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教的禪鳴手中捏著禪珠淡淡的說道。

「死禿驢,這個時候你是想與我切磋不成?」

藍凰坐在原地,冰冷的氣勢猛然爆發,目光冷冽地盯着禪鳴。

顯然,兩人雖然和平的坐在高台上,關係並不如何的和諧,這讓周圍的眾多勢力代表,都比較詫異。

今日是決賽之日,中州聖地前來的勢力,明顯比昨天的人要多了很多。

「藍凰施主莫要動氣,老衲也只是想要施主評價一下你的看法,並沒有其他意思。」

禪鳴見到藍凰要發飆,急忙的開口說道,這個場合顯然不適合動手。

「哼,林玄會碾壓全場的,無論什麼陰謀詭計都對他沒有絲毫作用。」

藍凰冷哼一聲,目光堅定的說道,這話一出她自己心中都有些不可思議,不知道為什麼會對林玄如此相信。

周圍的人更是詫異無比,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藍凰這樣看好一個人,而且還是男人。

「不如我們打個賭如何,我倒不覺得林玄會奪冠,他最後一定會被制裁的。」

禪鳴瞥了一眼旁邊的卓君楚,輕笑地說道,那滿含深意的目光,似乎察覺了不一樣的信息。

「賭就賭,我還怕你不成?」

藍凰霸氣的說道。

「這件事怎麼能少得了我呢,算我一個神鷹宗非常看好林玄,相信他能夠走到最後,一鳴驚人。」

黃良翰張開手中的摺扇笑着說道。

周圍的勢力也都紛紛的加入了賭注,大多數人都不看好林玄,只有藍凰以及神刀門和神鷹宗站在林玄的這面。

而此時,場中的力量測試已經開始了,神風學院的學員滿臉自信的上前。

「轟!」

「轟!」

……

強烈的轟擊聲響起,黑色的石柱不斷地亮起光環,神風學院的學員實力都相差無幾。

每個人的力量都維持在三環,也就是三十萬斤的力量,真實的戰鬥力已經達到了神魂境,這已經非常恐怖了。

眨眼間,十人的隊伍只剩下了黑袍壯漢一人,這人與神風學院格格不入,也不知道怎麼會代表神風學院參加比賽。

黑袍壯漢全身都籠罩在寬大的黑袍之中,在場眾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所有人都皺起眉頭,猜測著這人究竟是誰。

。 凌遠山不但沒有死,反而他還直挺挺的坐在床頭,跟沒事人一樣。

凌墨晴連忙對那些警察解釋道,「大家別衝動,是他救了我父親,那兩個騙子已經逃了。」

凌遠山也連忙對眾人說道,「是他救了我,你們都把槍放下吧,可別誤傷了人。」

老院長有些難以置信地對凌遠山詢問道,「遠山,真是他救活你的嗎?」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凌遠山的病情老院長最清楚不過了。

老院長用盡畢生所學也沒能查出凌遠山的病灶,自然就無從下手。

可這一個冒冒失失闖進來的年輕人,看起來如此年少,當真有這樣的本事嗎?

他又是如何辦到的?

老院長有個弟子驚訝地說道,「難道,難道他和之前兩個都是修真者?」

矮個子算命的之前所展現出來的速度與力量,讓這名弟子聯想起了那些飛天遁地,無所不能的修真者。

所有的醫療設備都無法查找出凌遠山的病灶,可偏偏這個年輕人就能辦到,他不是修真者又是什麼?

