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過了多久,真氣運行結束,緩緩地導入丹田之中,沉寂了下來。

沈望也是長長地吐了一口氣。

這時候他已經知道,【技能卡】隨機到的功法是武俠中少林派的金鐘罩,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婚法三章 雖然不是玄幻級別的功法,但他也已經十分滿足。

做人不能好高鶩遠,之前【傳承卡】的事故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

少林金鐘罩是由達摩祖師所創的一門神功絕學,共有十二關,每一關都比前一關練起來更為艱難。第十二關圓滿后可以煉成金剛不壞之身,刀劍不傷,水火不侵,功力源源不盡,生生不息,武林之中無人能敵。

「【技能卡】附帶少量功力,讓金鐘罩神功直接越過了最開始的入門階段,初有成效。」

沈望握拳在自己身上捶了一拳,感覺像是打在皮革上一樣,一點都不痛。

「效果不錯,不知道能不能抵擋兵刃。」

沈望有心想要試驗一下,但又怕把自己弄傷,想了想,還是算了吧。

接著,他又在心裡呼喚最強打卡系統。 卻說陳十一忽然到了一個鬼集市,這雖然是一個跨越了空間的奇事,不過想一想,這可是通過五行玄門而產生的變化,也就沒什麼好奇怪的了。

其實五行變化是很玄的,真的很玄,我們的老祖宗早就已將這個世界下了定義,那就是整個世界就是由五行組成的,想一想,這個世界上是什麼可以不屬於這五行之中呢?

五行,不但組成了我們的地球,可以說整個宇宙都是由五行相組而成,就算是外星,它也一樣是金木水火土,只不過樣式和成份我們不認識而已。

陳十一想著,既然這五行之門是藏著開啟秘寶的金之鑰匙的地方,那這裡一定是可以找到金之鑰匙的了,雖然他並不知道那是什麼。

集市的街道兩邊擺著很多的地攤,那些都是各地趕來的人或鬼帶來的東西,其中不泛稀有古董,當然,街道兩邊還有很多店鋪,和我們陽世一樣,都是一個門臉,上懸店匾。

集市上十分熱鬧,但是卻都是只顧看著自己中意的東西,誰都不會管誰,所以,陳十一的來到,也並沒有引起什麼人的注意,他就這樣慢慢的逛過去,偶爾也會有人向他叫賣,但是陳十一也就是看看,對於攤主的叫賣微微回應。

就這麼逛來逛去,就走到了街深處,忽然前邊圍了一堆人,周圍好多人也是引頸而望,不知道裡邊是賣什麼的。

陳十一本來並不想擠過去看,但是就在他走近的時候,忽然裡邊一聲他很熟悉的聲音叫賣道;「走過的路過的各位大爺,你們看看,這女子漂不漂亮?有沒有買的?我們已來了好幾次了,大家也該知道,我們是真心賣了她的,快來買吧,這可絕對是一個純情女子,錯過會後悔的了……」

陳十一很奇怪,這裡竟然還可以賣人?而且還是賣女人,這不是販賣婦女嗎?難道這裡的市主竟然是不管的嗎?更重要的是,這聲音他簡直太熟了,如果不是那個女孩子現在就在自己的身上,他絕對會以為她跑了出來。

沒錯,那個聲音就是小可的,以陳十一對小可的熟悉程度來聽,完全一樣。

所以,陳十一擠開了人群,可是等他擠進去一看,可完全傻了眼了,只見裡邊竟然同時有五個小可,五個一模一樣的小可,只是服飾不同。

「呃……」陳十一忍不住叫了一聲;「小可?」

他這一叫不打緊,只見那五個小可一起向他看了過來,包括剛才正揮舞著手叫賣的那個。

那五個小可看著陳十一,都是有些愣愣的,那個揮著胳膊的小可向陳十一走了兩步,問道;「這位公子,你怎麼知道我們叫小可?」

陳十一仔細打量著這個小可,她穿著的是一身青色的古裝,和電視里的古裝有些像,但這是屬於哪個朝代,陳十一沒有什麼研究,所以,他看不出來,再看另外四個小可,確切的說是其中三個小可押著一個抱著個木琵琶的小可。

