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況且你是我們的朋友,哪有見到朋友被人欺負而無動於衷的?」

杜天慶右手放在巨劍之上,聲音冷淡說道:「你那些族人當年之所以向著你大伯,不過是因為你比他弱勢,而且你父母早亡你也無所依靠。」

「既然如此,你也用不著給他們留顏面,我們和你同去一趟,也好讓他們看看,他們當年所選擇的一無是處,而所放棄的,才是求而不得的。」

貝柏聽著幾人的話,看著他們神色認真,毫不猶豫選擇替他出頭的模樣,心頭震動。

「你們……」

他聲音微啞,眼圈有些紅。

奚佑直接上前攬著他肩膀,笑嘻嘻的說道:「是不是很感動?你可別哭了,要不然回頭人家還以為我們欺負你了。」

「你放心吧,有我們在,不會叫你受委屈的。」

「要是你那些族人識趣也就算了,要是他們依舊不識趣,還想護著那兩個王八蛋,到時候就讓雲卿剋扣了你們族內的傳承只給你一人,然後你跟我們迴流明宗去,我叫我師父收你當弟子。」

「誰稀罕梵天宗吶!」

蘭茜聞言頓時翻了翻眼皮:「奚佑你可要點兒臉吧,就貝柏如今的修為,要是放話出去想入宗門,誰不是捧著好處上門收徒的?」

「貝柏你可別聽奚佑瞎說,你要是真想入宗門,來我們玄月宗。」

夏侯儀在旁湊熱鬧笑道:「來我們夏侯家也行啊,我爹肯定樂意收個關門弟子,而且我瞧著貝柏動手的時候大開大合,特別適合我們夏侯家的金身秘技。」

「貝柏,要不你考慮考慮,來給我當師弟?師兄也成啊。」

奚佑伸手就推了夏侯儀一下:「呸,做夢呢你!」

幾人推推嚷嚷說說笑笑鬧成了一團。

「反正我不管,我也要去曦城。」

奚佑扒拉著貝柏的肩膀,「我記得曦城有種澄漿果魚,據說吃一口滿嘴留香,還能增長靈力,到時候你請我吃啊。」

大夏紀 「我也要!」唐瑜連忙湊熱鬧,「貝柏,你可不能厚此薄彼!」

其他幾人也是紛紛笑道。

「就是,我們也要。」

「到時候吃窮貝柏,讓他請客。」 「火屬性武技,火屬性武技呢?為什麼現在還不使用火屬性武技!」

楓翎總院的通靈主塔內,武楠長老將雙手插進自己亂糟糟的頭髮裡面,抓狂得大聲咆哮。

「難道他不知道,這一關如果不使用火屬性武技,難度將會提升三四倍,就算是玄靈境強者,都未必能夠度過?」

武楓長老坐在石台前,非常平靜,輕輕的抿了一口茶,想了一會兒,自語道:「這個小傢伙在闖塔之前,不會是連闖塔的內容都不知道吧?」

現在蕭寒一共落地九次,踏出將近一百五十米,距離中心區域還有五六十米,越往中心區域,白蛇蘭植株布及越是密集。

「如果他真的不會火屬性武技,也就只能止步於此了吧!這一關不用火屬性武技,根本就不是玄氣境武者所能應對的。」

兩位長老非常惋惜,不怎麼看好蕭寒。

數張密不透風的『白蛇』大網,將蕭寒困在裡面,所有的生路都被封死,簡直就是絕境。

就算是玄靈境強者被困在裡面,現在也只有絕望的等死。

「玄氣境武者不使用火屬性武技,能夠走到這一步已經是一個奇迹了。」

「雖然沒有取得好的成績,但是此子的實力還是值得肯定的。」

兩位長老搖頭晃腦,大感惋惜,以為蕭寒就要失敗,被通靈塔傳出去的時候。

「轟……」

一聲巨響,宛如天崩地裂,將蕭寒困住的『白蛇巨網』炸開。

白蛇蘭荊條四濺,雖然同樣沒有斷掉,但是卻像霜打了的茄子,有氣無力,只得慢吞吞的收回土壤里。

此刻,蕭寒披頭散髮,衣服破破爛爛,宛如一尊蓋世魔神。

「怎麼……可能!」

兩位長老目瞪口呆的看著符文目鏡。

剛才那種情況,恐怕就算是玄靈後期的武者,也未必能夠破得開數張『白蛇大網』的圍堵。

「完全是以力破之,此子莫不是魔神轉世,擁有絕世神力不成?」

就算是一項處事不驚的武楓長老,此刻都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

「玄氣境就擁有如此戰力,此子恐怕是有成聖之資。」

『成聖之資』,短短四個字的評價,足以說明一切。

