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忍你們惡魔很久了!就算是死,今天我也要先搞死你!」枯井裡的腸子發出怒吼。

遠處的海上也湧來血浪,血液流過的地方所有的植物都開始枯萎,動物則化為枯骨,這個傢伙在吸收生命的力量!

腸子潛伏在這個世界有一段時間了,但是他不敢搞事啊。

設計控制三個懶散的惡魔以後,他便從他們口中知道了惡魔們的世界,那是多麼恐怖的存在,他簡直不敢相信。

所以他只敢緩慢的發育,如果這個世界的生物都死去的話,就沒有糧食了,沒了糧食,惡魔就要找上門來,到時候爆炒小腸絕對算是輕的了。

所以他不僅不敢大肆的殺戮,反而還要努力的增加勞動力,為深淵的建設添磚加瓦。

焰呵呵一笑,這傢伙穿越的時候是不是腦子糊掉了,「晚了,你要是早點發動,吞噬萬物,可能還有機會,現在么,你沒見我這麼強么!」

焰大吼一聲。

轟!

不念,不忘 強大的力量從他的體內爆發出來,焰幾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實在是太強了!

肆虐的能量波動把四周腐蝕性的血液全部都給震了開來。

腸子發出桀桀怪笑,「還不晚,我的分身已經掀起滔天殺戮了!」

「你以為你能夠對抗全世界的生靈?」

話音剛落,一道長虹一般的血流就跨過大洋,從陸地上面飛了過來,裡面無數哀嚎的靈魂在慘叫掙扎。

那是死者的亡魂,全部被活生生的從血肉裡面剝離出來,甚至都還保留著神志,他們痛苦的哀嚎又給血浪增添了不少威勢。

血浪一眨眼就全部沒入了雜亂的血色腸子內,血腸的力量開始瘋狂的暴漲起來。

「呵呵,已經遲了?」焰淡定的站在原地,他要看著腸子強化完這一波!

「可以了吧?讓你見識見識我秒天秒地的王八之氣!」

焰眼神一凝,一道猛烈的殺氣夾雜著威壓從從他的身上衝天而起,狠狠的灌注在纏繞著枯井的血色腸子上面。

整個腸子猛地一震抖動,甚至有些靈魂都從他的體內溢散了出來。

「死吧!」

焰大吼一聲,吼!氣浪沖開前面的血海。

兩者之間現在空無一物!

焰化作一道黑影,直接來到了腸子身邊。

「怎麼樣?數量並不能代表質量。」焰舉起冒著黑色霧氣的爪子,輕輕地一劃,一截腸子掉在了地上。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響起,焰微微一愣。

這個腸子竟然發出女性的慘叫聲?

怎麼給自己添亂的都是些女怪物啊,焰又想起了那頭母龍。

「大王!饒命啊!我再也不敢了。」

「行吧,你先表示一下,把你的血海停下來。」焰笑呵呵的說到。

這血海無窮無盡的樣子,還真是挺煩人的。

在焰爪子的逼迫之下,那血腸子沒得選擇。

血海轉眼平息,全部沒入了地面。

「大王,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也是迫不得已啊,你的那幾個同類先……啊!」

腸子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焰的爪子打斷了。

焰突然發難,瘋狂的揮動爪子,大風車!四周的腸子剁了一地都是,很多甚至直接被黑色的霧氣直接侵蝕掉了。

直到腸子再也沒了生息,焰才停下來,「哼,我不聽!我不聽!」

反派死於話多啊!

