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你們兩個也想出海?」李武印好奇的道。

「是的!首長!我們想跟著金司令一起出海執行任務!」曹非洋堅定的道。

「出海可不是旅遊啊!這一次出去恐怕要兩個多月才能回來!你們能受得了嗎?」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金司令!我們倆都是從軍艦上出來的!雖然好多年沒有出過海了,可是保證不會拖你的後腿!」蔡文祥認真的道。

「你們怎麼會想著出海呢?」李武印微笑著問道。

「這麼多年沒有出過海了!心裡有點癢了!」蔡文祥笑著道。

「報告首長!我是參謀長!出海作戰我必須要參加!」曹非洋認真的道。

「這一次出海可是跟前十四次有很大的不同,在亞丁灣,美、英、法、俄、韓、印……十六個國家的海軍編隊都在那裡,誰也不敢保證不會有擦槍走火的事情發生!」李武印皺著眉頭道。

「首長!就是因為這樣我才必須要去!就是死我也要死在戰場上!」曹非洋堅定的道。

「金司令!你的意見呢?」李武印點了點頭,然後向著金清石問道。

「南斯拉夫大使館的事情也許會再一次發生!有些國家雖然口口聲說是打擊海盜,可是導彈並不一定會對著海盜船,所以危險還是很大的!不過這也是一次難得練兵的好機會,如果曹參謀真的想去,我倒是沒有什麼意見!」金清石微笑著道。

「謝謝司令!」曹非洋高興的道。

「那我呢?」蔡文祥急著道。

「你就別去了!留在家好好看家吧!我可以送你一罐大紅袍做為補償!」金清石微笑著道。

「成交!」蔡文祥馬上說道。

「你小子太沒有出息了!一罐破茶就把你收買了!」李武印瞪著眼睛道。

「司令!就不是收買!是我堅決服從命令!」蔡文祥笑著道。

四個人一邊喝著茶一邊聊著天,晚上十一點金清石和蔡文祥和曹非洋一起離開了招待所,向著他們住的地方走去。

十幾棟白色的三層別墅坐落在大海的邊上,靈靈穿著幾乎透明的睡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邊吃著零食一邊看著電視。

「靈靈!以後在客廳里不要穿這樣的衣服!萬一有人在海邊散步,那不是走光了嗎?」金清石一進新家,看到靈靈兩條長長的大腿搭在茶几上,他連忙說道。

「我只是給你看!如果別人敢偷看,我就殺了他!」靈靈跑到金清石身邊,一邊幫著拖下軍裝一邊笑著道。

「我現在可是這裡的司令員!你可不能亂殺人啊!」金清石鬱悶的道。

「知道啦!那我以後天天穿迷彩服好啦!」靈靈撅著小嘴道。

「我先熬點藥液!然後明天你帶著去幫我先訓練一下那些女兵!」金清石認真的道。

「那如果她們不聽我的命令怎麼辦?」靈靈苦笑著道。

「我給一件秘密武器!到時候她們一定會聽你的!」金清石神秘的笑著道。

「什麼武器啊?不會是偉哥吧!」靈靈笑著道。

「小色女!一會我忙完了再好好收拾你!」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呵!呵!呵!有本事現在就來啊!」靈靈一邊笑著一邊慢慢的把透明的睡衣向上拉著。

