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此完顏教授,開口道,“各位,天坑的懸崖就要到了。”

“這是什麼?”

突然小麗驚異的開口道。

寸頭男厚着臉皮跟着小麗身後,一看直接吼了一聲,“這好像是人的手臂啊!”

“啊!”小麗叫了驚惶失措,而這時一個龍虎山道士躬身,將手一拖,這時從草叢裏拖出一具屍體。

只見這屍體是一具女屍,腦袋是碎開的,像是被爆頭似的。

見此周教授,詫異的道,“天啦,這女人被人殺掉了,我想應該是狙擊槍吧?那麼大的力道,一般手槍和自動步槍沒那麼大的威力。”

“狙擊槍?”

完顏教授一聽詫異道,“警方的狙擊?”

“摸不準,也許是盜墓賊的呢?”周教授皺眉道。

寸頭少年一聽,笑了,“盜墓賊打盜墓賊?”

“別逗。”而我插了一句,“要是好幾撥盜墓賊呢?互相殘殺也是有可能的,我們現在要注意周圍,要是不注意,我們也吃子彈了呢?”

“對。”寸頭一聽,有點害怕了,着急的看着周圍,可是周圍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見此完顏教授對着眼鏡男道,“阿光,用紅熱外成像看看周圍。”

不過眼鏡男卻道,“教授,我已經看過了,周圍什麼都沒有。”

說着眼睛男蹲下,看着女人這時候女人手裏有把槍。最(醉)新樟節白度一下~籃、色書吧 cpa300_4;

“這女的可能是自殺。”

眼鏡男仔細看了看後,從女屍的手裏撿起了槍,緩緩道,“子彈是從屍體右太陽穴進入,在腦袋左邊開花,和他死的收拾一樣,我想這槍是54式手槍,能有這個威力。”

男眼鏡說完,周教授問道,“爲什麼她要殺自己呢?”

“在這深山老林裏,應該是遇到絕望的事情,所以才選擇自殺的吧。”

完顏教授回答道。

謝方雨看了看,搖頭道,“可是自己槍殺,爲什麼她的手將槍還握在手裏,人死後肌肉僵化,要麼緊緊握住,可是這槍是有人放在她手裏的,而且還將屍體草草了事的拖進草叢裏。所以是人殺了他,然後造假的。”

一羣專家說的火熱,而我們幾人看着,覺得是挺有理的,可是我們對這種現象或許有其他的思維理解,要麼鬼上身,要麼鬼設迷,這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眼鏡男、完顏教授看了看謝方雨,很快完顏教授就笑了笑,“方雨推測的很不錯。”

“方雨推測的是不錯。”

不過這時候小麗卻怯生生的說道,“可是,可是你們發現,這屍體的衣服和我身上的很像嗎?”

“嗯?”

小麗那麼一說,突然所有人都看向了她,小麗穿着緊身的運動行裝,而女屍也是,衣服的顏色是黑灰白色,而女屍的也是。親手動輸入字母網址:П。即可新章

再看女屍的一些頭髮,髮色也是一致的。

這時寸頭男驚愕一陣,“這,這果然是麗麗!這,這什麼情況啊?”

說着寸頭男,從兜裏摸出一把手槍,我一看這槍和屍體手裏的槍是一模一樣。

完顏教授一看,立即就對着張百年問道,“老張,我們是不是撞到東西了?”

張百年一臉的困惑,“要是屍體真的是這女娃話,貧道想咱們應該遇到東西了,可是在貧道的理解中,這種現場不常有啊,貧道看屍體並沒有惡靈附着過的痕跡,那麼就是遇到迷陣了,可是……”

說着張百年一揮袖子,這時林間霧氣直接被分開,我們頓時就將前面看的清清楚楚的。

接着張百年說道,“前方路途平坦,不太像是鬼迷陣。”

而這時封不寧緩緩道,“前輩,這會不會和之前那個通電話的人有關?”

