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一個破了一個角的鐵皮鬧鐘不停的聒噪。

『啪!』一隻大手一下子把它打蔫了。隨後一道人影從那捲發黃的碎花被子里鑽出,「阿---」一個大哈欠打出,那小子鑽出被子,頂著一頭雞窩般的亂髮,睡眼惺忪地環視了一下自己住的豬圈一樣的小屋。

家徒四壁!是對這間屋子最好的形容詞!

這裡惟一能顯出二十一世紀的高科技的創維電視也是門口白大爺淘汰的舊貨。被他白菜價收購,而冰箱早已壞掉失靈,在角落只是一個擺設,而且落滿灰塵。

水泥地板上髒兮兮的腳印伴著散落的果皮紙屑,勾勒出這位租戶邋遢的個性!

一個破了一個角,布滿牙膏印痕的鏡子前,青年無奈地看著自己宅在家好幾個月變得蒼白像吸血鬼的臉龐,啊Q精神爆發,帶些促狹地想著:「我們學校那些女生一定會羨慕我的!」

汗!他一點也不想想鏡子里那個長相平庸,身材單薄的男青年混在人群還找不找的到。

一番洗漱后,這位好像想起什麼,突然變得嚴肅起來對著鏡子激動大吼了道:「我蒼伊該永遠和你說byebye了,破房子!和貧窮的人生!」

這位自然是我們的豬腳了,他叫蒼伊,是從山西一個小縣城裡走出來的大學生,本來和父母爺爺一起無憂無慮地生活在縣城裡,雖然不是大富之家,但父母跑長途貨運也算小有積蓄。家中生活倒也不錯,也能頓頓有肉吃。住的地方不大,但四口人居住起來倒也不擠。

但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誰知道在蒼伊十歲時,他開車的爸爸蒼世豪和母親張蘭香竟然一起殞命在一場離奇的車禍中。

這場車禍之所以說離奇,並不是蒼伊看到什麼真兇元禍,他只不過懵懵懂懂的知道,自己的爺爺發現了些疑點。

警察對他說父母是在因為酒後駕車導致的車禍,和停靠在路邊的一輛寶馬車相撞才出了事故!責任全在蒼家父母!

但卻有匿名人在出事後送了不少錢在門口,還附上一封信,信上只有兩個桀驁的大字——賠償!

這讓蒼伊的爺爺感到十分疑惑:按理說是自己家的錯,怎麼會有人主動賠償呢?於是在父母去世后,爺爺便四處走訪調查起來!

沒什麼收穫,爺爺每一次回來只是默默喝著廉價的燒酒。終於在蒼伊十一歲的時候鬱鬱而終!

爺爺死後,蒼伊便由鄰居的叔叔阿姨們照顧,再加上父母留下了一筆遺產,蒼伊總算能長大成人!這小子也爭氣,考上了北京一所大學的物理系,父母的遺產早已花完,他現在靠著那筆『賠償』款,租著一間房子,過著異常拮据的生活。

他發泄完后,便汲著髒兮兮的人字拖,走到破爛的木床邊,那裡正擺著一個小小的木質床頭櫃,上面的柜子上有一個被上了鎖的抽屜。

蒼伊打開鎖,從裡面掏出了一個厚厚的牛皮紙包裹的物件,像對待出土文物一樣小心地撥開牛皮紙,露出了裡面的一本厚厚的書。

這本書通身不知道由什麼材料構成,似紙非紙,似布非布,但表皮已經泛黃顯示出悠遠的歷史,發散出一種滄桑的歷史厚重感。

書皮上有三個陌生而奇怪的大字,書中竟然沒有一個字!只是光光的一片!

……

幾天前,蒼伊突然收到了這本書,律師竟然說是爺爺在十年前留給他的,蒼伊算了算,律師說的日子正好是爺爺去世前兩天!

這是早已去世的爺爺留給自己的遺物!蒼伊雖然納悶爺爺為什麼非要在十年後再給自己,但還是欣然收下,這畢竟是爺爺跨越生死十年,對蒼伊的一聲無聲關愛!

一開始蒼伊以為是一本普通的古書而已,因為他對書皮上的三個字一個也看不懂。這本書上寫的字雖然也是方塊字,但蒼伊得到這本書後專門向百度大仙,狗狗大神虛心求教過,結果沒有什麼符合的字體!蒼伊又問了學校的幾位研究古文字的老教授,也沒人認識!