說到這裏,幾乎所有人都用仰望的目光看着秦風。

凌墨晴也忍不住低聲喃喃的,「竟然是修真者?可他為什麼要幫我?」

這不禁讓她想到了前往修真世界的天成。

天成離開雲城進入修真世界也已經有5年了,也不知道他現在過得怎麼樣,實力又達到了何種境界。

老院長連忙上前朝着秦風躬了躬身子,「這位年輕人實在抱歉,剛才是我老眼昏花了!我應該早想到你是修真者才對。」

警隊領頭的也連忙揮了揮手,示意其他警官將手槍放下,免得誤傷了人。

此刻他的心裏有個想法。

那兩個算命的神棍四處拐騙年輕貌美的少女,這已經對整個社會都造成了極大的恐慌。

這件事情已經延續了好幾個月了,這幾個月中幾乎每天都有一起少女失蹤案。

而上頭也已經催得很緊了,要是再抓不住那兩個神棍,不僅這個警隊隊長要革職,他的上司也要捲鋪蓋走人。

可是,那兩個神棍是修真者,以他們凡人的力量根本抓不住他們。

這讓他們感到極為頭疼,可想而知,為了抓住這兩個神棍,他們頂着多大的壓力。

在發現秦風也是一個修真者之後,領隊突然有了個不錯的想法。

「這位年輕人,你救了凌老闆的女兒,又救了凌老闆本人,可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啊!這件事情我一定會面臨廣而告之。」領隊笑着說的。

人生在世,不就是為了財,權,名,利嗎?

領隊是想要先討好秦風,然後再想辦法讓他幫助自己抓住那兩個神棍。

若是憑他們自己的實力的話,恐怕也只能夠讓那兩個神棍逍遙法外了。

然而,秦風卻根本沒有理會老院長和警局領隊。

他轉身看着凌墨晴以及凌遠山,「暫時沒什麼事了,不過我覺得他們一定還會回來。所以,這段時間我暫時不會離開。」

凌墨晴弱弱的問道,「你,你為什麼要幫我們?」

秦風自我介紹道,「噢,忘記跟你們介紹了,我叫秦風,從小跟着我師父在山裏修鍊。我師父知道了這件事情,所以讓我來處理一下,就這麼簡單。」

秦風說的就這麼輕鬆自然,好像那兩個神棍在他的眼中就是兩隻能夠輕易捏死的螞蟻。

警局領隊聽到秦風這麼說,心裏自然是高興。

看樣子,秦風就是為了這事而來的,他一開始還真擔心秦風不幫自己忙呢!

老院長的內心也很激動,畢竟秦風的醫術那麼高超,他自然是想學得一二。

凌遠山卻是眉頭緊皺,「這件事情恐怕沒那麼容易啊!他們兩人是為那些世家公子物色女子,你斷了那些世家公子的路,他們極有可能合起伙來對付你。」

聰明的凌墨晴似乎想到了什麼,有些驚訝的說道,「這麼說來你放了他們兩人,就是想要將她們連鍋端?」

秦風點了點頭,「我這個人不喜歡拖泥帶水,比起殺了他們兩個,我更願意斬草除根,徹底斷絕了那些世家公子的邪念!」

這兩個雲天宗子弟只是個例,既然有這條黑色交易鏈,那麼肯定還會有其他的修真者做這樣的事情。

畢竟這其中的報酬肯定是非常豐厚的。

其他人聽到秦風這麼說,卻感到后怕。

他們雖然不知道中都大陸大致是個什麼情況。

但是聽秦風話中的意思,他這幾乎是要與整個中都大陸為敵呀!

他一個人勢單力薄,就算能力再強,也不可能贏得了他們啊!

而且,之前是每天少一兩個絕色女子,被秦風這麼一鬧,很有可能要給華國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警局領隊也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想要制止秦風這麼做。

但是,秦風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裏,他要是上去制止,沒準惹惱了秦風。

他只好對凌遠山使了個眼色,然後不住地搖頭。

大致的意思就是讓凌遠山去勸勸這個年輕人不要這麼干。

凌遠山強忍着身上的不適,下床站了起來,「年輕人多謝你救了我一命。但是,這件事情這麼做真的很不合適。」

也許是年少無知吧!不知道這件事的背後會帶來多大的影響?

作為一名修真者,他的實力不弱,可真要到了生死關頭,他很有可能獨自一人離開。

那到時候整個華國怎麼辦?

