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超強沙塵暴正向著你們的方向移動,司令命令你們立即撤出沙漠!」李浩洋急著道。

「司令在哪裡?」莫雨林連忙問道。

「司令繼續在跟蹤著恐怖分子,具體的方位我也不知道,你們馬上撤出來,服從命令!」李浩洋大聲的道。

「是!」莫雨林猶豫了一下后,還是點了點頭道。

「首長怎麼了?」毛奇傑急著道。

「司令沒事!不過一股超強沙塵暴正向著我們的方向移動著,司令命令我們馬上撤出沙漠!」莫雨林搖了搖頭道。

「那首長呢?」毛奇傑連忙問道。

「司令在跟著恐怖分子!」莫雨林皺著眉頭道。

「那你先帶隊先撤出去,我帶人去找首長!」毛奇傑急著道。

「超強沙塵暴馬上就要過來,如果你們衝進去,這不是給司令添亂嗎?而且恐怖分子也不會傻到向沙塵暴里沖吧?說不定已經改變方向了!」莫雨林瞪著眼睛道。

「那也是!等沙塵暴一過去,我們就馬上就進去!」毛奇傑點了點頭道。

「也許等我們進去的時候,司令已經將那些恐怖分子全殺光了!」莫雨林笑了笑道。

「我就怕是這樣!只有親手殺了那些恐怖分子,我的心裡才會好受些!」毛奇傑鬱悶的道。

「我也是這麼想的!可是我們不能死在這沙塵暴里,要死也要死在戰場上!」莫雨林搖了搖頭道。

「嗯!現在風沙越來越大了!我們還是抓緊趕路吧!」毛奇傑點了點頭道。

戰士們並沒有因為勝利而歡喜,大家抬著英雄的遺體,一聲不吭的走著。

三十匹薩克馬在一座三百多米高的沙丘前停了下來,然後牽著喘著粗氣的薩克馬,向著一大片茂密的胡楊林走了進去。

金清石趴在離胡楊林一百米遠的一處沙丘上,拿著望遠鏡小心翼翼的觀察著。

「媽的!我還以為要自殺呢!沒想到躲到了這麼一塊風水寶地!」金清石鬱悶的道。

一個小時后,大風夾帶著細沙從沙丘的三面吹了過來,天空開始變成了土黃色。

金清石戴著軍用防沙眼鏡,從沙丘上慢慢爬向了胡楊林。

「媽的!又起沙塵暴了!這種天氣還讓我們出來站崗,這不是有病嗎?」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抱著一支殘舊的五六式半自動步槍,坐在一棵一人多粗、十米高的胡楊樹下向著身邊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說道。

「阿木都力!你就少說幾句吧!如果傳到大隊長的耳朵里,沒有你好果子吃!」那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小聲的道。

「現在不會有人出來的!一會我進去偷點酒出來,然後咱倆喝兩口怎麼樣?」阿木都力微笑著道。

「好啊!不過你可要小心點!隊長正跟維斯亞隊長談事情,萬一談崩了,你可要躲遠點!免得把氣撒在你的身上!」那個年輕人小聲的道。

「亞里熱!你就別瞎操心了!維斯亞現在只剩下這麼點人,還有什麼資格跟我們隊長談條件啊?這就是他們的報應! 你愛上我,那樣遲 以為在國外受過訓練,就很了不起! 玄醫暖婚:腹黑靳爺,太兇猛! 現在還不是來求我們這些土包子?」阿木都力冷笑著道。

「你是不是聽到了什麼風聲?」亞里熱連忙問道。

「這次隊長想將維斯亞連人帶槍全部吃掉!如果維斯亞聰明點就乖乖加入我們的隊伍,如果不同意,那明年的今天就是他們的忌日!」阿木都力小聲的道。

「哦?那萬一基地知道了怎麼辦?」亞里熱擔心的道。

「知道了又怎麼樣?我們現在有了錢,還怕買不到武器彈藥嗎?」阿木都力冷笑著道。 「可是我們挖到的那些古董也需要基地幫著出手啊!得罪了基地不是就斷了我們的財路了嗎?」亞里熱皺著眉頭道。

「你懂什麼啊!大隊長已經跟在美國的熱比婭搭上線,她不但幫著我們處理這些古董,而且還給我們提供資金、武器!有了熱比婭的支持,我們還怕在阿富汗的那個小基地嗎?」阿木都力鄙視著道。