「I服了YOU!」金清石苦笑著道。

第二天早上六點鐘,起床號在艦隊大院里響了起來,一隊隊穿著藍色迷彩服的軍官和戰士整整齊齊的出現了在了訓練場上。

機務連、信息中心、總醫院的近二百多名女軍官和女兵出現在了訓練場上。

「報告司令員!南海艦隊司令部機關所有人員已經全部到齊,請指示!」參謀長曹非洋跑到金清石身前大聲的彙報道。

「所有女兵留下!其他人五公里越野現在開始!」金清石立即大聲的命令道。

「是!」曹非洋敬完軍禮,立即轉身向著隊伍跑了回去。

隊伍開始圍著艦隊的大院跑了起來,而戰在操場上的二百多女兵們好奇的看著一個穿著沒有軍銜藍色迷彩服的美女,牽著兩條一米多高的大狼狗慢慢的向著她們走了過來。

站在隊伍前的一個女上尉向著身邊的一個女少校小聲的道:「王主任!這是什麼情況啊?」

「我怎麼知道啊!不過肯定不會有好事!」少校苦笑著道。

「大家好!我是你們金司令的妹妹金靈靈!他請我來訓練你們的體能,雖然有點大材小用,可是那也沒有什麼辦法!你們先圍著這個訓練場跑五圈!誰能在23分鐘內跑完,就可以喝下我哥哥特製的美容養顏強身靈液!」靈靈微笑著道。

「報告!」女少校大聲的喊道。

「什麼事?」靈靈皺著眉頭道。

「我們都是技術兵種,在23分鐘內根本完不成這4000米!」少校大聲的說道。

「你不行並不代表別人不行!人的體能是無限的!我相信會有人來完成的!忘了告訴你們!這兩隻大傢伙不是狗,而是大青狼!它們會監督你們來完成這次的訓練!如果咬傷了你們也不要害怕,我哥哥已經準備好了療傷葯!」靈靈微笑著道。

「啊?是狼?」很多人立即驚恐的大叫著道。

「開始!」靈靈大聲的吼道。

「什麼意思?你以為我是在跟你們開玩笑嗎?二金!三金!給我上!」靈靈看到所有人都沒有動,她馬上冷笑著道。

「嗷嗷……」兩條像小牛犢大的大青狼立即張著血盆大口嚎叫起來! 「啊!」一聲聲刺耳的尖叫聲立即響了起來!所有人立即驚慌失措的向著四周跑去。

「誰敢逃跑,我就讓狼咬斷她的腿!」靈靈大聲的吼道。

「嗷嗷……」兩條大青狼立即向著跑出訓練場的少校和中尉沖了過去!

「啊!……」兩個人立即被大青狼撲倒在地上!

「你們馬上集合隊伍!否則我就扒光你們的衣服!」靈靈身體一閃立即出現了兩個人的身前,向著兩個冷冷的道。

「我們要投訴你!」少校驚恐的道。

「這是我哥哥讓我這麼乾的!你投訴他好了!」靈靈冷笑著道。

「王主任!我們還是服從命令吧!司令員可是她哥哥!」女上尉苦笑著道。

「要跑你跑!我申請轉業!」少校瞪著眼睛道。

「我不批!」這個時候金清石走過來微笑著道。

「你你…你這是軍閥作風!我要向上級投訴你!」少校咬牙切齒的道。

「隨便!不過我可以告訴你!軍區李武印司令員對這個訓練方法非常的支持!他想把你們這些女兵們訓練成南海艦隊的標兵!讓所有男兵都自愧不如的標杆!」金清石微笑著道。

「可是我們是技術兵啊!」少校氣呼呼的道。

「就因為你們是人才!所以你們更要比別人跑得快!這樣才能活下來!」金清石笑著道。

「謬論!歪理!」少校瞪著眼睛道。

「那你們想不想讓自已變得更漂亮呢?皮膚想不想雪白呢?」金清石微笑著問道。

「什麼意思?」少校皺著眉頭道。

「只要你們能在23分鐘內跑完六圈!我就讓你們實現這個願望!我妹妹就是我親手打造的!」金清石引誘著道。

「你是司令員!你可要對你所說的話負責任!」少校冷冷的道。

「那是當然!如果我說的是假話!我馬上批你轉業!」金清石認真的道。

「好!我就相信你這一次!」少校說完馬上爬了起來,然後沿著訓練場跑了起來。

上尉也連忙跟了上去,躲在訓練場外面的那些女兵們,看到自已的領導在跑,慢慢的也加入到隊伍當中。

一個小時候后,二十多個人連走帶跑的完成的完成了任務。

「把這個喝下去!十分鐘后,你們又會變得生龍活虎了!而且明天早上起來,你們先照照鏡子看看皮膚有沒有變化!」靈靈將一個裝著黑乎乎液體的一次性紙杯遞給了坐在地上的女少校。

「我喝!」女少校接過紙杯一口氣將靈液全部喝了下去!