當然,不是凌遠山心腸惡毒認為秦風會這麼做,而是這確實是有可能的事情。

凌墨晴也感到很焦急,「是啊!就算現在想阻止這件事情發生也阻止不了了,那兩人估計已經回去報信了。」

秦風卻不再說話了。

當下的情形正是他想要看到的。

只有凌墨晴越慌亂越無助的時候,秦風再站出來以偉岸的身形幫她抵擋一切風雨,她自然而然的就會被自己給征服。

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

其實一個女生往往喜歡一個男生並不是因為那個男生對她有多好,而是那個男生身上的優點足以吸引女生。

比如,錢,才,貌,藝等。

要不然這個世界上為何會有那麼多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因為愛根本就不是舔來的。

凌遠山直接讓女兒給自己辦理了出院手續,他覺得那件事情必須得想辦法儘快解決,不然的話,真會引起一場大動蕩。

其實凌遠山早就知道林天成和煉丹師協會有來往,而且林天成還是一氣宗宗主。

所以,他想借林天成這一層關係去請他們幫幫忙。

這件事情不及時處理,一旦鬧到了不可開交的地步,那可是關乎著每一個人的生死問題。

至於秦風,凌遠山則是讓他的女兒先把她帶到了家裏。

他畢竟救了自己一命,再怎麼說也得好好招待一下他。

…… 「嗷嗚嗷嗚」赤丸跑到牙身邊,用嘴扯了扯他的衣領。

牙從地上爬起來。

台上一片驚呼:「這是?四代目?」

「已經可以把飛雷神用到這種地步了么。」三代看了一眼鳴人,突然想起那個十二年前因為封印九尾死掉的金髮大帥比。

鳴人沒有想那麼多,扔苦無純粹是當時看動漫,復刻一下經典劇情,不過牙沒有八尾,只有條奶狗赤丸。

「不可能,鳴人那個吊車尾都。」忍者學校鳴人佐助天天逃課,成績倒數也很正常,牙只是比他們少逃了幾節課,所以成績不算墊底。

拿出煙霧彈,像場上扔出,紫色的煙霧籠罩住鳴人。

牙想利用嗅覺來攻擊鳴人,以煙霧遮蓋住他的視線。

想法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剛剛準備攻擊的牙發現鳴人已經站到了煙霧外面像他揮手。傻眼了吧小老弟,我不跟你玩了。

牙看了一眼旁邊白色的赤丸,牙通牙,這種水了700集的忍術在下忍時牙就掌握,現在就是時間,狗變人,上。

一人一狗快速旋轉,形成兩道龍捲風直奔鳴人而來。

再次使用飛雷神跳走的鳴人,此時開始有點頭暈。這種忍術秀是秀,但是沒有什麼傷害,需要配合技能,自己現在太小,身體承受不住,短時間連續飛幾次的話還是會難受,不過難受也不能不用啊,帥是一輩子的事。

三代老頭快死了,臨死前給他在看一眼金色閃光,好讓他去死神肚子裏時好給水門說。

最終的結局就是鳴人強頂着噁心想吐,把牙轉的暈頭轉向後取得了勝利,秀才是第一正經事,刮痧鳴師傅取得了最終的勝利。

看着眼前白眼蘿莉中彷彿閃著金光,鳴人就知道這暈沒白挨。

接下來還是和原著一樣,大舅哥毆打雛田,如果不是上場前給雛田吃了個金蘋果,喝了瓶生命藥水,再告訴她說打不過就立刻認輸,為了寧次的性命,雛田立刻認輸才是最好的選擇。

打完后鳴人渾身一僵,原著中當着鳴人面打過雛田的,都死的老慘了,看着旁邊沒有什麼太大問題的雛田,[自己是不是給寧次逆天改命了]。

屏幕一轉,出現了「鹿丸和手鞠的名字。」

嗯,這倆人的相親會開始了,從此走給手鞠內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為鹿丸日後娶砂忍村村花打下了基礎。

鹿丸本來不想上場,鳴人伸手一推,相親呢,不能不去。

鹿丸躺在比賽場地上「對手怎麼又是女人,真麻煩啊。」

「你也想認輸么?」手鞠小小年紀就有了幾分斑爺的風采,不然四戰的時候也不是她給斑爺刮痧了。

看着鹿丸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手鞠不顧裁判還沒開始比賽就已經沖了上去,三星扇砸向鹿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