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裡,克勞恩不由得頓了頓,抬頭觀察教皇的臉色,看到還算可以,才繼續說下去,「陛下,說真的,那個審判騎士團的戰鬥力,可能在整個歐洲都是首屈一指啊!」

克勞恩的話,讓所有人都不由得臉色大變。

哪怕以教皇的城府,臉色也不大好。

「克勞恩團長,你的意思,是說我們的騎士團不是那個異教徒的對手了?」

一個紅衣大主教厲聲質問。

「摩根主教,我只是實話實說,如果我們連局勢都看不清,我們教廷就真的危險了!」克勞恩語氣低沉,並沒有因為摩根的質問而生氣。

「好了!克勞恩說的對,我們必須承認敵人的強大!這也是對我們自己的尊重!」教皇打斷即將要發生的爭吵。

「布拉德主教,你對義大利政府,怎麼看?」

「不可信!」布拉德乾脆的回答,「義大利的當權者,一直對於我們懷有極大的戒備,這次審判騎士團的入侵,可能對於義大利反而是喜聞樂見的。」

大廳中的人,都是西方教廷真正的高層,此刻也陷入了爭論之中。

「好了! 假如鴕鳥有愛情 不要吵了!在必要的時候,我會請求天堂的幫助!」

教皇不耐煩的大聲制止了手下的爭吵,只是他的決定卻讓所有人驚訝或者說有些驚恐。

「陛下,請您慎重考慮這個決定!要知道,一旦天堂介入戰爭,那些沉睡或者隱藏起來的神系必然會幹涉。」禁衛軍統領尼克上前提醒,這個決定的後果。

菲斯主教反駁道:「尼克團長,如果梵蒂岡面臨毀滅,那麼我們還需要顧慮這些么?更何況那些邪神的協議,都是應該消滅的存在。」

菲斯的話,代表了大部分主教的觀點。

「我已經決定了,更何況那是最後的辦法。克勞恩,尼克,你們兩個全力備戰!如果這次輸了,哪怕最後依靠天堂的幫助獲得勝利,我們在世界上的影響力也會嚴重受挫。」教皇示意所有人安靜。

克勞恩和尼克見狀知道在勸說也沒有意義,只能行了一個禮,退出了大廳。

「克勞恩,你一直在外征戰,說實話,你對這次戰爭,怎麼看?」尼克在走出大廳后,認真的看著自己的老朋友。

「就算是勝,也是慘勝!」克勞恩非常直接的說出自己的結論。

「那個審判騎士團的實力,這麼強大么?」尼克始終有點不敢相信。

「老夥計,這還是要算上義大利軍隊能夠給他們一定的打擊!那些吸血鬼和狼人,我們征戰了多少年?只能壓制,消滅不了。可是他們呢?三年,消滅數萬吸血鬼!魔黨基本打殘了,密黨也被打殘了兩個家族,就不說那些小家族了!」克勞恩苦澀的說。

「你的意思,這次我們真的要失敗了?」尼克苦澀的問。

「用我們的生命來守護吧!」

兩人不在說什麼,各自去安排自己的部隊,準備面對這次艱難的戰爭!

瑞士邊界

「主人,所有部隊集合完畢!」提里奧看著站在懸崖邊的王彬。

「提里奧,義大利那邊怎麼樣了?」王彬沒有回頭。

「義大利集中了一個師的部隊,在邊境駐紮。」

「如果全力突進,多久可以到達梵蒂岡?」

提里奧想了想,「如果全力突擊,一天即可趕到。」

「泰蘭德,艾露恩,你們兩個,帶領精靈族,處理了那個義大利步兵師。阿隆索斯,你帶領所有騎士團,向梵蒂岡突進,我命令你明日黃昏到達。途中有任何阻擋,一律殺無赦!」

「是!」

泰蘭德三人應令,轉身就出發了。

「主人,你這樣的安排,是不是有些太……」梅林不解的詢問。

王彬輕笑一聲,「你覺得義大利願意為他們犧牲太多麼?他們能派這個步兵師,也就是以防萬一我們失敗,好堵住教廷的嘴!」

「明白了!」梅林點了點頭。

「告訴龍騎士衛隊,跟我一起,出發,梵蒂岡!」 「上校,國防部把我們派到這裡來,到底在防禦什麼人?」

一個義大利軍官不解的詢問自己的長官,他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自己的部隊會派遣到瑞士這個小國的邊境上,甚至要求消滅一切入侵者。