「你是怎麼知道的這些的?」亞里熱好奇的道。

「我把巴古麗泡到手了!你說我能不知道嗎?」阿木都力得意的道。

「靠!你把隊長的千金泡到手啦?膽子也太大了吧?你就不怕隊長把你給騸了啊?」亞里熱吃驚的道。

「以前怕,不過現在不怕了!因為巴古麗已經離不開我了,以隊長對她的疼愛,怎麼可能對我下手呢?」阿木都力微笑著道。

「你小子給巴古麗灌了什麼迷魂湯啊?竟然讓我們心中的女神看上了你?」亞里熱鬱悶的道。

「我用你們經常嘲笑我的東西徹底征服了她!」阿木都力奸笑著道。

「奶奶的!原來她喜歡長傢伙啊!難怪老子跟她上了一次床就不在理我了呢!」亞里熱苦笑著道。

「呵!呵!呵!誰讓你槍太短、心太軟呢!」阿木都力笑著道。

「既然你跟巴古麗有了這層關係,那為什麼不公開呢?如果公開了那就不用出來受這份罪了!」亞里熱羨慕的道。

「以前不公開,那是因為大隊長是想把巴古麗嫁給維斯亞!不過現在情況不同了!維斯亞已經完蛋了,我們再也不用怕被他們吃掉了!」阿木都力高興的道。

「阿木都力!以後你發達了,可別忘了關照一下哥哥啊!我平時對你可是很照顧的!」亞里熱微笑著道。

「那是當然!如果不是因為咱倆感情好,我也不會告訴你這些啊!你先在這裡看一會,我進去拿點酒出來!」阿木都力拍著胸脯說完,站起身來,向著胡楊林時走了進去。

當阿木都力的身影消失在了胡楊林里,突然一道人影從沙子里鑽了出來,迅速閃到了那棵胡楊樹的背後。

「媽的!巴古麗怎麼會喜歡這個瘦不拉幾,膽小怕事的阿木都力?難過她真的喜歡長傢伙嗎?」亞里熱靠在胡楊樹上自言自語的道。

「別動!」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把黑呼呼的短刀出現在了他的喉嚨上,緊接著一個蒙著面、戴著防風鏡,全身是沙子的出現了亞里熱眼前。

「你..你…你是什麼人?」亞里熱驚恐的道。

「警察!你們這裡有多少人?」金清石冷冷的問道。

「有…有…有一百七十多人!」亞里熱連忙回答道。

「他們都躲在什麼地方?」金清石緊接問道。

「在..在…林子里一百米遠的地方!」亞里熱指著阿木都力消失的方向道。

「帶我過去!」金清石一把將亞里熱從地上拉了起來,然後推著他向茂密的胡楊林里走了過去。

亞里熱戰戰兢兢的在前面走著,而金清石拿著黑龍寶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跟在後面下小心翼翼的走著。

當走出了大約三十多米,亞里熱的身體突然被金清石一把提了起來,緊接著黑龍寶刀瞬間劃過了他的脖子。

金清石將亞里熱的屍體扔進了空間里,然後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扒開腳下的沙子,一棵前蘇聯產的MON50定向反步兵地雷露了出來。

MON50定向反步兵地雷的雖然威力比不上闊刀地雷,可是在60度角,50米的範圍內人都會受到重創!剛剛亞里熱的右腳直接向著地雷踩了過去,本來想與金清石來個同歸於盡,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金清石一邊走一邊打開天眼觀察四周的一切。

金清石將地雷小心翼翼的挖出來后,重新換了一個位置埋了起來,不過把方向卻掉轉過來,對準了林子里。

十分鐘后,金清石已經將五顆MON50重新換了位置,正當他準備挖出第六顆的時候,突然一道黑影向著他的方向跑了過來,金清石立即閃到了大樹後邊。

阿木都力拎著一個黑色的塑料袋,裡面裝著一隻烤羊腿和四瓶啤酒,興高采烈的向著這邊跑了過來。

當他剛剛跑過一顆胡楊樹,突然脖子一緊,一隻大手死死的扣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的同伴已經被我殺了!所以你最好不要有反抗的想法!」一個冷冷的聲音從阿木都力的耳後響了起來。

「嗯….」阿木都力連忙點著頭嗯嗯道。

「你們一共有多少人?都藏在什麼地方?」金清石冷冷的問道。

「我們一共有一百七十人,加上剛來的三十一個人,現在一共有二百多人,他們就藏在三十米遠的一處沙洞里!」阿木都力連忙回答道。

「沙洞?這怎麼可能呢?」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我們幾個月前在這裡發現了一個古代遺址,現在只挖出了一小部份,現在大家都忙著清理裡面的東西!」阿木都力馬上回答道。

「古代遺址?裡面有什麼東西?」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有木器、銅器、鐵器、陶器、石器、錢幣等!」阿木都力想了想道。