那個抱著木琵琶的小可穿著一身粉色古裝,也算是綾羅綢緞的,只是那古裝應該更古老,另三個穿的可就沒那麼漂亮了,但是也還不算差。

那個抱木琵琶的小可正哭著,她本來就是一個挺好看的女孩子,這哭的梨花帶雨的,還抱著個十分突顯個性的木琵琶,真正是楚楚可憐啊。

「呃」陳十一打量完了,這才想起那個青衣小可的問話,道;「這個……這是因為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她長的和你們一樣,並且也叫小可,所以……」

「哈」他的話還沒說完,那個青衣忽然叫了一聲,向四外叫道;「聽到了嗎?各位都聽到了嗎?又是一個小可,又是一位姐妹,」然後她向陳十一道;「這位公子,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的那位朋友小可也是不過十五歲就慘遭橫死了吧?」

陳十一看著青衣小可道;「這個……你怎麼知道?」

青衣小可憤恨的道;「因為我們都是這樣死的,」她說著,回身一指另外三個小可,然後恨恨的指著抱木琵琶的小可道;「你知道嗎?我們,還有你那位朋友小可的橫死都是這位……」她說著,回身走到那木琵琶小可面前,一把將她拉了起來,那小可正哭,讓她一拉,就哭的更利害了,並且往後墜,後邊三個小可可不答應,一起架起了她,由那個青衣小可拉著一起來到陳十一的面前。

就聽青衣小可道;「公子,你那位小可朋友來了嗎?……」她的話剛說完,只見面前人影一閃,小可已站到了陳十一身邊,向那青衣小可道;「這位姐姐,你怎麼知道我是……」

青衣小可搖了搖手道;「你可別叫我什麼姐姐,因為我就是你,你也就是我,我們本來是一個,只是因為她。」她說著,一指那個木琵琶小可道;「因為她的痴情,害得我們現在有六個小可,並且個個都是十五歲就慘遭橫死。」

吊打穿越者 小可看了看陳十一,然後轉臉向那青衣小可道;「為什麼?為什麼是她害得我們都這樣啊?」

青衣小可道;「你問她吧,」然後向抱木琵琶的小可道;「喂,你看到了嗎?又一個小可和我們一樣了,你還想害死多少個我們呢?你還想小可多少世慘遭橫死啊?說說吧,痴情女。」

木琵琶小可含羞帶淚的深深的看了看陳十一,然後深深的施了一個萬福,才娓娓的說出了事情原委。

皇子的替嫁逃妻 這是一個挺凄美的愛情故事……

宋慶曆二年,在一個江南小鎮,小鎮無名,雖無名,卻很美,這裡的風景美,人卻更美。

江花樓,日出江花紅似火,春來江水綠如藍。江花樓就座落在如藍的江邊江花別院之中,這別院是江南名士曾照安的讀書之地,可是至從他進士及地為官之後就很少再來這裡住了,而長來這裡住的是他十五歲的女兒小可。

小可是一個柔美的江南少女,她愛笑,而且笑起來很好看,就像是江叉子里盛開的蓮,她喜歡穿著一身粉白色的衣服,那顏色也像是蓮,是的,她很喜歡出淤泥而不染的蓮。

出淤泥而不染,不枝不蔓,可遠觀而不可褻玩。

她喜歡彈琵琶,樂聲無名,或委婉,或凄美,或快樂,或幽靜,不管怎麼樣,她的樂聲總是能代表著她的心聲。

十五歲在現代來說,還是一個可以依偎在父母身邊撒嬌的年紀,可是在那個年代,這個年歲卻已將要嫁人。

小可本已有婚約,對方也是一官家公子,據說也很有才華,正積極應考,如果今年能高中,將會迎娶小可。

小可從來沒見過那個人,不知道他是丑是美,甚至不知道他叫什麼,多大了,但是,那卻是她的未來,她今後的幾十年裡將會和那個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共度。

