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 我和我的猫都很喜歡你 ,

宸醉緊接著便是召集身旁的宸耀傭兵團的成員,主持大局去了,

「嗯,那就有勞靜兒姑娘了,」

秦凡朝著少女宸靜抱了抱拳,便是在宸靜的攙扶下一瘸一拐的消失在血誓台的門前,

然而,張皓和落漁以及范峒三人也是趕忙跟上,

……

「林楓公子,好生歇息,靜兒便不打擾你了,」

這時候, 我的腦子裏裝了個天庭 ,


秦凡卻是枯坐房屋內,耷拉著半邊身子,搖了搖頭,

現在的秦凡可完全相當於半殘式人物,恐怕秦凡上廁所都會有問題,

秦凡此次傷得真是不輕,光是體內那暗屬性勁力,就讓秦凡熬上一陣苦日子,

目前,更別說身體之上其它的嚴重傷勢了,

如若是秦凡這身傷痕落在其它武者的身上,那武者絕對早已背過氣兒去,

而且,也就只有秦凡這變態能夠挺得下來,

導讀:本章出現的人物有秦凡,張皓,落漁,范峒,宸醉,宸靜,葉欽俎,葉曉苟, 悠地,秦凡朝著房屋外說完:「落漁,你領著范峒還有張皓都退下吧,」

「對了,這九天內,最好是吩咐他人不必過來打擾,此次恐怕是我傷得不輕啊,」

突然間,落漁以及范峒卻是在屋外跪下身來,自責道:「少主,對不起,這都是我們兄弟倆保護不周,才讓少主您落得這般境況,」

聞言,秦凡微笑著,說道:「呵呵,落漁還有范峒啊,你們與我也可以兄弟相稱,」

「唉,何必這般呢,我這傷又死不了,給我幾天時間便能恢復過來,你們無需再多擔心了,」

說完,秦凡繼續說道:「對了,這九天時間落漁你也好好修鍊一番我傳授你的掠影步法,以致大成,」

這時落漁恭敬的出聲說道:「好,那少主我等便是告辭了,」

「范峒,張皓我們走吧,不要打擾少主療傷了,」

這時候,范峒朝著張皓招了招手,拉起范峒便是退出秦凡所在的院子,

「少主,多保重,」

但是,落漁臨走之前卻是又說了一鼓勵的秦凡的話,

今日一役,這落漁以及范峒兄弟倆才對秦凡完全的死心塌地,

少主秦凡不僅仗義,單論修為,就算是落漁以及范峒兄弟倆聯手,恐怕都不是秦凡的對手,

而且,就憑這一點更讓落漁以及范峒兄弟倆對秦凡拜服不已,

修鍊無歲月,九天的時間,轉眼間便是過去了,

秦凡的房屋中,

「呼,六重煉尊巔峰之境,」

「哈哈哈……終於突破到六重煉尊巔峰之境,置之死地而後生啊,」

目前,盤坐於床榻之上的秦凡,擺出手心朝天的姿勢,重重地吐出一口濁氣過後,

秦凡便是緩緩睜開雙眼,哈哈大笑了幾聲,

畢竟,在殊斗之前,

秦凡便是感覺到隱隱有著突破的趨勢,

然而,秦凡卻是沒想到自己這一突破,便是達到了六重煉尊巔峰之境且隱隱有突破到七重煉尊之境的趨勢,

根據秦凡推測,恐怕是由於自己汲取源晶石的大量源氣大多,而並未被自己凝練吸收的緣故,

而且,源氣儲存在體內,經過九日前那場大戰,秦凡釋放出武道潛力,

這才加速了這部分源氣的吸收,給秦凡來了個巨大境界的飛躍,

秦凡此時在心中嘆息道:「唉,來到這都江郡城也有一段時日了,嗯,也是時候離去了……」

九日未出此房間,秦不由得伸了伸懶腰,發出一聲暢快的呻.吟后,

秦凡才整了整略顯凌亂的烏衣,打開房門朝著門外走去,

如若是不出意外的話,今天秦凡便離開這都江郡城,

秦凡再多待一段時間,怕是真的要生鏽了,

「張皓,你去將那宸耀傭兵團的團長宸醉叫過來吧,我有話與他說,」

秦凡傳音給張皓,便是來到宸耀俑兵團的駐地大廳前,靜心等候宸醉的到來,

未過多久,宸醉便是帶著滿臉和藹笑容快步走了進來,朝著秦凡拱手抱了抱拳,慰問道:「林楓公子,不知恢復的如何,」

此時的宸醉較之多日之前微微有所不同,

至於,具體哪裡不同,秦凡自己也說不上來,恐怕是擺脫了生死仇敵,都會有這般姿態吧,

