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幻後來也想過是不是開始鑄造銅幣,但因爲純銅的產量還沒有完全提升上來,所以暫時留在了心底深處。

但對於貨幣的強大怨念,使得空幻幾人無時無刻不在想着自己親手建立起一個鑄幣場,並將所有鑄幣場進行管理,甚至於白農已經開始回憶貨幣政策之類的情況了。

要知道,金屬貨幣可不是紙幣那種,一不小心就在精通了名爲金融學、實爲合法搶錢學的高材生手下,變爲廢紙的東西能夠比擬的。

至於【鍛造區】,就是那個總會有啪啪啪聲音傳出的地方,想來以大家超級智商,也能想明白這地方是幹什麼用的吧。(兵器鍛造區)

說起來,冶煉研究完成之後,除了青銅啊等等的收穫,空幻還發現參與研究的幾人,居然都進化成了擁有中級冶煉技術的個體。

好吧,這對空幻來說絕對是件好事,可惜他現在沒能發現更好的礦石,或者說還沒時間去發現。

因此,四位研究員都被空幻暫時安排成幾個區的指導員之後,意猶未盡的靈心就被遣散回自己的工作崗位,帶着自己的中級冶煉技能,繼續面對一堆又一堆的文件。

最近這段時間,因爲意外被拉去搞研究,缺少了這位工部部長,工部的下屬們可是清閒了很多。

而空幻,則是最看不得別人清閒的,因爲這說明他自己很忙碌,這是赤果果的羨慕嫉妒恨口牙!

然後,第二個研究【紡織——麻(初級)】就被空幻提上了日程。

因爲需要的人員從現有的、正在試驗麻布製作的人中就可以選出,而且還有不少的翼人可以選擇。

所以,技術局那十位貌似要變成打醬油的研究員,沒有進入這次研究。

但本着絕不在自己忙碌的時候,讓別人清閒的原則,這十位研究員,被空幻分別安排到了各個工廠學習基礎技能,例如木工術啊、冶煉術啊、伐木術啊……之類的東西,美名其曰,爲以後的研究打基礎。

或許是一開始有了很多的研究基礎,特別是麻布已經可以製作出來了,這次的研究目標,所缺的也只是大量生產能力而已。

在挑選5名研究人員時,控制中心居然提示需要兩名初級木工。

於是,空幻又屁顛屁顛地跑到了車廠的木工房,抓了兩位不明所以的木匠過來。

然後,不到20天,花費沒超過50元,麻布就披到了空幻等人身上。

當然,爲了不讓研究員們產生不滿情緒,空幻很是大度地讓研究員們首先穿上了這種衣服,而空幻是第二批。

天知道,第一批和第二批相隔也就幾秒鐘而已,但這就是領導的藝術啊,語言的藝術啊。(=。=)

“所以說,衣食住行,衣服可是第一位的哦。”

緊了緊身上的麻布衣服,雖然不如皮質衣服暖和堅固,但它完全不受皮革的產量限制,也沒有皮革的閉氣,到現在爲止,感受到麻布作用的高層已經接受了這種東西,而麻衣製作廠也開始籌建。

當然,依然是建在了中心省的朋城工業區。

按空幻所說:“我們要將朋城,完全建造成一座綜合性的、真正的城市,以朋城作爲我們朋族初級文明前期的代表。”

(言外之意是,等進一步發展之後,朋城就變成前代表了?)當然,這句話顯然不是空幻所說的。

然後,既然麻衣研究這麼給力,空幻顯然也不會浪費這段時間所積累起來的文明點。

至於留着升級,在當時的空幻看來,至少讓朋城有了穩定的發展之後再說吧,畢竟1000點(已修正)的文明需求說高不高,說低也不低。

至於什麼是‘穩定的發展’,這個籠統的標準是多少,恐怕也只有空幻自己知道。(他真的知道麼?)