狂傲女丞相:鳳隱天下 她或許可以什麼都不用想,只要等著就可以,等著那個她未來的夫君用八抬大轎來抬她,但是她卻是一個愛想的女子。

她不但愛幻想,更愛著傳奇之中的愛情故事,很多的時候,她會想如果自己也能變成可以遇到自己真愛的仙女,或是變成可以為真愛和人私奔的文君,再不然變成追尋自己的愛情的俠女紅拂也好,可是那隻不過是傳說,是傳奇小說而已,她只能彈著自己的琵琶,用琵琶來述說著自己的心裡所想。

他已十八,他喜歡讀書,他想中舉,想進士及地,但不幸的是,他卻只能跟著自己的父親學木匠,所以,他是一個小木匠,一個喜歡看書的小木匠。

他也是一個喜歡幻想的少年,很多時候他也想像相如一樣遇到自己的文君,像三元李靖一樣遇到自己的紅拂,但是現實卻是他只能背著工具到處做活兒,很多時候他也會到大財主家裡幹活,大財主家裡總是會有漂亮的小丫頭姐姐,或是好看的小姐,她們見到他都會對著他笑,因為他也很好看,他也有著大大的眼和挺直的鼻,也有著劍一樣的眉和元寶一樣的嘴,還有那粉色的麵皮,但這些並不能使他會有更多的好運,那些漂亮的,好看的女孩子並不會因此而看上他。

因為那些女子不是卓文君,更不是紅拂女,她們沒有識得珠玉的慧眼,在她們的眼裡他就是一個小木匠,一個窮人,一個吃了上頓就不一定有下頓的少年,一個每天都會頂著一堆木屑回家的孩子,一個身上只可能有木香的男人,一個只會刷斧子卻不會做詩的小木匠。

誰會跟了他呢?反正這些大家閨秀是不會吧,跟著他過什麼樣的日子呢?想像是不能當飯吃的,過日子講得是柴米油鹽醬醋茶,有道是嫁漢嫁漢,穿衣吃飯,是不是?有吃有穿才更實際是吧。

他的未來可能就是娶一個滿臉麻子的大腳村姑吧?雖然那可能是有點白瞎了他這一副好樣貌,但是誰讓他是個窮木匠呢?窮木匠能娶的豈非正是麻臉村姑?那也是挺般配的吧。

其實很多的時候他也是這麼想的,可是,直到有一天他聽到了一聲幽怨的琵琶聲,兩個不相識,更不相干的人的命運忽然變了…… —-沈望—-

技能:吞天魔功【封】、金鐘罩(第三關)

主線任務(一):已完成

主線任務(二):到慶國皇宮進行打卡

支線任務:無

「【吞天魔功】處於封印狀態,無法施展。【金鐘罩】跳過第一關和第二關,直接達到了第三關,不懼鈍器攻擊。」沈望感覺不止身體的防禦力變強了,就連力氣也增長了將近一倍。

【金鐘罩】主修防禦,力量只是附加作用。

除此之外,主線任務第一環已經完成,第二環更新出來。

「下一步是到慶國皇宮打卡。」

澹州港位於慶國東南部,地處偏僻,距離京都足有上千里之遙,路途遙遠,乘坐馬車的話,至少要走七八天。再加上吃喝住宿,單是路費就是一個問題。

「有了!」

沈望眼睛忽然一亮,腦海里閃過了海蛇幫侯三和他手下的身影,「不僅路費有著落了,還能順便試一下自己的身手。」

侯三是海蛇幫的一名小頭目,手底下有六七個普通幫眾。上千,他帶著手下收了一批保護費,然後到城裡吃喝一頓。酒足飯飽后,一行人正打算打道回府,結果半路卻被一個蒙面青年攔住。

「你是什麼人?」侯三的一個手下喝問道。

「你長著個腦袋,只是為了增加身高嗎?我蒙著臉就是不想讓別人知道我是誰。」沈望鄙夷要掃了他一眼。

「也是啊,說的有道理。」這人認真的思考道。

「少說廢話,你想幹什麼?」另一個人問道。

「替天行道!」沈望言簡意賅地道。

「什麼?」

侯三的手下們不由一怔,沈望的話讓他們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問題。

「爾等魚肉鄉里,欺壓百姓,作惡多端,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為民除害。你們,馬上把身上的不義之財全部交出來,否則我就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正義鐵拳。」此人正是沈望。