張百年一皺眉,突然想到了什麼,“有可能,看來咱們和那些人的較量開始了,時間不平凡的人不少,不僅僅是道佛兩門可以修煉,另外各種各樣的邪門教派也出現了不少高手。”

“這麼一來,前方的路不會太平凡了。”完顏教授道。

“大夥千萬要守住本心,現在你們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相。我們繼續走吧。”張百年看了看地上的女屍,然後對着衆人說道。

我們繼續朝着林子走。

我回頭看了看女屍,可是這時身後卻是雲煙霧裏,隱隱間我看了另外一樣東西,只見女屍站了起來,朝着我們走來。

我一看特麼一愣,停住細緻一看,卻發現女屍消失了。

這可不是好現象,於是我走幾步就觀察着周圍,可是走着走着,這時候前面的青城山開路道士驚叫了起來。

對着衆人吼道,“不好了,我們看到自己的屍體了。”

說着,我朝着前面一看,同時衆人也是如此。

這時,只見前面的林子裏,竟然是一片狼藉,冒着徐徐青煙。

同時我看到,一處觸目驚心的現場。

考古隊五人除開小麗,我、張百年、封不寧封不語,以及其他留下的六名道士,都在那裏。

我們這些人,都死相極慘。

只見六名道士分別靠在樹下,脖子劍全是一道血跡,像是被人歌喉,而中間一點謝方雨面色慘白,被人從身後捅了一刀,而捅刀的人確實那個寸頭男,而寸頭男腦門直接插進了一柄劍,那劍不是別的,卻是摩柯劍。

我殺了寸頭男?

接着我,被封不寧和封不語兩人的太極劍穿透腰部慘死。

而封不寧和封不語兩人頭上卻被一柄的長劍洞穿,我咋一看,竟然是張百年手裏的太玄劍!

接着完顏教授和周教授,兩人卻是互相掐着脖子而死的。

至於還有一個人,眼鏡男,卻沒有眼鏡男的屍體,見此我看了看人羣,突然刷的一聲,只見前面一棵大樹上,一具屍體掉了出來。

咋一看,正是眼鏡男的屍體。

他是被人掉在樹上的,被誰人呢?只見謝方雨的手裏捏着一根繩子,那繩子正是吊住眼鏡男屍體的繩子。

看到此幕,衆人臉色都極度的難看起來。

而我也暗中感覺到了,這是否是一個食物鏈,眼鏡男被謝方雨殺,謝方雨被對他吃醋不滿的寸頭男所殺,而我殺了寸頭男,應該是替謝方雨報仇,而封不寧和封不語殺了我,又被不知誰所殺,接着食物鏈斷開,兩位教授互相殺。

這,這暗中流動的動機,不正是揭露了此刻我們心裏的真實動機嗎?

這時周教授推了推鼻樑上的眼睛面露怯色,完顏教授面色極度難看。

頓時所有人面色都不悅了,謝方雨和寸頭男互相看了看,接着寸頭看了看我,我眼神躲避看向了封不寧和封不語,這兩人卻頭看着張百年。

我一看,這裏沒有張百年的屍體,所以張百年會不會有問題啊?

可這時候,張百年卻緩緩說道,“貧道覺得,我們真的是遇到大敵了,此人道行不簡單,一定是跟着盜墓賊隊伍的,他可能一直監視着我們,不然他怎麼會看透曲解你們心頭的心思?”

“什麼?能監視到我們?”

我這時愣了一下,看向了天空,只見一羣老鷹依舊盤旋在我們的頭頂上空,這時我覺得這些老鷹是不是有問題了?

於是我說了,張百年也看了看天上,皺眉,接着手裏立即合十,然後捏出了一個圈。

這時撲撲的聲音一陣亂響後,那些老鷹紛紛掉在了地上,而且不偏不倚的落在我們周圍。

這是什麼道術?