作為這個步兵師最高指揮官的上校,還是知道一些事的,可也是如此,才感到不可思議。

正當這個上校和他的副官在指揮室,交流著關於這次行動的目的時,泰蘭德帶領的精靈族開始收割。

三年的戰鬥,這些經歷過各種戰鬥的精靈族,早就不會隨意展露他們的善良。

「泰蘭德,把這些普通人類,全部處死,是不是有些……」艾露恩看著不遠處的軍營,有些難過的問自己同伴。

「你在猶豫?艾露恩,你在質疑主人的命令么?」泰蘭德看著自己的老夥伴,語氣沉重反問。

「不是,我不敢質疑主人的命令,只是殺死這些普通人類,真的有意義么?」艾露恩有些疑惑的問。

「記住,艾露恩,如果在讓我知道你對於主人的命令有任何質疑,我將親手處死你!」泰蘭德一把抓住艾露恩的衣領,語氣中充滿了殺意。

「我明白了!為了表示歉意,我願意第一個衝進敵軍營地。」艾露恩有些惶恐不安的保證。

「那就用你的功勛,彌補你對我精靈族榮譽的損害吧!」泰蘭德一把甩開艾露恩,語氣堅決的下令。

「出發,消滅敵人!」艾露恩帶領弓箭手和獵手趁著夜色,沖向了義大利的那個步兵師的營地。

精靈族,在月色中,有一個很強大的天賦,那就是隱身。

這個步兵師,可以說是精銳部隊,武器裝備都是最先進的。

上校師長知道自己的敵人是超凡者,所以早早讓部隊做好防守準備,有三分之一的部隊,處於戰備狀態。

只是他還是不明白自己的敵人到底是什麼人。

五千精靈族,如流水般,衝進軍營,所有的警衛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殺死。

等到上校感到不對時,艾露恩已經到了指揮室的門口,周圍的所有敵人都被清理了。

「你們是什麼人?」上校驚恐的問眼前的這個突然出現的敵人。

「我們?我們不是人類,而是精靈族!」艾露恩眼神中充滿了蔑視。

「精靈族?那些邪惡的異族?」上校是個虔誠的天主教信徒,在他眼裡,所有信奉其他神明的種族都是邪惡的。

「邪惡的異族?三年裡,我們消滅了多少以人類為食的異族,守護你們的世界,你們竟然說我們是邪惡的?可笑!可悲!」艾露恩語氣中,充滿了不甘。

「只要不是上帝的信徒,都是信仰偽神的惡魔!」可能是宗教給了這個上校勇氣,他拔出手槍,連續向艾露恩開槍。

艾露恩看著打到身上的子彈,憤怒的揮手,發出一個能量球,將這個上校心臟擊穿。

「主人的命令是對的,這些人類,不值得絲毫憐憫!消滅所有人類士兵!」

營地外的山坡上

「泰蘭德大人,艾露恩的思想很危險,我們該怎麼辦?」精靈族另一個統領奧蘭多,嚴肅的詢問對艾露恩的建議。

「向主人彙報,如果這次戰爭,他能用生命證明他的忠誠,我們會承認他的榮譽,如果做不到,那麼我們將會送他回歸大自然!」泰蘭德沒有一的猶豫,對於一切質疑主人命令的存在,必須清除。

精靈族這邊一消滅這支邊防軍,王彬就收到了泰蘭德發來的消息。

「影子,監視艾露恩,一旦再次質疑我的決定,清除!」

「是,主人!」影子的身影慢慢變淡,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

三年的廝殺,影子的職業等級已經達到了三十五級,等級僅次於王彬。

「阿隆索斯,你的騎士團,全力前進,我要在明天,在梵蒂岡外,喝下午茶!」

「沒有問題,主人!」阿隆索斯行了一個騎士禮,轉身就走向人類的部隊。

三千騎士,五千步兵,還有三百獅鷲騎士。

步兵坐上早就準備好的運輸車輛,騎士騎著戰馬,全力出發。

「主人,明天的一戰,你有把握么?」梅林有些擔心的問。

「如果只是教廷本身的實力,我不擔心,我一直隱藏的部隊,這次全部展現了出來。我擔心的是教廷背後的那些傢伙坐不住了。」王彬有些擔心的說。

「主人的意思是他們的神明?」梅林有些驚訝的問,「所有神明不是不允許在人世間現身么?」

王彬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身後的龍騎士團,「梅林,那也要看是哪個神系了啊!上帝可是有名的虛偽!」

「主人,到時候,請允許我們聖騎士團使用禁忌力量!」提里奧聽到王彬的擔心,馬上下馬行禮。

王彬搖了搖頭,看著三年中,好不容易建立的五百聖騎士。

「看情況,如果真的出現了,我估計也要出手了,靠你們,還是危險啊!」

「主人!」

梅林,提里奧,霍格爾,還有蘭斯洛特驚喊道。

他們知道,王彬的出手,必然再次使用禁忌力量,就像埃及那次,損傷靈魂。

「放心吧,不到逼不得已,我是不會用那個藥劑的!」王彬笑著安撫這些最早的跟隨者。「我們也出發吧!」

義大利總理府

「你確定,一個步兵師在一個晚上就全軍覆沒?甚至,那些所謂的騎士團馬上就到達羅馬城了?」墨索里尼有些驚恐的拿著電話。

「是的,總理閣下,我很確定,有部分部隊企圖阻擋他們的進發,可是很快就被消滅,目前已經損失了有兩個師的部隊了!」電話那頭傳來急促的聲音。

「命令所有部隊,不在阻擋這些怪物的前進,放開一切道路!」 無敵雙寶:首席大人是男神 墨索里尼大吼著。

放下電話的墨索里尼,氣憤的在辦公室中,來回走著。

「總理,我認為這並不一定是壞事,利用這些怪物,擊敗教廷,反而有利於我們的統治啊!」一個幕僚不解的問。

「我明白,這也是我們最初的計劃,可是我沒有想到在沒有我們命令的情況下,竟然有三個師的部隊發動了攻擊!」墨索里尼靜了靜,才說出自己憤怒的原因。

華國的端午節

這是王彬挑選的日子,經過一天的殺戮,所有部隊全部抵達羅馬郊外。

「泰蘭德,你去見義大利政府的高層,說明我們的來意,我們保證不會幹涉世俗的統治,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教廷!如果再有抵擋,那麼我們會移平羅馬城!」