「什麼年代的?」金清石皺著眉頭問道。

「聽大隊長說是什麼漢晉時期精絕國的遺址!從裡面挖出來的銅器值不少錢!如果這位大哥想要,我可以給你偷出來幾個!」阿木都力獻媚的道。

「精絕國?這是什麼國家?這個名子起的也太沒文化了!精子都絕種了,想不滅國都不行!」金清石笑著道。

「大哥說的真是太有文化了!一下就說到點了上了!」阿木都力馬上微笑著道。

「少怕馬屁!那個遺址有多大?」金清石冷冷的道。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裡面有很多房子,我才剛剛挖了三十多間房子!」阿木都力苦笑著道。

「那出口有幾個?」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有三個!一個大門就在不遠的地方,另外兩個通氣口離這裡還有一百多米遠!」阿木都力立即回答道。 「你馬上帶我過去!」金清石高興的道。

「大哥!你是來求財還是求命啊?」阿木都力小聲的問道。

「你看我像是來求什麼的?」金清石冷笑著道。

「大哥單槍匹馬的過來,應該是來求命的吧?」阿木都力小心的說道。

「我就是來求命的!今天你們誰也別想從這裡逃出去!」金清石冷冷的道。

「大大大哥!求你千萬別殺我!我上有八十歲的老母,下有還在吃奶的女兒!參加這個組織也是為了養家糊口啊!」阿木都力急著道。

「停!別拿這些經典的台詞忽悠我!而且如果讓巴古麗聽到了,你說她會怎麼對你呢?」金清石冷笑著道。

「你…你…你怎麼會知道這個?」阿木都力吃驚的道。

「少廢話!趕緊帶我過去!」金清石冷冷的道。

阿木都力不在說話,而是慢慢的向著走著,大風帶著細沙在胡楊林里盤旋著。

兩個走出了五十米左右,一個用木頭搭起來的簡易小木屋出現在了金清石的眼前,在木屋的四周堆放一堆堆厚厚的木板和一些原木,一陣陣發電機轟鳴聲從兩扇一米多寬的木門裡傳了出來。

「大哥!這裡就是進入遺址的入口了!」阿木都力指著木門道。

「另外兩個通風口在哪裡?」金清石小聲的問道。

「就在前面三十米遠的地方!」阿木都力指前方道。

「砰!」的一聲!阿木都力剛一說完,金清石一掌就切在了他的頸動脈上,然後迅速將他收進了空間里,緊接著多空間里拿出一箱雷管向著小木屋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

在離木門大約有一百米遠的一座古香古色的寺廟裡,一個五十多歲,一臉絡腮鬍子的中年人向著黒著臉的維斯亞優勝微笑著道:「維斯亞!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是帶著你的手下和武器歸順我,二是我把你們全殺了,然後再把你的武器找出來!」

「亞甫泉!你想造反嗎?」維斯亞冷冷的道。

「造反?我們不是一直在造反嗎?維斯亞!識時務者為俊傑!而且我之所以把你帶到這裡來,就是讓你好好看一看這裡的寶藏!有了這些寶貝,將來還怕我們壯大不起來嗎?」亞甫泉微笑著道。

「如果我不答應呢?」維斯亞皺著眉頭道。

「死!」亞甫泉馬上收起了笑容,然後冷冷的道。

「哈!哈!哈!亞甫泉!你看這是什麼!」維斯亞突然掀開一直裹在身上的黃色毛毯,一排雷管出現在了他的胸前。

「你…你…你這是什麼意思?」亞甫泉吃驚的道。

「我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會先好最壞的打算!本來這是留給武警的,沒想到竟然用了在自已人的身上!馬上將我的人和武器帶過來,否則大家誰也別想活著從這裡出去!」維斯亞冷冷的道。