焰時刻都記著這句話呢,時刻以一個合格的大反派要求自己。

殺人,一定要快,滅口,一定要狠,既然動了手,那就先殺了再說。

事實上這個決定是很正確的。

後來焰再次回到大陸的時候發現,很多城市都被直接屠城了,失控的血腸分身已然十分強大,只要趕回來,完全有可能扭轉局勢。

「蠻好!」

隨著血腸的死去,枯井裡面慢慢的透出一股詭異的力量,枯井周圍幾米內的空間開始變得奇怪起來,時不時的響起奇怪的叫聲,還有各種談話聲。

「我是你的小徒弟,先生你好。」

焰回過頭,空蕩蕩的,可是剛才這裡明明有人說話。

焰趕緊後退,這個枯井太邪門了。

遠處看沒事,一靠近枯井兩米之內,就幻像叢生。

一瞬間焰甚至聽到了維克托的聲音,這是幻想,焰很清楚,還好他之前已經做過功課了,對於世界之眼也算是有了一定的了解。

要不然普通的惡魔絕對要被嚇到,這可不是簡單的提高實力就能夠抵抗得了的幻想。

據學者研究,這是局部地區規則扭曲導致的種種異像,幾乎無法抑制。

很奇怪,這個血腸居然能夠隱藏這種波動,雖然只是壓制短短的兩米距離,但是已經非常驚人了。

看來這就是世界之眼了,焰看著散發出詭異波動的枯井。

不過,這又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世界之眼是在一口枯井裡面呢?

焰穩住心神,不去管幻像,靠近枯井,探頭往井裡面望去。

裡面有一面光滑的鏡子,上面清清楚楚的倒映出焰的影子。

那影子對著焰邪邪的一笑,然後猛地撲了出來。

卧槽!焰情不自禁的用爪子擋了一下,幻影消失,什麼都沒有發生。

什麼鬼東西!焰在幻影觸碰到手臂的瞬間,似乎感覺到微微一涼。

站下來定了定神,焰接著朝枯井下面望去,這次什麼都沒有發生。

焰拿出一塊石頭丟了下去,石頭落在鏡子上面,竟是毫無阻礙的穿了過去。

鏡子上則盪起一陣漣漪,沒一會便恢復了原狀。

確定了,這就是世界之眼了!

焰鬆了口氣,生怕又整出什麼幺蛾子來。

收拾下場地,接下來就該辦正事了!

焰揮手正要收起地面上散落的腸子,回去還可以找人看看這到底是什麼玩意呢。

一道聲音突然響徹整個世界,「哪個不開眼的!出來!膽敢到老子的轄區撒野!」

隨後一道浩大的精神力掃過,焰瞬間無處遁形。

賣糕的,是別的惡魔!

焰直接就蒙逼了,傳送陣不是壞掉了么,怎麼這麼快就有人來了?

還好自己有證據,要不然這些監察者非得把自己搞死不可。

沒一會,天邊便出現了一個銀白色的亮點。

這些惡魔駕駛著一個巨大的金屬板飛了過來,個個全副武裝,一看就是有備而來。

來人確定是監察者無疑了,飛行板就是監察者最常用的裝備之一,上面還架著一個巨大的圓球,那是精神放大器,用這個裝備,瞬間就能夠把一個惡魔的精神力擴散到很遠的地方,用來偵查非常的方便。

焰剛才就是被這個東西發現的。

「大家好,我是…」

「好了!別廢話了,我們知道你是誰。」監察者隊長粗暴的打斷了焰說話。

黑道第一夫人 「焰,黑暗之城強者榜第99名,綽號渣渣焰,你已經觸犯深淵主宰的意志,乖乖受死!有什麼話留著和噬魂者說吧!」

話音一落,那個監察者隊長一揮手,另外四個惡魔就跳下飛行板,朝焰沖了過來。

就動手了?!

總裁的替嫁前妻 卧槽!這是怎麼回事?

焰一臉陰沉。

這些人竟是要直接殺了他,抽出靈魂!

真是麻煩不斷,這次出門難道是日子不太好?

焰心思電轉。

恐怕和上次在沙漠中被追殺,脫不了干係!