王彬讓泰蘭德去找義大利的高層。

「是,主人!」

泰蘭德應了一聲,騎著她的獵豹,沖向了羅馬城。

「兄弟們!全體稍事休息,等我們喝完下午茶,讓我們在梵蒂岡吃晚餐!」 義大利政府很快就派一個軍官,跟著泰蘭德回到了大部隊。

「主人,義大利政府讓這個軍官給我們帶路,希望我們按照他們指定的路線通過羅馬城,這是他們安排引路的軍官。」泰蘭德行了一禮,彙報了義大利政府的態度。

「尊敬的伯爵閣下,請你諒解,羅馬城中,天主教信徒太多,為了引起沒有必要的衝突,軍隊特意開闢了一條路直接穿過城區抵達梵蒂岡。」中年軍官敬了一個軍禮,解釋了這麼安排的原因。

說真的,作為一個政府,義大利政府真的有點悲哀,教廷對於義大利的影響太過巨大,不然也不會出現在義大利政府明令禁止后,任然有不少部隊對王彬發起進攻。

「如果,貴國政府顯示出足夠的誠意,我們願意和你們交個朋友。」王彬點了點頭,不管對方出於什麼目的,只要不是與自己為敵,何必樹立這麼多的敵人呢?

「請跟著我,我給各位領路。」軍官點頭示意會把王彬的話帶到。

義大利政府派出了大量的警察軍隊,清理出了一條街,兩邊所有的住戶都暫時搬離。

除了一個軍官,沒有一個政府高層出現,這也看得出,對於教廷,義大利政府還是相當畏懼的。

王彬第一次到羅馬,對於羅馬的古建築十分欣賞,到了後世,大部分的古建築因為戰爭毀滅,剩下的也不過是廢墟罷了。

梵蒂岡,還是由城牆圍起來的,並沒有因為時代的變遷而損壞。

「很不錯的古城,可惜,今天註定要毀滅!」王彬有些惋惜的說。

「主人,如果願意,我們可以佔領下來,作為我們的大本營啊!」泰蘭德不解的問。

王彬還有一些最早跟隨自己的人,都笑了。「泰蘭德,這個世界的水很深,能毀滅已經非常難了,至於佔領,我還真不敢想,最起碼現在不能。」

「主人,你看,梵蒂岡的城門打開了。」提里奧突然說道。

「讓我們看看敵人的部隊吧!據說這次光主力部隊就有兩萬,還有其他候補騎士團。諸君,今日讓我們重寫歷史吧!」王彬看向梵蒂岡,看到教廷的部隊整齊的走出,臉色有些凝重的說。

「克勞恩,你確定這個審判騎士團是這幾年才出現的么?那是什麼種族?精靈族么?天啊!那可是早已消失的種族。還有那些騎士,他們的戰馬,應該都不是普通的馬吧?」尼克看著對面的戰陣,十分驚訝的問自己的老朋友。

雖然作為梵蒂岡近衛軍統領,尼克早就看過不知多少次這個勢力的資料,可是真正面對時,還是非常震驚。

克勞恩輕嘆了口氣,苦澀的說:「老朋友,你現在知道我為什麼說我們招惹了不該招惹的敵人了。」

聽了克勞恩的嘆息,尼克還有周圍幾個高層都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

對於那群自大的神父們,作為同為上帝服務的騎士,明顯很理智一些。

王彬騎馬緩緩走到兩軍的中央,他沒有讓任何人跟著。

作為教廷戰場上的地位最高的人,克勞恩見狀也策馬上前,想看看這個可怕的東方人想幹什麼。

「你好,伯爵閣下,你現在的做法是對上帝最大的褻瀆,退回去吧!主會原諒你的!」克勞恩一上來,就來了一段經典的開頭。

王彬忍不住笑了起來,聲音也越來越大,大到兩軍所有人都可以聽得到。

克勞恩皺著眉頭,臉色更差了。「伯爵閣下,我不覺得我的話有什麼好讓笑的。」

王彬止住了笑聲,微笑著看著對面這個年老的騎士。「克勞恩團長,我們打交道也不止一兩次了,你們那套虛偽的話,還是不要再說了,很煩,也不要毀了你在我眼中不錯的印象。更何況,當你們的黑手,伸向我的祖國的時候,你就應該明白,最終的結果。」

克勞恩沉默了,他不止一次和這個東方人見面,當然都是戰場上見面。他早已知道對方為什麼對教廷的敵意為何如此之大,甚至英國的衝突,都沒有放在他的眼中。

這一切只因為,華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