要知道,人族踏入雲荒這片土地,茹毛飲血,建設國度,前後加起來,也有足足有七千年歷史。

在整整七千年裡,雲荒沒有出現一個聖人。

可見,成聖何等之艱難。

武楠長老很難相信,一項惜字如金的武楓師兄,竟然會對眼前這個少年作出如此高的評價。

「師兄的意思是,眼前這個少年,可以與那個人相提並論?」

武楓輕輕地搖了搖頭,道:「那個人無論是資質、心性、家境背景還是機緣,都無可挑剔,堪稱我們雲荒七千年來第一人。」

「雖然眼前這個少年無法和那個人相提並論,但是卻可以另一個人一爭高低。」

武楠長老沉默,另一個人,同樣是雲荒七千年來不出世的怪物級天才,擁有成聖之資,若不是那個人橫空出世,他完全可以輾軋一個時代,成為雲荒年青一代唯一一個領軍人物。

兩位長老相視一笑,兩個千年不出的妖孽,在學院中就已經斗得熱火朝天,現在又出現第三個妖孽,雲荒這是要大興的節奏啊。

滄州通靈塔內,蕭寒闖關還在繼續。

雖然通靈塔中一些都是虛靈體,並非真實存在,但剛才蕭寒被圍困在『白色大網』中,卻真切的感覺到一種死亡的威脅。

那種體驗實在是太真實了,就在那一瞬間,蕭寒將體內的玄氣運轉到極致,竟在不經意間,就突破了玄氣九重天後期。

第九條靈脈宛如雨後的春筍一般變長,成功連接前面八條靈脈,九條靈脈貫通,形成一個大周天,蕭寒感覺自己運氣更加自如,手上的力道更是猛然暴增。

現在蕭寒擁有玄氣九重天後期的修為,但爆發出來的力量甚至比玄靈境強者還要恐怖。

「蹭……」

蕭寒腳下用力,僅僅一步,就踏出三十幾米,下一次落地,剛好落在白蛇蘭母株附近一片只有巴掌大小的空地上。

這一次,蕭寒沒有受到白蛇蘭荊條的攻擊。

棄妻難再逑 「蹭蹭……」

又是兩三步,每一步蕭寒都精準落在空地上,最後一步,蕭寒更是躍出八十多米,直接跳上一座石台,順利通過第三關的考驗。

符文目鏡前的兩位長老早已經看得目瞪口呆。

要知道,白蛇蘭園子中,越到後面,所遇到的阻力越是可怕,一些成熟的白蛇蘭母株,甚至已經達到准一階水準。

之前兩位長老之所以信誓旦旦,認為蕭寒過不了這一關,也是因為如此。

一旦被准一階的白蛇蘭纏住,就算是玄靈境後期的強者,也只有飲恨的下場。

更何況後面是成片成片的白蛇蘭母株。

武楓長老聲音略帶顫抖的道:「他經過後面的白蛇蘭母株時,每一步都精準的落在孕育區上,這份觀察力,判斷力和執行力竟然全都完美的結合在一個人身上。」

要知道,玄氣境武者無法御風化足,也就是說,他在空中是無法借力的,那他就只有在上一步落地的時候,就要精準的算出下一步的力道、方向和落地地點,並且落地時,不能超出白蛇蘭母株的孕育區。

「若是此子中途不夭折,將來的成就,真的實在不敢想象。」

蕭寒踏上石台算是通過了第三關,但他並沒有急著進入石門,而是就地坐下,打坐恢復部分氣血。

第三關有二十分鐘的時間限制,而之前蕭寒觀察、計算和闖關,一共只花了七八分鐘的時間,也就是說,現在他還有十幾分鐘的時間用來恢復。

十幾分鐘眨眼就過去,蕭寒睜看眼睛,長吐了一口氣,自語道:「就算我修鍊的是最為頂級的神級功法,在短短十幾分鐘之內,也不可能恢復太多。」

「現在差不多還剩下兩層的玄氣,接下來的闖關看來也只有量力而行了。」

蕭寒輕輕推開眼前的大門,映入眼前的白茫茫的一片,雲霧繚繞,彷彿置身天頂。

除了身後的一塊岩石,用來連接第三關和第四關以外,就什麼都沒有,身下是萬丈懸崖,空氣稀薄且帶著一股寒意,腳下雲霧隨風而動。

蕭寒進入這片空間,立馬感覺到重力磁場更加恐怖,竟達到六倍磁場。

「第二層,第四關,半個時辰之內,在重力磁場下,進入四百米外第三層通道,便算過關。」

蕭寒定眼一看,果然,在層層雲霧中,依稀可以看到一個黑洞。

「那就是通往第三層的通道!」蕭寒狠狠地吃了一驚。

第三層通道距離他腳下的岩石,長距足足有四百米,高距也有五十米。

天下誰不知道,玄氣境武者無法御風化足,四百多米的距離,試問天下誰人可以在六倍重力加持的情況下,一躍四百多米遠,五十多米高?