蒼伊覺得很奇怪,爺爺那個時候的身體應該接近油盡燈枯了,怎麼也不會耍自己玩呀!。

他想來想去,終於想到鹿鼎記中的四十二章經,靈機一動便想試一試,結果用買來的手術刀割了半天,那本書連皮都沒破,蒼伊可不傻,他瞬間明白自己撿到寶了。

於是蒼伊便鄭重地把它收在了牛皮紙里藏了起來。

最近,蒼伊還是找不到工作,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放下架子,連打雜的工作都去應聘,結果都是無疾而終。蒼伊的積蓄已經減到三位數了,家裡都快揭不開鍋了!

沒法,蒼伊想去當了那本他實在琢磨不透的古書!畢竟是爺爺的遺物,以後發達了還可以再買回來!

昨天,蒼伊到北京有名的古玩基地潘家園,在一家很有名的古董店諮詢了一下。那家店的老闆聽了蒼伊的敘訴很感興趣。約他今天帶書來鑒定一下。

「今天天怎麼這麼陰沉,好像快下雨了,算了,我馬上便發財了,坐計程車去吧」。蒼伊苦日子過貫了,但一想到自己馬上可以發財了,便難得大方了一次。更何況,公交車上的小偷要是偷了古書,那蒼伊就欲哭無淚了。

天上的黑雲更加濃厚了,地上裝點了一些稀稀的雨點,蒼伊坐在車上不禁佩服自己的先見之明。

半小時後到店門口。

這是一家典型的中式建築,雕樑畫棟,片片琉璃青瓦,門外威武石獅都顯出店主不菲的財力,整棟小樓看起來像從古代走過來一樣,若不是自己周圍進進出出的紅男綠女,蒼伊還以為自己穿越了呢。

他抬頭看了看那座寫著「觀墨閣」的鎏金實木大匾,雖然第二次見,蒼伊還是為這個近四米寬的大匾嘖舌不斷。

蒼伊剛推動那個雕花實木大門進去,「轟隆——」一聲雷聲就伴著閃電落下了,他看著門外越來越大的雨,緊了緊懷中的那件東西。按捺著激動的心向櫃檯走去。

門外電閃雷鳴,大雨似斷線之珠。 「呵呵,蒼老弟來了,快坐,快坐先,小李快倒茶,來喝一杯熱茶暖暖胃。」櫃檯邊的一個胖胖的中年男子,看到蒼伊進門,連忙迎上去。

「王老闆這麼個大老闆竟然親自迎接,不知道那小子是誰?」「也許是哪個高官的兒子,不過穿的又不像」…..周圍的人看到王胖子親自迎接不禁議論紛紛。

蒼伊聽到議論也沒作聲,他知道進出這裡的都是有錢人,自己這樣的窮小子還是快點交易走人吧,「不過王胖子這麼認真,想必很重視這本書,我可要抬抬價。」蒼伊心想。

這王胖子全名王金銀,早年做古董生意著實賺了不少,家財萬貫,金銀滿屋,真是不愧自己的名字。他近年迷上搜集古書,昨個聽了蒼伊的話見獵心喜才有了今天的相約。

貴賓室內,蒼伊看著身下的沙發越看越眼熟。摸了摸這柔軟的質地,他腦海中突然就浮現一個熟悉的畫面,「對了,這是新聞上高官會見外賓時坐得,非常豪華,一套的價格大概抵得上一個中產之家的全部資產了。」蒼伊駭然地心想,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小說中的貪財巨龍,坐在一堆金幣上,頓時渾身不對勁了起來,小心翼翼的縮了起來,生怕自己搞髒了那套沙發。

對面的王胖子眯著眼,正抽著雪茄。兩人正在等待鑒定結果,空氣中瀰漫些緊張的分子。

王胖子好像感覺有些熱,鬆了松領口,把煙灰傾進了一個特別的煙灰缸里。蒼伊這時才注意到這個東西,這個煙灰缸怎麼看怎麼像一個小鼎,比巴掌略大,琉璃一樣的材質,晶瑩剔透,折射著美麗的色彩,讓人眩目。

但與普通的鼎不同這個小鼎有六條腿,用六個腳支撐器身,而有三個耳,與普通鼎三足兩耳截然不同。而且全是通透的質地,非常美麗。「暴殄天物,大概只有王胖子才會用它當煙灰缸吧,要是我早供起來了」,蒼伊腹誹不已。

「老闆,鑒定好了」剛才的小李小心地推門進來說。「好,結果如何」王胖子一直眯著的眼睛也睜開了,小眼中竟透出一股精光,蒼伊也很緊張,當然緊張了,這可關係到他的下半輩子的幸福與錢途。