二十多個人緊跟著喝了下去。

十多分鐘后,這二十多個人突然發現所有的疲勞全部消失了,而且一股暖流開始在身體里遊動著!

「首長!您給我們喝的不是嗎啡吧?少校吃驚的道。」

「這是我用千年靈芝、千年人蔘和多種珍稀藥材用一晚上的時間才熬成的!只要連續喝上一個星期,你們的身體素質一定會超過這裡的所有男兵!不過你們千萬不要告訴那些男兵們!」金清石小聲的道。

「是不是真的啊?」少校撇著嘴道。

「不是真的你也喝了!你就死馬當活馬醫吧!」金清石笑著道。

「哼!如果我有個三長兩短,你也跑不了!我老公可是律師!」少校冷哼著道。

「呵!呵!呵!那我等著他來告我!」金清石笑著道。

機關里、艦艇上都在小聲的議論著今天早上訓練女兵的事情,有些人好奇,有些人冷笑,有些人等著看金清石的笑話!

「嘟嘟……」第二天早上六點鐘,軍號再一次響了起來!一個星期的集訓又開始了!

「哦?這是什麼情況?」第一支跑進訓練場的隊伍,突然發現四排整整齊齊的女兵們已經站在訓練場上!

「司令!你給他們灌得是什麼迷魂湯啊?看起來她們的精神都很亢奮啊?」曹非洋小聲的向著金清石問道。

「十全美容養顏大補湯!」金清石笑著道。

「呵!呵!呵!那不能也給我來一點啊?昨天一個五公里,累得我抽了一晚上的筋!」曹非洋微笑著道。

「我已經準備好了!等跑完了你和老蔡他們來我家!」金清石小聲的道。

「還真有啊?」曹非洋激動的道。

「那是當然!我對自已人向來很大方!」金清石微笑著道。

「好嘞!那這次我拼了!」曹非洋高興的道。

「體力透支的越厲害,那吸收的藥力就會越多!這種靈藥不但補充體力而且補腎!」金清石小聲的說道。

「我懂了!我懂了!那我就帶著隊伍出發了!」曹非洋連忙點著頭道。

男兵們繼續圍著大院里奔跑著,而隨著靈靈的一聲令下,近二百名女兵們立即爭先恐後的沖了出去!

喝下靈液的二十多人,這一次提前了十五分鐘跑完了六圈,雖然個個汗流浹背、氣喘吁吁,可是臉上卻露出著幸福的微笑!

一大桶靈藥液被女兵喝了下去,十多分鐘后,一個個興高采烈、挺起胸膛,邁著整齊步伐的女兵們向著宿舍走去。

「司令!能再給一杯嗎?我真的太累了!一杯下去恐怕不夠啊!」蔡文祥拿著紙懷向著金清石苦笑著道。

「不行!再喝一杯你就留鼻血了!」金清石笑著道。

「不會啦!我喝完了馬上就回家!」蔡文祥小聲的道。

「你還是悠著點吧!先排幾天毒再說!」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司令!那些女兵們都把你當成神了!我女兒回家跟我訴了幾個小時的苦!今天一大早起來,就開始說你的好話!」後勤部長陳俊昊少將一邊慢慢喝著靈液一邊笑著道。