幾名幫眾對視一眼,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我還以為真碰到了大俠,原來是劫道的。」

「哪裡來的小蟊賊,竟然打劫到大爺頭上,真是找死!」

「想要錢,先問問我的拳頭答應不答應!」

說話間,幾人大吼一聲,向沈望圍攻過去。

侯三心中謹慎,怕有其他埋伏,左右環視,四下打量,並沒有出手。

這幫人能夠進入海蛇幫,成為幫派正式成員,個個都是身強體壯的兇悍之輩,粗通武藝,學過幾招拳法,有一定實力。

否則怎能欺壓百姓,震懾其他幫派。

沈望不通武藝,只會一門護體神功,單論拳腳功夫還未必比得過這些人。

呼喝間,他們來到沈望身前,拳腳相加。

砰砰砰!

有道是雙拳不敵四手,再加上沈望不懂拳法,只一個照面就挨了好幾拳。

不過,一點都不痛。

這些人的拳頭砸在沈望身上,像是在幫他做按摩一樣,不僅不痛,反倒幫他舒展了筋骨,好不舒服。

「都沒吃飯嗎,用點力,對,就這樣,舒服!」

沈望乾脆放棄了反擊,只是用雙手護住身上的要害,任由拳頭落在身上,舒爽的叫出聲來。

與此同時,他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每次,有人的拳腳擊打在他身上時,被擊打的部分就會產生一道微弱細小的氣流,延著他的經脈流入丹田之中,與體內真氣交融在一起,使其真氣量緩慢增加。

挨揍還能增長真氣?

「以前從來沒發生過這種情況,肯定是最近才出現。金鐘罩沒有這種作用啊,難道是……吞天魔功!」沈望暗自猜測。

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其他原因。

沈望猜的沒錯,吞天魔功乃是直接從狠人大帝身上傳承而來,心法雖然被狠人封印,但他的身體卻存留下了一些本能。當異種真氣侵入他的體內時,吞天魔功便會自行運轉,將異種真氣吞噬,轉化成最純粹的元氣本源,被他直接吸收。

沈望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暗自乍舌:「挨打就能變強,這也太犯規了!」

真香啊!

沈望心中狂喜,口中叫囂道:「你們這些辣雞,我站著不動你們都打不贏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小賊,休要囂張!」

「大言不慚!」

「還敢嘴硬,老子先打死你!」

幾人大怒,紛紛叫喝著,莽足勁往沈望身上招呼過去。

砰砰砰。

拳拳到肉的聲音響起。

侯三的手下們感覺自己的拳頭像是捶打在木樁上一樣,反而震得他們手指發麻,心中暗暗叫苦。但是礙於面子,也只能咬緊牙關,堅持下去。

「爽!」

沈望心裡大呼,丹田中彙集而來的能量越來越多,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體內的真氣量已經增長了將近十分之一。

可惜,好景不長。

這些人畢竟只是普通幫派成員,功力淺薄,耐力不足,沒幾下就耗盡的真氣。

漸漸地,場上出現了一種奇怪的現象,挨揍的人越來越精神,揍人的人反倒變得越來越萎靡,像是被女妖精吸走了陽氣一樣。

「你們都退下。」

侯三也發現了場中的異常,揮了揮手讓屬下退下,然後盯著沈望道:「你究竟想做什麼?」

沈望輕輕地嘆口氣,露出一副悲天憫人之色,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我本不想大開殺戒,可惜你們不懂得珍惜。」

「裝神弄鬼,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能耐!」

侯三突然暴起,一個箭步閃到沈望跟前,拳頭如鐵鎚般朝沈望胸口轟去。

沈望動也不動,對他的攻擊視若無睹,任由侯三的拳頭打在他的胸口。

實際上,他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砰!」

一聲悶響。

兩人同時倒退了一步。

「就這?」沈望輕輕地在胸前撣了撣,臉上露出一抹譏笑。

真氣氣流再次出現,比之前那些人製造出來的細流粗壯了數倍,如一道涓涓細流飛快地注入丹田之中,讓他的精神頓時一振。

過癮。

「此人是一個修鍊了護體硬功的外家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