小李恭謹地走了進來先把鑒定報告雙手遞給王胖子,然後把一個紅木盒子遞給蒼伊,裡面那本泛黃古書安然地躺在紅色軟板上,蒼伊連忙用手拿起古書,這可是他的希望呀!「蒼先生,當心點,這可能是個價值連城的好東西」小李好心提醒。

蒼伊拿過書後漫不經心地掃了一掃,他現在全部的精力用在了觀察王胖子的神情上。

突然,他眼角的餘光的瞄到了那個煙灰鼎,吃驚地快跳起來:那個煙灰鼎竟然大變樣了,原本透明的器身,變作暗紫的琉璃色,六個水晶腿周圍布滿神秘的紫色霧嵐,三個琉璃鼎耳分別變成淡紫色,金黃色,黑色。而且原本沒有任何裝飾的器身里還有許多紫色小球在以玄奧的軌跡遊動,器身總體則布滿了神秘的花紋。

一股奇特的波動帶著強大的視覺衝擊,像入水的金塊一樣深深地沉在蒼伊靈魂的最深處。他知道自己一輩子也忘不了這個鼎奇妙的樣子了。

「轟」外面的雷聲更大了,閃電的亮光透過雕花木窗照在蒼伊吃驚的變形的臉上。他下意識地叫了一聲「呀」。手裡的書咚的一聲掉了下來。正在看報告的王胖子也嚇了一跳「小蒼,怎麼了?」王胖子和顏樂色地問。看樣子,鑒定結果很不錯。

蒼伊趕忙撿起書,壓抑著驚懼,強作淡定:「沒什麼,打雷嚇著了,王老闆,那個小鼎可不可以可以給我看一下?」「小鼎,什麼小鼎?」王胖子疑惑地問。

蒼伊無語地指了指,王胖子一拍腦門說:「這個呀,這是我以前收來的,假玩意,你感興趣就拿走吧。」王胖子大方的一揮手,調笑道「不過可別突然嚇我了,人嚇人嚇死人,我可不是你們這些小年輕,再嚇我,我可要去見閻王了。」

蒼伊哪會猶豫,連忙拿起小鼎,想仔細看看。

………

惡魔界

古老神秘的虛無大陸深處有一個巨大的黑色宮殿,宮殿中央的一個從遠古便存在的神秘的巨大祭壇上。

惡魔歷今古6000年枯之月45日,惡魔界迎來了一個劃時代大變革的開端。

現在,將目光投向那黑色宮殿。

獨家佔有:盛寵替身女傭 那裡赫然漂浮著十二團碩大如小山的黑影,他們分別站在一個神秘烏光法陣的十二個頂角上,他們氣勢不一,身體都藏在黑霧之後,看不出身形相貌,但每一位無意間流露出的氣息都可謂驚天動地,令人駭然。

「蒂絲兒,我野蠻的姐姐,祖鼎的封印鬆動了。」一團黑影用一種像機器人一樣的機械的聲音平淡地說。

「是呀!是呀!,哈哈…哈哈,羅伯特,我的好弟弟,你實在是個木頭人,現在咱們應該十分高興才對,你的聲音過分隱藏了自己,我們等了多少個紀元啊!漫長的時間裡惡魔界多了許多個大陸,許多族群興滅,滄海變桑田,而我們總算可以找回祖鼎了,哈哈哈….」一個囂張的女聲從另一團黑影傳來,帶著無盡欣喜。

「好了,你們不要吵了,事情才剛剛開始,昆斯,快起陣!我們一定要著回祖鼎,否則……」一個威嚴的中年男子的聲音出現了,這聲音的威儀含有的絕大威能足以讓絕大多惡魔俯首膜拜。

「帝天,不要以為你比我早出生六千分之一瞬間,就可以命令我。」那個女聲不服。

「好了,不要說話了,我已經準備好起陣了,現在我們只能孤注一擲了,若是出一點岔子,沒有了祖鼎,等到它一到,就算我等躲到無盡虛空的最深處也必會淪為畫餅飛灰。」一個老人滄桑的聲音從另一黑影傳來。

聽到他的話,十二團黑影都沉默了。一道紫光衝天而起,祭壇大陣上突然蕩漾起玄奧的道音,十二團黑影低吟著遠古的惡魔咒語…..。

宏觀大道內,一條時間軸從惡魔界的大道軸線上升出,立刻來到了一個十分小的晶壁系。這時間軸蘊藏了玄奧的時間之力,造成了那股玄奇的力量出惡魔界與到這個晶壁是同時發生的。

地球

蒼伊的手剛剛碰到小鼎。突然,天暗得滴出墨來,一股玄奇的法則帶著強大的威能突然降臨,在這法則的力量,勾動冥冥之中的天道運行,在地球上造成了這樣一幕駭人的場景。

天空中本就濃厚的雷元素馬上加聚在一起,黑雲中一條條紫色閃電化為巨龍,吞吐著澎湃的能量,宛如末日的審判,帶給人們無比強烈的視覺衝擊。

惹愛成癮:腹黑總裁太霸氣 轟的一聲巨響,好像神明發出的怒吼!

