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面型瘦削,蒼白如紙,宛如殭屍一般,一嘴兩枚尖牙凸起,短長發及肩,猩紅的眸子帶有笑意與戲謔。

「終於抓到你了,小老鼠!」 祭煉山河 奧蘭維多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一顆急速跳動的心終於停了下來。

艾克站起身子,滿臉的堅毅,暗中開始吟唱起魔法。

「有意思!」奧蘭維多身為七階強者,對於元素的波動自然熟悉,但他並未動作,傲然的站在原地。

滋滋——

紫色的雷元素在凝聚,於艾克的身旁化為一柄長矛!長矛大概有六尺,渾身流竄著紫色電弧,蘊含著狂暴的力量。

嗖!

奧蘭維多不耐煩的揮揮手,雷矛尚未飛躍數米便在半空中爆裂開來,他的實力強大的令人窒息!

艾克的嘴角不知何時掛上了一層微笑,雷矛的作用只是一種麻痹試探,奧蘭維多若是一上來直接抓住他,他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

就是現在!

滋滋!

破碎的雷矛重聚,轉為一方小印,一條條長鏈飛舞凌空,朝著奧蘭維多捆縛而去。

奧蘭維多任憑那雷鏈捆縛,酥酥麻麻的電流並不能給他帶來任何的傷害。

縛雷印!艾克掌握的兩種控制型魔法之一!是一個集控制與輔助傷害為一體的二星低層次魔法。

當然了,這也不是艾克的目的,縛雷印的作用對於奧蘭維多來說可有可無,只能起到一些拖延時間的作用。

艾克八年來的訓練效果體現,一個奧術系的魔法迅速在他口中成型。

「奧術之矛?」奧蘭維多望著天空中成型的長矛挑了挑眉頭,嗤笑著。奧術之矛的威力甚至不及雷矛,這個小傢伙時昏頭了嗎?

嗖嗖嗖!

可出人意料的是,淡藍色的長矛並沒有停止衍生,一把把,密密麻麻的在空中浮現,最後猛烈穿梭過來。

「這樣的攻擊來再多也是枉然!」奧蘭維多挺起自己的身子。

咚!咚!咚!

沉悶的響聲炸裂,長矛並沒有朝向奧蘭維多,而是一根根插入大地,帶起點點泥土,最後竟將奧蘭維多卡在中央動彈不得,好像一座特殊的囚牢!

「傳世魔法嗎?」奧蘭維多笑意大盛,傳世魔法,這是一種魔法的類別,意思是由生靈創造出來的可以供任何修行本系魔法的法師學習的魔法,亦創造魔法!這可是學者專有的類別魔法,這就意味著眼前的這個小鬼是一名見習學者!

奧蘭維多出身暗魔上層,擁有惡魔一切的特質,高大,驕傲,最喜歡的便是瞧著那些螻蟻般的存在苦苦掙扎。那種掌握大局的美妙感覺真是令他迷醉,現在的艾克對他來說只是個新玩具罷了。

釋放完魔法的艾克毫不猶豫的跑了!

「恩?」奧蘭維多正想動作之時,卻發現那低階魔法死死的扣住了自己,即便以七階的實力也沒有辦法掙脫!

「該死的,黑光特質!」

艾克乘此機會迅速遠離,他知道即使依靠黑光特質,這個奧術魔法也沒有辦法控制奧蘭維多太多時間。

奧術囚矛,這就是他所創造的魔法名稱,也是老派克之所以看好艾克學者之路的原因。

這個魔法十分繁雜,以一星低階魔法奧術之矛為基礎,艾克增加了近百條公式,在一次次失敗的試驗之後才成功完成。

傳世魔法是學者的標誌,而魔法規則也會因為傳世魔法而賜予學者種種好處,其中之一便是黑光特質。

黑光特質是賦予創造的魔法一種神奇特性,只有傳世魔法的創造者一人可以使用。在魔法釋放成功之時便會伴隨這一種黑色光暈,因此得名。

艾克的奧術囚矛獲得的黑光特質便是絕對禁錮!只要尚未超脫七階鑄就傳奇之章,那麼無論是任何種族,任何方式都無法掙脫開這個魔法的控制!

奧蘭維多終於掙脫開了束縛,他悠閑的邁著步子向前走去。

一場獵人與獵物的生死逃脫正在這處古老的林子中上演。 ?哈克斯城,位於黑森林邊上的一處城市,以貿易交易興盛,是加瑪帝國東南商線的重要中轉站,由於背靠礦山,礦產也成為了這個城市的名片。

不過此時的哈克斯城可沒有了往日的喧鬧,不知何時,帝國的士兵封鎖了所有的交通要道,一股肅殺的氣息在城市的上空蔓延。

黑森林中,一小隊騎士在前,又一小隊兵士在後。

騎士們盡皆騎著白色大馬,馬兒健碩有力,下腹兩側皆有數個鱗片狀渦旋,在崎嶇的地形中如履平地,甚是不凡。

這些騎士身穿銀甲,頭上的銀盔后插著一根白色聖羽,腰間掛著聖光十字劍!

