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遊戲的玩家裡有苦囚職業。」丁溫先確定了這件事。

【倖存者】里只會刷新已有玩家職業的道具和裝備,這也算是一個信息提供點,有經驗的玩家都會以此作為判斷,大概清楚有什麼職業,然後做出相應的防範。

「沒想到居然有人跟我一樣,也選擇了輔助職業,是遊戲給出的選擇太差,還是說,這名玩家……是個新人?」

突然間,丁溫彷彿感覺自己來對了,新區果然是新區,如果老玩家不多,他或許能在這場遊戲里拿到不錯的名次。

當然,眼前這副手銬,他顯然是無法裝備的,但是他可以戴上。

至於裝備描述里的1+1,意思是它可以與另外一件帶有同樣詞條的裝備進行合成,獲得玩家自身職業的1+1裝備。

所以丁溫儘管用不到,他也可以帶著,用於後面找到同樣的,合成后獲得自己職業的裝備,而且遊戲內默認玩家的背包容量是10,戴上它也不會佔太大的格子。

把手銬收進次元背包后,丁溫攝手攝腳的來到門前,放輕動作打開,然後探出頭,大體瞄了眼外面的走廊。

與最開始時一樣,周圍依舊靜悄悄的,這片區域暫時還未有新的玩家到來。

【倖存者】里的區域分佈是這麼設置的,分為A和B兩種,每種里有著固定的編號。

A只會在大地圖或中地圖裡才會出現,因為它指的是大型區域,比如一座城,一座山,丁溫目前參與的地圖,編號就只有B。

另外,像是『莫格院長辦公室』的稱謂,其實是玩家間的稱謂,嚴格來講,它有著專門且固定的號碼。

當系統播報危險區域時,只會播報號碼,不會播報玩家間的稱謂。

丁溫現在所處的房間,包括外面的整條長走廊,屬於同一個號碼——B-27。

這些基礎的遊戲信息他記得非常牢靠,在這上面下過一番功夫。

「沒有人的話,我可以多搜一會。」

前期遇到玩家可不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對於高手和菜鳥來說,都是如此。

畢竟這是搜索發育的時間,裝備和技能都沒成型,萬一遇到了運氣好的,哪怕是高手,也不敢保證,他能夠在赤手空拳的情況下,戰勝有裝備的玩家。

「雖然給的職業不算好,但至少運氣慢慢好起來了。」

正當丁溫暗想時,耳邊非常突然的,響起了兩道機械的聲音。

是系統的播報聲。

「玩家三羊丨舊日擊殺馬龍龍,獲得本場首殺,目前剩餘玩家:35人。」

「請注意,沉睡的瘧疾病人將在十分鐘后蘇醒,請玩家做好撤離準備。」

兩道聲音一個來自擊殺信息,另一個所謂的『瘧疾病人』,指的就是即將出現的危險區域了。

瘧疾病人是【遺棄的第三醫院】里特有的『存在』,它們會在第一個危險區域到來時,在地圖中隨機刷新,遇到玩家會自動發起襲擊,逼迫玩家撤離,去往安全區域。

不過它們的移動速度較為緩慢,玩家小心一點,還是可以成功脫離,不至於被困住,死在裡面的。

「已經有玩家交手了,還有十分鐘,我得抓緊時間。」

丁溫心中一緊,也不再繼續保持小心翼翼的了,大概清楚自己附近沒人,他迅速推開房門,沿著走廊挨個房間進行搜索。

不得不說,他的運氣確實好起來了,在十分鐘的時間裡,他沒有遇到任何一名玩家,而且還搜出了幾件不錯的裝備。

一件職業的1+1,三件普通的,以及一件……『時裝』。

【灰舊的黑色套裝】

【品質】:看名稱就知道了

【效果】:你在做夢

【提示】:雖然看起來它沒有什麼用,但至少可以讓您與其他玩家有著些許不同,甚至,出售它,您還可獲得一點遊戲積分。

【倖存者】里,人物都有著相同的初始裝扮,非常普通的衣服和鞋子,丁溫現在這身就是初始的,沒變過,所以儘管這件時裝只是為了外觀好看(也不好看)的話,穿就穿了,而且時裝能夠帶出遊戲世界,下次還能再穿。

