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長,我這可不是鬧著玩。我是在試探你們的實力。」喬君看著凌珊珊道。

「你剛才那叫試探嗎?」凌珊珊冷冰冰的道。

「隊長你的實力可原地踏步了。一點都沒長進。不過猛牛大哥山椒,鳳凰的實力提升很快,至於百合姐和苦瓜大哥還沒有練出靈力,實力根本沒有上進!」喬君看著大家道。 慕容雪和韓刀月怔怔的看著近在眼前的喬君,心裡湧起一陣激動。

尤其是慕容雪,她現在無論怎樣修鍊都修鍊不出真氣,為了這事,她已經苦惱了好幾天,這都已經好幾天沒好好休息了。

現在喬君來了,她心裡頓時充滿了期待,她相信喬君肯定有辦法讓她修鍊。

凌珊珊聽了喬君的話,並沒有再責怪他,而是說道:「既然你來了就幫百合和苦瓜看看吧!他們倆現在為這事已經好幾天沒好好休息了。」

「嗯!我今天正是為此事而來。」喬君點了點頭。

隨機他走到慕容雪身前:「把手給我,我幫你看看怎麼回事?」

慕容雪沒有猶豫,立刻伸出了自己的纖纖玉手。同時她的美眸就那樣毫無忌憚的看著喬君,臉上的表情捉摸不透,不知道在想什麼?

喬君看了一眼慕容雪那白皙修長的玉手,隨機將兩根手指頭搭在慕容雪手腕處的脈搏上,仔細的號了一會脈后,他臉色一變,驚聲說道:「怎麼會是冰靈根?而且還是隱蔽性的冰靈根!」

「你說我有冰靈根?」慕容雪立即問道。

「不錯,你的這種靈根屬於隱蔽性的靈根。只有修鍊冰系類的功法才能讓你體內產生靈力。」喬君把手收回來后,看著慕容雪說道。

「可之前我修鍊的功法就是屬於冰系靈根的。」慕容雪道。

喬君解釋道:「這不一樣,隱蔽性的冰靈根和純屬性的冰靈根是屬於兩種截然不同的靈根。

隱蔽性的冰靈根,它的本質在於很難被發現。也就是說修鍊之前如果發現了這種藏在奇經八脈和五臟六腑之內的冰之靈根,然後洗髓伐骨,激發它的潛能,修鍊起來那將會事半功倍。

而冰靈根它是容易被發現的一種靈根,因為它本身就是體質的一種,擁有冰凌根的人,修鍊起來不僅不需要洗髓伐骨,而且更加事半功倍。」

「那怎麼辦?別說洗髓伐骨了,我沒有相應的那種功法啊?」慕容雪皺眉道。

「這個你放心,待會我幫你們洗髓伐骨,另外我身上正好有一部功法,你可以拿去修鍊。這部功法他沒有局限性,全靠你的悟性。」喬君笑著說道。

「真的?」慕容雪立即驚喜的問道。

其他人一聽要洗髓伐骨,也是期待起來。

「當然是真的。反正它在我手中也沒什麼用,你拿去修鍊好了。」喬君笑著道。

他準備把【天神訣】交給慕容雪修鍊,因為天神訣跟三生訣一樣全靠悟性,而不靠什麼靈根。

遠古時期的那些大能為了那些沒有靈根卻聰明絕頂的人修鍊,特意創下了這種驚世駭俗的功法。

活了幾十萬年的萬妖之祖擁有這種神級以上的功法也不足為奇。

從他的戒指中,喬君就可以看出,萬妖之祖擁有的寶貝足以讓他富的不能再富。還可以讓他的修為突飛猛進。

喬君還感覺這戒指只是萬妖之祖的其中一枚戒指。很可能這戒指也是他搶奪回來的,因為他根本沒有看到萬妖之祖修鍊的功法。

試問以萬妖之祖的身份,他怎麼可能沒有自己的貼身法寶和功法?