「呵!呵!呵!那你昨天晚上怎麼沒來找我算賬啊?」金清石笑著道。

「我還真來了!可是我到了門口,聞到藥味我又回去了!司令能親自給她們熬藥,我相信司令絕對不是那種人!」陳俊昊笑著道。

「哼!鬼鬼鼠鼠的!如果不是我哥哥攔著,我早就放狼咬你了!」靈靈瞪著眼睛道。

「別啊!那兩個大傢伙都能把我活吞了!」陳俊昊苦笑著道。

「呵!呵!呵!它們是我從小養到大的!沒有我的命令不會傷人的!」金清石笑著道。

「司令!我女兒想請你吃頓便飯,不知道你今晚有時間嗎?」陳俊昊微笑著道。

「還是算了吧!你們一家三口晚上來我家!我親自下廚!」金清石笑著道。

「沒我們份啊?」蔡文祥急著道。

「人人有份!晚上都過來吧!」金清石笑著道。 晚上六點鐘,蔡文祥夫婦、曹非洋夫婦、陳俊昊一家三口、副司令周玉樹夫婦,陸陸續續的來到了金清石的家中。「周副司令!身本怎麼樣了?」金清石微笑著問道。「今天早上想繼續來個五公里,可是早上起來爬了半天都沒有爬起來,活絡油用了大半瓶,現在才可以下地走一走!」周玉樹苦笑著道。「活該!如果你今天咬牙再堅持一下,今天什麼事情都沒有了!」陳俊昊笑著道。「你還好意思說?昨天你是走的,而是我跑的!你今天當然能起來了!」周玉樹瞪著眼睛道。「昨天只是熱身!今天我可是一路跑下來的!」陳俊昊得意的道。「可果知道有靈藥喝,我就是爬也要爬完五公里!」 媽咪,爹地追來了! 周玉樹苦笑著道。「其實讓你們跑步,不是為了給下面那些人看!主要是你們的身體,多多少少的都有點問題,如果不趕緊把身體調理好,恐怕六十歲以後就變成慢性了!尤其是老周,你的脂肪肝已經很嚴重了,如果再不控制一下,就會變成肝硬化!」

金清石認真的道。「司令!那我現在該怎麼辦啊?」周玉樹看著自已高高鼓起的大肚子,焦急的道。「先每天快走五公里,等適應后再開始慢跑!我再給你配點中藥,只要你堅持一個月,我保證讓你恢復到三十歲時侯的身體!」金清石微笑著道。「那我不是要減去三十多斤嗎?」周玉樹笑著道。「我知道你不相信!不過你的脂肪肝年底就會變成輕微肝硬化,到時候恐怕只能在家好好養身體了!」金清石認真的道。「老周!你最好還是相信司令說的話!萬一真的變成肝硬化,不但你要退下來,而且還會有生命危險!」陳俊昊急著道。「那那那我就堅持一個月試一試!」周玉樹把心一橫道。「老陳!等我出海之後,我就把藥液交給你!老周什麼時候跑完五公里,你什麼時候給他喝!如果你敢作弊,那後果可是相當嚴重的!」金清石認真的道。「是!保證完成任務!如果他不完成,那我就自已喝!」陳俊昊馬上敬禮道。「司令!我現在能喝一口嗎?現在兩條大腿又開始疼了!」周玉樹乞求著道。「沒問題!」金清石笑著道。九個人圍著餐桌坐了下來,金清石將一大鍋用龍涎液和一些百年藥材的清湯放在電磁爐上,靈靈將一盤盤海魚和一大盆娃娃魚放在了桌子上。