於是,第三個研究出現了,是在麻布出現之後,才被控制中心接受的【造紙術】。

要說這個【造紙術】,還得從某文明古代四大發明說起……(省略N+1字)……於是,當滿懷期待的空幻,打開研究界面,並爽快地交出了1/3的錢袋,以及10位研究員,再次等上了20天之後,一張略顯淡黃的粗糙紙張一臉平靜地出現在空幻面前。(紙有表情麼?)

對了,本次研究,還非常人性化地,附贈了書寫用兔毫毛筆一隻,精研墨水一杯。

“這,這就是傳說中的紙張?”爲了這麼一隻兔毫毛筆,被小靈韻追了大半個朋城的空幻,看着沾墨的毛筆,畫上去後,就是不斷擴散的一大片,顯然吸水性應該非常之好的紙張,頓時激動地淚流滿面。

“給,白農。”

“幹什麼?”警惕地看着眼前似乎頗受打擊,變得有些精神不正常的空幻,白農下意識的後退一步。

對於這次的成果,雖然的確是弄出了紙張,但這種幾乎無法書寫的紙張怎麼也讓人無法接受,在白農看來,反倒是毛筆和墨水更有用些。

瞄了眼一臉戒備的白農,空幻鄙視地白了對方一下。

然後,他在椅子上扭了扭不怎麼舒服的身子,看着對方說道:“有了這東西,以後方便的時候就方便了,你這都不懂嗎?”

“而且,這次大不了歸類到理論研究吧,反正沒有這一步,也做不出更好的東西不是嗎,咱可不是那些目光短淺的管理者。”

“……”(你到底有多大的怨念啊。)

一臉黑線地看了看對方,白農覺得空幻最近可能由於過於忙碌,並不斷重複着繁瑣單調的任務,而導致精神有些不穩,還是暫時不要刺激對方的好。

半坡亭 “好了,就像你說的,又不是不能繼續,既然紙張已經出來了,更好的紙張還會遠麼。”說完,白農揮了揮手,指了指門外說道:“我還要忙過幾天的豆藤收割安排,你就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慢走。”

“切,無聊。”

瀟灑地擺了擺尾巴,用觸手將椅子放好,帶着略顯蕭瑟的背影,空幻走出了白農的農部部長小屋。

這種時候,按一般情況而言,空幻都應該開始研究【造紙術】的下一個題目【改良造紙術】了,而且這個題目也的確在白農剛剛說話的時侯,就出現在了空幻研究界面上,顯示可以研究。

但空幻回到研究局大院,添上標準研究員,然後看了看具體的說明之後,就果斷地將其扔到了一邊。

不是沒心情,也不是沒信心,更不是不想要好的紙張了,而是……大家都可能出現的情況,木有流通貨幣了。

【改良造紙術

能夠書寫的紙張的出現,是記錄史上的一大飛躍。

參與研究人員:5/5

參與研究地點:朋城麻衣廠附屬造紙房(可用)

關鍵物:纖維植物(可用)

雷音——智力:15—技能:造紙術(初級可用)、木工術(初級可用)

……

成功率:91%(可用)

文明點:200(請提供)

時間:40(預估)】

研究麻布的時候,只用了‘50點+20天’;研究造紙術時,用了‘100點+20天’;但現在居然需要‘200點+40天’……

“這坑爹了是吧!”

鬱悶到掀桌的空幻,現在也終於想通了,升級纔是王道。

等升級之後,研究位+1,就可以一個位置研究短期性有效技術,一個位置研究像這種長期進階技術;

等升級之後,數據顯示顯然也會變化,不再是現在這種基礎到不能再基礎的屬性,至少技能應該可以出現;

等升級之後,更高級的任務顯然也會出現,就不需要像現在這樣每天都奔波在1點和10點之間,變成杯具的101。

到那時候,也不用再像現在這樣,連1點的數據化的錢都被算計了再算計,恨不得1元撕成2元使用,當然,如果可以當成100元使用就更好了。

Orz

“這悲劇的人生啊,1000點的升級啊!”(已改正,1升2只需要1000點=。=)

“但是,也不可能完全不研究吧。”

稍稍冷靜下來,空幻打開了自己的控制中心界面,看了看還剩下177點的文明點,想了想,還是先打開研究界面,這時候,他正好看見前段時間,用於實驗的時候,才添加進去的【建築——水泥(初級)】。

招來技術局幾個下屬,空幻調開研究情況,將這些人添加進入,然後……

“3天!10點!”