「你要戰,那便戰!」

對面感覺穩穩的吃定了焰一樣。

那個高級高階的監察者隊長直接駕駛著飛行板往枯井處飄去,他完全無視了焰。

相對於一個耽擱他時間的羊角魔,還是這個意外發現的枯井更加有趣一些。

另外四個惡魔獰笑著掏出武器,往焰撲了過來。

「快點結束吧!趕著回去喝花酒呢。」一個惡魔毫不在意到。

「一人一下就夠了!」又一個惡魔叫囂到。

轟!強大的氣勢瞬間激起了漫天的塵土。

焰等那幾個惡魔一靠近,便快速的發動了打擊。

幾個中階的惡魔居然還敢在他的面前裝逼,吃我一爪!

焰猛地一爪子抓在一個監察者的身上,監察者猝不及防,直接被迅捷的焰爪了個正著。

但是怪事發生了,監察者身上居然有一個透明的護罩!

護罩雖然被焰兇猛的一擊直接打碎了,但是焰也力道耗盡,只是把那個惡魔打飛了出去,竟然沒有一擊必殺。

媽的,有裝備了不起啊?

焰的爪子上直接冒起黑霧,要動真格的了!

一個衝上來的監察者直接被捅了個透心涼,轉眼之間就倒下兩個監察者!另外兩個看得肝膽欲裂,竟是有了退意。

焰哪會讓他們如意,敢打他的注意,焰就要他們的命!

焰冷哼一聲,威壓傾瀉而出,瞬間,一抓四段!一爪兩命!

兩個惡魔臉上還留著震驚的表情,焰的力量還有速度完全超出了他們貧瘠的想象力!

焰呵呵一笑,順手收起快要落地的屍體。

最後一個惡魔居然昏死了過去,也好,正好留著活口,等一下好盤問一下。

「這麼快就搞定了?」監察者隊長頭也不回,站在那裡操作著者一個透鏡狀的儀器,一道光芒從裡面射出,不停地在枯井周圍來回掃動。

卧槽,這傢伙牛逼啊,很專註的樣子。

「那必須的,你在幹嘛?」焰嘿嘿笑道。

「都他媽閉嘴!」

「這附近的元素光譜有點異常啊,波動幅度也和別的世界之眼不同,似乎受到了什麼干擾……」監察者隊長太投入了,一個人在那喃喃自語起來。 貝如玉雖然覺得宋離跟自己提出合作有些荒唐,但是卻不認為宋離說的是假話。

「既然你想要跟我合作,那你說說看你想怎麼跟我合作?」貝如玉問道。

「我聽說這長富賭坊的背後靠著的是京兆尹也不知是真是假?」其實京兆尹的官職也不過就是正四品,在京城實在是不怎麼起眼的,但是誰讓這京兆尹府得當朝丞相的看重呢,那身價自然就不一般了。而這丞相看重京兆尹府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兩家之間是姻親所以當然要多加提攜了。

貝如玉一直維持這不變的臉色,這才逐漸有了轉變。

「你知道的還不少。」其實知道長富賭坊這一次關係的人不在少數,但是對方對他了解的這麼透徹,可是自己卻連對方姓誰名甚都不知道,這種感覺讓一直以來將人都掌握在自己手裡的貝如玉感覺很是不好。

「唉,我想跟少東家你合作,當然就要事前先做點兒功夫了,再說了如果不是因為真心想要同少東家您合作,我又何必這麼折騰呢。」

貝如玉簡直就要被宋離的這種說法給氣笑了,難不成是我將你請進門的不成?你要是不願意大可以離去。

「我手上有一批東西,也不知道少東家能不能幫著給銷出去。」宋離依舊還是笑眯眯的,似乎絲毫沒有看出來貝如玉對自己的不喜。

她手上有一批需要自己幫著銷出去的東西?到底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竟然要找自己一個做賭坊的人來幫忙。

「這是樣品,您先過目。」宋離將一盒看起來烏漆墨黑的東西放在貝如玉的面前。

貝如玉覺得自己簡直就是被人給侮辱了,這不知道是從哪裡的臭水溝裡面弄出來的淤泥,居然拿來作弄自己。

「少東家不要誤會。」宋離只一眼就知道這貝如玉肯定是誤會自己了,畢竟自己還要靠著這貝如玉賺錢呢,怎麼可能會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