總裁前夫,復婚請排隊 無匹的閃電能量,凝結聚集為一股。

化為一道強絕的紫色閃電一下子劈打下來。

市民們都驚恐地看著天空。有些敏感的人甚至高呼「2012來了」,當然,我們的主角是不知道這些的。因為倒霉而又必然地被雷劈的人正是他。

還在觀墨閣中的蒼伊只覺眼前紫光一閃,便悲催地什麼也不知道了。

在那紫色閃電劈中的前一瞬間,一股金光突然從他的左手閃出,一本是紙非紙,似布非布,古樸莊嚴地線狀經書憑空出現在蒼伊的頭頂。

紫色雷霆可不知道愛護古董,一下子將可以催毀地球的龐大能量傾泄在書上。

那古書並沒有被毀滅,而是發出陣陣高興的顫抖,它像一個無底洞一樣鯨吞這能量,來者不拒。

兩萬分之一剎那后,書上的金光強盛了起來,神聖的金色正要覆蓋全書。這時,蒼伊右手中紫光一閃,那琉璃小鼎竟然憑空出現在古書之上。

又是一道神秘的紫色,小鼎竟然變成了一隻十丈巨鼎,從鼎身花紋上放射出道道迷幻的紫光。

那紫光神秘莫測,好像具有神奇莫測地力量。它的威能一陣爆發,紫光像潮水般湧來,想要把蒼伊和古書收進體內。

紫光琉璃鼎得紫色雷霆之助,像磕了葯一樣,勢如破竹地穿過古書放出的金光,一下子收走了蒼伊和古書。

迷幻紫光一閃,琉璃大鼎便消失無影了。

只留下焦黑的觀墨閣匍匐在北京城繁華的大地上,見證著世事的無常,默念著財富的悲歌! 此時,在一個與地球所在晶壁系相鄰的晶壁內。一雙睿智滄桑的眼睛正透射無盡星空。說是眼睛,但是每一隻的長度實在太大了,縱橫跨越好幾個星域,綿延好幾萬光年,那瞳孔比一個星域也小不了多少。而且只有眼珠沒有眼皮,眼瞼,別的五官也不見蹤影。

那神秘眼睛上布滿了暗金色玄奧花紋,奇妙的紋路竟巧奪天工地組成了一個又一個小陣圖,小陣圖互相勾連,現互通流,共同構建出了這雙彷彿亘古存在的銳利神眼,賦予了它無上的威能。

突然,那兩隻瞳孔發出無數億丈的暗金色目光,照耀萬千,寰宇好像被染成了金色。這目光威能之大竟穿過了宇宙之間玄之又玄無法具象化的晶壁,降臨到了地球。「噫,山海經呢?貧道明明感覺到它了。」一道帶些驚訝的聲音從兩隻眼睛正中心傳來。原來在在兩眼中間相當於眉心的地方,正有一個老人盤腿坐在虛空之中。

這神秘老人與正常人類體形相當,鶴髮童顏,玉白色的頭髮閃耀著晶瑩的光澤結成了一個髮髻,斜插著一根青色的發簪。他穿著一件褐色的好像麻布的長袍,看起來如一位鄰家老農,但他臉上那雙暗金色的眼睛立即顯出不凡來。

這老人伸出了如玉的手指,指尖向前一探,前面的空間好像一塊鏡子一樣一下子碎了。地球周圍的空間突然裂開一個大洞,出現了一隻如玉般的巨手,這手之大堪比太陽,輕易地在三萬分之一個剎那將地球像撈魚一樣撈走。

無垠星空中,那神秘老人縮回了手,這時他的手中已經多了一個好像乒乓球的東西,正是地球縮小無數倍的樣子。那老人道念一掃,微不可查地皺了皺眉,念頭一轉,那小球便不見了!

銀河系內

蔚藍的地球消失了一千五百分之一剎那后再次回到原處。那老人確定《山海經》確是不在地球上了,便身形一展站了起來,頓時一股霸絕天地,唯我獨尊的氣勢橫掃寰宇。

若是有別的道仙經過,看到這神秘老人,一定會駭得心神劇裂,使勁全身法力逃遁。

那是瞳霸道人!縱橫道仙界上億紀元的偉大存在!