正好經過門外,懷裏還抱着一隻網兔的小靈韻,被屋裏的獸吼聲給嚇了一跳。

看着大大的技術局牌子,小靈韻狠狠地瞪了院子一眼,沒有理會裏面的情況,就自顧自地扭頭走開。

如果觀察仔細的人,恐怕還能夠看到,那隻被小靈韻小心地抱在懷中的小兔子,滿臉幸福的網兔,尾巴上很詭異地少了幾簇兔毛……

如果讓空幻看到這一幕,說不定會多拔幾根吧。

終極進化 ※※※

“哦,這個就是空幻你上次說的水泥,真的有那麼好麼?”

豪門無愛:疼你有癮 疑惑地捏了捏呈現粉末狀,被空幻和幾名研究員稱之爲【水泥】的物體,靈雪看着從指縫流出的水泥,好奇地看向空幻。

就在這時……

砰!咔嚓!啊咧!?

“什麼嘛,好像沒記憶中那麼堅固啊?空幻你難道弄得是豆腐渣工程?”

“我的暗血大小姐啊!你記憶中的那個時候,還是手無縛雞之力,自以爲是地悶在家裏如同爛泥般木有任何動力憑着一股執念持續地碼字的宅~~啊!”

重重地吸了口氣,空幻看着搖晃着拳頭,正不滿地盯着眼前裂開了一小道口子的水泥硬塊的暗血,無語外帶悲憤地集中怨念向對方吐槽。

眼前被暗血一拳頭砸出裂縫的,正是空幻打算給靈雪作爲驗收目標的水泥牆,誰知道還沒來得及表現一下,這可憐的小傢伙就被某暴力女一拳頭砸裂。‘看來今天木有看黃曆,’也許這個小傢伙(水泥?)正在這樣想着。

一開始發現這個任務只需要3天10點就可以了的時候,空幻想都沒想就將其開啓。

然後,到第四天成品出來之後,他才發現,自己之前告訴研究員們的記憶中的方法,和這次研究的成果沒什麼兩樣。

燒石頭、澆水、再燒石頭、再澆水、再將石頭砸成粉末、最後處理一下,就成了美好的建築工具——水泥(遠古版)【撒花】。

也就是說,這東西,空幻自己不需要研究界面,只用花上了十天半個月也能弄出來,也就是麻煩了點而已。

這時候,空幻葛朗臺的本性就暴露出來了,“我的10點文明點,我三天的工作成果口牙!”

好吧,事已至此,在一羣研究員鄙視的視線之下,空幻終於還是想起了自己身爲主意識的形象問題。

於是,他雙眼一閃,很快從地上站了起來咳嗽幾聲,開始對這些研究出水泥的功臣們,使用超級技能:【領導的演講】。

“嗯,這次研究,大家做的非常之好,首先,我要……(zZZ)”

等到空幻認爲聽衆們,都已經因爲自己的催眠演講,而忘掉之前的事情之後,終於口乾舌燥地停下了這種,讓雙方都極度痛苦的行爲,大大地喝了口清水,然後叫來了靈雪等幾人,準備進行推銷。