蔡文祥興奮的打開沒有任何商標、黑色的蜂巢酒,一邊給大家斟酒一邊笑著道:「這酒是男人的加油站,女人的美容院!不喝不知道,喝了真奇妙!」「老蔡!這次你可捨得啊!把李司令送你的酒都拿過來啦?」周玉樹吃驚的道。「這怎麼可能呢?那兩瓶酒我是留著,等我兒子結婚的時候才喝的!這是司令的!而且這酒也是司令出品的!大家這次可要使勁的喝啊!」蔡文祥笑著道。「哦?這種藥酒原來是司令釀的啊?」陳俊昊吃驚的道。「呵!呵!呵!我沒事釀著玩的!不過這種酒已經不多了,一會走的時候每個人帶四瓶回去!」金清石微笑著道。「首長!那我算一個嗎?」女上尉總醫院的外科醫生陳靜涵連忙問道。「只要你背後不在說我的壞話,那就算一個!」金清石笑著道。「首長!我現在一直在替您說好話啊!不信您問我爸爸!」陳靜涵急著道。「司令!我可以保證!她從早上到現在,一直在不停的讚美你!」陳俊昊連忙說道。「小涵!我要的不讚美,而是要你們所有女兵都能跑到23分鐘!給我狠狠打擊一下那些男兵的自尊心!」金清石認真的道。「首長!我們所有女兵已經下定決心,在一個月之內,必須全部達到考核標準!」陳靜涵立即大聲的回答道。「嗯!我相信你們!」金清石用力的點了點頭道。「司令!我借花獻佛!先敬您一杯!祝您這次出海一帆風順!萬事如意!旗開得勝!馬到成功!」蔡文祥站起來,舉起酒杯微笑道。「好!干!」金清石舉起酒杯高興的道。緊接著曹非洋、陳俊昊、周玉樹也挨個站了起來敬著酒,女人們則圍著靈靈不停的敬著酒,二個小時之後,三瓶蜂巢酒已經見了底,九個人高高興興的每人提著四瓶離開了別墅。這一頓飯看似簡單,卻代表著蔡文祥、曹非洋、陳俊昊、周玉樹這四個常委站在了金清石的隊伍里,而副司令員孫勝利、副政委顧軍成、政治部主任陳昌達的心開始活動起來。第三天,一支由十一個將軍組成的隊伍出現了訓練場上!

戰士們的速度明顯的在加快著,而女兵們一邊喊著口號一邊整齊的在訓練上飛奔著!轉眼一個星期過去了,將軍們的大肚子明顯的減少著,而女兵們已經在40分鐘內全部跑完了4800米!體能較差的男兵們開始瘋狂了,他們在晚飯後開始拚命的鍛煉著!在金清石在南海艦隊的第十天,海軍第十五批護航編隊從展江市軍港起航,奔赴亞丁灣、索馬利亞海域執行護航任務。編隊由兩棲船塢登陸艦紅山艦、導彈護衛艦碧水艦,綜合補給艦紅湖艦及3架艦載直升機和五十名海軍特戰隊員組成,整個編隊800人。十天後,編隊進入到了亞丁灣。「司令!我們現在已經進入到了亞丁灣!目前還沒有收到任何的求救信號!」參謀長曹非洋走金清石身邊彙報道。「那些外國的海軍編隊在什麼位置?」金清石點了點頭道。「只發現了俄羅斯和韓國海軍編隊!它們在離我們100海里的地方!我們要不要過去看一看?」曹非洋微笑著道。「看他們幹什麼?老毛子和高麗棒子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你通知我們附近的中國商船、油輪,我們會保護他們的安全,一有情況馬上聯繫我們!」金清石冷笑著道。「是!」 每年從索馬利亞附近海域經過的各國船隻近5萬艘,除了無法下手的各國軍艦外,多數都是大大小小的貨輪。2012年年以來,索馬利亞沿海累計已經發生80多起海盜襲擊事件,平均每4天就有一艘船遭劫,海盜已猖獗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劫案大多發生在亞丁灣,那裡是從印度洋通過紅海和蘇伊士運河進入地中海及大西洋的海上咽喉。

亞丁灣西側有兩個世界馳名的海港,即北岸的亞丁港、南岸的吉布地港,是印度洋通向地中海、大西洋航線的重要燃料港和貿易中轉港,扼守著地中海東南出口和整個中東地區,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由於生活貧困,大多數人為了謀求生路,幹上了這個犯罪行道。