「算你狠!提克里木!把那些人和槍全部帶過來!」亞甫泉向著站在身後拿著一把手槍指著維斯亞的一人三十多歲的年輕人大吼著道。

「是!」提克里木馬上向著門外跑了出去。

沒過一會,二十多人拿著槍押著捆著雙手的二十九個人走進了寺廟裡。

「鬆開他們!放他們走!」亞甫泉咬牙切齒的道。

二十幾個人馬上用刀割斷幫在手上的塑料銬,然後退到了亞甫泉的身前。

「大隊長!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薩迪克跑到維斯亞的身邊焦急的問道。

「你帶人去把那些馬牽出去,然後在外邊等著我!」維斯亞冷冷的道。

「好的!」薩迪克說完馬上帶著二十八個人向著門外沖了出去。

穹頂之上 「亞甫泉!還要麻煩你送我一程!要不然萬一我一害怕拉著導火索那可就麻煩了!」維斯亞冷笑著道。

「哼!」亞甫泉冷哼一聲,戰起身來向著大門的方向走了過去。

維斯亞抓著導火索緊緊的跟在了亞甫泉的後面。

「嘎吱」一聲!兩扇木門被推開了,正在木門上面安裝著雷管的金清石立即趴了下來。

一個個披著土黃色毛毯的恐怖分子,慌慌張張的牽著馬匹從木門裡跑了出來。

「什麼情況?難道他們發現我了嗎?」金清石暗暗想道。

這些人迅速跳到了馬上,然後舉起手裡的衝鋒槍對準了木門,沒過一會亞甫泉和維斯亞從木門裡走了出來,維斯亞跳到馬上然後向著亞甫泉冷笑著道:「亞甫泉!如果你不服氣,那就派人來追殺我們吧!不過我可要提醒你,武警的大部隊就在這附近,萬一聽到了槍聲,那你的這個金窩可就保不住了!」

「哼!維斯亞!你最好不要讓我再看到你!否則我會立即殺了你!」亞甫泉冷哼一聲道。

「亞甫泉!你知道這次為什麼基地給了這麼多武器彈藥嗎?」維斯亞冷笑著道。

「我只知道沒有我們的份!以後基地的事情你也不要跟我說了!我們已經不想跟基地有任何的聯繫!」亞甫泉冷冷的道。

「實話告訴你吧!我們這次過來的一百五十人只是打前站的! 玄幻帝皇召喚系統 大部隊馬上就會過來!你想在這裡鬧獨立簡直就是痴人說夢!」維斯亞冷笑著道。

「你不要拿這個來威脅我!如果他們敢過來,那我就去告訴警察!看看誰笑到最後!」亞甫泉先是一驚,緊接著冷冷的道。

「如果你不想死那就是告密吧!我們走!」維斯亞說完雙腿用力一踢馬肚子,薩克馬立即向前沖了出去。

「隊長!就這放他們走了嗎?」站在亞甫泉身邊的提克里木急著道。

「放他們走?怎麼可能呢?你馬上帶人守在林子的四周,用不了多久他們就回來!」亞甫泉冷笑著道。

「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沙塵暴呢?我馬上去準備!」提克里木高興的道。

沒過多久,幾十個人拿著各種武器從木門裡沖了出來,然後向著維斯亞逃走的方向追了過去。

趴在房頂上的金清石,慢慢退到了房后,然後向著這群人的方向追了過去。 二十分鐘后,天空已經變成深黃色,狂風夾帶著沙塵從三百多米高的沙丘吹了過來,能見度只有十幾米遠。

這個時候,三十匹薩克馬在狂風中沖回到了這片胡楊林里,維斯亞他們剛剛從馬上跳了下來,突然從胡楊林傳出一陣密集的槍聲!

「砰!砰!………..嗒嗒嗒嗒…………….」

「快趴下!」維斯亞立即大吼著道。

一匹匹中了槍的薩克馬立即向著四面方向沖了過去,維斯亞爬在沙地上一邊開著槍一邊向著薩迪克大喊著道:「你看一下有多少人中了槍!」

「好的!」薩迪克馬上向著右邊爬了過去。

沒過一會,薩迪克爬到維斯亞身邊大叫著道:「隊長!我們死了二個,三個重傷!」

「媽的!後面有沙塵暴,前面又有埋伏,看來我們只能跟他們硬拼了!」維斯亞咬牙切齒的道。

「隊長!我們現在才二十幾個人,怎麼跟他們拼啊!我看還是跟他們講和吧!我們用武器來換一條生路,我想亞甫泉一定會答應的!」薩迪克苦急著道。

「不行!如果把武器給了亞甫泉,到時候大部隊過來,我們還是一個死!」維斯亞搖了搖頭道。

「轟!轟!轟!…………..」突然一陣陣巨響從胡楊林里傳了出來!

「隊長!是..是…是我們的寶地爆炸了!」一個十七八歲的年輕人向著提克里木驚恐的道。

「快回去救人!」提克里木立即大吼著道。

「轟!轟!…….」

「嗒嗒嗒嗒……..」

幾十個人剛剛從沙地上爬起來,突然一顆顆手雷和密集的子彈從他們的身後飛了過來!

金清石帶著十幾名影冥衛,躲在大樹的後面向著提克里木他們攻擊著。

十分鐘后,二十多個影冥衛衝到金清石的身前小聲的道:「主人!那些人從另外兩個地方逃出來了!我們打死了十多個人,現在這些人正向著這裡趕了過來!」

「好!我們撤退!」金清石說完立即向著左側沖了過去。

提克里木他們一邊向前移動一邊開著槍,而帶領著六十多人趕過來的亞甫泉躲在一顆大樹後面大吼著道:「給我狠狠打!」

「嗒嗒嗒嗒……..」雙方開始激烈的火拚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