光明教廷十字軍!

而後面的兵士亦是精良,手持大刀,跟著跑了一路,卻面不改色,冷酷異常,就是一路鐵軍!

「審判騎士長大人,南加特執事留下的標誌到這裡斷了!」一旁的一名十字軍兵士報告著。

「哼,那些異端的氣息!往這邊!」希爾拉扯著韁繩,朝著東邊奔去。

「駕!」

噠噠噠——

···

重重樹影之間,一高大的身影小心翼翼的探出腦袋,他心中滿是憤恨。

「你再不跑的快一點可是要死了哦?恩,太陽可馬上落山了,那個時候你可真的沒命了!」 醫手遮香 一根樹杈之上奧蘭維多微笑道,手中多了一個玻璃杯子,裡面殷紅的液體散發出淡淡腥味。他搖晃著就被,輕輕低頭聞了聞,一臉的享受表情。

艾克擦了擦臉上的血跡,這都是一路碰撞留下的痕迹。

這個奧蘭維多簡直是個十足的變態,擁有能夠一下子將你殺死的實力卻還想著慢慢玩弄。

這裡就是他的遊戲場,而遊戲規則便是在落日之前逃脫!

可是憑艾克現在這弱小的實力會是奧蘭維多的對手嗎?他明白,奧蘭維多是想要讓他感到絕望,讓他體會時間一點一滴流逝,生命受到威脅的可怕絕望!

「可惡!」艾克狠狠敲了一拳樹榦,又朝著西邊奔去,他一直記得執事大人說的話。只要到了哈克斯城,相信會有得救的機會。

「慢慢享受絕望吧!」奧蘭維多將杯中血液一飲而盡,細細品味著,「太粗糙了一些,那個骯髒傭兵的血液真是難喝,希望這一次好一些!」

嗖!

原本就在半空中支撐的紅日,終於在紅霞的驅逐下緩緩西沉,金黃色的餘暉給大地披上一件閃爍的衣裳。

艾克內心焦急,恨不得時間倒轉,重回炎炎午日。

死亡倒計時開始計數,背後的陰風狂嘯襲來!

吱吱——

一隻只蝙蝠在艾克寬闊的背後飛行,而後伸出銳利的爪子狠狠抓向那背部。

滋啦!滋啦!

血肉被撕扯的聲音遠不及痛感的傳遞,艾克一哆嗦,冷汗刷的下來。

「哦,真是可惜,時間到了,遊戲結束!」

嘶啦!嘶啦!

一群群的蝙蝠瘋狂的竄到艾克身上,那密密麻麻的身影令人頭皮發麻。

艾克遠遠望去就是個黑色的人,蝙蝠****著肌膚,吸允著鮮血!

卡擦!

碰!

忽然艾克破碎,留下了一地淡藍色的元素碎片,又慢慢歸於虛無。

奧蘭維多抬起頭,再次瞧見了奔跑的身影。

「傀儡替身?」

這個奧術系魔法中赫赫有名的逃生技能他又怎麼可能不知,可這種魔法數量稀少,掌握的奧術法師百中無一,不曾想出現在這個小鬼身上。

「我才是真正的主宰!你是逃不掉的!」奧蘭維多一揮大手,黑色的波浪底紋披風晃動著,黑夜,就是他的戰場!

艾克體內麥基克所剩無幾(麥基克為法師蘊含法力單位),身體也是強弩之末,手段盡處,剩下的就要聽天由命了。

奧蘭維多殺意已決,暗影之力在半空中凝聚成一把長刀!

甜戀虐寵:蒼少,難馴服 暗影系魔法·黑夜寶刀!

嗖!

吱嘎!

嘶啦!