雖然水泥的確還有些原始,但現代水泥實際上製作工藝什麼的,也沒什麼太大的變化,而且這次的成品再差也比如今以磚瓦建設的建築們好多了。

特別是現在朋城周邊還時不時地來下弱震,即便是‘平房+茅頂’的建築組合,也經常性需要修整。

否者,說不上那天就會因爲年久失修(也許1年左右就是久了=。=),然後在睡覺的時候就被埋在下面,因爲皮膚骨骼很給力而沒有被砸死,反到被悶死,那可就……

啊,這裏需要小小的說明一下,按專家8051所說,朋城所處地區,還不是板塊交界地,應該算不上地震活躍帶。

那麼,空幻就在想,既然這裏還不是板塊交界地,卻依然弱震不斷,那……那些真正的板塊交界地呢?【攤手】

然後,啊,依然是然後,這悲劇的然後到底有多少啊……

然後,靈雪等人就來到了這裏,出現了前面的一幕。

話題迴歸

“嘛,如你所見,靈雪。”

無視了暗血的拳頭和那道裂開一道口子的杯具水泥牆,空幻在這時候突然突然想起了某位偉大的營銷人員,似乎叫做‘QB’的大人的話,‘我們就是要無視任何細節問題,儘可能地將缺點說成優點;將小優點說成大優點;將大優點說成不可或缺的地點……’

至於原句是不是這東西,空幻也不知道,他現在連人類時候有木有妹妹都記不起來了。

“嗯哼,你看,暗血的力量,你也知道吧。”指了指暗血,空幻儘可能地用事實來對比,可見他離營銷之神的位置還差得遠了。

見靈雪點了點頭,空幻換上一副溫和(差點寫成‘違和’=。=)的笑容,用誘導性的語氣說道:“如果現在在我們面前的,是朋城外圍的那種城牆,以暗血之前那種力量給上一拳下去,結果會是什麼呢?”

“額……”

似乎想起了什麼不怎麼好的事,在場幾人居然都神情古怪起來,而平時一副強氣作風的暗血,更是忸怩起來。

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 反倒是身爲話題引出者的空幻,一臉莫名。

(啊,好好奇!不行了,我的八卦之魂燃燒起來了。)

這一刻,空幻看起來完全忘了推銷什麼的事情,而是看向了最聽自己話的靈雪,期待着她的解釋。

這不知道算是好事還是壞事呢?在場幾人,楚霞雖然看起來溫和平靜,但她腹黑的心理相,很瞭解她的衆人都是有深刻的印象滴;而白農暗血就不說了;小靈韻最近因爲兔毫毛筆事件,和空幻的關係也不怎麼樣。

於是,唯一能讓空幻感覺到自己身爲主意識的尊嚴的靈雪族長大人,在見到空幻如同小貓般的求助神情(靈雪視角)之時,內心微微一顫,有些尷尬地扯了扯嘴角,小心地用精神力連接上了空幻的大腦,然後將事情經過簡略說明。

其實也並不是什麼大事。

事情還要追述到大地震之後的那幾天,因爲城牆上出現了幾道裂縫,衆人也不可能讓那些裂縫留在那兒,所以學習房屋裂縫的處理辦法,打算將裂縫處的城牆拆掉,然後用新磚之類的東西將那裏重新建設一番。

然後,暗血就受命帶着她的戰隊,被分配成爲了最原始的拆遷辦,負責拆遷城牆……需要拆遷的部分。

然後,當時情緒不怎麼好的暗血,看到一堆翼人、原人圍在城牆處,一塊磚一塊磚地,打算就這麼像拆房子時一樣卸掉城牆,頓時有些不耐煩起來。

當時,她其實還是有點耐心的。

所以,她看着磚塊開始數數:一塊磚、兩塊磚、三塊……

完全沒有任何催眠效果嗎!

當數到第501快磚,看見城牆居然才被拆掉一個牆角時,暗血終於暴走了。

警報!警報!三號機暗血暴走!

完全無視周圍人的存在,暗血很霸氣地大吼一聲:“給我散開!”(很有某小橋邊一黑臉大漢的氣勢=。=)

然後

第一拳,幾十塊磚頭飛出;

又一腳,牆壁少了一角;

再一拳,整個城牆(需要拆遷部分)少了1/4

……

你人形暴龍……啊不對,暴龍對普通原人來說,也都是一拳的事,那麼……嗯哼……

你高達啊!!(~ (——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