聞言,秦凡出聲回應道:「宸老哥,我恢復得差不多了,」

「今日,林楓便是來此與宸老哥道別辭行的……」

「啊,啪,」

秦凡剛剛一說完,門外便是響起一聲輕叫,卻是端著茶水進來的少女宸靜聽到秦凡如此說,手沒拿穩,將茶水給灑了一地,

「靜兒,你沒事吧,」


常言道:知女莫若父,

宸醉當然知道此時自己的女兒的感受,

但是身為父親的宸醉除了安慰一下自己的女兒外,他又能夠做些什麼呢,

畢竟,宸醉眼前這林中顯然是去意已決,

那麼,就算是宸醉再怎麼挽留又能如何呢,

「父親,我沒事,只是手滑而已,」

少女宸靜邁著步子,緩緩走了進來,紅著眼眸,朝著秦凡盈盈施了一禮,

隨後,宸靜便是又掩面跑了出去,卻不知何時淚水已經灑在了地上,無人拾起,

「呃,唉,我倒是害了人家女兒,」

秦凡在心中狠狠自責自己,滿是無奈的看著身畔的宸醉,心頭滿是苦水,

旋即,秦凡還是苦笑道:「呃,對了,宸老哥,上次血誓台殊斗后,沒出什麼大亂子吧,」

這時候,宸醉見到秦凡那般無奈苦笑狀,唯有陪笑道:「呃,呵呵,林楓公子,這倒是放心,那葉欽俎一除,瑙殘傭兵團便是塌了半邊天,」

「再加上那葉欽俎父子在瑙殘傭兵團內的名聲本就不好,其兒子更是作惡多端,倒是沒有耗費多大難度,便是將瑙殘傭兵團給收服了……」

宸醉朝著秦凡簡單的介紹了一番情況,

秦凡聞言點了點頭,便沒有在此問題之上多做糾纏,

隨意的聊了幾句過後,秦凡便是起身往房內方向走去,而宸醉卻也並未多說客套言語,

宸醉雖然和眼前的林楓接觸未多久,但是對於秦凡的性格,

這宸醉倒是了解了不少,對林楓顯得越是恭逢,越是討好,他便對你越是冷淡,

而且,唯有把姿態放平,才能夠贏得秦凡尊重,

……

唉,

都江郡城的城門口,秦凡望著那美眸有些縈繞霧氣,但卻咬著紅唇不讓它滴落下來的宸靜,心中也是一聲輕嘆,

「林楓公子,今後多保重,」

秦凡聽著那少女宸靜輕柔的聲音,便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緊接著,秦凡朝著宸醉等人重重一抱拳:「各位,後會有期,」

「哦,對了,若是日後宸老哥去了蠻虛帝國,記得關照下嶙石城秦家,那裡有我的親人,致謝,」

秦凡話音一落,便不再有絲毫的拖泥帶水,一拍紫翼血雷虎,

吼,

後者,便是發出一道雄渾吼嘯,化為一道血色光影,暴掠而出,

秦凡身後的落漁以及范峒和張皓三人也是趕忙轉身朝著宸醉等人抱了抱拳,便是急忙快步跟上,

宸醉朝著林楓再度抱了抱拳,出聲說道:「林楓公子,請放心,如若是哪天去了蠻虛帝國的嶙石城,就算是宸耀傭兵團全體皆亡,秦家也定無憂,」

雖然宸醉對於林楓所說的秦家,多了一絲好奇,

但是『君子一言,快馬一鞭』,這宸醉絕對會誓死保護秦家周全,

少女宸靜望著秦凡遠去的身影,美眸中的霧氣終於還是忍不住的凝聚在一起,順著嬌嫩的臉龐划落而下,

宸醉望著女兒宸靜這般黯然神傷的模樣,嘆了一口氣,出言安慰道:「唉,靜兒,」

「林楓非池中之物,莫說這都江郡城,恐怕就連中州甚至武煉大陸,都是束縛不住他的……」

宸醉知道, 一夜有寶,老婆復婚吧 ,

今後,必能武動蒼冥,震爍太初,

這種少年,尋常少女,恐怕是無法令其止步,


「父親,不要說了,我知道,這一切我都懂,」

少女宸靜的淚水滑落一地,再也止不住內心亟待宣洩的情緒,掩面往城中跑去,

宸靜此時唯有找個地方靜下心來,才是最好的辦法,

天靈谷外的淵龍潭,坐落在淵龍府城略微中心偏南的位置,距離都江郡城約莫有著半月左右的路程,

這說起來,倒已經不算是處於中州的邊緣地帶,而是有些靠近中部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