艾克在運動中強行扭轉身體,腳腕不可避免的傷了,而黑夜寶刀也是從腹部滑行過去,留下一條撕裂的傷口,鮮血頓時染紅了衣衫。

空氣中淡淡的腥味瀰漫,奧蘭維多輕靈的落在地上,抽動著鼻子。

「這芬芳的氣息真是吸引人,你會是一杯好材料呢!」

對於血族的生活習慣艾克自然知曉,要不然這群傢伙也不會被稱為吸血鬼了。

「斯卡納。」艾克攥著水晶吊墜,咬著牙等待著。等待著什麼?奇迹嗎?也許吧。

「再見了,小鬼!」奧蘭維多手臂化蝠,如同對付阿克一般。

「異端惡魔,休想傷人!」

千鈞一髮之際,一渾厚的大吼咆哮著,一道乳白色的鬥氣斬從天而降,生生碾壓了那些數量龐大的蝙蝠。

奧蘭維多一躍而起,來到了一塊鋪滿青苔的巨石上。

此時月光初上,夜幕中星辰閃閃點綴。柔和的銀光傾瀉下來,給奧蘭維多披上華貴的外衣。

噹噹當!

金屬碰撞與急促的腳步聲從林子不遠處傳來,一名名銀甲騎士迅速將艾克保護起來,為首的一名騎士從馬上翻越下來。

「奧蘭維多,你未免過於放肆!這是埃爾洛的土地!」

「希爾?哦,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從自由要塞回來了!」奧蘭維多盤起腿坐下,身後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把紅皮軟沙發。

「異端血族,你們還真是一如既往的高傲呢!」希爾抽出了十字劍,淡淡的月光被那劍身吸收。

十字劍是光明教廷特別製作的武器,可以吸收任何的光芒,亦是對惡魔有壓製作用。

「你還是一如既往的脾氣火爆!」奧蘭維多細長的指節敲打把手,語氣猶如和老朋友碰面一般。

「接受審判吧!」希爾一個箭步衝出去。

「哎,看來今天遊戲需要中止了,還真是掃興!」

希爾的攻擊落空了,奧蘭維多嘭的一下四散開來,飛翔的蝙蝠在半空中匯聚。

此時的奧蘭維多長發飄飄,銀色的頭髮華美高貴,血紅的眸子一如鮮血,背後一對黑色的蝙蝠肉翼足有兩米多長,這才是血族的真正形態!

「小鬼,東西暫且存放在你那裡,我會來取的!」奧蘭維多道,而這一句話輕柔的好似只有艾克才能聽見,但話語中的深意卻是令人如墜冰窟。

「被血族盯上的傢伙可從來都不會有好下場!哈哈哈哈哈!!」

夜色照常,只是失去了一道身影。

「大人!」

「不用追了!」希爾擺擺左手,臉色鐵青,「血族的速度本來便快,更是在夜晚之中!你趕快把消息傳遞迴分部,這些傢伙越來越不安分了!」

「是!」

見奧蘭維多終於消失了,艾克緊繃的弦也是鬆了開來,頓時一股如潮水般的睡意襲來,他兩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小兄弟?」一名騎士抱住了昏睡的艾克,那平緩的呼吸也讓他鬆了一口氣。

「你們留在這裡,我去找南加特執事!」希爾騎上白馬朝著林子深處進發。

···

艾克感覺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在夢裡他一直跑著,因為斯卡納的就在前方,可當斯卡納消失的時候,一道刺眼的光讓他瞬間起身。

「恩——」艾克下意識的伸出手擋住了那光芒,好一會以後才適應了環境。

「結束了嗎?」昨夜的種種湧上心頭,他並沒有為此歡呼,因為奧蘭維多絕不會善罷甘休。他說得對,被一名強大的血族盯上還真是件麻煩的事情。

思考一陣后他開始環顧四周,這是個簡單的小房間,一張靠牆的木床,旁邊有個小圓桌,一把凳子,東側則是一扇充斥著五顏六色圖案的玻璃窗。

這裡的裝飾與格局讓他感到熟悉,光明教廷!

吱嘎!

「唉,你醒了?」突然,拱形木門被人推開,一穿著穿白色布衣的高大褐發男子走了進來。他方方正正的臉顯得英武帥氣,腰間的長劍叮噹叮噹響。

「多謝你們救了我。」艾克感激道。

「是騎士長大人救了你,可不是我!」騎士露出靦腆的笑容。

「對了,我叫薩托,你是艾克對嗎?」薩托將手中的托盤放在圓桌上,上面是給艾克準備的早餐,兩塊小麥麵包以及一杯牛奶。

「你們是怎麼知道的?」艾克好奇的詢問道。

「哦,出事之後,在阿爾克斯小鎮的派克大學者便曾發信息來我們光明教廷。」薩托回答道,「當時還真是危險,騎士長大人慢一步出手你就得死了!」

「恩!」艾克從床上起身舒展了下筋骨。

「不過你放心了,我們光明教廷和雷瑟行省的都行官已經達成一致,最近一段時間那個異端不會再出現了。」薩托慢慢道,「我們也馬上即將要啟程了,派克大學者讓你趕快前往多柯城。」