「雷神謝謝你!」慕容雪感激道。

「呵呵,我們是戰友,說感謝就見外了。」喬君笑道。

「雷神兄弟,快幫我看看!」苦瓜僧屁顛屁顛的走過來,看向喬君,急切的道。

「呵呵,差點忘了苦瓜大哥了。我現在幫你看看!」喬君有些尷尬的說著,將手搭在了苦瓜僧伸出來的手腕上。

一分鐘后,喬君緊皺眉頭,「苦瓜大哥,你以前是不是打通過任督二脈?」

「是啊!怎麼啦?我在少林寺當的是武僧。自然打通過任督二脈。這怎麼了?雷神兄弟!」苦瓜疑惑的問道。

「苦瓜大哥,你的任督二脈打通是打通了,但沒有徹底打通。任督二脈是真氣通往丹田的必經之脈,如果打通不徹底,你的實力很難進步。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的實力這幾年進步空間很小,我說的對嗎?」喬君問道。

「對!對!你說的太對了,雷神你太神了。我參軍的這幾年功力雖然增加了,但太緩慢了。因為我無法忍受來自靈魂的那種痛苦,師父這才沒有徹底打通我的任督二脈,

雷神兄弟,快說說,你有什麼辦法?是要幫我打通任督二脈嗎?」苦瓜僧急切的問道,此刻他的臉上掛的全是不可置信。

「苦瓜大哥,任督二脈我可以幫你徹底打通,但,你什麼靈根也沒有。以後只能靠你的悟性了。

如果你悟性不夠,我給你的功法,恐怕就要荒廢了。」喬君有些苦澀的說道。

苦瓜聞言,不禁神色一黯,很快不知道為什麼,他神色突然變得堅定起來,「雷神兄弟,我相信只要功夫不負有心人,鋼鐵也能磨成針!」

「哈哈我要的就是你這句話。修鍊本來就苦,如果不去努力,一輩子只能是平庸。談何追求長生,凌駕九霄!?」 絕命毒屍 喬君哈哈一笑道。

「我知道我怎麼做,還請雷神兄弟幫我打通任督二脈。好讓我趕緊修鍊。」苦瓜僧有些急的道。

「那你盤膝坐在地上,我這就幫你打通任督二脈。」喬君道。

「好嘞!」苦瓜僧大喜,立刻盤腿坐在了地上。

喬君走到他身後,同樣盤膝而坐,雙手打出幾道手決,很快一道道紫色真元從他的雙手之上滾滾而出,喬君眼神一凝,將雙掌附著在苦瓜僧的後背,一道道紫色真元瘋狂的湧入苦瓜僧的身體之中。

「啊!」半響之後,佛堂內傳來一陣殺豬般嚎叫,這讓所有人毛骨損然。

所有人定目看去,很快他們就看到苦瓜僧額頭上布滿的豆大冷汗,剛才因為喬君幫他徹底打通了任督二脈的緣故,苦瓜僧才嘗受了非人的痛苦。

「謝,謝謝!雷神兄弟。」苦瓜僧雖然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但臉上依然掛著激動之色,「我師父曾幫我打通任督二脈的時候,我因為承受不住這種刺骨的痛苦,這才半途放棄的。現在好了,我終於承受住了痛苦。雷神,真的謝謝你了!」

「你不用謝我,要謝就謝隊長他們,是他們給了你壓力,如果不是他們都突破了修為,你也不可能承受住這刺骨的疼痛。」喬君道。

「哈哈,雷神兄弟,這苦瓜原來是被我們逼得,難怪他這幾天愁眉苦臉的,現在好了,你幫他打通了任督二脈,他不趕快修鍊,都對不起我們了。」猛牛哈哈大笑。

「老牛兒,等和尚我修鍊出真氣,也到了練氣二層,我看你怎麼牛?到時候,我把你打的滿地找牙!」苦瓜僧頓時不爽的道。

「來來,老牛我等著。就怕你仍然被我暴揍!嘿嘿!」猛牛嘿嘿笑道。

「我等著,我在少林寺學的龍爪手還從來都沒用過呢,到時候,拿你立威!」苦瓜僧不屑的說著,伸出了自己的大手,在猛牛面前晃了晃。

猛牛不屑道:「龍爪手有什麼了不起的?我的二指禪就能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喬君直接無視了正在鬥嘴的猛牛和苦瓜僧,他看向山椒疑惑的問道:「山椒大哥,你怎麼修真了?古武不是修鍊的好好的嗎?」