我一愣仔細看了看張百年的手,張百年看出了我的好奇,於是解釋,“這是攝靈圈,攝取飛禽走神魂魄的,現在他們都死了。”最(醉)新樟節白度一下~籃、色書吧 “就比劃了一個圈圈,老鷹就死了?”

我愣了一下,看着張百年,而張百年笑了笑,“小友,你要是拜貧道爲師,我也教你,你要不要學呢?”

苟在忍者世界 “去。”我白了張百年一下,然後寸頭男看着我,“小子,我招你還是惹你了,你竟然殺我。”

我看了看寸頭一眼,“那你殺小雨幹嘛?”

“這。”寸頭男一愣後,類似掩飾的說道,“我怎麼知道?”

“大夥別因爲這件事傷了和氣。”接着張百年勸了勸衆人,“雖然影射了一些,但是並不是真實就存在的,這些老鷹被人施展了邪術,可以扭曲人的內心,所以貧道才痛下殺手的。”

“既然如此,那趕路吧,阿光,你看看還有多久。”

完顏教授說道。

這時眼鏡男拿出一個儀器,徐徐道,“快了就在前面,大概幾分鐘就到了。”

接着我們繼續走。

十分鐘後,前面有呼呼的風聲。

然後穿過最後幾顆樹叢後,我們來到了一個地方,前面是巨大的崖,而周圍荊棘密佈,亂世林立,都沒有多少平坦的地方。

撒旦奪歡 完顏教授見此,對着我們說道,“要是沒有走錯,這條路下的懸崖就是圖騰石壁所在,我們現在先搭帳篷,等着明天一早。”

我們點點頭。

不過帳篷,我可沒帶那玩意,所以我決定和謝方雨擠一個帳篷。

龍虎山以及青城山六個道士將一些荊棘剷除,很快就爭取了一塊平地,然後開始搭建帳篷,一個小時後,這處懸崖撐起了八頂帳篷。

帳篷大多數是綠色,還有兩頂彩色的是小麗和其他誰的,於是完顏教授讓他們用樹枝和藤蔓遮蔽,讓那些別有用心之人看不到。

然後幾個道士裏有人去打水,考古隊裏有人生火燒水,而我和謝方雨聊天,什麼都聊。

到了晚上,幾個道士被張百年要求輪流放哨,而張百年也是奇怪,不住帳篷就在懸崖上放了一塊布然後打坐修煉。

很快一夜平安的度過,一大早外面就有人開始折騰了,等我出帳篷一看,只見一個簡易的敞開的帳篷裏,以及放好了電腦,以及其他儀器。

這些儀器裏還放着一個飛機。

見此我想摸一摸,可是眼鏡男卻不苟言笑的對我提醒,“這是偵測圖騰的無人機,最好別動,要是想玩,你自己可以上網購買一個,不貴就幾千塊。”

買你妹!

我暗罵一聲,吃了一口閉門羹,頓時沒有了什麼好奇,接着完顏教授出來了,看了看眼鏡男,問了問一些準備事宜。

眼鏡男說一切都準備好了。

接着完顏教授和懸崖邊上的張百年商議了一下,然後讓大夥集中在一個地方,開始開會。

一世葬,生死入骨 完顏教授指了指身後的懸崖,說道,“圖騰有一個口子,我想應該是一個圖騰聖獸的嘴,那裏根據我多年對墓穴的研究,我感覺那裏就是入口,當然這不是唯一的,盜墓賊精於打盜洞,而我發丘中郎將乾的卻是精於技術的活兒,我們從這裏進。”

“不過,只能進去一部分,還得留下幾位道長幫我們看着這些東西,以及保護阿光。”完顏教授接着又說道,然後對着張百年點點頭。

張百年看着衆人,“考古隊,除開技術人員都要求下洞,而貧道必須下洞裏保護所有人的安全,所以封不寧和封不語你們得留下一人。”

見此封不寧說道,“我去,我師弟留下吧。”

封不語點點頭。

接着,張百年看着幾個道士裏,對着一個三十多歲的道士,輕聲道,“慧印,你下洞,保護。”

然後張百年看着我,“小友也下洞吧?”

