是把問題拋給林牧,沉聲道。

「覃陽湖各方面都上佳,不過,有一個問題頗為棘手,就是那邊有很多賊寇。」周泰說到這裡,虎眉虎眉微微一蹙。可見這個賊寇問題也讓他頗感棘手。

「賊寇?對於我們大荒領地來說,賊寇之憂應該沒太大問題吧。」林牧臉上閃過一抹疑惑。

「那邊的賊寇太頑固了!而且,好像是抱團的。」周泰嘴角噙著一抹苦笑道。

「覃陽湖本來是有主的,是一群賊寇,也不知道他們佔據湖泊多久。我看上這地方后,就帶著將士去清剿過。不過因為地形等原因,沒能徹底剿滅他們,而他們彷彿只是一個賊團的分支。」

「在被我們趕走後,他們又集合了一定數量的精銳山賊來襲。」周泰沉聲道。

「雖然我們又一次把這些傢伙打散,可過了一天,這些傢伙又來了。每次來,為首的賊匪都不同,其修為也不同。第三次來了個天階初段的武將。」

「這一次,我用計,把這天階初段的武將給擊殺了。」周泰輕聲道。天階武將?賊寇有如此高段的武將?

「這次擊殺,應該嚇到了這些賊匪,沒有再來騷擾。故而我馬上返回領地,準備調集更多軍隊清理水淵村的賊匪。」周泰道。

「你擊殺了一名天階初段武將?」林牧聽到周泰擊殺的信息,臉上閃過一抹肉痛:「幼平,怎麼不把這些賊匪給招募了啊?」

一位天階武將,不管他統軍能力如何低下,只要有實力,也能震懾軍下啊!就這樣死了?

「那位天階武將並沒有死,而是化作白光消失了。」彷彿知道林牧所想,周泰解釋道。

「另外,他們應該很難招募。我猜測,這些賊寇,可能是某位存在豢養的。他們組織嚴明,裝備精良,生活條件與物資都很充足,根本不像是落魄為賊的士兵,反而像軍隊!」周泰解釋道。

「在九江一帶豢養兵,為賊寇?天階武將可以復活?!有意思!」林牧閃過一抹凝重,輕輕呢喃。

九江一帶,頗為複雜。他林牧都可以往那邊發展,相信其他諸侯也會有這樣的想法。能有復活魂塔,想必勢力也不小。

「看來那邊也會熱鬧起來了啊!」

「不管這些賊寇如何,先把水淵村建立起來。」不管他們背後是什麼人,大荒領地都要面對,那還不如在他們沒有反應過來前駐守好。

風水寶地,誰都想要,看誰拳頭大而已。若他們真像王朗那邊卑鄙,那就把于禁周泰風仲黃忠等帶去,找出老巢,一舉全滅他們!

相信這些賊寇肯定犯過事,沒有借口在明面攻捍。

剿滅賊匪,庇護一方,伏波將軍之本職嘛。

「好!」周泰點點頭,既然問題已經提出,主公也下定決心建立附屬領地,那他也能放開手腳了。

稍稍行了一禮,周泰就轉身而去。

看著周泰離去的背影,林牧陷入了沉思和回憶:「九江之中,有哪些頗為出名的勢力呢?」

「楊土,你們過來。」思忖一番后,林牧扭頭對不遠處的一群摸金校尉道。

「見過主公。」大荒領地摸金校尉的頭頭,楊土一行人恭敬行一禮,輕聲道。先前林牧和周泰將軍談論事務,他們都恭敬立在一旁。

「我們要去并州太原郡開啟一個墓宮,都準備好了吧?」林牧把目的告訴他們。

「準備好了。」楊土等人應道。

摸金校尉不去盜墓,能幹啥。

看一眼面色紅潤的年輕楊土,又看了一眼其他四位摸金校尉,林牧點點頭,繼而帶著眾人趕路。

有黃忠這個強力武將在,有楊土這位承運的摸金校尉在,就可以開墓了,只不過為了鍛煉,就讓其他四位一起去。

摸金校尉,也要多練手才行。

……

……

并州,為古之九州之一,現大漢十三州之一。

其下管治九郡,為太原郡、上黨郡、西河郡、雲中郡、定襄郡、雁門郡、朔方郡、五原郡、上郡等。

而季氏家族的核心領地,就在太原郡的鄔縣。

來并州這邊建立領地,一般都是走戰功的路子,這裡受域外之族騷擾頗深。

并州,資源也並不匱乏,因地勢平坦,連片肥沃草地,是發展畜牧業的最佳地域。而且,其內有很多珍稀礦脈,算是資源豐富之州。

可惜,因為外族之擾,并州的發展並沒有其他州那般繁榮。

然而,神話世界的并州,還有一個震爍天下特產,地域兵種——【并州鐵騎】。

【并州鐵騎】,是唯一一個以州為地域單位的兵種。揚州、豫州等十二州都沒有州之地域兵種,有的只是郡縣之地域兵種。

……

一連串傳送后,林牧一行人,終於是來到了太原郡鄔縣。

而在鄔縣傳送陣前,已有佳人在等待。

「林大領主,你來了。」季詩婷黛眉一松,展顏一笑,輕聲道。她的語氣中,沒有怨氣,也沒有責備,不過卻有一抹柔情。

在公眾場合,季詩婷並沒有叫林牧的昵稱。

林牧聽到看到季詩婷,如沐春風,早前積累的怨念、怒氣,仿若都消散而去。

「呵呵……是我來晚了。」林牧和熙道。

「最近還好吧,你修為都精進不少啊!挺用功哈。」林牧笑道。

「還行吧,現在才是高級武將,和你相比,差遠了,都已經玄階武將了。」看到林牧,季詩婷不由稍稍露了一點女兒之態。

季詩婷知道林牧的修為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