「你有所不知,我修鍊的古武沒有後期功法,修鍊到了天階,我就不知道怎麼修鍊了。所以我就跟著大家一起修真了。」山椒回答。

「是這樣啊,我看你都練氣四層了,看來你有特殊靈根了。是不是?」喬君看著山椒問道。

「我有土靈根,再加上我修鍊過古武,因此修鍊速度比其他人快上將近兩倍了。」山椒道。

「那就好。」喬君點了,然後看向大家說道:「我這次過來一方面是給你們送寶貝來啦,另一方面我是專門給大家洗髓伐骨來了。」

「雷神,什麼寶貝啊?可不可以拿出來讓我們看看!」韓刀月迫不及待的問道。

「當然可以,本來就是拿給你們的。」喬君說著,神念直接伸進妖帝的空間戒指里,將一萬二千多靈石卷了出來,放在青石地面上。

「嘶,這這是靈石?」凌珊珊看著滿地的靈石,直接震驚的無以輪比。對於修鍊者來說一塊靈石的價值按億來計算,喬君一下子拿出了這麼多靈石,她豈能不震驚?

「哇?好濃郁的靈氣!」韓刀月也是震驚的張大了嘴巴。

慕容雪,猛牛他們更是如此。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靈石,這次一次性見了這麼多,他們豈能不震驚?

而且他們便第一眼就認出靈石了,因為這靈石散發出來的靈氣,實在是太濃郁了。他們想認錯都難。

「隊長,這靈石總共有一萬兩千枚,你讓大家現在就分了吧!分完了我還有寶貝。」喬君看向凌珊珊笑著道。

「好。大家聽雷神的,一人兩千塊靈石,現在就分。從鳳凰開始分!」凌珊珊看著大家道。

三分鐘后,喬君看著靈石被分完,然後神識再次掃進妖帝的戒指空間里,隨機他卷出幾本功法和十幾本武功秘籍。

他把功法和秘籍交給了凌珊珊,「隊長,這些東西你來保管,大家想學什麼,你就給他們什麼。不過不許給外人。」

在所有人再次震驚的目光中,凌珊珊接過喬君手中的功法和武功秘籍,說道:「你放心,我知道怎麼做,過段時間,我會安排他們練這上面的武功秘籍。」

「這裡面有本天神訣就讓百合姐和苦瓜一起修鍊吧!我覺得這本功法最適合他們修鍊。」喬君道。

情深入骨:隱婚總裁愛不起 「好,我知道了。」凌珊珊看了一眼百合和苦瓜僧,點頭說道。

「隊長,現在我幫你調理一下你的體質。等調理好了,你的修鍊速度肯定會提升到原來的兩倍多,進入金丹境那是指日可待。」喬君淡淡的說道。

「雷神,我都不知道怎麼感謝你了,不僅給我們送靈石,功法以及武功秘籍,還幫我們調理體質……」

凌珊珊的話還沒說完,喬君就擺擺手打斷了,他笑道:「隊長,我也是神級特戰隊的一份子好不好?況且我們是一個整體,是戰友,就應該相互扶持,相互照顧。我只顧自己修鍊,卻不管你們,我肯定是做不到的。」

「嗯,你說的對,我們是一個整體。就應該相互扶持,相互幫助。不過話又說回來,這次有了你的靈石和武功秘籍,我們神級特戰隊的整體實力絕對會更上一層樓。」凌珊珊道

「那是肯定的,我給你們的功法可是我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手的,如果你們還不努力。那我也無話可說了。