我點點頭看了看謝方雨,“我得保護他,加上小麗。”

張百年看了看覺得很合適,然後叫慧印保護寸頭男,而封不寧負責守在後面,而張百年親自保護兩位教授。

而其他人則是全部留在懸崖上保護東西。

商議完,大夥準備好了。

在眼鏡男用無人機往懸崖下探測了一番,果然回返了一個圖騰石壁,只見圖騰上是各種各樣的禽獸圖畫,有蛇、牛、狗等等動物,這些都是苗人的圖騰。

薄情總裁,饒了我 這讓完顏教授很是高興了,他笑了笑,“以前還是從另一片山從望遠鏡看到過的,現在我們準備下去吧。”

隨後,考古隊墜下了三條繩索,然後我們幾人朝着懸崖下就下去。

張百年沒有用繩子,而是突然抓着石壁就下去了,這讓我眼睛又是一亮。

我們下了大概有二十分鐘,最後我的手抓住了一塊突出的石頭,這是雕刻着圖騰的石壁所在了,而我抓住的只是一條犬的眼睛。

見此我對着大家說了一下,這時完顏教授解釋了道,“這是盤瓠蠻,一種神犬,是苗部信仰最爲廣泛的圖騰,包括瑤族、壯族等等少數民族,都曾信仰過盤瓠蠻,不過那還是很久以前,如今苗族信仰分散,盤瓠蠻則象徵着很久以前的那個時代,正好就是垢喉的那個時期的。”

“哦。”我聽了聽,大概算是懂了,然後張百年停了下來,對着完顏教授說道,“完顏,你確認這裏只一個入口?”

“是啊,應該是一頭牛的嘴巴。”

完顏教授說道。

可是這時候,張百年卻說道,“這裏有好幾個嘴巴,難不成都是入口?”

“什麼?”

完顏教授一愣,然後加快了一點下墜的步伐,然後來到張百年的身邊,接着就愣了,於是對着周教授,問道,“老周你快來看看,這裏是啥意思啊?”

周教授聽到完顏教授的召喚,連忙下墜,然後說道,“怎麼了?”

等到周教授那瘦弱的身體靠近完顏教授,還氣喘吁吁的,就不停的對着周圍看了看,“所有圖騰都有一個入口?這樣啊?我想想……盤瓠蠻是苗人信仰最早的圖騰,盤瓠蠻其實就是狗,最後受到部分漢人的嘲笑,他們就幾經變化,什麼水泡、水牛、楓樹、蝴蝶、蛇等等,他們通通信仰了一個遍,神犬、水牛、蛇是他們最早信仰的,特別是神犬,在當時苗人圖騰可是王族一部的圖騰,既然垢喉是苗王,我想神犬的嘴巴應該就是千蛇墓的入口了。” 完顏教授聽了後,沉思了一下,“老周你說的沒錯,那我們就從犬的嘴裏進吧。



說着張百年抓住一塊突出的石塊,就進了圖騰犬的嘴裏,接着完顏教授和周教授也跟着進去。

見此我也連忙跟上而我後面的謝方雨還有其他幾人,都小心翼翼的往下移動着。

而我,看了看懸崖的下面,浮雲遮浮雲,一片連一片,深不見底。

這可是三百米高的天坑懸崖啊,要是跳下去,肯定是粉身碎骨,想到這裏就不由的將腳下落腳點看準了。

不一會我也來到神犬的嘴邊,然後裏面張百年伸手,拉我,這時完顏教授和周教授兩人激動的看着周圍石壁,像是發現了什麼考古珍藏似的。

“小友,你接應他們,我看着兩位教授。”張百年看着兩人,對着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