拋開幾乎毫無用處的時裝,剩下的就是重頭戲了。

普通裝備是三把傷害1的手術刀,由於此類裝備不存在詞條限制,所以丁溫便將三把刀合成了,合出了一把傷害為2的【精良手術刀】。

關於玩家生命值與傷害計算方面是這樣的,初始人物的生命值為5格,沒有防禦,血格見底玩家出局。

裝備可以合成,道具不可以。

而普通道具與職業裝備的傷害計算則是分開,前者無法產生暴擊,擊中頭部與身體相同,後者則可以產生暴擊,且擁有某些效果。

除此之外,玩家就不會擁有任何屬性了,大家跑的一樣快,力量一樣大,只有在獲得相關詞條的道具或裝備后,新的屬性才會添加在個人信息里。

所以這把【精良的手術刀】就沒必要詳細去研究了,丁溫的注意力主要還是放在職業道上。

此前他曾獲得了一件1+1的手銬,加上新得到的進行合成,很快,他便得到了一件與他職業對應、全新的裝備。

【地心網】

【容量】:1

【數量】:1

【職業裝備】:1+1

【適用職業】:陷阱專家

【殺傷力】:0

【描述】:觸髮式陷阱,適用於大多數地形,技能布置的時間為8秒。當有玩家觸發時,會將其牢牢捆住,無法動彈,受到傷害,玩家會自動脫困。

「可惜了,不是帶刀人的裝備。」

丁溫是初始人物,沒有解鎖任何角色,所以1+1的裝備就只有【地心網】或者【夜明刀】,前者屬於【陷阱大師】,後者屬於【帶刀人】。

百分之五的幾率,他當然更期望得到的是【夜明刀】,別的不說,殺傷力肯定是要比那把手術刀要強的,但結果就是這麼個結果,他只能等後面,看能不能得到新的關於【帶刀人】的裝備。

說起來,十分鐘也差不多到了,丁溫裝備上手術刀和地心網,調出了第三醫院的地圖。

因為危險區域不是在剛進遊戲就刷新的,所以大多數玩家都會選擇在這個時候查看。

丁溫也是如此,不過他調出虛擬屏幕,看了還沒幾眼,就突然在某處停住了。

距離他非常近,編號為B-20的區域,正離奇的、不斷的……閃爍著耀眼的白光!

。 「酒已經準備好了,溫先生應該十分鐘后就到,章先生您先在這裡等待一下,我去準備一些甜點過來。」

經理笑眯眯的說完關上了門。

溫一榮和孫威不久之後就到了,他們兩個滿面春光的坐了下來。

「建軍,你果然沒讓我失望,這次上市之後效果很好,有很多合作方想要擴展渠道,購買合作的版權,不過我都拒絕了,其實我想到一個更好的方法。」

孫威緩緩開口,拿出了一份企劃室放到了章建軍的面前。

章建軍慢慢的翻開,一字一句的讀著。

「孫總,你的意思是利用這段時間的影響來擴展更多的業務嗎?」

「對,這只是初步的想法,這次的效果很好,至少在一年之內都不會消失的,既然這樣,為什麼不好好利用一下呢,比如說利用桃林。」

話音剛落,章建軍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桃林的話確實可以好好利用一下,雖然現在喜歡喝果飲的人很多,但還是有一部分人不放心,與其這樣不如把他們邀請到村子里來,就像是草莓園一樣,可以讓他們自己採摘,甚至到製作飲品都是親力親為。」