估計就算是大帝轉世,在玄氣境也不可能做到。 凌秦看著幾人鬧騰的模樣,扭頭對著貝柏道:「貝柏,你該不會捨不得吧?」

宗瑞也是笑說:「我聽聞那澄漿果魚味道極為鮮美,而且只有曦城一帶才產,我這次須得帶著弟子先行返回宗門,與我師父彙報滄瀾境和試練塔中的事情。」

「若非如此,我定和你們同路前往曦城一試,不過就算我不去,你們也能給帶一些嘗嘗,回頭我管雷鳴師叔要點能夠存鮮的寶貝。」

「貝柏,你可別心疼。」

貝柏聽著宗瑞、凌秦戲謔的話,再見著奚佑幾人說笑間一副非要跟著他一起回去吃窮了他的親昵模樣。

他心知肚明幾人是在給他顏面。

哪怕說笑著要將他吃窮了,可任誰都知道眼前這幾個天子驕子,從來不缺那麼一點兒靈晶,而且不管是為著他們的身份還是家世,想要上趕著請他們吃飯的人更是不計其數。

貝柏知道他們不過是借口想要跟他一起回去,甚至替他撐腰。

他心中浸著暖意,望著說說笑笑的幾人,眉眼忍不住柔和下來,嘴角不自覺的揚起。

其實他也不是沒有朋友,不是沒人在意,對嗎?

奚佑見貝柏不說話,不由輕撞了撞他肩膀:「你倒是說句話啊,該不會真捨不得吧?」

貝柏揚唇:「怎會?」

他笑著說道,

「我雖不如你們有錢,可請你們吃澄漿果魚的靈晶還是有的,到時候去了你們敞開了吃,管夠!」

奚佑哈哈一笑:「那行,就這麼說定了?」

貝柏嗯了聲,「好。」

……

姜雲卿他們找到雷鳴的時候,雷鳴正在和耿楚溺商量著稍後去聖城的事情,靈山結界和雲靈界的事情太大,他們須得與更多的人商議,才能想出個決策來。

姜雲卿他們來后,跟他們說起貝柏的事情,還說有想和貝柏一起去一趟拓跋族地時。

雷鳴雖然有些驚訝,卻也沒有阻攔。

姜雲卿和君璟墨如今已經是破虛境強者,雖然剛入破虛不久,可是二人一起的戰力遠超過尋常破虛中境甚至后境之人,一般情況下沒人傷得了他們。

更何況就算真遇到什麼不能力敵的敵人,以二人的能力想要逃跑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只要能拖住敵人一會兒,也能傳訊給他。

他領悟了空間之力,想要趕到救他們易如反掌。

「你既然得了拓跋族傳承,又有拓跋族血脈,哪怕未曾與他們有太過深的交集可也是有了因緣恩果,哪怕你們不去尋他們,我也是告訴你們,找機會了結了這斷因果的。」

修鍊之人,最為忌諱的就是因果。

這些看似不甚起眼,可是當修為到達一定境界,特別是踏足破虛巔峰之後,就能感覺得到,那因果便變成桎梏他們提升修為,甚至領悟更高階力量的絆腳石。

姜雲卿是得了拓跋族的好處的,這份恩情也須得還回去。

哪怕姜雲卿不提,雷鳴之後也會找機會告知她此事,免得她將來修為高了,會受困於此。 此情此景,蕭寒內心不禁疑惑自問,這一關真的是替玄氣境武者而設的嗎?根本無解!

蕭寒站在風岩之上,輕輕地仰起頭,閉上眼睛,山風將他的長發揚起。

此刻,他可以清晰感受到雲霧在翻騰,腳下的岩石塵粒在隨風飄散。

「呼呼……」在崖上,除了山風的呼嘯聲,就再也沒有別的聲音。

「咦!」蕭寒忽然猛的睜開眼睛,轉身看著身後。

這道第三關和第四關的大門並沒有關閉,一片白蛇蘭的葉子隨風飄了出來。

蕭寒伸出手,將葉子夾住。

葉子的莖紋脈絡都非常清晰,蕭寒看著葉子,思考了片刻。

幾乎就在此時,第三關的通道又飛出一片葉子。

「原來如此!」蕭寒輕輕一笑,快速將第二片葉子夾住。

「雖然葉子飛出來的時間非常不規律,但總的來說,平均每分鐘都有一兩片葉子飛出來。」

蕭寒一邊夾飛出來的葉子,一邊在心中默默計算,在六倍重力磁場下,四百米的遠距,和五十米的高距,到底需要多少片葉子。

「第一步踩在岩石上,且我還有五米預沖距離,若是我全力運轉雲煙步,這一步我應該可以跳出五十多米。」

「至於後面,我全部踩在葉子上,能夠借到的力道不多,在六倍磁場下,一步能夠踏出八九米就已經很不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