好了,多餘的話,我就不多說了。隊長,你先來吧。你只需盤膝而坐就可以了。」喬君說著拿出了九根金針。

凌珊珊沒有再廢話,直接就地盤膝坐在了青石地面上。

喬君走到凌珊珊的身後,手裡的九根金針已經化為了一道道殘影落入凌珊珊的背部,同時兩隻手掌不斷的在凌珊珊身上按揉,很快無數的星辰靈氣隨著喬君的手掌慢慢的滲入凌珊珊的身體裡面。

隨著凌珊珊體內的污垢和多餘的脂肪被九根金針形成的星辰之力逐漸排除體外后,喬君的臉色變得越來越蒼白起來。

原本他以為最多一個多小時就可以排除凌珊珊體內的雜質,但是現在已經是兩個小時了,他仍然還沒有被完全排除體外。

喬君知道這是因為凌珊珊的肉身要比林傾城她們強悍數倍的緣故。畢竟凌珊珊是築基九層的高手,肉身抵抗力自然沒的說。

但是即便星辰靈氣消耗再多,喬君也不敢停下,因為一旦停下來,不但前功盡棄,而且凌珊珊的體質將無法改變,這樣做的後果是,一旦她真氣運行,很可能多處經脈會發生堵塞的現象。

喬君的臉色漸漸的吃力起來,凌珊珊的皮膚卻慢慢的變成了嫩白如雪的皮膚。她的臉上,以及脖頸處都滲出了黑黑的油膩和雜質,一股難聞的味道更是讓人作嘔。

大功告成,喬君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而後他一邊給金針消毒,一邊說道:「好了,你快去找個地方洗洗吧,我需要調理一下自己。剛才消耗有些大。」

凌珊珊睜開鳳眸,看著臉色蒼白的喬君,有些歉意的道:「雷神,謝謝你!」

「沒事,我調理一下就好了。」喬君無所謂的說著,將金針放回到戒指里,然後取出十幾顆靈石,放在眼前,在眾人的驚異和關懷之下,開始閉上眼睛,在體內瘋狂的開始周天運轉星辰訣。

隨著星辰訣的運轉,眼前的靈石散發出來的的靈氣,以肉眼可見速度瘋狂的湧入喬君的口中。

隨著靈氣的逐漸稀疏,喬君的周身那稀稀落落的星光點,如同螢火蟲一樣,變得越來越多,很快數都數不清,也就在這時,喬君的臉色逐漸變得紅潤起來,開始有了健康的膚色。

此時此刻,所有人看著喬君,臉上皆是震驚和不可置信之色,喬君竟然能控制小星辰,並且用它來治療。這簡直就是天下間的奇聞,他們聞所未聞啊。

十分鐘后,喬君睜開了眼睛,他的嘴角掛著苦澀,十幾顆靈石雖然讓他恢復了元氣,補充了流逝的星辰靈氣。可是這也太恐怖了吧?

星辰訣一旦運轉起來,這十幾顆靈石還不夠塞牙縫的,以後如果真元虧空了,星辰靈氣怎麼補充啊?

他現在治療別人,靠的完全是星辰靈氣,剛才星辰靈氣幾乎虧空了,如果不是這十幾顆靈石。星辰靈氣根本不會補回十分之一。

星辰靈氣可以在各大竅穴法門中轉化成紫色真元,如果真元虧空了,這星辰靈氣怎麼補回來?還不是需要大量的靈石? 黑夜降臨!