章建軍的想法和他們一模一樣,很快就達成了共識。

「我就是這樣想的,這一步並不是為了賺錢,而是鞏固我們品牌在這個行業的地位,你應該知道,一旦品牌效果好,就會有更多的人效仿。」

「這我知道,那些人模仿也是在所難免的,我們也沒辦法一一避免,這樣吧,我回去跟商量一下,儘快給你個答覆,如果他們都同意,那即刻就開始,趁著現在影響較大。」

幾人都點了點頭。

「好了,今天不是來談工作的,這次合作十分順利,咱們一起喝一杯吧,希望以後也能好好努力!」

章建軍站了起來高高的舉起了酒杯,他們痛快的一飲而盡,他把這份企劃書帶了回去,本來想給村民們好好看一看的,可惜大部分的人都不識字。

這裡最好的也只有小學文化,所以只能讓章建軍自己通知了。

他把所有的村民都叫到這裡來,確認種植桃林的人家都到齊了才說道:「各位,報紙你們也看到了,咱們村子現在可是出名的很,大家都想到咱們這裡看看桃樹。」

「那咱們肯定歡迎!」

「對呀,大家能來這裡看桃樹是對咱們的認可。」

村民們熱情好客,這點章建軍倒是不擔心。

「是的,目前飲品和桃子禮盒已經上市了,銷量很好,一個月之後就能拿到第一筆收入,到時候我會好好核對以此發給大家的,這點你們放心,我不會可口一分錢。」

大傢伙都沒擔心這個問題,知道章建軍的人品,能拿多少他們也無所謂,夠吃的就行了。

這時,婦女問道。

「建軍,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說呀,你現在是村長,不需要扭扭捏捏的,咱們肯定聽你的安排。」

章建軍笑了笑:「還真被你給說中了,我確實有個事情要宣布。」 遊戲的各個環節、功能都被吳非玩了一遍,半個小時后遊戲測試完畢。

吳非現在玩的農場當然是最出版本的,現在的農場應用機制相對簡單,只有簡單的種菜、偷菜功能,一些後續升級的內容,楊宇現在並沒有一下子放出來,當然後續的版本已經完成,只是沒有加上這些功能罷了。

不一下子放出來的原因其實也很簡單,主要是為了防止別人模仿山寨,畢竟這遊戲想要山寨起來其實挺簡單的,如果不能保持創意領先那麼會被淹死在互聯網的大海里的。

「做的真棒,明哲,我才玩了一會兒,就感覺有點上頭,老是挂念着它,這樣就可以了,現在可以找平台合作上線了。」

吳非對着楊宇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眼前的這個男人真的是太優秀了,兩人雖然年紀相同,但是做事太出眾了,無論是在生活上還是在工作上。

「明哲,你說我們的計劃會正常實施嗎。」

「當然,我們現在就按之前的計劃執行吧,雖然我們的最終目的是企鵝空間,但是我們現在的體量太小了,他們根本不會注意到我們的,所以我們暫時不找企鵝,我們先去和校內網、開心網、51社區、貓撲還有4399等小型社區網站平台合作,等以後遊戲正式發力后我們再去和國內體量最大用戶最多的企鵝談合作,或者把遊戲直接賣掉。」

「你說的這些我其實都是明白的,但是我只是有些擔心,我怕會失敗,畢竟我們已經為了這個事兒努力了這麼長時間了。」

楊宇聽出了吳非話語中的不安,他走過去做到吳非身邊,輕輕的把她攬到自己的懷裏。

「非非,放寬心,我們一定會成功的,再說了就算不成功能怎樣,能對我們現在造成什麼影響嗎?明顯不能,大不了失敗了我們專心為去霉國留學做準備就好了啊。」

「哦···對,明哲你說的對,我們還是有退路的,我只是太緊張了。」

晚上,蘇家飯桌上,一家五口坐在飯桌前安靜的吃着飯。現在這個時間蘇明成和蘇明玉都已經放假了,蘇明成放假后整天不著家在外面玩,而蘇明玉放假后也沒太著家,她最近一隻都在外面打零工、發傳單。

「媽、爸,我後天要去外地一趟,時間大約得兩個多星期吧。」楊宇把嘴裏的米飯咽下去,不經意間的在飯桌上開了口。

「哎大哥你是出去玩嗎?帶着我吧,我在家都快悶死了,玩的地方我都玩遍了也玩膩了。」蘇明成一聽楊宇說要去外地,立馬變換一副討好的模樣對着楊宇說道。

「明成,別插話,明哲你出門要去幹嘛?要去哪啊?」趙美蘭先是對着蘇明成說了句然後轉頭沖着楊宇問道,蘇大強和蘇明玉並沒有說話,只是都看着楊宇雙眼中流露出好奇的神色。

「我大約要跑幾個城市,我打算先去滬江再到海西,之後到桂西最後一站是北平,至於去幹什麼,嗯···我最近兩個多月開發了一款遊戲,和人合夥開了個公司,這次是因為遊戲開發完成了,要出去找合作商談合作。」

等楊宇說完這話,飯桌上幾人都目瞪狗呆的,彷彿是在看外星人一樣在看着他,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全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