他所著的《霸道經》盡現天地霸道,名列道仙界三千道經第三十位,但修習霸道會讓人滋生出唯我獨尊,極度自私的想法,所以他修為雖高,胸襟卻並不寬廣,甚至可以說是睚眥必報。

器量本不大的瞳霸道人的怒火現在更因為自己苦等多年的《山海經》失蹤而徹底點燃。

《山海經》名列道仙界三千道經第3位,包含了山川大海包容萬物,有容乃大的聖德,僅次於三元道人所著《三元經》,鴻蒙道人所著的《大道經》。

瞳霸道人想得到此經,與自己所修天地霸道陰陽交互,應合參悟,尋找那一絲踏入至高境界的可能。

自己苦等了四千年,好不容易《山海經》解封現世,卻莫明奇妙地不見了。換作有道真仙也會生氣。更別說瞳霸道人了。

莫測的修為讓神秘老人心中的怒火化作一股股意志波動,輻射影響了方圓三千萬光年。

只見那老人周圍數十星域中無數星球的星靈,彷彿也氣急一般,星球上海嘯,地震,火山,雷霆…..,星球上的人也無端發怒,陷入混亂。

無數災難讓這些星球陷入了歿世。只能說:

巨龍生氣時倒霉的是龍穴外的螞蟻。

…….

時空通道內

古書放出無盡金光,懸浮在一個廣袤的荒蕪世界上空。這是琉璃小鼎內的世界,常年的封印讓它生機寥寥,萬物凋敝。

在這世界之邊,無盡的紫光像一個一個英勇無畏的戰士一樣與一波又一波的金光對戰。兩種能量相碰,激蕩出無數蛛網一樣的空間裂痕,讓這世界更加破敗了。

時間在流逝,古書葉上的金光逐漸退去,琉璃小鼎上的紫光亦越來越微弱。

突然,古書上金光大放,濃郁的金色能量凝成了一個又一個半徑九丈九尺九寸的金球。

第一億個金球出現,書上的金色能量只剩一絲了。金色小球環繞在古書周圍,以360度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金光大陣,不要看一億個金球貌似很多。其實以這個宇宙之大此陣的體積不過如山中之蟻。

那古書被大陣層層包圍,陣陣玄奧規則包裹起古書讓它氣息全無,融入虛空。大陣帶著古書像一個潛行的盜賊一樣偷偷地來到了世界之邊。

金球們像一個個敢死隊員,踴躍沖向紫色光壁。那神秘紫光雖然強大,但之前大戰已消耗不少,再加上金色光球只是攻擊一點,效果便十分顯著。很快便擊出一條通道,通向世界外。

金光一閃,只見那彩色時空通道內,一方紫色琉璃六足大鼎上突然出現一道亮麗金虹,一卷灰撲撲的古書御虹而出。

道仙界,瞳霸道人暗金雙眸一閃,欣喜之色難以抑制,「哈哈哈,貧道終於找到你了」。那道人一拍天靈,從百會穴衝出一道億丈血黑色靈虹,虹中一卷百丈大黑色古經在強大的仙力中沉沉浮浮,正是那《霸道經》。

此經一出竟有諸多異相相隨,血虹邊有煞氣化作朵朵千丈黑蓮衝天而起,又有九條萬丈黑色虛幻孽龍伴經而出。

「吼..吼..」黑龍長嘯。煞蓮布滿虛空。

那道人頭頂道經,面色凜然,滿臉殺氣,霸氣在體外化為一條條千丈蒼龍,氣勢不但實質化而且成真龍之形,顯出了這尊大能的莫測的極道神威。

他跨步而行,一步就穿越億兆星空,跨過時間的軸線。時空通道里突然一陣晃動。

「昆斯,怎麼回事?」一個黑影感到威脅。

「有極道強者插手,大家不要再有所保留了。」眾黑影也知道關鍵時候到了,齊心加快法力輸出。

只見那古老宮殿突然轟鳴出層層魔音,黑光一閃便從大陸深處消失了。

時空通道內

一位頭頂黑色經書的老人踏著虛空出現,道念一掃,顯出狂喜來:「果然在這兒」。他念頭一動,一隻暗金巨手憑空出現,抓向剛剛衝出大鼎的古書。

突然,黑光閃耀,一座小巧的黑色宮殿降臨。

一隻黑色巨手幾乎同時憑空出現,抵住暗金巨手。

兩隻巨手驚天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