古老的空靈寺在朦朧夜霧的籠罩下,顯得分外沉寂肅穆。

佛堂內,喬君花費了將近五個小時,用洗髓伐骨針幫韓刀月他們調理了身體。

此刻,他盤膝坐在冰冷的青石地面上,緊閉雙眼,不停的吸納地面上那一大堆靈石散發出來的濃郁靈氣,來補充他體內消耗掉的真元和星辰靈氣。

很快,眼前的一萬顆靈石漸漸的被他吸的快成了一堆渣渣。

凌珊珊他們都坐在他身旁,誰也沒有打擾他,就那樣靜靜的等待他,誰也沒有說話。

差不多九點多的時候,喬君終於睜開了雙眼,很快,一道銳利的精芒從他的雙眼之中爆掠而出。

喬君看了看凌珊珊他們,笑著說道:「隊長,我差不多好了。你們不用擔心。」

「今天你快十個小時沒休息了。一直都在消耗你的真元。現在你才調息了一個小時,這就好了?」凌珊珊不放心的問道。

其他人也是一臉的關心,喬君剛才臉色蒼白無比,明顯是消耗過度才導致的,這會他說好了,大家都不是很放心。

「放心吧,這一萬顆靈石足以讓我恢復大半了。你們就不用擔心我了,靈石我還有。另外,我的時間有限,該回去……」

喬君的話還沒說完,韓刀月就不高興的打斷了,「你今晚能不能不回去啊?剛來就走!」

凌珊珊和猛牛他們倒是覺得沒什麼,反正再過兩個月多,大家就可以一起並肩作戰了。

然而,慕容雪和韓刀月卻是非常捨不得喬君走。兩個人這麼長時間沒見自己心愛的男人了,當然十分想他。現在喬君要走,她們倆怎麼可能捨得讓他走?

「我有任務。這次到這裡,我也是冒了很大的風險才來的。」喬君苦笑道。林傾城她們在別墅里,他實在不放心。

「我知道你有任務,但你總該對我們有話說吧?」韓刀月直直的盯著喬君。

喬君有些受不了她的眼神,直接避開她的眼神說道:「我是沒什麼話了,該說的都說了。你們有嗎?」

他在說最後一句話時,看向了凌珊珊和猛牛他們,意思是你們有話現在就說,不然我就走了。

凌珊珊淡淡的撇了一眼韓刀月和慕容雪,然後,什麼話也沒說就轉身英姿颯爽的離開了。

猛牛,山椒,苦瓜僧三人相互對視一眼,同樣什麼話也沒說,轉身默契的轉身離開了。

他們三人離開時,都拍了拍喬君的肩膀,然後都給了喬君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

喬君直接無語,但他還是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看向了慕容雪,「百合姐,你有話對我說嗎?」

「我……」慕容雪剛吐出一個我字,她就說不下去了,因為旁邊還有一個韓刀月。一向大大咧咧的韓刀月現在還沒發現她暗戀喬君,她現在留下來,豈不是很尷尬?

「我沒有!」慕容雪即便心裡有千萬無語,再愛喬君,但此刻她選擇了沉默,一種無言的沉默。

慕容雪心情複雜的看了一眼韓刀月,然後轉身離開了。她轉身時候的背影,讓喬君內心一陣掙扎。

不知道為什麼?慕容雪的背影像極了他初次遇見木蘭蘭之後,她離開時的背影。

可是他心裡再也裝不下別人,他的心裡只有木蘭蘭一個人,哪怕是林傾城,韓刀月,他也只是把她們當做自己這輩子的紅顏知己。

「你喜歡她嗎?」就在喬君胡思亂想之際,韓刀月突然問道。

這一聲直接把喬君拉回到了現實中,他回過神,看向韓刀月,搖了搖頭,「不知道!」

「不知道?」韓刀月走到他面前,直勾勾的看著他,撇了一下誘人的唇瓣,「你在撒謊,其實你心裡很清楚,她喜歡你!」

對於這樣的眼神換做以前,他很可能會臉紅心跳,但現在他跟林傾城接觸了一段時間后,這樣的眼神已經沒有任何殺傷力了。

他直接無視韓刀月的眼神,奇怪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在撒謊。又是怎麼知道百合姐喜歡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