索馬利亞海盜有四大團伙:邦特蘭衛隊,他們是索馬利亞海域最早從事有組織海盜活動的團伙;國家海岸志願護衛者,規模較小,主要劫掠沿岸航行的小型船隻;梅爾卡,他們以火力較強的小型漁船為主要作案工具;勢力最大的海盜團伙叫索馬利亞水兵,其活動範圍遠至距海岸線200海里處。

一艘艘懸挂著不同國旗的商船和油輪從中國海軍編隊的不遠處緩緩駛過,這個時候,兩艘掛著中國國旗的巨型油輪開了過來,一群人站在甲板上,一邊向著中國的軍艦興奮的揮舞著手臂,一邊大聲的喊著:「五星紅旗!我們愛你!中國海軍!我們愛你!」

「嘟嘟……」兩艘巨型油輪也開始鳴笛,向著自已的海軍致敬!

「敬禮!」金清石站在船舷上大聲命令道!

兩艘巨型油輪的船員們看到戰士們敬著軍禮,他們馬上也學著將自已的右手舉了起來!

夜色漸漸的暗了下來,靈靈和隨隊軍醫陳靜涵拿著魚竿坐在船尾一邊小聲的聊著天,一邊掉著魚。

「司令!我們的燃料和食物已經不多了,明天要去亞丁港補充給養,您要不要下去轉一轉?這裡雖然非常貧窮,可是這裡的乳香和沒藥卻是好東西!而且這裡的香蕉號稱世界最甜的香蕉,味道那絕對沒得說!」曹非洋微笑著道。

「呵!呵!呵!那就多買點,讓大家都好好嘗一嘗!」金清石笑著道。

「好嘞!我一會就通知下去!」曹非洋高興的道。

「肉類可以少買點,我們要在這裡停留兩個月,讓大家多吃點蔬菜和水果,免得上火和缺少維生素!」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我當兵的時候可沒有這麼好的條件,天天啃饅頭,而且房間里也沒有空調,只能跑到甲板上去睡覺!」曹非洋笑著道。

「這只是剛剛開始!我想用不了多久,我們就開著航母過來了!」金清石微笑著道。

「司令!如果我們真的裝備了航母,那我一定在上面住個十天半個月的!這可是我從小的夢想!」

「呵!呵!呵!你的夢想就是在航母上睡覺啊?」

「我也想開著它去打仗啊!可是沒有這個機會啊!」

「機會是……」

「嘟嘟……」這個時侯突然急促的警報聲響了起來!

金清石和曹非洋立即衝進了指揮室,導彈護衛艦碧水艦的艦長孫喜江馬上向著金清石彙報道:「報告司令員!剛剛接到一條求救信號,在離我們50海里的地方,有一艘韓國商場遭遇了海盜襲擊!」

「韓國船?韓國的軍艦呢?」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我們周圍200海里以內已經沒有任何的軍艦!很有可能都去亞丁港了!」孫喜江連忙回答道。

「奶奶的!老曹!你在這裡指揮!我先開直升機趕過去!」金清石立即命令道。

「司令!還是你在這裡指揮,我帶人過去!」曹非洋急著道。

「服從命令!」金清石大聲的說完立即向著后甲板沖了過去。

「哥哥!我也要去!」靈靈看到金清石跳上直十武裝直升機,她連忙扔下手中魚竿衝過來急著道。

「你當然要跟著我了!你可是我的貼身保鏢!」金清石笑著道。

「呵!呵!呵!這還差不多!」靈靈立即飛身跳了上來!

「轟……」三架直十武裝直升機的螺旋槳開始高速的旋轉起來!

在離中海海軍編隊50海里的海面上,十幾多個扛著火箭古老火箭筒和AK47衝鋒槍的黑人,坐在兩艘銹跡斑斑人藍色快艇上,向著一艘懸挂著韓國國旗、二百多米長、裝滿集裝箱的商船大叫著!

「停船!停船!」

「嗒嗒……」子彈向著商船頂上的雷達掃了過去!

「快停下!快停下!萬一他們向我們開炮,大家都得死!」在駕駛艙里,一個四十多歲中年人驚恐的大叫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